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纬-book
经纬-boo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3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误进酒店房间,竟意外救了个女人!

(2017-04-20 14:18:59)
标签:

情感

时尚

收藏

小说

娱乐

 公司年终聚餐,穆钦远作为华悦集团的太子爷也被邀请而来,要不是HE公司跟自己有合作关系,他还真不情愿出席这种无聊的宴会。

  作为座上贵宾,又是华悦集团未来的掌门人,他总是甩不开那些前来恭维敬酒的总裁、经理、美女。

  他的酒量算是好的了,可当他穿过人群,来到洗手间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身体有些晃,他胡乱地扯开领带,捧了一把水浇在脸上。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显得特别的精瘦。

  他自信地看了眼镜子前已清醒几分的脸,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镜子中一男一女的身影映入他的眼中,身后是一整排一整排的客房。

  酒后入住,一点也不奇怪。他收回眼帘转身离开,当经过那一男一女身边的时候,却不经意地瞥见那女的竟是昏睡的状态,而那男的基本上是半扶半拖地把她拉进房间。

  他从不是一个好事之人,房间门瞬间被关上,可他却在余光中惊觉房内的闪光灯亮了一下。


  他迈着长腿往前走了几步。拍照?这个词竟莫名其妙地闪过他的脑海,下一秒,他一脚踹开那门。

  果然,那女的已被放在了床上,而那个扶她的男人已脱光了膀子,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男的,正拿着相机调整角度。

  看见穆钦远闯进来的一刻,竟没有半点吃惊的样子,只是平静地说:“先生,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此时,闪光灯正好不偏不倚地照在穆钦远的脸上。“还拍?”穆钦远愤怒地一脚踢开了那人的相机,接着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等他们反应过来这个闯进来的主是专门破坏他们好事的时候,一个已躺在地上疼得说不出话来的。

  而另一个则跪在地上求饶。“滚!”声音低沉,还带着几分压抑在胸口的愤怒。

  他垂着眼帘看向躺在床上的女人,白净的脸蛋,甚是好看。他的酒意已上来,脑袋有些昏沉,便随手关了门,在她的身边躺下……

  第二天的早上,当明亮的阳光照进308房间的时候,一声尖叫划破长空,陈瑶从梦中醒来,不敢置信地看着趴在她胸前的男人,惊呼出声“啊……流氓!流氓!”下一秒已将厚重的枕头使劲地拍在了穆钦远的脸上。

  “好吵。”他不耐烦的侧了个身继续睡。“喂……”什么人啊,睡了她,还嫌她吵?

  陈瑶想喊他起来理论,却发现身上的衣服还好好的穿着,而那男的倒也没有过多暴露的地方,除了几颗解开的扣子下敞开的白皙胸膛,她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脸,竟让她吃了一惊,如此精致到连女人都自叹不如的脸,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空气中弥漫着昨晚的酒气和一种好闻的香水味,她按了一下太阳穴,脑袋仍有些晕沉,抓起床边的包包,逃也似地冲出酒店。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陈瑶便冲进了浴室,她迅速地褪去衣服,泡进浴缸,接着又走到镜子前仔细地检查起来。

  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的伤痕,这说明那男的昨晚没有碰她,她又仔细地检查起了内裤,也没发现半点血迹,这说明她还是处……女。

  得出这个结论后,她才放心地靠在浴缸上。还好,她还是干净的女人,不然她真的会觉得对不起暖阳。

  那个高中暗恋了她三年,大学追了她四年的男友。

  人如其名,总是给她呵护般的大哥哥感觉的人——季暖阳。

  他的出现就像一屡冬日里的阳光一样,照进了她平静的生活。

  虽然她总能感觉到自己的心不在他的身上,但多次拒绝他后,季暖阳还是不死心地一往情深的对她,甚至还说如果两年后,瑶瑶还不能接受他,他便会放手,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陈瑶也不愿意去伤害这个善良的大男孩。因为季暖阳是她失忆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高一那年,当她拖着笨重的行李箱走进这个新家的时候,她的父亲只给她留下了一个佣人,之后便再没和她联系,而其他的亲戚也没有和她一起生活。她的世界一片空白,脑海也一片空白。

