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纬-book
经纬-boo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3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嫁入豪门看似美满的婚姻,其实就如同皇帝的后宫!

(2017-03-24 15:48:33)
标签:

情感

时尚

小说

娱乐

收藏

诺大的别墅卧室中,落地窗帘忽然被人拉开,清晨的阳光投射进来,落在洁白无瑕的大床上,显得分外刺眼。

苏媛躺在床上,不适的轻哼了一声,她睁开眼睛,看到不远处拉开窗帘的人,眼神凝滞了几秒,才见那人转过身,恭恭敬敬的向她躬身说:“苏小姐,你醒了?”

身边的人早就已经不在了,除了空气中氤氲着的暧昧的气息,以及她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全然看不出来那人存在过的迹象,她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像是随意的问:“他……已经出去了?”

张妈见此情景,脸上并没有丝毫异样的神情,依旧恭恭敬敬的回答:“是,顾先生早上已经去公司了。”

她口中所说的顾先生,就是顾墨阳,顾氏集团的总裁,旗下有好几十家分公司,是C市乃至全国最年轻的精英佼佼者。

更值得一提的是,他是苏媛的姐夫,也就是她姐姐的丈夫。

两个月前,顾墨阳回到C市,像是恶魔一样的打击他们苏家的公司,最终将苏氏企业逼到绝境,在他们家濒临破产的时候,顾墨阳又像救世主一样的出现,声称自己可以提供资金暂时稳住苏氏目前的局面,但是作为条件,要让苏媛的姐姐,苏家的大小姐苏荷嫁给自己。

可是苏媛的姐姐嫁给他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出车祸死了,据警方所说,苏荷当晚开着车撞上了天桥护栏,车子冲向大海,在空中发生了剧烈的爆炸,车子的碎片和苏荷全都在大火中沉入水里,因此苏荷绝无生还的可能性。

顾墨阳说,资金已经调配出来,而且也已经注入苏氏企业了,苏荷一死,自己未免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是个商人,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于是就把苏媛接了来。

苏媛起身走向洗漱间,身体传来一阵阵的钝痛,像是被人揍了一顿似的,每走一步,下-体都会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她微微皱眉,疼得直咬牙,同时又在心里大骂顾墨阳是个恶魔变态,上天专门派来折磨她的。

她站在镜子前,掀开睡衣的衣领,果然看到胸前的牙印,是昨晚被顾墨阳咬的,他这个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向来凶狠而又蛮横,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而且不知怎么的,苏媛甚至觉得,顾墨阳对自己是带着恨意的。

不,应该是对他们家带着恨意的,否则不会强迫姐姐嫁给自己以后,还要强迫她跟他做这样的事情,甚至她都怀疑,姐姐的死,其实和顾墨阳有关。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家跟顾墨阳到底有什么恩怨。

洗漱完毕,又吃完了早餐,苏媛换好衣服准备出门,这时却被张妈拦了下来。

张妈站在门口,依旧恭恭敬敬的说:“苏小姐,顾先生临走前吩咐,您今天最好不要出门。“

苏媛皱了皱眉,已经一个星期了,自从她住进顾宅以后,整整一个星期,顾墨阳都不准她出门,像是故意要把她困在这里似的,可是,她又不是他关在笼子里的鸟,可以任他剥夺自己的自由!

她拎着包,被堵在门口,耐着性子跟张妈说:“不好意思,今天约了我哥哥,我们要一起去医院里看望爸爸的。”

苏媛的爸爸苏启东,也就是苏氏企业的董事长,由于前段时间,顾墨阳差点把他们苏氏企业整破产这件事,突然脑溢血到现在还住在医院里,一直昏迷不醒。

张妈闻言有些犹豫,毕竟身为女儿,去医院看望自己的父亲,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想到顾墨阳临走时候的吩咐,她还是不敢做主把苏媛放走。

于是向苏媛躬身说:“苏小姐,不好意思,关于这件事情,您还是先和顾先生商量一下吧。”

苏媛微微蹙眉,只能叹了口气,随手拨出中国移动的号码,未免张妈发现端倪,她转过身,对着电话装模作样的说:“顾先生,是我,我想去医院里看望父亲,请问可以吗?”

电话那头传来中国移动机械的女音,她转过身看了张妈一眼,确定她没有发现端倪,于是又说:“嗯,好的,谢谢顾先生。”

随后挂了电话,拿着手机,向张妈面无表情的说:“我已经通知顾先生了。”

张妈有些疑虑的看了看苏媛的手机,但是又没有胆子过来检查,只能点头问:“苏小姐,既然想去医院,请问要司机送您过去吗?”

