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纬-book
经纬-boo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0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继母和她的女儿,抢我的衣服鞋子包包,最后还抢我的男人!

(2017-02-04 14:35:16)
标签:

情感

时尚

收藏

小说

娱乐

“该死!你给我站住!”一道狠厉而慌张的男声响起。

上官昊脚步一滞,不由得冷哼一声!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人,竟然敢叫自己站住。

刚转过身,一个人影就立刻扑到了他的跟前。

低头一看,只见一个衣着凌乱的女人此时跪倒在他的面前,纤细如玉般的手指紧紧的拽着他的裤子,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

一只脚穿着高跟鞋,一只脚光着,模样很是狼狈,却又带着几分性感。

“喂,女人……”上官昊嫌弃的开口,他最烦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孟如萱用力的扣着他的双手,抬头哽咽说道:“先生请您带我走,请您救救我!”他是自己唯一的希望,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开!

上官昊看清女人巴掌大的小脸,身体突然一震,心思千回百转,片刻后,勾起好看的唇角,“我是商人,不是雷锋!救你我能得什么?”上官昊拒绝的很是彻底。

“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给!”孟如萱咬牙说道。

“OK,女人,你记住了,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上官昊邪魅一笑,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后,孟如萱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在他怀里。

上官昊抱着她上了黑色宾利,随即消失在酒店门口。至于身后的那个男人,他的助理自然会解决,而且会解决的很彻底。

躺在上官昊怀里的小女人说着醉话,还不时的手挥舞足蹈。“不,放开我!不能……再喝了,不能了……”

上官昊伸手轻拍着她的脸颊,“乖,没人让你再喝了。”感受到她不同寻常的温度时,好看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热,好热呀……水,我要喝水……”孟如萱脑袋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像是进了汗蒸室似的。

一边说着醉话,一边不断的拉着自己的衣服。

黑色修身的长裙被她不经意的拉开,露出了满园春色,无声的挑战着男人的意志力。

“车开快点儿!”上官昊霸道的命令道。

“是,总裁!”话音一落,车速明显的加快了许多。

“咦,这是什么,好舒服……好凉快……”孟如萱说着就往上官昊的胸膛钻,小手也很不客气的在他身上四处游走。

上官昊脸色发黑,该死的老男人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

十五分钟后,宾利驶进了一座很是奢华气派的别墅内。

上官昊抱着她大步走向自己的卧室,随即把她放到宽大的床上。

身上的凉意顿失,孟如萱不满的皱起了眉头,随即睁开迷离的双眼。

上官昊刚坐到床边准备休息一下,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后背一热……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孟如萱从后面搂着上官昊,贪恋的享受着来自他的凉意。

柔弱无骨如玉般的小手,从后背游移到身上,上官昊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既然她盛情邀请,自己怎么能拂了她的好意呢?

强而有力的身躯轻压了上去,这一夜变得漫长……

翌日。

温暖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进了室内的大床上,孟如萱在明媚的阳光中缓缓睁开双眼。

清澈透亮的眸子打量着眼前的房间,这似乎不是酒店。

黑白的冷色调,房间物品的摆放彰显着房间主人不凡的品味。

这是哪里?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孟如萱刚想坐起来,却感觉身体疼的不行。低头一看,除了搭在身上微凉的蚕丝被以外,再无任何衣物。

天呐!这到底怎么回事!?

揉着发疼的脑袋,孟如萱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为了拯救岌岌可危的公司还有她的父亲,她被继母带到酒店,依稀记得自己喝多了,被一直窥视她的卫叔拉进了房间,她拼命逃了出来,然后遇到了一个男人……男人!

她……失身了


用力甩了甩头,拿起睡袍走进浴室,心一点点的下沉!

走出浴室就看到床单、被套已经重新更换,床上摆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换好衣服,直接向门口走去。

“小姐,先生已经吩咐给您准备好早餐了。”刚走下楼,一边的佣人就很是恭敬的对她说道。

孟如萱摇了摇头,温柔有礼的拒绝着,“谢谢,不用了,我要回家!”

她不想知道她家先生是谁,只想尽快的离开这里!

孟如萱刚踏进家的大门,立刻飞来一个旅行包,毫无防备的被旅行包擦破了头。

“你这个扫把星还有脸回来,我们孟家之所以会落到如此地步,全是你害的!”秦可岚双手插腰,哪里还有一点儿贵妇的模样。

“阿姨您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孟如萱强忍怒火看向她。

秦可岚冷笑一声:“哼!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你害得孟家破产,还把你爸给害进了监狱,你就是一个扫把星,你给我滚出去!我们孟家没你这样的不孝女。”

不孝女!孟如萱脑袋一片空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她?