  她甚至都想不起来父母亲的样子。当佣人喊她陈瑶小姐的时候,她会迟疑地问:“我的名字叫陈瑶?”这时佣人李嫂会拼命的点头,百分之百的肯定她就是陈瑶,不过这更加另她怀疑。

  浴室里,湿润弥漫的水气让她倍感舒服,陈瑶微微地闭起眼睛,试着不去想一些困惑了她很久,却始终没有找出答案的谜题。比如她的身世,她失忆前的样子,还有她的家人为什么这么些年都不来见她。

  她真的很想得到一份内心的平静,不再追逐这些恼人的答案,日子就这么简单、快乐地过下去多好。

  可是,有个声音还是咚~咚~咚~地把她吵醒。

  佣人李嫂已在浴室外等了好几个小时都没见小姐出来,鉴于她家小姐之前有几次晕倒在浴室的经历,李嫂这次格外小心地守在了门口。可眼见两个小时过去了,陈瑶还没有出来,李嫂便拼命地开始敲门。

  她真的怕她家小姐……虽然李嫂没有子女,但她作为老爷的贴身管家,留下来的使命就是尽全力保护小姐,还有就是时刻向老爷汇报小姐的情况。虽然是主仆关系,但她却把陈瑶当作亲生女儿一般地疼爱。

  她见证了陈瑶的出生、成长、恋爱,包括那一次让她家小姐失去记忆的车祸,都还历历在目地出现在她的眼前。

  小姐不能有事。李嫂拍在浴室门上的力度加重了,当她急忙想寻找求助地时候,浴室门嗖地一声打开了。

  陈瑶一脸疑惑地看着她说:“李嫂,怎么了?”望着陈瑶白净如天使般的面孔,李嫂想出声,却感觉胸口堵得慌,她的喉咙数度哽咽,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李嫂,你哭了?”陈瑶轻轻地为她拭去眼角几滴透明的液体。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李嫂佯装整理衣服的样子,低着头跟陈瑶说:“小姐,刚才老爷来电话了,他知道你昨晚没有回来,很担心,都打了好几通电话了。”

  李嫂口中的老爷,就是陈瑶的父亲,宋建明董事长。

  “他?!会关心我吗?”陈瑶一副满不在意的口气,转身去梳理自己的湿发。李嫂补充说:“小姐,老爷是真的很爱你的,这点千真万确。”

  真的爱她吗?爱她会一连七年都不愿意见她吗?起初推说工作忙,抽不到时间,接着是一个理由又一个理由地拒绝见她。

  还说爱她,就连自己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陈瑶都感到怀疑。

  她不再言语,静静地看向窗外,明光停留在七年前的那个下午,当她通父亲的电话,小心翼翼地询问自己的姓氏为何跟他的不一样时,电话那头沉默许久,接着便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她知道,她的答案石沉大海。不过,刚才李嫂的话倒是让她的内心掠过一丝窃喜,“老爷是真的爱你的,这点千真万确。”

  陈瑶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的窃喜,难道她还奢望得到父爱?站在落地窗前地陈瑶,身上只裹着条浴巾,美得就像一幅画。唇红齿白,一头乌黑的湿发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的白皙,只是这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站在她家对面的季暧阳看得有些心疼。

  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季暖阳终于看见他等了一晚上的陈瑶就好好地站在他的眼前,他没有半点迟疑地拨通了天使宝贝的号码。一阵悦耳的铃声将沉思中的陈瑶唤醒。

  拿起手机,她惊觉,从昨晚到现在,屏幕显示她有三十个未接电话和十条未阅读的短信,全部显示季暖阳的名字。

  “喂,暖阳哥。”陈瑶接通电话的前一刻,特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是声线还是有些嘶哑。

  几秒过去,电话那头还是没有传来熟悉的声音。她又喊了声暖阳哥,对方还是一阵沉默。

  当她想要结束通话的时候,季暖阳的声音才不急不慢地传来:“瑶瑶,你在哪?”

