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肖锡川
肖锡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198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入党?------巨额党费竟成情人钱柜 一名高校组织科长的堕落史

(2007-03-20 12:08:01)
分类: 资讯天下
  2006年11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顾文的上诉,裁定维持原判,这意味着这名挪用保管的党费来满足情人要求的可悲之人将面临沉重的铁窗生涯。
新奇:第一次走进歌舞厅
  那年国庆节前夕的某天晚上,时间已经很晚,许多住户已经熄灯入睡,一位男士却从家里出来。

  男士出了大院,点燃一支香烟,举目望了望马路对面,忖度了片刻,走进了那家歌舞厅。

  他在一个角落的小桌前坐下。一位服务小姐走过来:“先生,请问您用点什么?”

  “一扎啤酒。”男士说,“要冰镇的。”

  服务小姐很快将一扎啤酒送到男士桌前,恭敬地说:“您慢用。还需要什么,您随时叫我。”

  男士看着姑娘远去的背影,心里掠过一丝冲动。

  嚼着各种甘甜酥脆的干果,喝着冰镇的扎啤,听着轻柔的音乐,望着姑娘风儿似的穿梭在客人的桌间,男士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惬意。

  两个小时一晃过去了。他看看表,零点十分。该回家了,因为明天他还要上班。

  他把那姑娘高玲玲叫过来结账,并给了她小费。

  一路上,他一直回味歌舞厅与高玲玲的邂逅。他第一次走进歌舞厅,第一次与高玲玲这样的美女沟通。他觉得: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

邂逅:一年后电话相约
  他叫顾文。1964年8月,出生在江苏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82年,顾文应征入伍。两年后,一个机会惠顾了他,他考上了装甲兵技术学院。

  他毕业回到了部队,不久便入党、提干,并被调到了北京军区司令部。在这里一干就是10年。

  在这10年里,无疑是顾文一生中最值得记住的时光——他不仅被提升为正团级军官,而且还结婚成家,妻子是一位漂亮的北京姑娘;小两口就住在部队分给的宿舍里,一套宽敞舒适的两居室。

  几年以后,夫妻俩的感情出现了危机。2002年国庆节前的那个晚上,顾文离家邂逅高玲玲,就是在夫妻间的危机越来越严重的状态下发生的。此后不久,顾文与妻子离婚了。与此同时,他转业来到地方,被安排到了北京市海淀区的一所大学的党委组织部门工作。

迷失:掉进温柔陷阱

  正当顾文沉醉在久逢的喜悦中时,高玲玲前跨一步,左臂揽住顾文的脖颈,朝顾文的脸上甜甜地吻了一下,然后就偎在了他的怀里……

  顾文顺势也抱住了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恍若置身在一个无人的世界。

  接下来,便是高玲玲的一大段如泣如诉的表演。她说她自从见过“顾哥”一面之后,便被“顾哥”摘走了心。她反复做过最大的努力,试图从自己心底深处将“顾哥”忘掉,但是,她没有做到。越是想忘掉就越是忘不掉。以致长时间以来备受思念的折磨,眼看就熬不住了。

  她泪眼汪汪地凝视着顾文,扬起小手,握住拳头,朝顾文胸上捶了一下,嗔道:“你好狠心!一走就没了消息!”

  顾文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

  顾文此刻的心完全被姑娘征服了。他从高玲玲的一片赤诚里,相信她的每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的。他回想起这一年里,自从与妻子离婚之后,还没有哪个女人这样的钟情于他,他也没有对于哪个女人如此的动情过。

  这天夜里,高玲玲跟着顾文走进了他自己的住处。

  高玲玲走的时候,顾文打开了高玲玲的小手袋,将昨天从银行提取的4000元钱装了进去。

  一连两个多月,顾文因为每天都有高玲玲的陪伴,他一直享受在一个温馨的“蜜月”里。

  当然,也由于这个持续日久的“蜜月”,让顾文付出重大的代价。他花掉了全部的积蓄,还把每月3000元的工资全部花在了高玲玲的身上。正当他囊空如洗的时候,精明的高玲玲给他打来电话,说家里捎来口信,母亲病了,急需要回家一趟。

  他深深觉得他愧对了高玲玲,那位小自己十几岁而又一心一意深爱自己的姑娘。

  一个星期以后,高玲玲回来了。她见到顾文的时候,她的双眼又红又肿,顾文相信,这是哭的。因为她见到顾文连一句话还没有说出便哽哽咽咽地抽泣了半天,一头扎到了顾文的怀里,已经成了一个泪人儿了。

  顾文郑重地问道:“到底遇上了什么困难?说吧,有哥给你撑着!”

  “我妈……我妈她得了绝症……”高玲玲哭着说。

  “需要多少钱?”

