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纬-book
经纬-boo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晚上出来兼职坐台竟偶遇老板,要挟我给他......

(2016-12-15 13:42:32)
标签:

情感

收藏

小说

娱乐

 我叫夏凉,盛夏凉风的夏凉。

  今年21岁,刚刚大学毕业,在深城一家知名私企工作,所属设计部,是一名UI设计。

  在外人看来,一毕业就能进入这么一家大公司上班的我是前途无量的,但其实他们不知道,暗地里我在深城最大的娱乐城午夜花里做陪酒小姐。

  一年前,一直都很老实本分的我爸突然在外包了一个小三,还傻不拉几的被小三骗光了身家。房子车子和存款都没了不说,我弟还因为跟小三吵架被小三叫来的人打进了医院。

  我弟身体本来就不好,像林黛玉似的羸弱,结果现在被人这么一殴打,差点儿就死了,幸好抢救及时,才得以保住一条命。

  而小三在打完人之后,就带着我家所有的财产跑路了,连给我弟的医药费都没留下,这让我家的经济负担更重了,一时间,我家欠了很多外债。

  债主们天天堵在我弟的病房门口要钱,还说如果不能按时还钱给他们就要拔我弟弟的输氧管。这样的情况让我很难受也很害怕。为了尽快还清家里的债务,我寻思着我酒量还不错,便偷偷跑去午夜花应聘,成了一名陪酒小姐。

  做陪酒小姐是一条来钱很快的办法,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觉得我没得选择。

  不过我也给自己设了底线:坚决不出台。

  要知道,当时的我才20岁,连恋爱都没谈过,更别说和男性亲热了。虽然我现在已经走进了欢场,但我还是很想为自己保留点什么,为自己未来的爱情保留点什么。

  但我没想到,我的底线,竟然这么快就要被打破了。

  周五,我正在化妆间里化妆,丽姐火急火燎的从外面冲了进来,拉着我就往外走,“今天人手不够,五楼天格包厢又来了一群难伺候的主,丽姐看你长得漂亮人又机灵,你委屈一下,帮我顶会儿!”

  “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丽姐推进了包厢里。

  而丽姐在把我推进去打了个招呼后,马上闪人离开,独留我傻站在门边,不知所措。

  虽然包厢里的光线很暗,再加上我近视眼忘了戴眼镜,一时半会儿并不能看清楚里面都坐了谁,但凭以往的经验判断,这里面的人一定不是难伺候,而是非常难伺候。

  娱乐城里的包厢也是分等级的,从字面意思上来看,也知道天格包厢是级别最高的。我虽然来这里的时间不长,之前也从没进过天格包厢,但听其他资历较深的小姐说,这个包厢里的客人,除了变态的有钱以外,还变态的喜欢玩弄小姐。而被玩弄的小姐,除了顺从,别无选择。

  我看着眼前几个模糊的人影,有些害怕的吞了吞口水,心里想逃又不敢逃,纠结了两秒钟后,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包厢中间,像往常一样,殷勤的给客人倒酒。

  此时的包厢里,除了我以外有五个人,三个男人和两个小姐。这三个男人是谁我没注意看,也不敢注意看,但这两个小姐我倒是熟悉,巧巧和小芳,午夜花的两大花魁嘛,想不熟悉都难。

  我每倒好一杯酒,就被巧巧拿走。她拿着酒杯,整个身子都腻歪到一个男人身上,解开男人的衬衫扣子,把酒倒在他的胸口,任凭酒水往下流。直到酒水把男人的身前都弄湿了,她才停下来,并仰着头用撒娇的语气道,“对不起,人家把你身上都弄脏了,要我舔干净吗?”

  男人当然是吃她这一套的,还没等她话音落下去,就抓着她的头往自己的胸前摁。力道大的差点让我以为他要闷死她。

  小芳看到这一幕后马上不甘示弱的对自己身边的男人说,“孙总,我们也玩嘛。”

  孙总欣喜,马上解开扣子,“好!随你玩!”

  但小芳推了他一下,娇嗔道,“讨厌,孙总你一点儿都不明白人家的心思。”说完,她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我一看就秒懂了,赶紧倒了几杯酒推到小芳面前,小芳满意的冲我笑,拿起酒杯往自己的胸前倒酒。孙总看到这样的场景,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还没等小芳把酒倒完,就已经扑了过去,埋头在她的胸前。

  不一会儿,场面便异常火热了起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但我还是觉得非常尴尬,一直低着头闭着眼睛,不敢看。

  好在天格包厢里有几间内包厢,他们几个闹了一会儿后,便纠缠着去了内包厢,没有让我尴尬太久。

  因为刚刚一直在注意他们四个的行为,完全忘记了此时包厢里还有一个人,所以他们四个一走,我马上如获大释的丢下酒瓶子就跑。可我还没跑两步,就被人叫住。

  “夏凉,你说我们怎么玩?”

