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回专访:占星师袁玮

(2016-01-01 21:45:01)
标签:

2016

诗歌

星座

摄影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NTAxNzY0Mg==&mid=401098146&idx=1&sn=d9216b990cd854f8a06cb1db8636239f&scene=1&srcid=12291G7GrNSxsT7THszxLEgI&key=62bb001fdbc364e571edae2f762c89636c7aabdb06460dad710dc555ed469ee27aecae5443664923707d0d6bcb8e0374&ascene=1&uin=Mjk3OTkyMzEwMA==&devicetype=webwx&version=70000001&pass_ticket=7BQCqsaYxtBmDR+IVp7bVZ+bpyjSJIoqsNORHiC0uUpqJ1/pZnyHETLScZ65ngMg

专访占星师袁玮

2015-12-29 六回 出租六回
六回专访:占星师袁玮


 

下午,和袁玮在微信里做了一个采访。她是我的一位老朋友,写诗、摄影、占星,做不少事情。最近正在做一个项目叫“百盘占星计划”,100元100人看本命盘。报名参加找她占星的人很多,而且口碑很好。花100元就可以了解自己一些,或者说掌握一些方法认清自己,这确实很有吸引力。

你只要告诉她你的出生具体时间和地点,然后,一切都会有些答案。

说实话,挺神奇的。

袁玮几个月前曾支付我66元租我,但一直没操作。这次算是她租我做一个专访,主要谈的是让我好奇的占星。


 

摄影


六回:先说说,你最近在干嘛。你每天大概要做的事情,除了吃喝睡。


袁玮:怎么除了吃呢,神学是我的主要作品。睡,也包含了一部我的主要作品,叫做《早安照、晚安照》。我已经拍了四年半了,每天都有。那么喝,我想,那是我的主题吧,因为它能给我点热情。


六回:在哪能看到这个作品《早安照、晚安照》?


袁玮:等我死之前,拍最后一张照片,就能发布了。我会交给我的女儿来操办这个展览吧。这套照片好像是没有其他人看到过呢,但我觉得最后它肯定不应该仅仅是一套几万张的照片。


六回:《早安照、晚安照》拍的都是什么,介绍下。


袁玮:我睁开眼睛和睡觉之前。


六回:你是每天都拍吗?有没拉下的。这个作品是要求必须每天吗?


袁玮:拉下也很正常,一开始也会觉得,在一个记录维度里面,我就等于丢失了一天,或者是一个早晨,或者一次睡眠。但后来觉得不是这样的。后来觉得这个作品想要参与和深入的那部分生活,也不是说睡眠的存在,或者是我本人的那种每一天的存在。


六回:你想要的这个作品是什么?


袁玮:这最后是一个作品,而拍是组成作品的过程。

我还不知道,我想要这个作品是什么。比如说,最后几万张照片随着我火化,或者是在大海里淹没,再或者就是撕碎碎的,当然我随便举例子比较简单,但我的意思是,最后是一个作品,而这几十年拍几万张,是它的前戏。


六回:我知道,拍组成这个作品。我的意思是如果设定隔一天拍一次,或每天拍一次,或只要想起就拍。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是有预设的。


袁玮:有预设,但是预设失误,或者是调整预设,也都是丰富的人类错误,我视之为可贵。


六回:我好奇一个问题,为什么它是一个作品呢?作品是什么意思。


袁玮:作品,一个东西当然它跟创造有关系,你创造出来的,你把你的“基因”复制投射在另外的一样东西上,并获得喜悦。书里面把创造描述成“全情投入时的狂喜”,比如说:生孩子,是自我基因的投射和复制;比如说:创作者,艺术家,诗人,或者是厨师,但是有别于匠人,手工艺人。这一点上,匠人完成的内容,和获得的感受,与一个创作者是截然不同的。

这个作品最后没准就是一个逐格的纪录片,可能投影到西伯利亚的雪地上去……

照片不会是它的最终形式。而这个行为,是可以追溯到一个人,她的27岁,到93岁的全部人生。


六回:OK,我明白了,就是说它不可估计。


袁玮:是,我不想估计它,我估计不了。也就是我根本不知道93岁,我是什么样的思维。很可能拍几年之后,我不喜欢这个作品了,就不拍了。但是可能性不大,因为我都不知道这个作品未来的样子,我干嘛不喜欢它。


六回:每天拍吃饭的照片,这个作品叫什么呢。


袁玮:《神学是一场写真》。我还有一本同名诗集,会在2016年黑哨诗歌出版。


六回:我这样理解:你在做的摄影作品,它目前做的都可能是素材,它最终是什么样的,你并不确定。可以这样说吗。


袁玮:可以。我现在的认识上,觉得是这个。但是不知道十天之后会不会还这么想。



诗集


六回:OK,摄影咱们先聊到这里。接下来我们说说你的诗集。三本诗集同时出版了?


