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丑鱼
小丑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29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抑郁症的必然发生

(2016-10-19 10:06:12)

2016/10/18

 

前一阵在网上看了很多关于抑郁症成因的文章,有些是说成因不明,某禅院大师说,抑郁症是帅男美女的矫情病,因为长得美,所以自我感觉良好,受到挫折就抑郁了,哇哈哈。还好没有去他的著名禅院闭关,频频传出有人去里面闭个关就开了悟,让我也不小心开个他那样的悟,那就糟了!灵修里的坑多套路深,我在里面玩了那么多年,居然没有把自己误死,真是运气好,哇哈哈。

 

说起来我从小就是皮实的孩子,从小就因为纪律差好动,经常被叫请家长去学校,或者罚站黑板或者站办公室,所以属于脸皮比较厚实的那种人,把原生家庭清了又清的过程中慢慢弄清楚,虽然挨了我老爸那么多年莫名其妙的打,和各种教训,其实对我影响并不大,顶多是叛逆一点,不服管。后面长大了,老爸没有打我了,和他的关系也就瞬间变好了,没有留下半点心理阴影,可能对我的行为模式会稍微有一些影响,不过不大,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我也在想,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我不知不觉间,就把我整个心境给置换了呢?应该主要是我妈常年的怨气往我身上发泄的结果,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每周只放半天假,一个月才会在某一周放一整天,我休假的时间拼命补觉,我妈会抓住我在家的每一分一秒的时间,说对各种人的怨恨,说别人多可恶对不起她,说她多可怜,说各种是非,各种对他人的诅咒,我不听不行,强迫我听。那时候本来就精神接近崩溃,每晚失眠,已经在进入是抑郁症病状,而且是中到强的那种强度,还得被她在早上67点,把我从被窝弄清,强迫我听她喷射怨毒。

 

当时我是很困惑的,不知道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因为听她说吧,我自己学业会耽误,哪怕在学校的时候,想认真听课,脑子里都会自动播放她说的话,听不进课,加重我自己升学的焦虑。不听她说嘛,又觉得内疚自责得要命,感觉自己自私不孝,感觉在她那么痛苦的时候抛弃了她,不与她一起分担。两种都难受,我还是选择当垃圾桶承受她的怨毒,因为我更无法忍受抛弃她的那种自责和愧疚。也同时接受她把我拖进她的各种是非中去,按照她的指示去传话,去和爸爸家的人理论,去暗中搞一些是非破坏,去监视我爸的新恋情。没有人喜欢承受另一人的怨毒,这会激发出自己的负面情绪,和一大团说不清道不明的混乱。一个看不清这些表象背后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小孩,其实是没有能力处理这些怨毒的,所以会被母亲以爱与连接感,轻易控制住,被动参与到那些斗争和是非。

 

而这一切在内在激荡起的无数无以名状的苦涩,无助的感觉的时候,只会做一件事,就是把这全部的不好的感觉,这些混乱的无法理出头绪的事情,全部打包,塞进心中一个暗角,不去想,不去看,不去管,假装他们不存在,假装一切都正常,不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那些没有及时处理(确切的说是小孩没有能力处理)的东西越积越多,他们就会像墨汁不断滴在宣纸上一样,不断的蕴开,直到墨汁多到渲染了整张白纸,把一张白纸彻底变成一张黑纸,它不再作为心里一块被藏起来的包袱存在,而是作为一种心里感受的基调存在,就形成了抑郁。那抑郁成了心智中最根本的动因,一切的想法,行动,情绪,选择,皆是因为那个黑色的背景做出的指示,他们全部要和那团黑色背景保持一致,如果有违抗,整个人身心都会更痛苦。

 

抑郁的原因在心理学界貌似还不明,我想这不明的原因是因为抑郁是一种必然,不抑郁才是非正常偶然状态。因为把抑郁当成“非正常”状态,才会找不准它的成因,如果看到了抑郁的潜质是存在每个人的基因里,那就不需要什么成因了,因为人类目前的心智结构和认识、理解世界的方式,与世界互动的方式,就是抑郁的肇因,也就是说,人类自己就是抑郁(或者其他心理精神疾病)的肇因。

