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抑郁的真相

(2017-03-09 21:56:07)
分类: 自我诚实的书写

去年,在搞清楚自己过往是抑郁症这个状况后,客观审视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状态,发现抑郁症好得差不多了,去职场工作的话,已经没有严重的恐惧和抵抗心理了,就找了一个工作。

 

新的工作很繁重,比我之前在房地产公司,曾一人身兼总助、人事、采购、工程部助理、媒体公关,还累得多,经常是忙得没有时间喝水、上厕所。但在这繁重的工作中,我确认了自己,抑郁症是真的好了。因为换做以前,事情一多,一复杂,我整个人的脑子就开始一片空白,别人交代公事,我的耳朵里的血管会开始跳,产生很大的噪音,脑子也嗡嗡的响,整个身体在抗拒,我得花很大的意志力去控制自己集中精力,才能听清别人在说什么,和思考我要做什么。但是在新的工作中,有时候是忙得同时处理56个事情,我还能心平气和,不紧不慢的把事情一一做好,很少烦躁,别人都吵翻了,我没有和任何人吵架,整个过程专注而踏实。每天也不抗拒去上班,很少迟到,春节前最后一天上班,下午很多人提前偷跑,我依然在专注做我自己的事情,是最后3个正常下班的人。

 

在认真工作的同时,我也开始关注“外部”世界,包括会看一些时事财经文章,会关注美国大选,关注互联网和新科技,积极的投入到之前一直躲避的经济社会,我对自己这种向上的,不再沉沦的状态感到很满意。 我以为,我从此正常了,不仅恢复到正常状态,而且是比抑郁症之前还要稳定,清晰的状态,从此我就能过上积极的,不再陷落的人生,前途一片光明,哇哈哈,开心。但这个美梦,很快就破碎了。

 

诱因是因为,我们自己打算做的一个事情,出现了一些变动,找的这个工作也是为了自己去做这个事情,学习一些技能。不可否认,在去年有了这个清晰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情的目标,整个人是很有干劲的。因为人最怕的就是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和为什么去干某件事情,所以当想清楚了为什么要干,和知道要怎么分步骤去干的时候,这种目标明确的感觉,让人心住一处,没有怀疑,没有杂念的感觉,真的挺好。可是却在这个路途中,出现了一些可能对我们目标不利的变动,一下我就恐慌了。这恐慌严重的爆发了一整天,整个人连呼吸都胸口痛,坐立不安。我发现我太难以承受这种恐慌了,因为多年的抑郁症,让我受够了那种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整个人不知道要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如何在世间安身立命,像浮萍一样的状态。好不容易在抑郁症差不多好了的时候,恰好找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事情,可以让我去做,去通过事情,活出自己能在世间稳定的状态,能借助做一件事情,和相关的人和事联结,拓展自己的内在世界。。。。。。想想都美。

 

可是,如果这个事情出了很大的变数,意味着,我又要回到浮萍状态,重新去寻找能让自己生根的那一小片土地。所以那整整一天,我重新品尝到了那熟悉的抑郁的味道,大脑虽空白,但是潜意识中却暗流汹涌,行尸走肉般的,吃饭都吃不下去。下午的时候,决定不在这状态沉沦了,就上网去找了些古装三级片来看(不要学我),分散一下注意力,感觉人才回过神来。

 

晚上躺在床上自问自答,想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随着问题的深入,我发现,恐慌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在那件事情上,太倚重其他两位的力量,虽然是我最初提出要干这件事的,但我自己并没有独立完成的能力,首先语言和专业技能这关,我就过不了,所以会寄希望于外在的因素尽可能利好,因此对变动恐慌。

 

继续深入的看,我发现还不止这样,更深层的原因是,我还没有在我的生命中,找到完全可以自我倚重的核心力量。比如说有人就相信可以靠“一技之长打天下,所以非常专注的磨练自己的专业能力,稳步的上升发展。有人对自己公关能力非常自信,所以他们从事与人打交道的事物时,会得心应手。有人可能对设计、对服装、对如何建好房子、如何选股票,有自己非常独到的见解,无论时代如何变化,他们自己有足够敏锐的嗅觉,能以内心某种不变的力量,应对世事变迁。

 

而我呢?我发现我找不到自己安身立命的东西是什么,我猜想,可能很多人也一样没有找到。而且我发现,除非天赋秉异,不然大多数人,和差不多智商和素质的人在一起竞争,拼的是体力和经验的积累,而我顶多算比普通人聪明一小点,算不上天才,体力又不好,年纪又比较大,我没法去走和别人拼体力和用时间去积累经验这条路。我在诸如设计和手工方面,是有点爱好,但不算有极高的天赋,以此谋生怕是饿肚子。那么我要如何走出自己的路?

