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ID取名为“一大群袁玮”

转载 2016-11-03 14:31:56



《汉诗》执行主编、著名诗人、作家张执浩评论诗人袁玮,原载《诗刻》第37期。

《没有一个人形凹槽符合人物形象》

张执浩

在我的阅读视野里,袁玮是一位极具个性、语言凛冽充满杀伤力的诗人。像一个拿着刀子在眼前胡乱挥舞、披荆斩棘的家伙,完全不顾及刀锋伤及旁人和自身,这印象从几年前我开始阅读她的作品,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简洁到嶙峋的句子,几乎不动声色的叙述,不经意间突然划出的一道道寒光……,在当代中国诗坛年轻一拨诗人群体中,袁玮的写作已经非常引人注目。在一首题为《百度袁玮》的诗中,袁玮煞有其事地将人世间所有的“袁玮”都百度了一遍:

 “我想象着他们

又肯定在人群里

认不出

他们

袁玮们和我

之间并不会有

亲切感

在这个世上

所有袁玮都很远……”。

究竟哪一个“袁玮”才是诗人袁玮?袁玮们的命运散落在相互迥异的处境和角落里,当诗人袁玮在百度他们的时候,他们会不会也在百度她?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人的生活其实是一群人在共享荣辱和悲欢,而所谓的特立独行,不过是,在认清了这样一种处境之后的抽丝剥茧,和化蛹成蝶。所以,袁玮说: 

“一个袁玮和一次

出生活不完

命运的

奇异安排”,

 她需要在反复的重生中获得镶嵌在“袁玮”这个符号下面的全部内容。当我们明白了诗人袁玮的这一雄心之后,就能明白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ID取名为“一大群袁玮”了。 

与许多写作者不同,袁玮的诗是通过彻底摈弃诗意之后才获得的,她的短句子、人为错乱的分行,酷似被削去了枝叶的一根根树枝,杵在我们的视野里,刺激着我们的感官神经。生硬,突兀,一意孤行的美学指向,让袁玮的语言直接赤裸地呈示着她的精神世界,因此我们在阅读她时,无需借助已知的任何诗学理论,就能读到她的叛逆,悲伤,坚强或无助,而她居然也就这样无遮无掩着,如同一把刀子根本不屑于刀鞘,哪怕刀刃上沾满了斑斑血迹。

​ 这样的写作是需要勇气的,相较于那些习惯于躲在“诗意”的背后窃窃私语的写作者,袁玮的力量立等毕现:

​ “老朋友

我现在就

靠在你床头

握着指南针并在

漫游费里

迷了路

老朋友

你的被子

很暖和

你的妻子

就像你”

(《朋友,你走到了南方一个人吗》 )。

​ 

袁玮的写作迫使我们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一首诗的力量与我们从诗歌中获取的力量究竟是不是同一回事?在仔细阅读了她大量的作品之后,我发现,诗人趋向真实的努力才是一首诗的力量源泉,而读者从这首诗中所感受到的力量其实是另外一回事。于是,在面对一首诗的时候,写作者与阅读者之间的冲突在所难免。袁玮果敢地站在了求真的立场上,她的不妥协正是她写作的全部价值和意义所在。 

有一首能充分体现袁玮创作特点的诗歌题为《爱人展览》,在这首风格凌厉的诗里,恣意的青春与对爱的深深的渴望彼此交织,热情与冷酷并置,在看似倔强的表象之下,其实隐藏了诗人内心深处氤氲弥漫的悲凉情绪。事实上,袁玮的许多作品都没有能够摆脱这种悲伤,尽管她时常嘲弄,揶揄,佯装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譬如,在这首《留言便签》里,压抑的近乎抽泣的声调,自始至终噬咬着读者的神经,读罢让人欲哭无泪: 

​ “爱情仅仅是爱情

爱情有

它自己所需

完美的要求

尽管我们鄙视过

恋爱中的人

尽管垃圾堆里

堆着的

才是我们

盼望的……”。

看穿世象之后的冷漠,往往是我们生活不幸的开始,然而,在袁玮的笔下,怅然和留恋依然占据着显目的位置,不然她不会在认定这些都是垃圾之后,继续这样写:

​ “一座高大的垃圾山

风从远处吹过来

头顶的蓝天离

建筑物都很远

这世上就

只有这些了

这才是

一座山

真真正正的

一座

大山

拾荒者一个一个埋着头

忘掉同路人”。

许多人在读过袁玮之后喜欢用“生猛”一词来形容她的写作,作为新一代年轻诗人,她的叛逆不仅仅体现在写作上,她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一扇观察和进入另一类生活的门窗,让我们看到了正在改变或业已变化的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如袁玮诗中所描述的那样:

​ “起因空虚

叠加数层的空虚

弥补空虚”

(《光波海河》)

我想起年少时也曾迷恋过满天繁星,当我年事已高再望星空时,才发现: 

“最深的地方依旧漆黑

没有一颗星星能安慰另外一颗”

(拙作《最深的夜》)。 

而占星师袁玮则全然不顾不理这些,她一脸坏笑地写道:

“此刻我正坐在丘陵环绕的家里

窗前

电脑边

演算你前妻的星盘”

(《格陵兰》)。

------------------------------------------------------------------------------------------------------------

附:袁玮诗 《百度袁玮》(选自2016年“黑哨诗歌出版计划”待出诗集《一大群袁玮》)

 百度袁玮

第一个袁玮就已经死了

死于那年

汶川的地震

非常英俊

第二个袁玮是

中年女人

有缺乏性生活

标志性的蜡黄脸色的

公务员

在会上侃侃而谈

三个袁玮

珠峰登顶刚刚

归来

红色横幅在几个人拉扯下

展现着袁玮的凯旋

还有几个袁玮从事

记者行业

偶尔标注括号

实习生

有一些袁玮是

名人并在微薄里加V认证

有一些袁玮犯了罪

有一些袁玮抓罪犯

还有几个袁玮发布了

结婚照

新郎长得很一般

有一个袁玮正和满脸皱褶的

老婆婆接吻

那是一则猎奇新闻

我猜这个袁玮也许不是

那个年轻人而是

嘴巴里含住的老婆婆

还有一个袁玮是留守儿童

她扎着马尾辫

那眼神是在报纸上常见的

她的处境也是

常见的

我想象着他们

又肯定在人群里

认不出他们

袁玮们

和我之间

并不会有

亲切感——

在这个世上

所有袁玮都很远

一个袁玮和一次

出生

活不完命运的

奇异安排

百度标明

一个个袁玮

一次次

的——

出生


袁玮简介

诗人、占星师。

1985年春生于北京,2012年定居杭州。

曾为艺术类刊物策划人,媒体从业。现从事职业写作。

2016年,待出版诗集《一大群袁玮》(黑哨诗歌出版计划) 

2015年,出版诗集《占星笔记——2015年水星逆行》(黑哨诗歌出版计划)  

2015年,出版诗集《爱人展览》(橡皮出版)  

2010年,出版诗集《吐纳》,并发布诗歌舞台作品《没有|原委》

主要诗歌作品:《占星笔记—2015年水星逆行》《爱人展览》《百度袁玮》《对某年生活的一次描述》等。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42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