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五次方物语
五次方物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4,012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2019-07-01 22:06:06)
标签:

杂谈

自“环保风暴”后,青岛再难见到街边烧烤,而且全无死灰复燃之迹象。如此雷厉风行,真是可喜可贺。没关系,摊不见了还有店。进店撸串,少了几分临街吆五喝六的豪(粗)侠(鄙)之气,但这才是正道,较少扰民又相对环保,我喜欢。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一

青岛的烧烤并不繁盛,比不过有穿貂扒蒜小妹儿的东北,亦不如地处内陆的济南,体现不出海滨城市的优越性。真的,烤生蚝还不如武汉普及。不过生蚝以及其它一些海鲜实是天生美质,清蒸、白灼或刺身更臻其妙,无须劳什子作料来污其清白。

啰嗦是我的特点,以上基本都是废话,其实我想说的是鱼。在青岛的烧烤店里,一般不用新鲜鱼类,常见的就两种鱼干:多味鱼和马步鱼(或叫“针亮鱼”),口味均以甜辣为主。经过各种炮制已经面目全非的鱼干,难以想象其生前的模样,到底是什么种类不好判断。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二:多味鱼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三:小黄鱼

图二是“多味鱼”的标准形象,未被烤之前。什么鱼呢?本砖家会吃不会认。据我的网友李昂博士判断,很可能是小黄鱼/Larimichthys polyactis,也就是国民海鲜小黄花啦。那位看官说了,既是小黄鱼,它咋一点也不黄呢?这怎么解释呢?您要是被“洗剥干净”,用水冲刷好几遍,再搁外面风干七七四十九天,您还能黄得起来吗?肯定不能够啊。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四:针亮鱼

再有就是“针亮鱼”,有时候也叫“马步鱼”。“马步”“针亮”都是民间方言,具体所指有争议,有人认为马步鱼就是针亮鱼,也有人持相反意见,但烧烤店中不予区分。以前还有人和我争论,说不叫“针亮鱼”,而是“真酿鱼”,这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了。一个土名而已,有什么重要性?别说“真酿”,喊它“亲娘”我也没意见。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五:沙氏下鱵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六:尖嘴扁颌针鱼

现在的问题是,“针亮鱼”之本尊是啥呢?有俩候选答案,其一为沙氏下鱵/Hyporhamphus sajoriy,其二为尖嘴扁颌针鱼/Strongylura anastomella。二者均属颌针鱼目,乍看很像,都有长长的尖嘴,细看则大有不同:尖嘴扁颌针鱼的上下颌均极延长,上颌略短;而沙氏下鱵只有下颌延长,上颌特化成尖锐的三角形,属于严重的“地包天”型号。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七:颌针鱼的骨骼

沙氏下鱵明显较短,属于小杂鱼系列,一般摆不上超市的台面,尖嘴扁颌针鱼体型较大,可清蒸可家常烧,市面上也常有。但来青岛二十余年,我只吃过一次清蒸的颌针鱼,还是在即墨下乡时被拉到莱阳地界上吃的。颌针鱼骨骼中含有胆绿素,鱼刺呈蓝绿色,我亲眼得见,确实如此,赶上不了解的肯定要“停杯投箸不能食”。

好像有点儿扯远了,转回头来说烧烤。烧烤店里的“针亮鱼”,是沙氏下鱵还是颌针鱼?就这么点事儿,不用去验DNA了,综合各方面的意见,本砖家也认同是沙氏下鱵的可能性大。因为沙氏下鱵较短体薄,从体型上看更符合“针亮鱼”的特征。但有些青岛土著非说“针亮鱼”专指颌针鱼,沙氏下鱵只能叫“上没唇”,还是那句话,土名不值一辨,你爱叫它就叫啥。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八:多春鱼

除上述两种鱼干之外,还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烤的“多春鱼”,也算是烧烤店必备之物。不过说“一种”不太严谨,多春鱼并不止一种,实为“一类”,然吃鱼群众很难分辨,模糊处理也可以。上图即烤多春鱼,取自于网络,像红椒葱花之类的噱头点缀,青岛烧烤店多数是不放的,没那份儿闲情逸致。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九:胡瓜鱼/Osmerus mordax,图片来自英文维基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十:毛鳞鱼

关于“多春鱼”,我曾望文生义,误以为和传说中喜欢思春的“伏尔加的鱼”有关,后来知道“伏”指俄罗斯鲟,而多春鱼则泛指胡瓜鱼科数种。常见的有毛鳞鱼/Mallotus villosus长体油胡瓜鱼/Spirinchus lanceolatus胡瓜鱼/Osmerus mordax等,均为娇小苗条一路,外观大致差不多。比如,上图胡瓜鱼,下图毛鳞鱼,你能分得清?统称“多春鱼”甚善。

青岛烧烤店里的鱼

图十一:毛鳞鱼的卵

多春鱼易捯饬,只需鳃下撕一小口,即可连鳃带肠一并抽出,余者皆可食矣。此(类)鱼贵在“多春”,多春即多卵,卵块可占雌鱼体内近2/3,要的就是一大包鱼籽在齿间爆裂的快感,及随之扩散的酥香。有位学佛的网友曰过,众生平度,如实在戒不掉荤腥,那就别吃鱼籽之类的食物,一伤千百命,杀孽太重......可惜我完全不能体会这种慈悲心怀,“上天有好吃之德”,我辈焉能逆天行事?当然不能。

写着写着就饿了。本来我是吃过饭的,但我决定再加个烧烤夜宵,多春鱼伺候!Over。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