 

再往下想的时候,我发现,对事情的理解和认知,分成两种,一种是靠投入时间,勤奋的学习,通过碎片化的积累,来学习一件事情。换言之,对于没有天赋的人,只要智商没有问题,只要肯投入时间和精力,去做,去学某件事情,一定还是会做出比懒人和笨人更好的成效。另一种认知方式是,直接穿透事物的本质,能看到“道”,在“道”的基础上,“术”自然应运而生,再也没有任何人的任何信息,能忽悠到自己,哪怕是权威。这就好像,要弄明白内在世界,有那么多的学科和类别,比如哲学,宗教,心理学,神秘学,神学,易经八卦等等,每一个大类里面,又有无数的细分,每一个细分里面,又有不同的法门学派,如果只是学习碎片,积累学习100年,也看不出所以然,但是如果找到一个理解内在世界的关键点,那么再去看这些碎片知识,就一目了然。

 

所以,我在体力上拼不过别人,但是我可以走另一条路,可以在这个经济社会,去找到一个理解它的突破口,我就不用今天关注美国大选,明天又关注房价上涨这些碎片信息了。我意识到碎片化信息的积累,而不是对一个事物产生根本的洞见,是无法在一个人心中建立起可以自我依靠的力量的,想到我恐慌的症结在这里,我胸口一个像石头一样的坚固固体,突然像无形的气体一样化开了,然后很高兴的睡着了,睡得特别好。

 

我以为那天晚上我找到真正的答案了,但后面发现,还不够深入,还有东西要继续往下深。很快我发现,我并没有找到经济社会某个领域的突破口的能力,也就是说,在我认知中的经济社会,我所见识过的任何一种现有谋生方式,我都找不到可以自我依靠的点位。我原以为智商足够的话,要研究任何东西都没有问题,会找到方法和关键,但后面发现其实这是个和智商没有关系的事情,诸如巴菲特那样的人,能对投资有个人独特的感知,绝不是因为他智商超群,更像是在基因中自带的某种东西,那种难以名状的东西,在聚合表面的那些技术、方法,和际遇。包括其他领域的人都是这样的规律,比如中医,真正通彻的中医,相信从古至今也没有几个,没有自身本来就带来的某种东西,只靠后天努力,一定不可能登峰造极,顶多是“比常人优秀一点。即使是都对某事有点感觉的人,也是分等级的,有普通精英和精英中的精英,普通精英如果没有某种东西,也无法通过努力攀登上最顶级的那个巅峰。

 

而我非常清楚的感觉到,在我之前定义自己可以做一些什么工作的那些领域中,我没有在任何一方面,有这种内在的感应。所以在我之前设想的,诸如在职业经理人道路、自己当老板的道路、做美食的道路、做衣服饰品设计师的道路、投资理财的道路上,等等,没有任何可以产生独特视角,或者说探索到某种简单规律的能力。在这些事情上,我即使发挥全力,顶多就是一个普通的从业者,业绩平平,偶尔可能迸发一点零星的创意想法,偶尔产生一些特别清晰的思路,但是没有独自挑大梁的能力。

 

     然后到了这一步,好像一夜又回到解放前了,因为之前抑郁的根本点是,我找不到在这个世界前进动力,终于把动力找回来了,又发现自己其实没有能力,即,没有能力去达成自己的期望值,因为我可不甘心像芸芸众生一样,每天像被狗链栅住,不得不去打工,做着重复的事情,领微薄的薪水,辛辛苦苦到60岁,再领一点微薄退休金,维持最低生活保障。时间不自由,身体不自由,生命的热情在苟且的生活中,被压制在最卑微的角落,想到就可怕。可我又很开心,终于清楚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了,也就不妄想自己可以在那些领域,能做点什么喜人的成绩了。

 

     但是我又同时发现,在某个我之前不够关注,也不那么确定的方向,蕴藏着我真正的潜力,我真正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和挖掘自己。现在只知道大致的方向是什么,还不清楚具体的落点在哪里,可喜的是,其他的基本被排除了,所以现在可以很专注的往这个方式试着走走看。心也能基本平定了,因为后面人生的路无非就是,在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落点的时候,就像其他人一样,正常去赚钱,该上班上班,有机会自己做生意,就自己做,如果时运好,自己也足够努力,能早日赚够财务自由的钱最好。然后一边在心底继续深入去挖掘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能自我倚重的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要弄清两个问题,一是,之前经历的抑郁,到底是什么?二是,我大致知道落点的方向,但是能不能通过写作放慢念头和更深入自己,把范围再缩小一点?