  夏凉,你说我们怎么玩……这个声音一出来我就被震住了,抬起的脚都不知道放下,像被点了穴一般,不会动弹。

  如果我的听力和判断力都没有问题,那么,这个声音,应该是来自我的上司——陆诚旭。

  自认为隐蔽遮掩的很好的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又这么直接的跟我的上司碰面了。

  而且我的上司,居然面带微笑好整以暇的看着我,似乎对在这里见到我并不惊奇。

  “夏凉,过来坐。”陆诚旭见我一直站着不动,便主动喊我。

  我不好拒绝,只能乖乖走过去坐下,尽量用自然的语气的跟他打招呼,“陆总,真是巧啊,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您……”

  “嗯。”

  面对我的招呼,陆诚旭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的应了声,便专注于倒酒去了。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努力的想找点话题来聊聊缓解一下气氛,但我硬是尴尬到什么都想不出,最后只能傻愣愣的看着他倒了满满一桌子的酒。

  “都喝了吧。”倒完酒的他把酒瓶子一扔,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都喝完,我给你七万,怎么样?”

  “啊?”虽然他给的钱多,但我一看这阵仗还是马上就晕了,下意识的就想摇手拒绝,可我手都没来得及抬起来,陆诚旭已经把一杯酒递到了我嘴边,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逼我喝下去。

  我明白今晚大概是逃不过了,在心里哀怨了一声,只能咬紧牙关喝下去。

  陆诚旭他们点的都是高档白酒,度数不低,尽管我酒量不错,但也在喝了几杯后开始头晕目眩,腿脚发软。

  强撑着又喝了一杯后,我实在难受的厉害了,便向一直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看着我喝酒的陆诚旭求饶,“陆总,我真的喝不……”

  “喝不下也要喝。”他突然粗暴的打断我的话,拿过一瓶酒走到我面前,趁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捏着我的嘴巴,把酒瓶子瓶口塞进我嘴里,就猛灌我。

  我一时吞不下那么多酒,酒水一下子从我嘴边溢了出来,流得我满脸都是,有的流进我鼻子里,呛得我眼泪都飚出来了。

  但即使是这样,他仍没有放开我,直到他整整灌完了一瓶酒,才把我丢到沙发上,面无表情了问了我一句,“还喝吗。”

  现在的他跟平时在公司的他判若两人,像个神经病。我想不出我哪里得罪他了,如果说我出来陪酒坐台丢了公司的脸,他可以直接开除我,但没必要这么折磨我。

  我用力擦掉了脸上的水,吐出两个字,“不喝。”

  “确定?”他挑眉,反问了我一句。

  我不知道他这样的反问有什么深意,但为了不喝酒,我还是很快的点了点头,“确定。”

  “那好。”他突然笑了一下,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大力的扯过我的胳膊就往外走,一直走到一楼化妆间门口才停下来。而这期间,我因为脚步不稳,摔了好几跤,膝盖都被磕破了。

  走到化妆间门口他也没打算放开我,而是敲开了门,对正在里面休息的丽姐说,“夏凉我带走了,抽成我明天会单独叫人送来。”说完,他又不由分说的拽着我往停车场走。

  我被他拽得晕头转向,直到被塞进了车里,我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带走、抽成……陆诚旭这意思,该不会是要我出台吧?

  一想到这个我马上就急了,我抓住他正在系安全带的手,紧张的解释,“陆总,你搞错了,我只陪酒,不出台的。”

  “不出台?”一听到这三个字,他好看的眉眼马上拧在了一起,“叫你喝酒你不喝,叫你出台你也不出。夏凉,既然你都已经出来卖了,何必还要装清高呢?”

  “我……”

  “做了裱子还要立牌坊,夏凉,你可真够贪心的。”他很轻蔑了笑了一下,挣开了我的手,“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三个选择。一,回去把酒全都喝完,一滴不剩;二,跟我走,共度良宵;三,在CJ公开你坐台的身份,身败名裂。”

  CJ就是我现在上班的公司,而陆诚旭是CJ的三大股东之一。

  在CJ公开坐台的身份,直至身败名裂……身败名裂这四个字太狠了,我听得肝儿颤,肯定不能选,但是前面两个也不能选啊,这样的三个选项,根本就是把人往绝路上逼。

  我想着能不能跟陆诚旭商量一下,弄个第四选项出来,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陆诚旭就嗯哼了一声,强烈的表明了不会给我其他的选项的态度。

  我讨厌这种任人拿捏的感觉,我想拒绝,但凭我对陆诚旭的了解,如果我现在强行拒绝,他肯定也会把我整到身败名裂。他讨厌别人忤逆他。

  所以现在我只能认栽?

  我盯着他如雕塑般轮廓分明的侧脸看了两分钟,仔细的盘算着他开出的三个条件对我利弊影响,盘算到最后我说,“我跟你走。”

  “我跟你走。”我又重复了一遍。

  我本以为我说跟他走他会得意的,可谁知道他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嗯了一声,便发动了车子,往希尔顿开去。

  在去希尔顿的路上,他问我,“第一次出台?”

  “嗯。”我点头。

  他冷笑了一下,又问,“还是处?”