  他明明看到了她,却还是这样问,不是不信她,是他守在这个窗口等了她一晚上,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着实让季暖阳慌了神,不过现在看到她好好地站在他的眼前,他的唇瓣还是勾起了一丝微笑。

  “暖阳哥,我在家里”,“我知道”。“你知道?”知道还这样问她。“瑶瑶,你忘了,你暖阳哥有千里眼,所以无论你在哪,我都能立马出现。”

  他的话从来都让她感到温暖,以前是这样,现在也还是一样。

  虽然现在的陈瑶已经不再怕打雷停电了,不过在她刚搬来的时候,却曾经害怕到蜷缩在墙角,这时,季暖阳总能出现在她的身边,给她讲一整晚的故事,这时的陈瑶就像找到了避风的港湾,趴在他温暖的肩膀上,安心地睡上一整晚,直到第二天李嫂回来,他才把她完整地交给李嫂。

  “暖阳哥……我昨晚……”昨晚上她一直没回家,还跟一个陌生男人滚在了床上,而那个趴在她胸口上的男人的脸又一次浮现在她的眼前。

  她的脸一阵燥热,“暖阳哥,我……”季暖阳从窗前看见她眉心微蹙,担心地问:“怎么了,瑶瑶,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吗?”

  被他这么一问,陈瑶更加觉得心虚,她结巴地说:“没,没什么事,我只是昨晚错过了你的电话。”“哦,没关系,只要你现在好好的在家里就可以了。”“……”季暖阳认真的讲着电话,全然忽略了家里还有一位客人,而这位客人在他们讲电话的时候,也拿起手机向客厅后面的阳台走去……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抱歉,方姐,我们失手了……”“什么?一群废物。

  亏得我亲自还下药,你们这帮蠢猪。”对着电话,方晓晓就是一阵怒吼,但她把声音压得很低,生怕让对面房间里的季暖阳听见。

  “方姐,你不知道,中途出来个混蛋,把我兄弟都给废了……”“真是个废物!”方晓晓说完直接挂上电话,她的拳头拽得紧紧的。

  如果不是这群废物搞砸了她的的计划,今天她就可以拿到陈瑶跟别的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照片给季暖阳看了。

  她就不信季暖阳看到这些照片后还会说他的瑶瑶是纯洁无瑕的。

  她一定会让他们分手的,因为季暖阳只属于她方晓晓一个人的。

  走进季暖阳的房间,方晓晓看见他仍站在窗前出神地往外看,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道熟悉的身影掠入她的眼中,但却显得那么地刺眼。她尽可能地平息内心的愤怒,调整语气温柔地说:“暖阳哥。”

  季暖阳仍站在那里没有一丝的反应,方晓晓又喊了一声。“嗯?”这时季暖阳才转过身来看她,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然看到季暖阳一脸的温和,眉眼舒展,难道这就是沉浸在爱情里的幸福?

  方晓晓对于这样的幸福不屑一顾。季暖阳的幸福只有她方晓晓才给得起,因为陈瑶的爱情在很多年前就给了别人,这点她再清楚不过了。

  “暖阳哥,我要先回去了。”“晓晓,你不是说有东西要给我看吗?”方晓晓的心里真的是恨得牙牙痒,本来是有的,不过现在陈瑶已经好好地呆在家里,她还有什么能给季暖阳看的呢。

  她佯装很急的样子拿起沙发上的包包说:“改天吧,暖阳哥,我刚才接到公司里的电话,要回去一趟。”“哦,好吧。”季暖阳将方晓晓送到门口。

  对于这个既是自己同学,又是瑶瑶闺蜜的方晓晓,季暖阳还是非常客气的。

  陈瑶重新躺在床上,手指不停地滑动着手机屏幕,十条未阅读信息,全是季暖阳发过来的,她一条一条地看,看得非常认真。

  “瑶瑶,在干嘛呢?”

  “瑶瑶,睡了吗?我回来了,就在你家楼下。”

  “瑶瑶,我看见你房间里的灯光一直没开,真的睡了?”“……”

  每一条信息的字里行间都充满着他对她的关心,陈瑶看得眼眶有些湿润,心里更是满满的愧疚。

  她努力地回想着昨晚在宴会场里发生的一切,可是越想越觉得头痛的厉害。昨晚她明明只喝了一杯酒,竟睡到今天早上才醒,还有,她是怎么走进那个308房间的?