看来还是对她不放心,苏媛直接绕过她,神情淡漠的说:“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赶到医院,苏立已经在大厅门口等着了,看到苏媛过来,连忙迎上去,一脸焦急:“小媛,你怎么现在才来?”

苏立是苏媛的哥哥,一直在苏氏的企业担任经理工作,自从苏启东出事以后,便接手了苏氏的公司,成为苏氏名存实亡的董事长。

谁不知道,现在的苏氏,完全依靠顾墨阳的资金支持才能运转,一旦顾墨阳的资金撤回,那么苏氏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就是破产,苏立原本就对管理公司没有经验,最近这段时间,更是忙得焦头烂额,原本年轻帅气的脸上满是沧桑。

苏媛望着面目已非的哥哥,强忍着内心的疼惜和悲痛,解释说:“路上遇到点事,所以耽搁了,公司那边……已经没事了吧?”

苏立点了点头,他打量了苏媛几眼,还是忍不住问:“小媛,顾墨阳他……”

提到顾墨阳,苏媛的脸色一变,她偏过头,避开了苏立的视线,转移话题:“哥,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进去看望父亲了。“

虽然知道顾墨阳把苏媛接到自己家,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但是苏立万万没想到,苏荷才不过死去了一个多星期,他身为一个姐夫,居然会对苏媛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站在原地,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手指,恨自己没用,没法守护苏家,没法管好苏家的企业,更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苏媛走了几步,见苏立没有跟上来,于是转过身,提醒了一句:“哥?”

苏立倏忽回过神,他抬起头看向苏媛,以一种悲哀沉痛的目光。

他强忍着悲痛,声音艰涩的开口:“小媛,对不起,都是哥没用,没能保护你……”

苏媛闻言一愣,望着从小一直照顾自己的哥哥,内心的酸楚与难过无限滋生,她强忍着泪水,逼迫自己露出坚强的笑容,回答说:“哥,你忘了,我也是苏家的一份子,为苏家牺牲,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她垂下了眼帘,语气喃喃的开口:“现在姐姐已经走了,父亲也没有醒来,以后就只有我们兄妹两个,相互扶持,相依为命了。”

苏立的眼睛红通通的,片刻后,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般,向她承诺道:“小媛,你等一等我,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还有苏氏,也一定会好起来的,到时候……我们一家再团聚……”

苏媛望着哥哥眼神中的坚定,微微露出了笑容,她对着苏立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内心却苍茫一片。

姐姐已经死了,爸爸也躺在医院里没有清醒过来,而她,第一次给了顾墨阳,她的身子已经不再清白了,就算可以脱离顾墨阳的魔爪,又能怎么样?

姐姐会活过来吗?爸爸会醒过来吗?她的家,早已在顾墨阳的算计中支离破碎,就算她还有机会摆脱顾墨阳的掌控,他们一家,也不可能再团聚了。

她心里清楚,从她答应顾墨阳,跟着他住进顾宅的那一刻起,她这一生,就不可能再有幸福了……

走在医院的长廊中,苏媛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询问苏立:“哥,你知不知道,我们苏家以前,是不是哪里得罪过顾墨阳?”

苏立被她问得一愣,紧接着摇了摇头,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应该没有吧,父亲他做事向来公平持正,而且在生意上的人缘也挺好,应该没得罪他什么吧。”

他望着苏媛,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会这么问,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想到顾墨阳在床上,对自己那种近于泄恨的折磨,苏媛仍是心有余悸。

她回过神来,见苏立一直盯着自己,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连忙摇了摇头,勉强扯出来一个安慰的笑容,回答说:“没有,只是觉得奇怪,顾墨阳好好的,为什么会这么针对我们苏家,而且还要我和姐姐……”

她说到这里,忽然说不下去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才能描述她们姐妹与顾墨阳的关系。

然而这些话却是提醒了苏立,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喃喃道:“你说得没错,我们苏氏以前跟顾墨阳肯定是有关系的,不然C市那么多人,那么多企业,他为什么会偏偏针对我们苏家?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紧接着,他又看向苏媛说:“你放心,我一定会查出来的,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苏媛一愣,又酸楚微笑着点了点头,她转身看向医院的病房,像是自言自语:“或许父亲会知道一些,可是他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苏媛回去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顾家的别墅里透射出灯光,似乎都泛着一股淡漠的幽凉,就跟这个房子的主人一样。