晶莹的眼泪如同珍珠一般缓缓滑落,孟如萱感觉全身的血液凝固。

“你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留在这里?立刻给我滚!”秦可岚大声的咆哮着。

秦可岚身边的孟如画轻蔑的看了她一眼,语气相当不屑。“让你办点小事情都办不好,竟然还厚颜无耻的想要留下,做梦!”

不远处,黑色宾利车上。

“不知死活!”上官昊冷冷勾唇,推开车门优雅的迈出修长的双腿。

“你属猪的吗?”上官昊漆黑如墨的眸子看向她,她梨花带雨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疼。

孟如萱紧紧皱着眉头,眼泪簌簌滚落。

“敢欺负我上官昊的女人,活腻了?”冷酷的声音响起,上官昊全身散发着一股骇人的气息。

“上官昊?上官财阀的总裁上官昊?”天呐,孟如画睁大美眸,一脸吃惊!

上官昊甩过一记凌厉的眼神。“有问题吗?”

孟如画连连摇头,满脸堆笑的说道:“刚才的事情就是一个误会,我们并没有欺负小萱。小萱,你说对吧?”

孟如萱深深吸了吸气,心真的好痛。她也想救爸爸,却没有想到她们母女竟然会这么对待自己。

“小萱,你难道不希望救爸爸出来吗?”孟如画说着就来到她的身边,故作亲密的挽着她的手臂,趁人不注意的情况下,用力的拧了她的手臂。

孟如萱抽手擦去脸上的眼泪,这才注意到自己身边有一个男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孟如萱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像他这样危险的人物,自己还是少招惹比较好。

“你是猪?任由别人欺负!”上官昊看着她额头的伤痕,心不由一疼,说着就伸出手要覆上去。

孟如萱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她们没有欺负我,这是我家的事儿,和你没有关系。”

“笨女人!”话音一落,一把将她甩到肩上,扛着走了出去,屋里留下一头雾水的母女俩。

孟如萱双手不停的捶打着他的后背,一边挣扎一边大叫:“混蛋,你放我下来,谁允许你这样做的?”

打开车门,立刻把她塞进车里。

孟如萱深呼吸,清澈的眸子直视他的双眸,冷静而认真的说道:“这位先生,以后请你不要做这样让人容易误会的事情。”

“误会?你是不是忘了昨晚答应我的事?看来我需要帮你回忆一下。”不等她反应过来,大手就扣住了她的脑袋,冰凉的薄唇已经吻上了她的红唇。

孟如萱瞪大美眸,等反应过来时,她立刻伸手想要推开他,却没有任何作用。

良久,感觉到她快窒息时,上官昊才放开她的唇,戏谑的说道:“昨晚的你很热情,还需要我帮你回忆更多吗?”

“这位先生你是古董吗?昨晚的事情只是你情我愿而已!”孟如萱看了看他,挑衅的说道:“我不需要你负责,当然我也不会为你负责。”

上官昊挑眉,漆黑的眸子慢慢的眯了起来。“拿第一次来玩?”这个小女人真是欠调教!

“我喜欢,我愿意!”孟如萱说完,傲娇的瞪了他一眼。

“再说一遍!”上官昊危险的眯起眸子,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孟如萱不自觉的吞咽口水,“你到底想怎么样?昨晚吃亏的人是我吧?我都说了我不要你负责。你还想怎么样?”

“谁说吃亏的人是女人?付出的是男人,难道我就没有吃亏吗?”上官昊答的理所当然。

她是自己看上的女人,看上了好多年,这次一定不会让她逃掉!

孟如萱感觉自己额头划过数道黑线,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在这件事情上面,男人会比女人吃亏。

突然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拍窗声。

上官昊不悦的摇下车窗,沉声问道:“谁?”

“小萱你没事儿吧?”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孟如萱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踏实了不少。

“轩哥哥……”她很是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凌子轩,想打开车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上官昊给锁死了。

凌子轩脸上扬起笑容,无比激动的对她说道:“小萱,我听说孟叔叔的事情了,我爸爸答应会帮你们的。”

“你把车门打开!”孟如萱皱着眉头,转身愤怒的对他吼道。

上官昊浓眉紧蹙,磁性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你们什么关系?”

凌子轩看了他一眼,仰头说道:“我是她男朋友,你跟小萱什么关系?”