 

近几天我发现,抑郁对我来说,根子可能在极早的时间就埋下了。我之前以为是家庭负面能量带来的黑暗感,冲击到了我对生命的热忱,让我本来一个大好前途的上进青年,失去了前进的动力。现在发现不是这样,而是家庭的变故和负面能量,把原本存在的问题,瞬间挖掘出来,并进行放大。根本原因是,我在很小的时候,家人对我寄以重望,因为爸爸理科不太好,而他希望我不像他,而更像我妈妈那么聪明,所以幼儿园时代,就开始教我数学,加上我确实比同龄人聪明一些,所以在小学前,心算能力就挺强的。上小学后,家里极度关注我的学习,几乎每天晚上是家长守着我写作业,在短暂的适应期以后,我迅速变成每科都优异的全优生。加上性格活波开朗大方,几乎得到老师,同学,同学的家长,一致的喜爱和赞叹。

 

现在回想起来,学习其实是小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家庭、学校、社会,一直在透过让我们好好学习,树立起小孩很多关于自我的定义,这种时期建立起来的自我认知,会一直影响一个人后面的轨迹,因为到了后面,我们把那个被定义出来的自我,当成一切言行的准绳,和一切选择的依据,如果外在的人、事、境遇,刚好符合这个自我,人们就会意气风发,觉得自己什么都好,什么都对;如果不符合,那么自我会崩塌,陷入内在混乱和自我怀疑。小时候表面上是在教我们读书、认字、做算术,但是真正灌输的集体无意识是:“你需要成为社会精英,你需要脱颖而出,而不是庸庸碌碌的过一生,你需要证明自己比别人聪明,比别人讨人喜欢,比别人能在社会占有更多资源,聚集更多财富,你需要从事主流的事业,例如公务员,科学家,老板。。。。。等等.”

 

而我当时表现出来的智商确实还不错,性格也比较讨人喜欢,这让家长和老师,在我身上看到了能把我培养成主流精英的可能性,所以就通过鼓励,严格鞭策等一切手段,把我往这个方向引导。当我接收到因为学习好,而来自家长,老师的夸奖时,就会产生自我要求,希望一直这样下去,好一直得到他们的夸奖、认同,比其他学生更多的关注和某些特权。还有喜欢自己做有难度的题,是全班第一个做出来的那种优越感。但是,一旦父母出差,把我放到外婆家,就出现剧情的反转,作业从昨天的100分,能跌倒今天50分,因为外婆不管我,而且他们住在城乡结合部,农村的孩子特别野,玩的东西,我都没有见过,所以心一下就收不回来,只顾着去野了。

 

这种想要好好学习,但总是缺乏自制力的矛盾,一直存在。以前一个劲的自责,觉得自己不够自律,不够刻苦,想了好多方法来治自己,都没效,就像老师和家长说我的那样,说我这人属核桃的,被敲着就乖乖的学,一不敲,马上就不行了。现在发现,根本原因在于,一开始即使我确实有学好知识的能力,但却从来没有去学习算术,写字这些事情的内在动力,我的驱力全部来自环境的鼓励或者被打的恐惧。而可能应试教学本身就是一件不太对的方式,它很难挖掘出一个小孩的好奇心,进而形成自我学习的原动力。

 

这些当时是看不到的,但是仅靠外在力量的鞭策去学习,会根据课程越来越深,而变得越来越吃力。记得刚读初中,一下子觉得多了好几门课,而且深度和繁重程度大大提升,我一下子适应不了,特别讨厌政治,书上说的那些概念完全不知所以,但是又要背诵,终于在入学月考前快崩溃了。我妈看我那么崩溃,就拿了一把打火机要烧我的书,说既然不想背就干脆不要背,我被吓到了,乖乖去背了半小时再进考场,居然考了满分,信心大增,从此都是高分。我回想,我妈在我16岁之前,是很好的,她的母爱,她懂我,都是我能稳住自己去学习的极大支持力量。记得初三我第一次感觉到考试有点紧张,我妈还给我按摩,然后抱着我睡,轻轻的拍我像拍婴儿。小学和初中遇到的班主任也很好,非常正直,重感情,对学生有为人父母的关爱,在她们的领导下,整个班团结得像亲兄弟姐妹一样。这些浓厚真挚的情感,都是我当时能稳定自己好好学习的重要力量。但现在看来,这些看似美好的情感,只是在拖延住我的问题没有早早爆发。

 