  而那个睡在她旁边的男人又是怎么走进来的?这些她都没有一丁点的印象。平时她的酒力也不算太差,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曾喝过很多洋酒,但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醉得这么糊涂。

  除非她的酒里被人下了药?

  可是谁会这么做呢?

  全公司上下除了晓晓,她认识的人真的不多,因为方晓晓是公司的正式职员,而陈瑶只是刚到公司报道的新人。

  难道是晓晓?她记得当时的确是喝了晓晓递过来的酒,接着她便觉得头晕去了卫生间,再然后就发生了今天早上的事……可是她和方晓晓是情同姐妹的闺蜜,她没有理由这么做。

  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条短信进来了。

  陈瑶盯着短信足足看了数秒还没反应过来,短信是季暖阳发的,他说今天他的父母会从外地回来,要带陈瑶去见未来的公公婆婆。

  糟糕,她从来都没想过要和季暖阳结婚的,当初她会答应和季暖阳交往是因为他说过两年后如果陈瑶还不能接受他就会放弃的,本来还想着两年后提出分手,可现在交往才一年就去见他的父母,这节奏是不是太快了?

  况且陈瑶总感觉有个人比季暖阳更早地入驻到她的心里。

  只是这个人陈瑶到现在仍想不起来是谁,只是每次在做恶梦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看到过他的样子。

  拿起手机,陈瑶简单的回了过去:“暖阳哥,我觉得我们交往的时间不算长,见叔叔阿姨的事就先缓缓吧。”

  没想到季暖阳马上就打来电话了:“瑶瑶,晚上七点,我会在楼下接你。”

  半点都没有让陈瑶说话的机会,就收了线,当陈瑶再打过电话去的时候,季暖阳的手机却一直在占线。

  推开衣橱,陈瑶开始挑选衣服,最后还往身上洒了点香水,她这是特意将昨晚那男人留在她身上的气息抹去的,因为想想她都觉得脏。

  她站在镜子前停留数秒,却发现挂在脖子上的项链不见了,而这条项链是去年生日的时候季暖阳送的。

  会不会掉在了床上,陈瑶将整个房间都翻了个遍,也不见项链的踪影。

  难道是掉在了昨晚睡的客房里?

  她今早走得匆忙,根本就没有注意,这时李嫂上来喊她吃早饭,陈瑶便问李嫂有没有看见她那条心型的镶着两条小金鱼的项链。

  李嫂想了会儿说:“小姐,昨天你出门的时候不是还戴着的吗?”

  被李嫂这么一说,陈瑶似乎也有了点印象,看来的确是在昨晚弄丢了。陈瑶决定再回那个酒店看一遍。

  “可是,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李嫂在后面喊她,“不吃了。”她飞快地走下楼,却被一阵香喷喷的味道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她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进多少东西,肚子饿得发出咕咕的叫声。

  李嫂做的食物真的是太诱人了,陈瑶仍不住放下包包,安安静静地坐下来捡了块三明治就放进了嘴里。

  “嗯,好香啊,还是李嫂做的好吃。”她仍不住夸了李嫂一句,李嫂却被逗得乐开了花,贴心地为她盛来一碗汤。

  “小姐,你一会儿要出门?”

  “嗯!”被食物塞得满满一嘴的陈瑶使劲地点头。

  “可是今天是星期天啊,不是不用上班吗?”李嫂试探地问她,因为刚才老爷来电话了,说今天夫人会来这边谈生意,顺道会过来看陈瑶,要李嫂错开夫人和小姐见面的时间。

  本来她还担心每个星期天不用上班的小姐都会呆在家里,偏偏夫人今天会过来,她还真没想好怎么安排小姐出门呢。

  不过,小姐一会儿有事要出去,倒还真为她解了个难题。

  “李嫂,我走了。”看着陈瑶离开的背影,李嫂不禁感叹,老爷惩罚自己和小姐的时间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还没等李嫂回过神来,一辆超级豪华的轿车已停在了别墅前,她恭敬地前去迎接,拉开车门,从车上走下一位穿着华贵,仪态端庄的女人,“夫人你辛苦了。”

  李嫂在一旁弯着腰向她问好,可她连看都没看李嫂一眼,摘下墨镜环视了一眼别墅说:“她在里面吗?”李嫂知道她问的是小姐,连忙恭敬地说:“夫人,小姐刚刚出去了。”

  这就是陈瑶的母亲,江鸿董事长。她和陈瑶的父亲一样,都是事业心很强的人。

  虽然住在韩国,但因为公司的不断发展,她每天都要坐着专属飞机世界各地的谈生意。

  她也很想念自己的女儿,但都是百忙中抽出的空。

  这次她回到中国,也是特意推掉了很多行程才赶来的。

  江鸿一直都觉得亏欠陈瑶太多的母爱。“瑶瑶最近过得怎么样?”