张妈正在厨房里做饭,顾墨阳的鞋子放在架子上,看来已经是回来了,但是当她走上楼梯的时候却发现,二楼的灯光根本没有亮,顾墨阳不知道去了哪里。

未免惊动楼下做饭的张妈,苏媛蹑手蹑脚的走着,来到自己的卧室门前,轻轻推开门,在看到自己床边坐着的人影时,她吓了一跳,身上的冷汗不由都出来了。

其实她和顾墨阳虽然发生了那种关系,但是并不住在一个卧室,大多数的情况下,就是他在她的身上发泄完以后,然后让她滚回自己的房间睡。

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昨天晚上,她刚刚洗完澡,就被顾墨阳抱到自己的卧室,然后一下做到大半夜,最终两个人都筋疲力尽的沉沉睡去,他也没有说让她回自己房间的话,她自己也没有力气回去,就这样睡了一夜。

张妈那边看来已经露馅了,心知顾墨阳现在的心情不好,而苏媛,在回来时,就已经做好了承受狂风暴雨的准备。

她向顾墨阳走了过去,故作冷静的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开灯。”

她在顾墨阳的面前停了下来,由于紧张,手指不自觉的绞着:“墨阳,我今天……”

话还没有说完,顾墨阳忽然伸出手,然后猛一翻身,就把她压在了床上,他用力擒着她的下颌,像是发了狠一般:“谁允许你去看他的!“

望着这样的顾墨阳,苏媛有些害怕,她努力平复恐惧,片刻后,才带着哭腔说:”他是我爸爸,现在住在医院里,我难道不应该去看望他吗?”

顾墨阳闻言,擒着她下颌的手指更加用力,逼迫她与自己对视,有那么一瞬间,苏媛甚至觉得,他是想硬生生的把她的骨头捏碎。

他的语气里明显隐忍着怒意,近于讥讽的说:“你现在还不自觉,还想着去看他,看来是我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话音刚落,携带着侵略怒意的吻便朝着苏媛落了下来,苏媛被他压在床上,双手被他禁锢举在头顶,丝毫动弹不得,起初还能奋力的反抗几下,然而在他攻城略地发泄式的亲吻中,渐渐失去了力气,只能在他的掌控中,被动的与他唇齿交缠,不时还发出隐忍羞耻的呻-吟声。

吻了好一会儿,顾墨阳才终于放开了她,他压在她的身上,低低的喘息着,属于男人身上的荷尔蒙气息,不断的喷薄在她的鼻息间,苏媛的脸色通红,只觉得无比羞耻,她偏过头,刻意避开顾墨阳的注视,一直望着床边的古董台灯。

顾墨阳见到她的反应,冷冷低笑了一声,他附在她的耳边,暧昧的声音开口:“宝贝儿,你真敏感,你说要是你那个爸爸,知道你这个样子会不会被气死?还有你那个姐姐,她在床上的表现,可比你差多了……”

一句话,让苏媛转过了头,她用带着恨意的目光望着他,一直隐忍着。

片刻后,才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向他开口:“顾先生,请你不要太过分。”

顾墨阳挑了挑眉,继续说:“怎么,不叫我姐夫了?你以前不都是叫我姐夫的吗?”

说着,伸出手擒住她的下颌,手指暧昧的在她的唇上摩擦着:“被自己的姐夫玩,是不是很爽很刺激,你那个姐姐要是不死就好了,我们三个或许可以一起,反正你那个父亲,见钱眼开,只要有钱,把你们姐妹两个都送到我床上也没问题。”

“你住口!”啪得一巴掌落在了他的脸上,苏媛自己都愣住了,望着刚才打了顾墨阳的手,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成功,也没有想到顾墨阳会乖乖被她打。

她的眼里噙着泪水,带着哭腔向顾墨阳祈求问:“你对我们苏家,到底有什么仇恨,让你非要这么虐待我,折磨我才算甘心?”

