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年 袁玮 选诗

(2018-01-30 01:20:06)
标签:

杂谈

| 祝酒诗


我烦躁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亲爱的朋友

在此

祝愿你

也如我一样

不安

在随意抽取的

记忆中

保持回顾灾难的习惯

重温

一个个轻薄的细胞依次炸裂;

愿你也如我一样

对说过的每句话都

充满遗憾

我想要道歉

为生活里伟大的碎片

不断开裂

为相吸的两性在航行中

执迷于相互击沉——

而干上一杯


亲爱的朋友

我们干杯吧!

都是过来人

何必不纵情


喝醉了方便

无意味的紧紧拥抱

喝醉了才能狠狠的谈

心事

谈不安重叠着遗憾

那种流俗的

诗意

沉船在夜晚的海面上

默默呼出一口气

那是一场缝合

眼睁睁看着也

不要紧

反正每个角落都有

恢弘的

大场面


哎,好吧

我的朋友

我的祝愿都是假的

那么我诅咒你

没有烦恼

也无需发光

令人上瘾的烦躁就

留给我

螃蟹

和肉骨头

一杯酒和

再来一杯酒

或换你

扣扳机



| 在码头看风景


这次是短发

裹满油脂

能顺利的往身体里吸

就吸进去

触摸

并发出求救信号

假如是真的没能发动

那场部落战争

微型士兵小分队

悬停在做与不做之间

被茧和茧

反复研磨


我的本领是

能看到你的宇宙里

有一部分

正在圆寂

转瞬暗成一个茂盛的

死角


真的就

暗了

真的有哀乐

从阴茎中

分泌


码头的渡船

来来回回

驶过一丛阴影

你就在江心下沉

我行

注目礼


那场告别

与你间隔

三种不同质地的黑

然后

我站起身



|时间已经不多了,接下来,你还要和许多人,告别


等到你们的肉身

一个

一个从

我们共生的维度里

逃走


有时好几年

有一个

有时

一年就

三两个


等到用我的

凡胎肉眼

都看不清楚

朋友们的

轮廓


终于有时间

喝一杯茶

最后再

拥抱自己

寥寥几次

再吻自己

再操自己

再为自己

擦洗干净


每次跟朋友说永别

越来越轻

越来越有

来日方长的

寂寞



| 处女b超


你好

帮我接待一位——

额——

处女


帮我接待额

一尊神像

接待一只天使

帮我为

皱着眉头的

小姑娘

做一次

B超


帮助我

轻柔点

要帮助我——

拦着

妇女

倾诉病情

同房痛

或是出血多


还有高龄妇女

她眼望天

回顾着

“最近一次性生活呀

那是三年前”