  环视了一眼客厅里的摆设,江鸿看向身边的李嫂,虽然同样是女人,但李嫂却感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她的头始终低着,不敢与江鸿对视,因为她知道有一双咧利的目光正打在自己的身上。

  “回夫人,小姐最近过得都很好。”这是实话,因为有她在的地方,陈瑶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点李嫂是真的做到了一个奴才该尽的责任。

  只是昨晚小姐一晚上没回来,她也没敢询问,只是向老爷打过报告。李嫂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的。

  “真的过得好吗?”江鸿的声音明显的缓和了许多。

  李嫂则马上跪在地上,不敢出声。接着江鸿便上了楼,推开卧室的门,江鸿一眼便看到了陈瑶摆在床头柜前的相片,清纯美丽的身影,笑得很是灿烂。

  只是这张相片和她上次来看到的不一样,上次江鸿来看陈瑶的时候,她也刚好不在家,江鸿也像现在这样,静静地走进她的房间,仔细地注视着陈瑶的一切。

  上次在床头柜前放着的相片里还有江鸿、宋建明和瑶瑶小时候的合影。而这次却换成瑶瑶一个人的相片。

  江鸿明白,她的女儿越来越独立了,可是这也代表着她越来越不需要爸妈了吗。

  顿时,她觉得胸口有些发疼,甚至有些颤抖的扶住了身边的桌子。“李嫂。”她喊了一声,李嫂便快速的走了进来:“是,夫人。”

  江鸿盯着李嫂看了许久,不做言语,直到李嫂被看得心里发毛,才小心的问出了声:“夫人?”江鸿盯着李嫂的脸一字一句地说:“是你安排她出去的吧。”

  原来夫人什么都知道,李嫂吓得又一次跪在了地上。

  不过这次真的不是她安排小姐出门的,她承认之前的几次的确是她有意安排,她也知道这样阻止她们母女见面简直不可理喻,但是李嫂是老爷的贴身管家,她只听命于老爷的吩咐。

  “好了,这也不能怪你,我会找宋建明问清楚。”江鸿总算把怒气压了下去,她知道李嫂会这样做也是有苦衷的,毕竟宋建明的命令谁都不敢违抗,更何况一个佣人。

  “来人,把这些全部换掉。”江鸿说话干练,从不拖泥带水,她每次来都会为陈瑶换一次家居,而新的家居也全都是由她亲自挑选好的。

  虽然没有和女儿见上面,但她这样做是想告诉陈瑶,爸爸妈妈是爱她的。

  “夫人,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秘书走了过来,提醒江鸿下一个行程。“走吧。”

  江鸿行到门口,又转身看向了陈瑶的相片,她相信总会有那么一个时机可以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

  几分钟后,停在别墅前的豪华轿车再次发动,江鸿的下一个行程是要与华悦集团的董事长会谈合作的事。

  这个华悦集团与她的宋氏集团一直都有着合作的关系。

  不过听说华悦在上个月进行了人事的变动,就连CEO也换人了,虽然这是华悦内部的事,对宋氏集团一点影响都没有,但毕竟华悦的老总跟江鸿是旧相识,这么大的人事调动,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夫人,到了。”司机走下车,殷勤地为她拉开车门。

  在华悦公司103层楼的办公室外,安排穆钦远行程的职员小南正急得团团转。

  当她看到穆钦远的秘书兰铃走过来的时候,着急地说:“兰姐,江董事长已经到楼下了,但是却一直没有办法通知到穆总,怎么办?”