在老师每一次鼓励和关爱的眼神中,师长每一次的教导中,在和同学每一次的互动中,我的自我被构建起来了。我用诸如:聪明、上进、前途大好、重感情、讨人喜欢、适应社会、未来会成为大律师或商人等,构建起了自我认知,并根据这种自我认知,规划我的前程。可这种虚假的自我认知,在16岁瞬间被全面击碎了。以前支撑我好好学习的外在力量同时崩塌,家庭大战开始,母亲和我关系越来越恶劣,高中课程更复杂繁重,和我好的同学都去了别的高中,新同学都是农村来的,他们埋头读书,不会浪费时间陪我玩闹,班主任是铁血俾斯麦那样的没有温情的人物。。。。。。。。。。我的自我认知是因为我学习好,而被夸奖和暗示建立起来的,而我学习的动力是基于环境和情感因素建立起来的,所以当环境和情感崩坏的时候,发生了多诺米骨牌一样的连锁效应,我的自我认知也瞬间湮灭了。

 

一个突然失去自我(而不是自己主动解构掉自我)的人,就像浮萍一样,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要往哪里扎根,这种状态,被人叫做抑郁。我设想过,如果家庭没有破碎,和母亲关系没有恶化,身边一直有好友相伴,我会怎么样。我想我会继续朝着“前途光明的精英道路”走,生活中可能会遇到人际的、恋爱的、工作的烦恼,那我会回家找妈妈倾述,她温柔的双手,开解的话语,会抚平我的烦恼。我的朋友也会一直陪我笑,陪我闹,帮我化解心事和烦恼。但是这会更加加重我对外界的依赖,也许和母亲的关系并没有破裂,而是我爱戴的母亲,突然得了重疾,或者发生其他什么变故,那么我的生活照样会破碎。

 

如果一个人没有清晰的认清自我,没有找到可以自我依靠的力量,那么生活完全就像在赌场赌博,遇到顺着“自我”的情形,就倍感幸福,暂时赌赢几盘,如果运气差了,遇到挑战到虚假自我的情景,瞬间就输得一败涂地。也有可能我到老死的时候,都一直在赢,没有大输,成为人生赢家。在生活中,我也确实见到过一些人生赢家,天生就生得聪明伶俐,又心平气和,生活顺风顺水,没有大的问题,但是总感觉他们少了丰富性,对自己生活以外的世界缺乏理解能力,更不会去质疑什么。过程虽然确实痛苦,但是让我选择的话,我还是愿意选择让痛苦打开我的质疑,丰富我对世界的理解能力。

 

我试着设想,如果一开始家长或者老师,以及社会,完全是另一种样子,他们并不刻意去塑造我,我会是怎么样?我会因为没有经历痛苦和反思而变成像白开水一样,简单但是不丰富的人吗?还是说,在一个健全的社会,简单或者丰富这样的概念都完全不存在了,人们也无需通过痛苦去学习什么?新生的孩子,不过是在环境的暗示和塑造下,活出了现今社会所是的样子,而社会现今所是的模样,是过往历代人类的心智内容,不断累积起来的形成的。所以小孩,不过是活出了历代人类的头脑中,本来就存在的那些东西的样子。每个人身上都承担着整个人类的业,每个人都在承担其他人的业!在当今的现状中,我的际遇,很多人的这些际遇,都在所难免。

 

从一开始我被社会、学校、家庭,所建构起来的那个自我是虚假的,可我在很顺遂的时候,把它们当成真的了,因为它们让我感觉良好。在过去那么多年,我一直想摆脱低迷的状态,想重新回到那个积极向上的自我,是被环境虚构出来的,不是真实的。如果不是最近几天我彻底弄明白了,我真的没有比普通人,在世俗层面,有多突出的能力,我还不敢完全确定,那个“积极奋进”的自我定义是假的,我还是会怀疑我会不会在找借口,继续在“抑郁”状态沉沦。

 

换句话说,那所谓的抑郁状态,根本不是“抑郁”,那不过是“我真正是谁”,在拨乱反正,在打击那个从小就被建立的“虚假自我”。那个虚假自我,在家长,老师,社会,朋友的层层保护下,曾非常坚固稳定的屹立着,而当保护它的这些铜墙铁壁消亡的那一刻,它就不堪一击了。那种什么都不想努力,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状态,不过是回到原点,一个没有被定义你在这个社会该如何安身立命的小孩的状态。只是在和母亲的情感和家庭被摧毁的那些日子,那个藉由“母爱和家庭”定义的自我,也一起被摧毁,这两者混在一起的,情绪上有些也是混在一起的,这让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辨认出来,其实这是自我的两个方面的问题,还以为是单一的家庭问题。

 