  “光手术费就得5万元。”高玲玲瞥了顾文一眼,又说,“我妈为我辛苦了一辈子,一点儿福也没有享着,如果她真的就这么走了,我,我,我也没心思活了……”

  5万元!这对于顾文,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顾文暗暗下定决心:为了玲玲,不论想什么办法,也要为她弄到这笔救命的钱……


畸恋:贼手伸向党费
  顾文为了情人,信誓旦旦,矢志不移;为了搞到5万元的“住院费”,他铤而走险,迈出了至为危险的一步——他打开了由自己保管的那个存贮党费的保险箱……

  他从保险箱里取了一张现金支票,在“用途”一栏内填上了学习班赴外地考察的名义,在“金额”一栏内填上了“5.6万元”。

  当天晚上,顾文将五捆1万元的现金“啪”地放在高玲玲的面前。

  这时候,学校党委作出决定,提拔顾文为学校办公室副主任兼组织科科长。级别虽然还是副处级,但是他的权限有了新的扩展。当然,他最关心的还是保住“组织科长”这个位子。

  这时候的高玲玲,胃口越来越大。她相信她的猎物——顾文已经成了她的提款机。5.6万元的党费,顾文先是给了她5万元,随后剩余的6000元也被她陆续花光。她开始进入了一个“阔太太、贵夫人”的状态,一有空闲,就与一伙赌伴搓麻将,不论输多少钱,她全不在乎。因为她每次向顾文伸手,顾文必定是乖乖地掏钱,要多少,给多少,他不能说一个“不”字。

  被彻底掏空的顾文,不得不又一次将贼手伸向党费的保险箱。2003年11月,他又偷出一张现金支票,“用途”栏内,写的是“党员培训和党员表彰会”;“金额”栏内,填上了“5万元”。

  两个月后的2004年1月,顾文又一次故伎重演,一下子从党费账户里提取12万余元,交给了高玲玲。高玲玲继续给了顾文一个“甜甜的吻”之后,用这钱为自己买了一辆轿车。

  接下来,他们开始着手筹备登记结婚的事。这是高玲玲首先提出来的。高玲玲的一幅神话般的蓝图,把顾文引进了美美的梦中。

  可是有一天,当顾文拨打高玲玲手机的时候,对方传来的却是“关机”的提示。他找到歌厅,老板告诉他:高玲玲,早不干了!

  他在工作上表现突出,因而在半年以后,他便被提升为组织科科长,行政级别为副处级。他的职责范围是抓全校各个党支部的组织建设,还管理全校党员所缴纳的党费以及党费的使用、支出等。

  这时候的顾文,还是独身一人。闲暇之余,不禁想到了个人问题。就在这个时候,顾文接到了一个电话。一句嗲声嗲气的“顾哥”,顾文立马听出了这个久违了的而且心仪日久、念念不忘的声音:“玲玲!”

  高玲玲约他:能不能聚一聚?

  顾文放下电话,一直在为高玲玲的热情相约激动着。最让他感动的,是他与那姑娘只是一年前歌舞厅的一次萍水相逢,她居然深深地记住了他。

  等到下班的时候,顾文着意打扮了一番。然后去银行,将卡里的几千元钱尽数提出。

  当他走进歌厅的时候,高玲玲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这让顾文又一阵深深地感动,两只手紧紧地拉在了一起。

黑洞: 30万元被挪用
  高玲玲的失踪,让顾文始料不及。他遭到了致命的打击。几十万元花在这个女人身上,换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他无法相信,高玲玲竟是这样一个人。

  连续几个月,他每天都要无数次地拨打电话,始终也没有结果;他找遍了全城各个歌厅,仍不见高玲玲的影子。

  严重的失落,沉重的打击,顾文几近绝望。在顾文发疯地寻找高玲玲的日子里,他无法忍受个人的失落与寂寞,于是他开始从身边的女性中猎取排遣目标。他终于选中了一个新的对象。这是一个学生,一名在校读书的女生。她叫晨晨。

  为了接近晨晨,顾文设计了一个令对方无法回避的理由:以党组织的名义找她谈话。

  谈话,在顾文的办公室,时间选在每天晚饭之后的晚自习时间。谈话的时间,一开始只是几十分钟、一个小时。后来,次数多了,时间长了,内容也渐渐涉及到了许多与学习、学校毫不相干的男女之间的问题。一来二去,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晨晨坠入了顾文设计的圈套。

  深陷泥沼、无力自拔的晨晨开始追求生活上的时尚、时髦,顾文适时地给她买来饰品、化妆品、高档服装,赶上双休日或节日长假,顾文还带她出去旅游,她终于在自然而然中,“顺理成章”地跟顾文走到了一起……

  在短短的一年里,顾文花在晨晨身上的钱总计7万多元!这一笔巨额的开销靠他每月仅有的3000元工资是无法应对的,他不断地从党费中挪用。被他挖开的“党费黑洞”越来越大,他自知这是一条不归之路,但他欲罢不能。他已经被死死地困在了一个自己打造的牢笼里。

  2004年的年底,财务人员去银行对账,发现党费账户上的存款与底账的数额不符,打电话找顾文询问原因。

  慌了神的顾文,推说党费存款有两个银行账户,所有的差额都在另一个账户里。

  那位财务人员相信了顾文的谎言,因为他毕竟是主管领导。

  于是接下来的事就让顾文无力回天了。因为“党费”已经差额近30万元。他试图去借,但他的亲戚朋友没有谁能一下子借给他这么多钱,他走投无路了。

  此刻的晨晨,见他已经穷困潦倒,已经不再有什么油水,穿上高档服装,一身珠光宝气地离他而去,从此再也不和他联系。

  2006年3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顾文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

  判决,对于顾文,宣告了他人生一个过程的结束——从一个部队团级转业干部、一名大学副处级干部沦为一个罪犯:从离婚,到高玲玲、晨晨两个年轻女人与“党费黑洞”的形成,这是一个迷失、堕落的过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