 

就我个体的案例而言,虽然是原生家庭引发了抑郁,但是那只是诱因,本质原因是我当时极不清晰,理解不了家庭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理解不了父母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理解不了我妈和我说的那些人际关系的事实非非,到底是怎么回事,也理解不了为什么我妈要不顾我高考,而把我拉入她的战争,理解不了我要怎么去处理我和我妈的关系,我要如何回应她的怨恨,要如何正确对待她对我的各种控制和拉我参战这种事。而我对关系的潜意识解读是错误的,这个错误错得大发了,详细展开的话,有太多的内容。现在能打出这些字,不代表在当时我清楚我要承受她那些东西是因为抵抗不了内心的自责和内疚,当时完全不清楚的,也就是说完全被连接感,抛弃她的内疚自责控制着,在做那些举动的。

 

我也不明白心中那些苦涩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今天看来其实每一种苦涩的感觉都是一大团情绪的混合体,而每一种细分情绪背后都是无数个不清晰的认知构成,所以看似只是心间一味情绪感受,但其实他们是混合出来的庞然大物。就好比我回家看到我妈坐在床上哭,正和我爸在吵架,我一回去他们就不吵了,但是那氛围让我心里无比苦涩。要细细品尝的话,里面有太多东西,有对母亲作为女人这个弱势群体的同情和爱护,有家庭破碎的恐惧与不安,有之前那种和睦的家庭氛围被打破的不适应感,有对父亲的责怪,有对未来的不知所措,有想做点什么又不知道能做什么的无措茫然,有从来没有见过父母这种情绪表现的恐惧和不安,有自己不知道在家庭中该如何安放自己的手足无措。。。。。。。等等等等。

 

而这每一种情绪后面都是对应平时就建立在心里,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觉察过的各种潜意识认知。举个例子,“家庭的和睦”这本来就是一种与事实相违背的认知,因为事实上,一个人与另一个人,除非见鬼了,不然怎么可能真正的和睦,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无数不清晰的地方,当一个人的不清晰撞上另一个人的不清晰,战争简直分分钟爆发,真正的和睦这种东西从来就不在家庭存在,甚至不曾在人类历史上存在,何来的和睦?

 

但是整个世界无论什么社会和文化,是不允许人类看到这点的,不知道很久很久之前的人,是否能看到人类内心这种随时可能冲破控制的洪荒之力,可能是看到了,所以才有法家的酷刑来制约人类的这种随时可能失控的力量,也有用“德”的思想来制约这股力量的儒家思想,总之他们都不曾真的了解这种力量,倒是跳过了解,直接去思索如何控制和治理它。所以后面的人也不会被教育需要去了解这些,也认识不到人类真实的存在状态是什么样子的,和如何引发了种种以切得。人们只是一代又一代的被动接受社会像我们灌输的教育,透过被教导的思想和观念去认知家庭,认知关系,认知世界。而正能量就是被教育的一种,和睦又是正能量教育的其中一种。

 

小孩正是因为在这种无形的集体意识场里面习得,而进行配置出一个“家庭和睦的默认值,所以认为父母恩爱才是常态,一旦父母心智里的混乱压制不住了,展现出来了,小孩就会因此惊恐,受伤。其实这惊恐只是冲击到了小孩对这个世界,对家庭关系设置的默认值罢了。

 

所以问题的症结在于,我们从来不是认识世界和我们自己真实的模样,我们所以为的世界,以为的人类,以为的自己,以为的关系,全部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希望我们那样认识和了解的虚假设置。所以在面对事情的时候,当事情的本身和我们习得的东西不一致的时候,要不会产生情绪,要不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无法正确处理眼前发生的事情。

 