  小南看见兰铃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

  “怎么会到现在才通知穆总?”兰铃直接反问小南,而小南却一脸无辜地说:“兰姐,我已经在几个小时前就打过电话给穆总了,可是穆总办公室里面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你又不在……办公室门也是反锁的……”小南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说到最后还带着哭腔。

  “你确定他在里面吗?”“确定、确定。”小南一边擦着眼角的泪一边使劲地点头。

  兰铃利索地碰了一下穆钦远办公室的门,的确是反锁的。

  这样她更不敢贸然地进去打扰穆总了,于是她掏出手机,拨通了穆钦远的号码,办公室里,穆钦远正盯着桌子上的项链看得出神。

  这条项链在他一觉睡醒后,便安安静静地躺在了他的胸前,就像昨晚的那个女孩一样,安安静静地像一只小猫钻进他的怀里。

  26年来他都不近女色,因为他觉得女人是一种很吵的动物,就像他的妈妈和姐姐,成天都在争论哪件衣服好看,哪样东西好吃,哪里又有新鲜好玩的地方,吵得他的耳朵都烦腻了。

  但是昨晚的那个女人倒显得安静多了,当时带着几分酒意的他只是有些跌撞的躺在了她的身边,本想起身离开,但一种好闻的香味却扑鼻而来,寻着香味,他越往她的身边靠近,女人,是你身上的味道?

  当时穆钦远还有点意识,便单手撑着下巴打量起陈瑶来,一张精致小巧的脸蛋白净的很,看得出她没打多少粉底,柔顺的直发就搭在胸前,伴着呼吸一上一下,穆钦远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太阳穴传来阵阵的疼痛,他才撑起身体想要离开。

  但是在站起来的一刻还是一个踉跄扑地倒在她的身上。

  他的唇刚好吻上她,柔软细腻,带着温热的气息,穆钦远下意识的看着她,一双好看的睫毛仍安静地搭在她的眼帘上。

  哦,还好没弄醒她,不过这美人的唇着实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酥软。

  伴着陈瑶身上散发出的香味,穆钦远吻得更深了,他顺着她的脖子一直往下蹭,他想要的更多。

  可是这该死的困意却渐渐地袭来,到了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睡着的……

  穆钦远的嘴角微微勾起,如果不是因为昨晚太困,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

  他摩挲着那条项链的吊坠,一下又一下,直到他的手机铃声第三次在他的桌前响起,他才推门而出。

  “穆总。”兰铃一步向前想要继续往下说,穆钦远却向她摆了一下手,让她打住,接着便不紧不慢地说:“下午的会议提前到现在开。”

  留下这句话后,便头也不回地往会议室走去。

  “可是,穆总,江董事长她们已经到公司了。”

  兰铃追上他的脚步,语速有些急促。穆钦远迈着步伐,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耐着性子说:“我知道,需要我重复一遍吗?”“不,不用了,我马上通知他们开会。”

  兰铃是前董事长穆圣楠的高级秘书,她在华悦工作了十多年,在上个月的人事变动中,她很庆幸自己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裁员名单中,历届新上任的主子都会裁退几名元老来显示自己的威严,但她作为公司里可有可无的小职员,却被留了下来,为此,兰铃对她的新主子穆钦远还是满怀感激的。

  她毕恭毕敬地向穆钦远弯了一下腰准备转身离开,穆钦远却在身后淡淡地说了句:“一会儿在北京大饭店订个位子,我要和宋氏那边来的人一起吃饭。”“是,穆总,我马上去安排。”

  兰铃踩着高跟鞋,在安静的楼道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当这些细碎的脚步声渐渐的淡出穆钦远耳际的时候,他才推进会议室的门,将一叠文件仍在桌上。

  穆钦远当然知道江鸿这次来的目的,尽管他继承了父亲的位置,但外界对他还是有一些质疑的,就像江鸿的这次到来,一点都不意外。国外留学的那几年,是他最轻松快乐的时光,可是父亲的一通电话,便要他回国继承家业。他当然清楚作为穆家继承人的使命。

  没有半点违抗,他收了心,回国,先从公司旗下的几家小公司管起,不到半年的时间,这几家小公司的利润已占到总公司全年利润的一半以上,直到上个月他的父亲住院,穆钦远才从分公司调回了总部,直接任命为CEO。

  穆钦远环视了一圈会议室里静坐的高层精英,神情淡定地说:“人齐了?那就开始吧。”

  市场销售部的姚经理开始绘声绘色地汇报上个月的公司盈利情况,当他讲到最得意最激动的时候,穆钦远却让他把会议室的门拉开些。

  坐在姚经理身边的胡经理赶紧看向空调的温度,这样的空气密度刚刚好,难道穆总觉得闷?