我偷看

病历本上标注

74

缴费时我

遇上了

她老伴儿

额——

那是

三年前


成年后的我

特别喜欢

去妇科

悄悄坐在诊室一下午

男医生很严肃

“处女”二字一出口

经历多少风雨的

阴道

都哑了


在这里

习惯了

通过塑料扩阴器

看女人

这一生

一辈子呢

这部

跌宕的阴道发展史

简练的前言部分

写处女



|酒神,他老人家赖在这儿了


不是在画喝酒的画

就是在写

喝酒的诗

其余时间

在喝酒


就是我们家的

逼样儿


为此

我们得

干一杯

写一首诗

画一张画

别小看


眼下国土太平的

时光



| 我的朋友,野猫母子


它们

在黑夜里

游戏

撒欢时

就在

我的领地


白天

它们睡在

高处

不畏低矮的

人类朋友

夜晚

这儿全是

它们的

我交了房租

但我绕行


它们与我

保持距离

四年了

它们才不稀罕交

我这个

朋友

我进厨房隔着玻璃欣赏

我自斟

自饮



| 购物车


逻辑学导论

哲学研究

正宗老蚝民手工蚝油

我们内心的冲突


博士冲击钻

变态心理学

新西兰草饲肉牛

精修牛腩

战时笔记


德国粘土免钉蓝胶

咖喱皇牌咖喱酱

正度全开300克卡纸


这些绝密的私生活窍门

小小的按钮下

象征了一套

我认为

完美的日常人间

创作欲与性欲赛跑

淘宝辅助

逃跑



| 混蛋在鬼混


杨梅酒

就在梅雨季

半熟杨梅

泡高度白酒


你坐在隔壁看球

晚饭时我们讨论

巴萨没有内马尔

敌人c罗

值得尊敬

勤奋是天才的一种


然而

加上冰糖

加上时间

你正在梅家坞的山上

脱光

衣裳


下山

你带回野枣

表皮扭成抑郁状的

野梨

投进酒精里

扼住细胞分裂


你我是在清醒时相聚

你我

在酒后训练默契

度过余生

值不值得干一杯

梨们和我们

在酒精里

共同炼成

福尔马林

长期陈列物


这是禅定之一种



|星期三的一夜


就是像个情种

彻夜醉酒


就是

能跟高僧一样

持久的坐着

婉拒


对着月亮

缩紧翅膀

蹲在高处

暂时还不用

飞走


接下来就是

一个俯冲

投射一小团黑影

滚过谷底


作为一个高手

与最明亮的东西

敌对


就是

相亲相爱

那只黑猫

吻别



|无题


两个人一起

开始的

后来又失去了


两个人一起

同时

失去的


谁也没放过谁



|爸爸,那天我不仅杀了你


在淘宝上

新买的电锯

和手枪钻

正好用

我不仅仅是

杀了你

要锯成尸块

才好逃


我爸爸

我背着你

现在就在

马路上

慢慢走

是不是刚才

可以不杀你

杀人真的

很简单

可背在身上

有点沉


是不是

既然杀过你

就该连

妈妈

一起杀


未来的人生还很长

用来逃跑

就得有计划

想到这儿我就

有点烦

杀掉你

你又不是

从此就消失了

杀掉你反而

未来无数年

时时刻刻我都得

为了你


你活着的时候

我们不联系

到真好像

这世上没有你

现在反到要来

求求你

爸爸我求求你

你保佑我

逃亡之路顺利点

保佑我让你

远离我

最好保佑我就现在

就醒来

真实的现实就这样了

或者

果真在做梦



|9月9日,梦里谈恋爱


已经粘了一整天了

甚至忘记

做爱

这码事儿

黄昏

你赤裸的皮肉

才从我的身体上

揭下来


我赶在

梦里你

穿上衣服前

醒过来


我成功的把

那个世界里的时光

凝固了

除了

杀死父亲那个梦

最近

我最喜欢

这一个——


每一天

遗憾的事情有很多

美好的事情

却很少



|流浪者的密码


为破译

他怎么总是

提着裤子

在街上转悠

并不翻弄垃圾桶

也不是露阴癖


为什么路过的人

都能看见他

阴茎垂吊着那副样儿

我说——那副孤寡的样子就

显在他脸上啊


不是他在白天

不屌这个

世界


我打算研究一下

流浪汉们的星盘了

难道他们都那么

就能轻易跃出

自己的

肖像轮廓

形成一副

失神的原型



|9月13日,想念我的好朋友


和我的好朋友

提到我的

那位

好朋友


一边谈论

一边拼凑

濒临重生前

一瞬的

那条时间轴


我这里只是轻松的写上几句

可能没人看得出

我写下了什么人

这就是我想要写的


火车开了好多好多个小时

才开回北京

他们就把你

运走了


一个瘦高的人

脆得就像踩在玻璃渣铺满的海滩上

准备变成鱼

之前



|9月14日,为什么没有外婆节


这是

世上我觉得最好

最好

最好的

一个女人


我唯一可以原谅的

一个女人


她每一年

个子都

小巧一点


她最后会

小到

装进我心里


我想给她养老

我是说

一直养着很老很老的外婆

不是越来越老的

外婆



|给一个公主


我看到了

一个

贱女人的表情

她三岁

她热爱平凡的公主裙

一层一层的

白纱堆砌

我拍过

她很多人体

但惟独她穿着高贵的

一张照片

让我与那个

低贱的性情

独处了

一会儿



|22:17


对一首烂歌

非常熟悉

当播放器趁着你

听伟大作品的

间隙

插入它



|最近一个月我轻巧的站在屋顶


长时间

没有

难过

没有后悔

长时间是

轻微的怀疑人生

持久而微微泛起的

抑郁

感觉到

浮动的快乐

并能健康的饮酒

焦虑成为

习惯

并且像掌握

星象

控制翅膀

滑翔

翻滚

俯冲

越来越像只

真正的鸟类

然后

等着

下雪

等着可数的未来

一一呈现

轻巧的

转世

如一次

平常转身


袁玮

2017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