人类一开始就没开启如实中观的了解自己,了解社会,而是用思想塑造的各种理念和概念在认识。这种错误认知世界方式,注定对外冲突矛盾不断,对内,被各种混乱、迷茫、情绪、观念所捆绑。作为这样一种运行模式的人类,出各种心理、精神问题才是必然的后果。极少数人没有自觉也没有出明显心理问题,只能说他们是幸运儿,他们的生活各种机缘巧合,让他们没有走到自己无法处理内在的混乱的那一步,但是这种平衡和正能量生活是很脆弱的,只要不是因为真正认清和搞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那种脆弱的平衡和正能量可能随时被一个什么事件给轻易打破。

 

我曾经无数次怨恨我妈,觉得她毁了我的生活。记得高一的时候,班主任问我要考什么大学,我说想考中国政法,当律师。班主任提点我说,应该对自己要求高一点,不要把目标定在自己轻易就能达到的上。是的,曾经的我真的不是这些年这种废物状,是前途一片光明,被所有人看好的优等生,我不禁一次的想,如果不是被我妈搞成这样,我至少也是个状师或者生活滋润的小老板了吧?而不是现在这样。

 

但是越到后面我越不这样看,我觉得即使不是被家庭问题挑战到我的心智,一定会被其他事物挑战到,不是学业就是事业,要不就是两性关系,要不就是人际,总有让我觉得完全hold不住的,需要停下脚步去向内去看看的事情。因为整个心智装的内容,全部是虚假的,它随时可能被任何的东西挑战到,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的。所以现在我对我妈基本没有什么情绪了,我尊重她身而为人的局限,我也尊重自己的局限,我不怨恨她,也不强求自己接纳她,目前这种不来往不联系的方式很好,我毫不内疚,好不纠结。

 

所以我们会看见,抑郁的诱因千奇百怪的,有因为原生家庭的,有因为两性关系的,有因为觉得自己不够美自卑而抑郁的,也有因为不懂得处理人际关系而心理压力徒增的,还有因为事业上的压力抑郁甚至猝死的,这正是说明,抑郁的原因是心智中的某个原因,而是心智本身,是因为我们认识和理解世界的方式是错误的。

 

而每一个问题里面,其实是包含无数个不清晰的点的,没有任何问题是单一的念头或者情绪引发。而每一个点里面可以不断深入,直到可以顺藤摸瓜看到整个人类在心智构造上的共性,总之纵深都是很复杂的情况,不是简简单单转个念,调整一下心态就能认知清楚的。而要从一个事物上真正解放出来,不再受制于它,就一定需要把这个事情上连接到的每一个点都看清楚,真正的自由只可能来自对一个事物彻底认知清楚,在这清晰产生之前,如果有自由的、解脱的感觉出现那会是自欺,是用正能量给自己洗脑的结果,是一种正向的心理暗示出来的海市蜃楼。

 

我有看到一个例子,有个博士做实验,连续失败很多次,慢慢就抑郁了,因为他怕自己一直这样失败下去,就没有前途了,看见身边的同龄人都有车有房娶妻生子了,自己还在实验室做着没有希望的实验,亚历山大。。。。。。。这个案例里面看似是很简单的东西,不就是几次试验失败了,产生负面的想法了嘛,其实不然,这里面包含的内容就太庞大了,随便举几样。比如可以从我们的教育上去看,以竞争为导向的教育,早已种下了人们对失败的恐惧,所以这一点必须接驳到整个教育去看,不能把这个害怕失败的念头单独提出来看,这样是看不到它里面的巨大内涵的,如果看不到它里面的全部内涵,这个观念就没可能被彻底解除掉的。又或者,我们的教育从来没有告诉我们,我们可以通过自我了解,去发现自己做事可以用我们喜欢的方法,节奏,和去发掘我们自身的特质适合做什么。

 