袁玮:在这个月的26号,这一年最后这么几天,我出了一本叫《爱人展览》,橡皮出版做的。黑哨出版在做另外两本,一本是刚才说的精选集《神学是一场写真》。还有一本会先出来,叫《占星笔记--2015年水星逆行》,我比较看重这一本。黑哨君也很看重这一本,因为它概念性很强。


六回:每本诗集的诗都不一样?


袁玮:是的。


六回:感觉你写了很多很多诗。


袁玮:《爱人展览》是情诗诗集,我在自序里写了,情诗不太准确,就是那些可以产生性冲动的人和人之间关系的诗。

都很薄。《占星笔记--2015年水星逆行》我写了15首。


袁玮:如果占星是一个学习,或者你说的素材,那么占星笔记这组诗就是作品,用15首诗呈现的。


六回:这本《占星笔记--2015年水星逆行》诗集一共就15首诗?


袁玮:是,就15首一个小册子。

 


占星


六回:简单说说占星呢,对于一个完全不懂占星的人,占星到底是什么意思?


袁玮:占星不太准确了其实,有一些占卜的味道,应该叫星相学,玄学的一门,是我们在天体运转与人类自身之间,找到的一种连结程序。我也没想到我竟然会有一天热衷于这个,但是我觉得它非常吻合我现在的世界观。

这是一个程序,因此我们可以现代化到用app测算这些数据。


六回:和算命的区别在哪呢?


袁玮:没区别,算命这个词没有进入现代化。比如,我算出来,你的命里的遭遇,而这根本不是一个结果。星相学是唯一经历过现代化的世界观变革的一门古老玄学,现代心理学为占星学开启了一个新世界,而不是传统的,我给你说出你一会儿会被石头绊倒头破血流而亡,现代人没有那么容易死,你可以去医院。

现代人没有石头了,你可能是被台阶绊倒,然后擦破一点皮,创可贴就可以使你免受感染而亡的恶果了,对吧。


袁玮:我在做“百盘占星计划”,这是2016年的项目。提前开始了,现在已经做完13个人了。每个人100块钱,我跟你说我从你星盘中看到我现在觉得最重要的东西。


六回:因为我对占星不太了解。再问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占星呢,找你占星能得到什么答案。


袁玮:中国人没有心理咨询的传统,没这个生活习惯。而在美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理医生。

占星就是一门工具,帮你了解到你自己,你自己的可能性。你经历的生活,每一个细节,都可能改变你的生命走向,比如你被石头绊倒,难道没有可能你一下子改变了许多。

我察觉到,这些人现在之所以跟你产生对话,之所以跟你表现他此刻的面向,都是许许多多个小事情构成的。


六回:“我跟你说我从你星盘中看到我现在觉得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东西”是你觉得我最重要的东西?


袁玮:是我觉得重要的,不是你觉得,因为100个人都来问我问题,我就崩溃了,累死了要。并且,我觉得这是一个灌输的好机会,因为大多数人想要知道的问题都是“相”,比如我什么时候恋爱、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发财。但是你自己都没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呢,怎么发财,怎么结婚,到时候你还是不满意要离。


六回:你觉得重要会是什么呢,比如说。


袁玮:比如我看到一个男孩子,就想发财,但是他的星盘里明显指出来,他过度的自信而控制不好的时候就是自大,因为无法承受打击,而自我吹捧达到一种膨胀状态。而他的情绪调节又无法依赖任何东西,就是自顾自的悲伤着。这时候,在他的星盘里找到这些矛盾的根源,某几颗星表明了他缺乏的东西是“共情”,而且是深入的共情。

也就是他如果不建立起对他人的情感的捕捉,以及深入到他人的情感内部去,他就无法获得他人的感受,怎么去发财,做那一大堆产品,都是他自己以为别人需要的,而不是别人真正需要的。

他得去学习和他人情感世界的融合。

至于怎么去做,再咨询行运的时候,会给出答案的,比如月运,年运。

但是我没有开行运的咨询,我现在开的就是本命盘的咨询,我会指出你的问题的核心部分,因为本命盘是一个人出生时刻的天宫图。


六回:他想了解什么?

你并不一定告诉他想了解的。你告诉他你看到的认为重要的,然后把这个重要的告诉他。是这个意思吗?


