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下10首情诗,选自袁玮诗集《爱人展览》(橡皮出版2015)

(2016-11-24 05:03:21)
标签:

杂谈

以下10首情诗,选自袁玮诗集《爱人展览》(橡皮出版2015)




爱人展览


找一个

爱人

见一面

做一次爱


找到一个

爱人

可以多爱

一阵子

有时间

彻底分手

再做朋友


一场诀别

揭伤疤或

改变点什么

一次爱人展览

隔离、失控、滥交

手足无措、

精神恍惚、想

死的心都有

一次次光顾

展览


找一个爱人

如果能找

就再找一个

必须找一个

你睡着进入

彻底死亡

身体僵直


爱一个可以

一起终老的

爱人

要么就

一直找

下一个

一直都是错的,可

别怕操错




我不提爱情不是我不相信爱情


坚持

抽一个牌子的烟

坚持爱

一种类型的男人

这类男人爱

不同于我的

女人

我害怕

女人

但偶尔也可以

扮装闺蜜

互相诉苦

这些女人

她们善于向我

倾吐衷肠

可怎么看

女人都不像有

能长羽毛的翅膀

母体总是

血肉模糊

对于这点

我早就想好

睡了你们的男人

好让你们能

都放得

老实点



两名暗杀者的一次对话


我早知道你得

提问我

一把刀的去向

他自己揣着

和每人一根

自个儿的肠子(或那里)

我们从没说过再见

当我时不时检查床铺

那儿

没有一个人形凹槽

符合人物形象



| 刺客


你发出指令

天空晴朗

所有被列入

黑名单的人

逐一逃走


这是

值得庆贺的

好日子

完成任务

剩一个失败者

才有的光辉

背影


怎能和他们做朋友

要是相爱

就好了




朋友,你走到了南方一个人吗


老规矩

出门要

打招呼

老规矩

回来后

我们要做爱

好多年

老朋友

现在

这些

都变了


你和我说

可以去你家

陪陪你

发胖的

妻子

就当替你

看住她


我愿意

替你陪着她

亲吻她

替你睡在

你床上

像我们的

老规矩


老朋友

我现在就

靠在你床头

握着指南针

并在

漫游费里

迷了路

老朋友

你的被子

很暖和

你的妻子

就像你




我爱一对对情侣


他们很要好

非常

高兴

他们过日子

我见过

就连床上

也见过

他们

很愉快和我

一起走

我炫耀

这是我的

一对

情侣好朋友

过路人

你们都

看到

一副美景正

穿过

装裱一新的

乏味人间


然后

就要了

那男孩

一次

恩!

一次就

够了

我不要

第二次

真是太好了!

他俩坐着

在我眼里

和心底里都

更要好了

我特别幸福

他们就是

我最最喜欢的

那种情侣

简直是

完美的

天生

一对



有一次去吸烟室吸烟


为不能与

阳光下的几位

女同事聊上几句

平凡事

而想念肖惠

她那次冲进

吸烟室

点上

深吸

吐出---

她当时已经

气急败坏了

对于那位丈夫(成年人)

他都支付完了费用

他隔空

手淫


握上个把小时

对着屏幕里

护士装

黑耳麦

一位公共小姐

那个"明星"

有共同投币的200位

战友

生死同步

命悬一线

真是了不起的interenet!

还得把控

最早射出的懦弱者

被当场狙击


肖惠用烟雾

击毙她昨夜玩起新花样的

丈夫

(我暗叹:好刺激呀!)

她那副得逞的失败形象

赢得了我---她的女同事

极大好感

未曾体验

捉奸在床的

快意恩仇

怎么称得上合格的


成年女性


然而

屏幕上跳跃着

一位高贵的自慰小姐

在她神圣的光芒普照下

200名丈夫随

射精完成后

被呸的一口恶痰

唾骂成贱逼

她的收获标识

白色护士帽上一枚红十字勋章




留言便签


亲爱的爱人

我走了

我为两年前

对你的

勾引

而道歉

为不辞而别

道歉

和你

生活在山上

我们还

睡过了

宾馆里

好多床


亲爱的爱人

所有的欢乐

在此刻

已不足挂齿

它们

和那些白床单

加起来也不够

换你

所需的

自由和

好东西的

想象

路老是越走

越现实


我算是

三生有幸

和梦中人

睡过了

相爱

深深的

可能是

最深的


爱人

我遗憾

我们没

生我们的

女儿

别人的我也

不想生

而爱人

留这张便签

给你

连就此分别

也是

你我要

感恩的

幸运

爱情仅仅是爱情

爱情有

它自己所需

完美的要求

尽管我们鄙视过

恋爱中的人

尽管垃圾堆里

堆着的

才是我们

盼望的

——

一座高大的垃圾山

风从远处吹过来

头顶的蓝天离

建筑物都很远

这世上就

只有这些了

这才是

一座山

真真正正的

一座

大山

拾荒者一个一个埋着头

忘掉同路人



殉情传闻


如果是那次拥抱

或者停靠两胸之间

读秒的体外心脏

失事了


西大街路口

红绿灯的玛莎拉蒂这就要起飞

万一言中我这次妻子式恶毒预言

它就在正前方爆炸

对于爱情之间的想象肯定大过

欠债还钱


结局是飞散满天的碎肉

投入一场交欢

暴露在广场上的内脏

正好落在马路对面

——让房间点亮长明的一盏

而钨丝灯泡反对

这种不良嗜好

所以它一个劲儿的重演爆炸

碎裂

甚至

翻版了午夜的快门


一只生生饿死的奶牛

如我胃中没的可磨碎的尼古丁颗粒

它死前成了一只毛绒玩具

绿色的跳起来

我一跃坐在你的掌心

顺理成章的告别仪式

这爱情最——

终极的吻别


请——观众们

脱帽

相爱的人

相互默哀吧



暗杀者之爱


如果寂寞

如果叛逃

如果被

遣送回国

就意味诀别

你是阴谋论者

穿军绿色夹克

没下雪时

偷渡者才可以

带上

杀戮的光芒

你在黑夜里

亮着

如果皮肤

毛孔都在窃听时

张开

爱从

那种气氛里

成为面具

坏死的表皮细胞

被抓烂

我们从不性交

来吧

只要能做个暗杀者

我就会

一直背着那把

太平天国时期的

大刀

你让我杀谁

杀谁




袁玮简介:

诗人、占星师

1985年春生于北京,2012年定居杭州。曾为艺术类刊物策划人,媒体从业。现从事职业写作。

2016年,待出版诗集《一大群袁玮》(黑哨诗歌出版计划);

2016年,出版诗集《占星笔记——2015年水星逆行》(黑哨诗歌出版计划);

2015年,出版诗集《爱人展览》(橡皮出版);

2010年,出版诗集《吐纳》,并发布诗歌舞台作品《没有|原委》;

主要诗歌作品:《占星笔记—2015年水星逆行》《爱人展览》《百度袁玮》《对某年生活的一次描述》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