她的声音哽咽,充满了质问和绝望:“我姐姐已经死了,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我们苏家已经毁了,难道这些还不够吗?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够?”顾墨阳的语气冰寒,他低低的轻笑了一声,带着无比的怨毒:“我告诉你,就算你爸死了,你哥死了,你们全家都死了,也不足以偿还你们苏家所犯下的罪,不过,我不会让你死的,因为那样就不好玩了……”

他的手,宛若一条小蛇,沿着苏媛的脸颊,慢慢向下抚-摸,流连在她的脖颈上,倏忽用力像是想要掐死她一般,发狠道:“我会留着你,慢慢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乖乖躺在身下任我蹂躏。”

听着他的话,苏媛胆战心惊,因为被他掐住脖颈,完全呼吸不了,只能瞪大了眼睛望着他,又听他说:“本来这个机会是留给你姐姐的,可惜你姐姐命好,居然出车祸死了,那么,就由你代替你们苏家向我偿还吧……”

他喃喃的说着,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苏媛由于窒息,只感觉头晕目眩,眼前花白,下意识的伸出手胡乱挣扎着,仿佛下一刻,就会被他活活掐死。

然而,在苏媛濒临死亡的边缘,顾墨阳忽然松开了手,紧接着,苏媛偏过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些。

又听顾墨阳挨近她的耳边,温热暧昧的气息吞吐着,一字一顿的宣告道:“如果你的父亲能够清醒,那就最好了,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我虐待折磨,却又无可奈何生不如死的样子……”

苏媛一愣,一直以来的困惑和谜团,似乎有了些可以追溯的线索,他们苏家跟顾墨阳一定有些什么的,因为她可以分明的听到,顾墨阳所说话语中的恨意,那似乎是一种,对于她父亲滔天的恨意……

不待她回神,又听顾墨阳在她的耳边说:“宝贝儿,以后的事,你准备好了吗?”

苏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顾墨阳朝着自己吻了下来,湿糯暧昧的热吻,从脸颊一直延续到耳边,带着些许的急促,他迫不及待的伸手探进了她的裤子,苏媛激灵了一下,连忙挣扎,咬牙抵抗道:“你放开我,不要碰我……”

顾墨阳低沉的笑了一声,依旧没有停下来手上的动作,他拉开她裤子上的拉链,对着她冷嘲热讽道:“你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还在贞洁烈女什么?”

苏媛流下了泪,仍是奋力挣扎着,曾经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已经完了,既然身体已经给了顾墨阳,那么她就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了,可是今天听到他的话,让她恍然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让他有机会践踏苏家的人罢了。

所以她不能,不能再让他随意践踏她的身体和尊严,至少……今天不能……

“怎么,被我的话伤到了,现在想起来所谓的尊严了?”

顾墨阳又冷笑了一声,他直起身,毫不怜惜的扒下了苏媛的裤子,又伸手探入她的上衣,粗糙略带薄茧的手滑过她柔软的肌-肤,又刻意粗暴的加重了几分力道,俯身吻了下来:“既然已经决定卖身,婊-子就要有婊-子的职业道德,你不知道吗,你们苏家现在掌控在我的手中,只有你让我爽了,才会有存续下去的可能……”

苏媛失控的尖叫了一声,她躺在床上泪如雨下,向他嘶声大骂道:“顾墨阳,你不得好死……”

顾墨阳闻言,狠狠擒住了她的下颌,语气冰寒:“你还敢骂我,是想找死吗?”

他扯下她的内裤,直起身,甚至连前戏都没有做,准备直接挺身进-入她的身体,然而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楼下传来脚步声,他的动作立即顿了顿。

苏媛刚才回来的时候,并没有让张妈知道,因此张妈一直以为,房间里只有顾墨阳自己一个人,并不知道他们在房间里做什么事情。

来到二楼顾墨阳的卧室门前,伸手敲了敲:“顾先生,霍小姐来电话了……”

顾墨阳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放在卧室里面,根本没有拿来,所以接不到电话,怪不得霍雨欣会直接打到顾宅里面。

张妈见里面没有回应,还以为顾墨阳睡着了,于是又敲门说了一声,但顾墨阳的卧室里连个动静都没有,于是想了想,还是直接下楼了。

顾墨阳跪在苏媛卧室的床上,敛声屏息等张妈走了以后,才垂目向苏媛看过去,昏暗的光线下,可以看到她躺在床上,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脸上全是泪痕,不时低低的啜泣几下,目光里全是恐惧害怕的神情。

他不由有些烦躁,蹙眉冷哼了一声,直接下床走向了门口,摔门而去。

留下苏媛依旧躺在床上,惊魂未定的发抖,良久,才翻身朝着他离开的方向看去,下意识的拥抱蜷缩着身体。

接到霍雨欣的电话,顾墨阳当晚就出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有回来。

苏媛并不想知道他去了哪里,去见了谁,又和那个人发生了什么,反正她只是他花了钱禁锢在别墅里,任他肆意发泄的女人,只要让他舒坦了就好,其他的事情,她自问没有那个资格插手。