袁玮:嗯,需要沟通。因为人们很难接受自己已经花了很多时间隐藏起来的那一面。

比如一个女孩子,她已经进入了非常琐碎的日常生活,年纪轻轻就做家庭主妇劳里唠叨,至少她自己认为自己劳里唠叨,但是她是学艺术的,我帮她指出了她的野心,整个咨询过程,她从头哭到尾,我想她努力让自己忘记自己的野心,或者将野心投射到男朋友身上,已经太久了。


六回:100元半个小时,你的收费为什么这么便宜。


袁玮:因为想完成这个作品,100个人的本命盘。高密度的工作,一天一个盘,我真的很辛苦。我希望大家不用花那么多钱,顾虑那么多,大家都听说12星座,都有兴趣,但是大家根本不了解占星这个系统。好多20岁左右的人,其实很需要了解自己,茫然时期进入社会挫折连连,很辛苦。


六回:你会每天记录下你看的盘,写些什么呢?


袁玮:我现在还没有开始记录,我什么整理工作都没做呢。我也不知道明年9月份看完100人之后,这个作品会做成什么样子,我现在慢慢开始着手做这个材料的收集了。


六回:都是在网上看盘吗?然后语音说,还是文字说,或者是打电话,见面?


袁玮:文字。我打字思路清晰,一说话吧我就紧张。而且文字可以给盘主留住反复看。


六回:这个程序是什么样的,给你报生日几点几分,然后就接下来统统听你说吗?


袁玮:先排号报名,付钱,选号码,然后留给我具体的生日时间出生地点,我每天会叫号。我没想到一开这个计划,报名的太多了,我报到20号,只能先关闭报名。我看完前20,再开启。

每天现在都有好几个人私信我想排队,而且越来越多,因为反馈特别好。看来大家一方面是对自己好奇,对占星好奇。


六回:你说完半个小时,之后,还会和这个人交流吗?


袁玮:我会,我人很nice,但是我会控制一下,如果太具体的问题,我就推荐她预约我们工作室的占星咨询服务。毕竟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无法深入去聊太久太具体。


六回:简单说,你成了对方的心理医生了,能这样理解吗?


袁玮:是。但是我用了占星工具做引导。我们是有一个工作室叫“悦琦占星工作室”。主要咨询的都是另外一位咨询师杨悦琦负责。我更重要的是推广占星这门工具,和引导大家养成心理咨询的习惯。


六回:“悦琦占星工作室”你是股东吗?


袁玮:我是创始人之一,但是我没有那么多的商业期待。悦琦有,她有一个比较商业的态度,这样才能让工作持久进行。


袁玮:我非常非常期待“百盘占星计划”做完之后呈现的作品是什么。可能是一个大型展览,可能是一本册子,或者什么的。当然是全方位匿名,这是职业要求。


袁玮:好玩么这个计划?


六回:嗯,很不错。


袁玮:我发现年轻人非常乐于接受这门学科,确实很酷,从天文学、数理、哲学、心理学,很烧脑。

说实在的,我很累,我在用工作量治愈我的焦虑或者是抑郁什么的那种。我自己的星盘里就带有非常强的紧张焦虑,深层的情感困扰,如果不是我很好的学习转化成了对别人深层情感层面的洞悉能力,我就真的困在我自己的内部了。


六回:意思是说你是心理医生,然后你通过看盘来缓解你的心理问题。是这个意思吗。


袁玮:对。我是先知道怎么对付我自己的,这些年看盘的感觉就是每个人都有各类童年阴影,有各类不敢迈过去的屏障,而一旦有人鼓励你去打开,都是一种晋级。这个计划也算是收集“人”,收集“记忆”和收集“潜意识”。


六回:你会商业化你的这个技能不?靠看星盘赚钱生活。


袁玮:除非真要饿死,那就看一张盘,吃一顿饭就好了。我在钱这一块,童年建立的比较健康和强大的。

我知道我的核心工作是那个结果,我是一个创作者,诗歌也好,艺术也好,我需要我的基因复制投射到新的东西上面去,这个快感我必须承认,这是我最看重的快乐。


六回:你并不想通过看盘来赚很多钱,是这个意思吗?


袁玮:我想不到那里去,比如我看一张盘如果是1400,我积攒到100张盘,需要3年时间,因为我不可能只看一天,就跟盘主聊三小时。但是如果围绕着作品去说,我会在未来开启一个作品,比如1万块钱,我跟你吃住一起聊7天你的星盘,钱是一个符号。

我在占星项目里收多少钱,取决于我想做什么样的作品。


袁玮:真的是给大家谋福利。并且,也顺带着推广一下我们工作室,工作室还是需要商业推动日常无限运转的,毕竟来咨询过人,都获益很大,而且长期咨询,对一个人的持久帮助,是我们一直看重的,没有商业推动,我们散伙了,这对谁都是损失。


六回:你想得很清楚,在这个事情上,你很清晰。


袁玮:是啊,我就说我在钱这件事上,建立的真的是非常的强大,我也随着我的成长一直在强化这一点。我也需要钱啊,我每天睡觉之前淘宝都有很多想买的东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