我自己通过观察,发现事实发生的层面,并不是像励志书籍里面写的,只要你不懈的努力就能达成目标,而是有一种无形的强大力量,在决定人的命运和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心里如果没有那种“我一定能把这事儿给做好,我就是想把这事儿给办了”的感觉和念头,是不可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但这样的一种念头和冥冥之中的牵引,不是个人层面的事情,更不是个人努力就可以达成的,也不是破除目标之上的负向念头,就产生那样的正向念头的。它不取决于人的智商和能力,而是取决于,把人像棋子一样,放在棋盘什么位置的那股未知的力量。如果前一天你觉得这事儿不成,醒来却突然有强大的信心能做好它,那不是你自己转了念,而是这股力量在操纵你。得出这一个观察结论,前后是用了很多年,在很多细小的事情中,不断观察以加强了这种认知。通过上述观察结论,我在我身上找到了可以实现“精英”人格的能力,但是却没有找到想要实现它的内在动力,所以我发现我身上的“精英人格是虚假的,是被环境暗示的,而不是来自我自身的动力。(当然来自自身动力的事情,也很可能是来自自我,只是这个自我不是环境暗示的,而是基因自带的,在这里受篇幅限制,不讨论这个问题。)

 

而之前的说的抑郁也就只是一个相对概念了,本质是曾经带来自我感觉良好的“精英人格,不愿意消亡,它的残余力量,一直在告诉我,需要把它找回来,让它能够重生,它视在经济社会中积极上进才是好的,视与之相反的都是坏的,是需要被矫正的,所以这种被打回原点,需要重新出发去认识自己的状态,就被外界定义成了抑郁。无所依存的状态是很恐怖的,因为整个社会提倡的全部是你要尽可能的抓住可抓住的一切,个体得多强大,才会在被集体意识洪流包围的情况下,仍能坚持住自己?除非一个人了然这一切,不再有疑惑才可以做到。所以那些年,所谓的抑郁也是必然的,也是好事,它在帮我解构曾经的精英自我,让我不再有积极竞争的心,而是把注意力收回来,主要精力全部放在,去弄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其实被击碎的“精英人格”的根基,存在于这个社会系统一切的事物中,存在所有教育、谋生方式、政治、影视作品、文化书籍,法律、规则和人们日常言行中。这精英人格就是接驳我和这个社会系统(集体无意识心智系统)的桥梁,这桥梁断裂,意味着我和社会系统断开,所以我就一下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在这个社会该如何存在。虽然我的心智在某些方面断开了和社会系统的连接,但也仅仅是断开,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眼见的,耳听的一切,全部都在无意识心智系统范围内,没有系统外的任一参照物进入我的视线,所以我就处在既无法前行,也无路可退的真空地带,这地带就是之前提到的“抑郁”,这才是我抑郁最究竟的真相。所以我才不得不走上了去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这条路,不然我心里一片茫然和混沌,让我不得安生。

 

目前我所知道的我个人特质里面,有一件事是我一直有自发动力的,那就是我喜欢把诸如我是谁,为什么这个会这样,那个会那样,宇宙啊、生命啊,这类问题弄明白。曾经我以为我擅长逻辑推理,因为确实脑子比一般人更有条理一些,我曾想过,根据自己这个特点去做点什么,发挥一下长处。现在发现其实我在最放松的、没有想证明什么的状态中,我根本就不愿意刻意动脑子去推理什么,我更喜欢直观的去参与和观察一个事物,然后在这个观察过程中,心中自然会升起一些疑问,或者产生一些瞬间的领悟,亦或者一些很模糊的线索,然后会顺着这个疑问或者线索,一直往深的走,看看到底会到达哪里。比起对一切需要背诵的、积累的、需要动脑子的事情,我更喜欢在不刻意准备什么,不规划什么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做事和说话,总之就是不想提着一股劲儿去做事,那感觉就像自己既是牲口,也是在驱赶牲口的人。

 

最近我的观察是,我似乎更容易被一些艺术表达形式的事物吸引,例如电影、歌曲,也容易被直指真相的文字吸引。这些都是我在最自然放松的状态,内心喜欢去亲近的东西。不知道我未来会不会在大致这个范畴里,找到自己愿意为之去做的事情,如果是,落点会在哪里?感觉这一块的探究才刚刚开始。如果真的某一天会出现某个“我觉得我能做好这件事情,我也喜欢做它”的东西,我也需要去确认那是什么,是那个无形的力量种植在我基因里的暗码吗?是新的自我吗?还是其他什么?但现在谈论这个似乎也为时过早,因为得经历了才知道。也许回到原点重新寻找自己在这个世界落点,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不管找到了,或者没有找到,都要把里面的东西继续挖出来看看,这种质疑一切,不停的刨根问底,才是最有趣味的地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