由于昨晚一直哭到半夜,第二天早上,苏媛的眼睛都是肿的,张妈看到她的样子,还以为昨天晚上她是因为霍雨欣的事情,而跟顾墨阳吵架闹别扭。

于是像是劝慰的解释说:“苏小姐,霍先生昨天打高尔夫球扭伤了脚,晚上被送到医院,所以霍小姐才会打电话给顾先生的,因为从医院里出来已经晚了,顾先生今早还有个会议,所以就直接回公司了。”

张妈口中的霍先生,就是霍氏集团的董事长霍震霆,她虽然不太了解顾墨阳的事,却也知道顾墨阳跟霍震霆的关系很好,属于半个老师半个义父的那种,甚至在外界人的眼中,顾墨阳虽然还没有跟霍雨欣订婚,但已经确定为霍家未来的女婿。

只是顾墨阳回到C市以后,居然一反常态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选择跟她的姐姐结婚,现在又把她圈养在这里,不知道那位霍小姐知不知道她的存在,以及知道了以后,又会作何想法,不过这些问题,她根本一点儿都不在意。

心知张妈误会了什么,苏媛也懒得解释什么,于是精神恹恹的嗯了一声,坐在客厅里吃早餐,又听张妈继续说道:“顾先生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这几天会去出差,让苏小姐好好在别墅休息,没事的话不要乱跑。”

自从昨天瞒着顾墨阳偷偷溜出去以后,张妈看管她的力度又严了一些,生怕她又出什么鬼主意跑了似的。苏媛经过昨天的事情,实在也没有什么精力闹腾,头脑昏沉沉的,只想吃完早餐后再睡一觉,不去想关于顾墨阳的任何问题。

张妈见她的脸色不太好,还以为是她在别墅里憋闷的慌,于是建议道:“苏小姐,您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在花园走走,只要不出大门就可以。”

苏媛仍是有气无力的回应,张妈看着她的反应,只当她还在和顾墨阳闹别扭,她沉默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劝解说:“苏小姐,您别怪我多嘴,顾先生那个人还是很好说话的,只要您向他服个软,他以后可能就不会再阻止你出去了。”

苏媛是真的没有力气说话,不过想到张妈也是为自己好,于是勉强笑了笑,向她回答说:“我知道了,谢谢你啊。”

吃完了早餐,苏媛便回到二楼的卧室里睡觉,睡了大半天,头脑仍是浑浑噩噩的,而且睡得极不安稳,一种都在做着各种噩梦。迷糊之中,张妈好像拿了一个温度计给她,之后又给她端来了一杯水,让她吃了几颗药,来来回回折腾了大半天,她才总算好了一些,躺在床上沉静睡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傍晚的夕阳透过窗帘撒下淡金的余晖,她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酸软无力,而且还有些发冷,然而在看到床边不远处沙发上的人时,她愣了一下,虚弱嘶哑的声音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她记得张妈说过,顾墨阳这几天要出差,而且如果她计算不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在另外一个城市开会,而不是坐在她卧室的沙发上,望着她一个人发呆。

顾墨阳回过神,站起身向她走过来,顺手端起床头柜上的粥递给她,一张英俊逼人的容颜里,始终冷冰冰的没有表情:“醒了,把它喝了。”

苏媛强撑着身体坐起,望着他手里的粥,又偏了一下头:“我现在没有胃口。”

顾墨阳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闻言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说:“搞清楚你现在的身份,难道还要我亲自喂你?”

苏媛生病本就心情不好,现在看他这样的态度,不由也气恼了起来:“我说不想吃就不想吃,现在没有胃口,你管我做什么,看到我受苦你不应该最开心的吗?”