  103层楼的电梯畅通无阻,当江鸿一行人踏出电梯门的一刻,兰铃和其他的同事已齐刷刷地站成一排,笑颜如花地为江鸿接风洗尘。“江董事长,您一路上辛苦了。”

  若大的会客室里,装潢奢华,兰铃热情地为江鸿递上一杯咖啡。她与江鸿的接触也不是一两次了,在前董事长穆圣楠的手下,她一共见过江鸿五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被眼前的这个气质典雅,谈吐机智的女老板所折服,女人能够在商界拥有一席一地,实属不易。

  虽然她知道宋氏是她们公司最大的合作商,容不得半点怠慢,但今天早上穆总的反常举动至今仍让她不明白。

  以前但凡宋氏那边过来的人,穆老董事长都是亲自迎接的,难道新任的穆总与江董事长有不愉快的地方?

  想归想,兰铃还是陪着笑地对江鸿说:“董事长,真的很抱歉,我们穆总正在开一个紧急会议,可能要等一会儿,不过他吩咐我一定要好好招待您。”

  她说这话的时候的确有些违心,这会议本就不是现在开的,况且也是每个月开一次的例行汇报工作的会议,穆总却偏偏挑这个时候开……

  “我们董事长的行程安排是非常紧凑的,而且时间也是非常保贵的,难道这就是你们穆总的待客之道?”

  站在江鸿身边的秘书小杨有些不满的说。

  兰铃仍是陪着笑,一脸抱歉地说:“董事长,前几次来你都没有好好地参观我们的公司,这次我陪你走走吧。”

  那个叫小杨的秘书却趾高气扬地说:“我们董事长要见的是你们穆总,既然人没见着,又何改浪费大家的时间。”

  “这……”兰铃面露难色,显得有些尴尬地看向江鸿。

  “好吧,我们这次来也是想增加宋氏和华悦的友谊,既然来了,也不妨看看老穆的公司。”江鸿轻抿一口咖啡,很是优雅的说。

  兰铃这才松了口气,要知道这样的大老板如果一发起怒,马上从华悦撤资,这样的后果和责任她可担不起。

  兰铃走在前面,殷勤地为江鸿介绍着各个部门的职责。

  当她们一行人经过穆钦远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开会的声音传了出来,因为门是虚掩着的,所以站在门口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的一切。

  江鸿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站的位置刚好看到穆钦远。

  此时窗外已大亮,明晃晃的阳光照进来,显得他那张脸越发的冷俊。

  江鸿挑起眉毛,不禁暗自感叹,他的眉宇间的确与老穆年轻时一样,就连这说话的神态都跟老穆有些像。

  江鸿不禁想起了她和穆钦远父亲一起念大学的时光……站在一旁的兰铃看到江鸿有些出神的样子,喊了几声董事长,她才回过神来。

  时间飞快,老穆的儿子都长这么大了,而且还长得这么优秀,能干,真的是一表人才。

  行至几步,江鸿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兰铃说:“你们穆老董事长有这么个能干的儿子,应该清闲许多了吧。”

  兰铃本来还微笑着的一脸,被江鸿这么一问,有些怔了怔,甚至有些伤心地说:“不瞒董事长,穆董事长他……”兰铃欲言又止,江鸿反倒有些担心地问:“怎么了?”“穆老董事长住院了,就在上个月。”

  兰铃抿了一下嘴,很是难过。

  “严重吗?”“已经脱离危险期了。”

  穆圣楠住院了,江鸿居然不知道,虽然前几次合作她们只谈工作,没有半点私人话题,但毕竟是她喊了十多年的师哥。

曾经的不愉快让她没有和穆圣楠走到一起,不过这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篇幅有限,后续文章请关注公众号【经纬书城】,点击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经纬书城】,点击菜单栏【发现精彩】,搜索书号【3799】,即可搜到你想要的书!


 

 

第一次叫男公关服务是什么体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