“啊?”孟如萱美眸瞪圆,对于这个答案很是意外。

“我是她男人!”性感的薄唇向上勾起,上官昊的嘴角噙起一抹浅笑。

“轩哥哥,你不要误会,我没有。他不是我……”孟如萱着急的想要解释,可话未说完,却直接被上官昊给堵住了红唇。

看着亲密的二人,凌子轩愤怒的吼道,“混蛋,放开小萱!”握起了拳头抬起刚想攻击上官昊的脸,却不想车窗升起,直接砸在了车窗上。

“忘了告诉你,我的车窗是特制防弹车窗,手痒请继续。”上官昊松开了她的唇,语气充满了不屑。

孟如萱心里十分愤怒,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混蛋!”

“我不做点混蛋的事情,都对不住你说的昵称!开车!”升起车里的隔板,“嘶啦”一声,孟如萱就感觉一阵凉意袭来。

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已经在他的摧残下变成了布条。

孟如萱双手护胸,又羞又急的说道:“你不要太过份了!”

“过份?你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调情,那就不过份?”上官昊的眼里闪过一抹阴鸷,随即消失不见。

“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如果敢背叛我,后果不是你能承担起的。”想起车窗外的那个男人,上官昊心里就生气,她只能是自己的女人!

孟如萱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他,一脸呆萌可爱的模样。“你需要去一个地方。”

“哪?”

“往前直走第一个十字路口往右拐,继续前行至一公里,我们市最著名的神经科医院。我想他们会非常欢迎你!”孟如萱点头,面带浅笑。

话音刚落,孟如萱就感觉车里的气压降低了很多……

为什么感觉不像是坐在车里,而是坐在冰箱里呢?孟如萱咽了咽口水,紧紧的握着双手,尽管自己的心里很是害怕,可她不能表现出来。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能让我下车吗?”孟如萱眨着清亮的眸子再次要求道。

上官昊深邃的眼睛如鹰隼般锐利,仿佛所有的事情在他眼前都无处可逃,薄凉的声音传来:“想救出你父亲吗?”

“什么?”她瞪大美眸。

“如果想要救出你的父亲,那就听我的话,乖乖的做我女人。”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孟如萱看了他一眼,冷声质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是上官昊。”挑起她的下颌,温热的呼吸喷酒在她的白皙的雪肤上。

孟如萱一脸吃惊,“什么?你说你是上官昊?”

上官昊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个笨女人,他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怎么就一点儿也没有记住呢?

“你能真的们帮我救出爸爸吗?”孟如萱的心情很是激动。

如果他真的能帮忙救出自己的爸爸,那真的是太好了。

上官昊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脸颊,漫不经心的开口:“那就看你怎么做了,只要你表现好,一切皆有可能。”

混蛋!不折不扣的混蛋,竟然拿她的爸爸来做要挟。

“趁人之危算什么好人?”孟如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好人?”上官昊不由得笑了起来。

“一直以来我都没说过自己是什么好人,我是一个商人。明白了吗?”上官昊浓眉轻扬,似笑非笑。

他不是救世主,也不稀罕当什么好人。而且好人……很多时候都没有好报。

孟如萱双臂环胸,一言不发。算了,他这样的奸商又有什么人性可言?

“到了,下车。”上官昊十分优雅的脱下西装搭在她的肩上。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孟如萱在心里默默的说着。他这是典型的打了一巴掌再给一颗甜枣,自己才不会去感激他。

上官昊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情一般,戏谑的笑道:“我可没要你感激我。”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孟如萱的心里很是不爽,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轩哥哥。”看到是凌子轩打来的电话,孟如萱心里有些愧疚。

“小萱你现在在哪里?你有没有事儿?”电话那头传来凌子轩焦急的声音。

“轩哥哥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我。”清丽的小脸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有人挂心自己,这种感觉真好。

他不是自己的亲人,可在她的心里却比亲人还亲,一想到孟如画和秦可岚,她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能不担心你?那个没品的……”还没听完,就感觉手心一空,随即手机被夺了过去。

“孟如萱是我上官昊的女人,我警告你离她远点儿,否则后果自负!”夺过她的手机,霸道的宣示着自己的主权,话一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另头的凌子轩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似的,一动不动。


篇幅有限,后续文章请关注公众号【经纬书城】,点击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经纬书城】,点击菜单栏【发现精彩】,搜索书号【4049】,即可搜到你想要的书!

 

 

第一次叫男公关服务是什么体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