顾墨阳听到她这样说,倏忽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变得阴沉冷冽,他冷哼了一声,将粥碗砰得一下搁在了桌上,脸色很难看的转身出了门,看样子很生气,临走的时候,摔门的声音格外的大。

楼下的张妈被他关门的动静惊到,连忙从厨房里走出来,她试探的看了看楼上,见已经没有了动静,思虑再三,还是走上了楼,在苏媛的卧室门口敲了敲,见她没有回应,于是悄悄打开门走进来。

只见苏媛心情很不好的坐在床上,由于生病发烧,整个人显得很虚弱,脸色呈现出一抹精神恹恹的红,苍白的嘴唇干裂,还泛着死皮,见到她进来,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皱着眉叹了口气,似乎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张妈给她倒了杯水,端过来递给她,试探的说:“苏小姐,您先喝口水吧。”

苏媛默默接过来,喝了两口就把杯子握在手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听张妈小心翼翼的说:“顾先生……是我叫回来的,当时苏小姐发了高烧,我有些担心,所以就给顾先生打了电话……”

苏媛恹恹的嗯了一声,就算张妈不说,她也猜出来了,顾墨阳为什么会在这里。

紧接着,又听张妈说道:“顾先生今天原本是要去海南那边出差的,都已经到了海南了,听说苏小姐生病,连酒店都没来得及进去,就又折返回来了。”

苏媛闻言愣了一下,她不知道顾墨阳居然会为了她,突然折返回来,放着大好的生意不做,跑回来照顾她这个恨不能折磨致死的女人,他是疯了吗?

张妈见到她的神情,便知道苏媛已经有了些触动,于是又试探道:“苏小姐,顾先生他其实还是很关心你的,只要你服个软,跟他说句软话,他会体谅你的。”

这样的话,张妈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从前她都没有放在心上,一来不愿意与顾墨阳有主动正面的接触,二来打从她心底里就很抵触讨好顾墨阳,现在看来,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她不能一辈子都被关在顾家。

于是扯出来一个笑容,向张妈回应说:“我知道了。”

张妈这才欠身出门,留下苏媛望着床头柜上的粥碗,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端了过来。

很多事情,难以忍受却必须忍受,不是凭借她个人的喜好而定,现在的她,只有养好身体,才有和顾墨阳周旋的资本,她不能束手就擒坐以待毙,就这样妥协退让甘愿沦为他的玩偶和情妇,顾家这个地方,她必须出去,也一定出得去。

吃完了东西,又草草睡了一觉,苏媛的精神终于好了许多,病也一下子好了不少,她从床上起身,穿上鞋走出卧室的门,来到顾墨阳的卧室门口,迟疑了一下,还是试探的敲了敲门。

屋里一阵静默,良久才传出来一个冷漠的声音:“进。”

她推门走了进去,由于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很轻,这时候已经是接近晚上了,顾墨阳的房间里没有开灯,一切的光景显得昏暗而又幽凉,就像他自己一样。

跟顾墨阳生活一个多星期,她发现顾墨阳有个习惯,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他不喜欢房间里有光,就像昨晚,就像现在,他总是喜欢一个人沉溺在黑暗中。

顾墨阳坐在自己的床上,冷峻逼人的脸上面无表情,抬头看了她一眼,冷冰冰的问:“有事?”

在他的注视中,苏媛一下子不自在起来,她合握着手,不安的说:“那个……我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店里那边一直没能顾上,我……我想去看一下……”

顾墨阳一直死死盯着她,片刻后,倏忽冷笑了一声:“不错,现在出去知道事先报告了,你先前要是一直那么听话,也不至于受那么多苦。”

听他这么说,苏媛顿时燃起了些许希望,她的眸光亮了亮,抬头看着顾墨阳,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顾先生的意思是,我明天可以出去了?”

顾墨阳没有回答,只是坐在床上,慢条斯理的反问道:“你是我花钱买来的女人,所有的自由都应该由我决定,苏小姐,你自己认为呢?”

苏媛还没有回答,就听他冷笑了一声:“一个花钱买来珍宝的金主,会让自己的珍宝放在外面,有随时会被人打碎偷走的可能?”

苏媛刚才燃起来的希望,又在他的注视和话语中渐渐变凉,她低下了头,咬了咬唇,放轻了语气回答道:“我知道了。”

她转身将要离开,却听顾墨阳又在身后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

她转过身,望着顾墨阳,又见他露出来一个危险狡诈的笑容:“苏小姐知道,我是个生意人,从来无利而不往,不做亏本的生意,不知道我放苏小姐出门,苏小姐你又能给我带来什么?”

苏媛呆呆地,下意识的问:“你想要什么?”

只见顾墨阳渐渐收敛了微笑,他的语气阴冷冰寒,轻轻吐出三个字:“取悦我。”

篇幅有限,后续文章请关注公众号【经纬书城】,点击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经纬书城】,点击菜单栏【发现精彩】,搜索书号【3709】,即可搜到你想要的书!


第一次叫男公关服务是什么体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