  我抓在安全带上的手僵硬一下,还是点头,“嗯。”

  “那就奇怪了。”他冷哼道,“既然你是个处,为什么刚刚不抵死抗争,而是答应跟我走?”

  “因为……因为……因为跟你走可以一口气赚七万啊,而且陆总你可是我们CJ的门面担当,长得好看。”原本想说的解释词在看到他冰冷的神色后都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我干脆甩开包袱胡乱说了起来。

  说跟他走可以赚七万,那是想着之前他说的只要喝完那些酒就给我七万,既然现在我选择不喝酒而是跟他走,他应该也要把那七万的价格挪到这事儿上;说他长得好看,那是真心的。

  毫不夸张的说,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所以我在CJ第一次见到他时,就仿佛中了蛊似的被他迷住。

  可谁知道这么好看的男人一到了床上就成了变态,疯狂的折腾,差点没把我弄死。

  而且他还在看到床单上的一抹红时变得更加癫狂,整个人就像条疯狗似的趴在我身上折磨我,直到我差不多快晕了,他才稍微柔和了下来。

  本以为他会就此消停下去了,可谁知道我一口气还没舒完,他突然扯着我的头发,在我耳边喊了句,“我喜欢你的身体,不如你干脆做我的情人吧!”

  “啊?”我一时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茫然的看着他。

  但他好像对我的茫然很不满,一巴掌扇了过来,“我叫你做我的情人,你啊什么啊!别露出那一副不情愿的表情,我问你,给我陆诚旭做情人,你很委屈吗?”

  “委屈!”从没被人扇过耳光的我,窝火的当场就吼了出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陆总有未婚妻,给你做情人,不能更委……”

  “啪!”我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又是一巴掌扇了过来。

  他这两巴掌力道挺大的,被扇了好一会儿后我耳朵还翁翁直响,眼冒金星。

  可他陆大老板才不会管我难不难受,在扇完我耳光后,连嫖资都没给我,直接一脚把我踹下床,“滚!”

  我当时可能是被他扇懵了,他叫我滚,我还真就滚了。我快速的穿好衣服,连头发都来不及打理,迈着还在打颤的腿,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跑了出去的我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就近找了一家便宜一点的酒店住下。我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很狼狈,回去的话被跟我合住的闺蜜林兰看见了,她肯定会担心。她自己的日子已经很不好过了,我还是别让她为我担心的好。

  ……

  “嘶……”

  陆诚旭真不是人,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坐在地铁里我都觉得腿心疼。

  等我把他从头发丝到脚趾甲都骂了个遍后,地铁到站了。

  出站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给林兰,想问问她家里有没有吃的,可她电话一直占线,没办法,我自作主张买了些菜回去。

  我提着菜,才走到楼梯口时,便听见林兰在家里咆哮。虽然我没听清楚咆哮的内容,但凭我以往的经验判断,她肯定是在跟她的赌鬼老爸吵架。

  果然,没过一分钟,林兰就挎着一个包,拉开门冲了出来,她看到正站在楼梯口的我只说了句,“我晚上肯定很晚才回来,你早点休息。”便急匆匆的跑掉了。

  看着她跑掉的背影,我有些心疼的叹了口气,提着一堆吃的,默默进了屋。

  唉,林兰现在不在家也好,免得她万一问我昨晚为啥夜不归宿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折腾一晚太过疲惫,我随便煮了点吃的就去睡觉了,结果一觉睡到晚上八点,直接错过了今晚的试台。

  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纠结了两秒,最后决定打电话给丽姐请假。虽然我很需要钱,但是任性一个晚上不去陪酒,我应该还是可以的。

  可我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出去,丽姐的电话先进来了。我赶紧接起,“喂丽姐,我今晚……”

  “你今晚怎么还没来啊。陆先生都等你好久了!”我话还没说完,丽姐就打断了我的话,“夏凉,我记得你平时不会迟到的啊,今天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想请假?”

  “是……”

  “哎呦我的姑奶奶,这个节骨眼上你可千万别请假!”我的话又被丽姐打断,“夏凉,陆先生今晚给你送钱来了,七万块诶!我的姑奶奶,七万块可不是个小数目,你要是稍微有点脑子都会知道,陆先生这是对你上心了,你应该抓住机会,抱紧陆先生的大腿往上爬,懂吗?”

  “嗯。”我不知道怎么回话,只能随口应一声,先应付一下她。

  大概是我敷衍的语气太明显,丽姐听出来了,她叹了口气说,“夏凉,你是明白人,有些话不需要丽姐跟你说的太透彻。你虽然需要钱,但也不能一直靠陪酒来赚,你要为自己谋一条好的出路,懂吗?”

  “懂。”她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我能不懂吗。

虽然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但在跟丽姐通完电话后,我还是马上收拾好了自己,往午夜花赶去。

↓↓↓

后续文章请关注公众号【经纬书城】,点击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经纬书城】,点击菜单栏【发现精彩】,搜索书号【3082】,即可搜到你想要的书!

 


第一次叫男公关服务是什么体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