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郑鄤狱中考定苏东坡年谱:斯以为百世之师也

(2017-09-02 19:38:50)
标签:

郑鄤

考定

苏东坡

年谱

分类: 郑鄤研究文稿

郑鄤狱中考定苏东坡年谱:斯以为百世之师也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四十四岁的苏东坡由湖州知州变成钦犯,押解进京送交御史台勘查。八月二十八日被投入诏狱,开始了为期一百五十天的牢狱之灾。

迫害真是来得迅猛,三天之内就有何大正、舒亶、李定和李宜之四人弹劾苏轼。他们给东坡按的罪状是写诗诽谤朝政和大臣,于是神宗把这个案子交给御史台审讯。

审讯持续了四十多天,苏东坡承认自己所写的诗中有对于青苗法的弊端和农民生活困苦的怨言。御史中丞李定列举四条理由应当把苏东坡判处死刑,苏东坡是死是活就等待神宗皇帝的裁决。

虽然神宗不想杀苏轼,但是他对苏轼做出了惩戒,把苏轼贬为黄州团练副使,该职务没有处置事务的权力,实际被监管起来。可见神宗对苏轼将信将疑,毕竟苏轼是新法的反对派。

先帝仁宗的皇后现在是曹太后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她得知苏轼在监狱里,就对神宗说:“先帝曾说得到两个人才,叫苏轼和苏辙,把他们留给后人使用。”曹太后说着说着落下了眼泪,神宗也陪着落泪,于是有了从宽发落苏轼的念头。

乌台诗案是苏东坡一生的转折点,虽然他后来在职务上有几年顺畅的时候,做到翰林学士,但最终受到第二次迫害,流放到惠州,再到儋州,这是被人认为不可能生还的蛮荒之地。苏东坡奇迹般地活着回到江南,病逝于常州。

命运的坎坷激发了苏东坡的文学才华,他的许多名篇都是在经历乌台诗案后写就。以致后人主要把他看作一个文学家,而忽略了他的政治才华,忽略了他几次当地方官时的政治、经济成就。如果给他执政的机会,或许他会成为一个卓越的政治家。


明代崇祯十年(1637)二月廿八日,也就是苏东坡乌台诗案之后近六百年,常州籍的一个小官、翰林院庶吉士郑鄤,被移送到了诏狱。

郑鄤是苏东坡的忠实追随者,无论是写诗,还是政治品格,他都以苏东坡为榜样。在狱中他对苏东坡的境遇感同身受,因为他也遇到了类似的迫害,他的对手也要置他于死地。所以他和苏东坡便有了心灵上的进一步沟通,虽然他们隔了朝代,有着前后近六百年的时间差。

到诏狱以后郑鄤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编写《考定苏文忠公年谱》。郑鄤被从刑部狱移送诏狱之后,环境突然变得十分恶劣。宰辅急于要杀死他,监狱内外的消息被封锁。幸好有狱友雷应元带了苏东坡全集,郑鄤向雷生借阅,他的心情就像苏东坡在海南借到陶渊明的诗集一样得到慰藉。

郑鄤对于前人编写的苏东坡年谱,觉得以前的《东坡先生纪年录》内容太芜杂,而王五羊编的年谱虽然较爽但是“少疏”,所以他决定自己来编写《考定苏文忠公年谱》,既可排解狱中的寂寞,也借此表达对于先贤的敬仰。

二月底进诏狱,到了四月之望,即四月月圆之时,考定年谱完成了。郑鄤写了简短的序言,他说“乃觉坡公须眉,朗然照人,千载上下,恍恍如对”。这既是他对于东坡先生人格的赞颂,也是对他自己编撰考定年谱的肯定。

考定年谱单靠郑鄤一人是难以完成的。他在刑部狱中大病一场,病后手足瘫痪,不能写字,考定年谱是他口授,由他的儿子郑珏做笔录。郑珏为了照顾父亲,哭着请求金吾(锦衣卫指挥使)把他和父亲关在一起。所以说,郑珏是和父亲共患难的孝子。


郑鄤不仅在狱中考定苏东坡年谱,还唱和苏东坡的诗作,除了敬仰之外,他和苏东坡有些相似之处,内心自然而然产生共鸣。郑鄤也遭受了政治迫害,也有儿子陪伴在身边,也怀念他的兄弟,他有一个侍妾死在了北京,这些都可以作为唱和苏东坡的内容。

翻看郑鄤的《峚阳草堂诗集》“前、后狱中草”部分共有唱和苏东坡诗作14首。其中一首《读东坡诗》给予苏诗高度的评价,“大苏诗格胜,迴薄驱长风。渊泉随地出,孤鹤摩天空”。

郑鄤把时常想阅读的苏东坡诗选出来,放置在枕头边,随手可以取到。他为此写了 《选苏东坡诗序》,不仅对苏东坡的诗作,也对其人格作出极高的评价,“想见先生风度,大都有拙重而无轻儇,有方峭而无圆滑,非独才大无不可,其于诗道亦杜陵嫡派也。”“廉顽立懦,斯以为百世之师也”,郑鄤认为苏东坡的人品节操,即使百代以后,仍然是文人、大夫学习的楷模。


考定年谱完成以后,郑鄤对这个文件很自信。认为他弥补了王五羊谱的不足,选取了《志林》中的一些生动有趣的资料,因而使得“坡公须眉,朗然照人”。郑鄤的着眼点在苏东坡的政治作为,地方上的经济成就,突出苏东坡的亲民形象,可以与天下人为朋友的人格魅力。当然还有郑鄤自己对于有关人物的品评,该赞扬的赞扬,该谴责的谴责,显示出他爱憎分明的态度。

遗憾的是郑鄤的《考定苏文忠公年谱》并没有受到后人的足够重视。2012年北京瀚海拍卖公司春季拍卖会上有一件拍品,是郑鄤这文在清代咸丰年间的手抄本,北京大学辛德勇教授为之写了一篇文章:题苏继庼先生旧藏清抄本《考定苏文忠公年谱》,文中写到郑鄤这篇文章编入《峚阳草堂文集》第十五卷,理应随之广泛流传,遗憾的是由于各种原因,流传十分有限,以致后世学者继续考订王五羊的苏谱时,均没有提及郑鄤新谱。由此而显出这个清抄本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今有长期研读郑鄤诗文的两位人员,觉得苏东坡的年谱虽然古有王五羊谱收入四库全书,今有孔凡礼著详尽的《苏轼年谱》,但是郑鄤的苏谱亦有其值得一读的价值。因而萌发标点郑鄤谱的想法,并根据《峚阳全集》附有的正误表,对卷十五(即《考定苏文忠公年谱》)少数错别字加以订正。完成以后,适时发到网上,以便有兴趣者参阅。

我对此深表赞同,并借此对苏东坡这位数百年才出一个的伟大天才表达崇高的敬意,亦为蒙难的先贤郑鄤感到深深的惋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