整个社会都是以学什么前途好、怎么学才高效、等等,来塑造我们对学习和工作的观念,以至于我们可能选择了我们不擅长或者不喜欢的事情,只顾着往前冲,而不会去想那个根本前提是否设置有问题。如果往下列举,还可以列举N个,总之就是,那些不是基于清晰的自我认知,而只是基于根据环境和教育,在心里形成的各种默认设定在运作的话,一定会在某个点爆破掉,出现心理危机。

 

而这种默认值我们平时根本觉察不到,根本想不到自己的一言一行是基于此在运动的,所以感觉到的是自己好像突然某一天,或者突然某个事情陷入了心理上的某个问题。其实真的不是“突然”发生的,他们一直存在,并且在操控我们的一切言行,只是人们从来没有觉察过他们的存在罢了。

 

在知道我曾有抑郁症后,我问呆瓜,有没有觉得自己很亏,莫名其妙就被一个抑郁症给拖累这么多年,他说没有,因为他虽然没有抑郁症,但是对世界极度敏感,想把自己、世界种种千丝万缕的关系搞明白,而我正是因为抑郁症,也有了敏感度,和想把这一切搞明白的意愿,我们才正好能说到一块去。

 

是的,在过去多年到现在,从最开始的分析人性开始,开始从表面现象去理解自己和别人这些个体所存在的共性,也就是人性,我们把自己作为个案,解剖了一万八千遍。随后然后深入到心智,去看各种念头、情绪、心理运行机制。然后再到觉察到心智的本身和认知世界的方式是颠倒的虚假的,没有一处真实,然后抛开心智的解释去认识心智本身和心智建构的这个世界,以及个人和世界的关系。。。。。我们不断深入,把曾经经历的事情作为案例,不断深入去对谈,有时候一个简单的案例我们会持续的谈很多年,从各个角度去切入,不断的往里面的深,直到把它们看清,看全,看到它所连驳上的人类心智的共同构造所有的点。也在这个过程中去看清自己是谁,自己在被环境影响和塑造后是谁,自己在这之前是谁?如果撇去一切的自我期待和环境的暗示,自己最大的特质是什么?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自己最舒服的做事方式和节奏是什么?自己最喜欢用什么样的方式和界限和人相处。。。。。。。

 

还好我不知道自己是抑郁症,所以把每一个我能看到的地方都像扫雷一样的扫了一遍,虽然很多并没有打中症结,看起来好像对我找到生存动力,积极面对世界没有直接帮助,但是它却帮我理清了很多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的东西,不断建立内在的秩序,收获不断增强的清晰感。这对整个自我了解和脱离心智的掌控是很有帮助的。因为心智里每一寸,每一个默认值,在遇到合适的土壤的时候,都可能破土而出,长成参天大树,造成显性的强烈的心理问题,提前翻土把那些种子掐掉,是在断未来的因,这样非常好。而经过这么多年广泛的在心智玩扫雷游戏,玩到后面,这些碎片逐渐拼成一副完整的图片,开始了解自己和他人作为个体是怎么回事,了解这个世界是什么回事,了解整个心智是怎么回事,了解个体和整体是怎么回事,清晰就成为一种心里常态。不是说完全不受心智的困扰,而是心智中任何一个问题基本上没有了生根的可能性,他们可能很容易被看清和掐灭。

 2016/10/18

现在遇到事情,基本不用纠结,很快就能清晰的知道,自己是否要介入,以何种方式介入,如何说话,如何做事,如何理思路,如何和相关的人打交道,和别人在一起也比较稳定在不卑不亢,杂念很少的这个状态里,从而专注事情的本身,不再被心里因为不清晰而产生的杂念而纠缠。

 

然后我们慢慢发现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共同想要的是一份真正的清晰,真实无惧的直面世界,在面对任何事情,任何人的时候,都能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每一步都是在做什么,知道那一切都是如何形成和推动起来的。不偏不倚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既不美化这个世界,不美化人类,不对人有不切实际的太过正向的期待,也不悲观的看待世界,觉得人性就是丑恶之类的,而是中肯实际的看待,在这份清晰中孕育和开展关系,和指导我们每一个行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曾有抑郁症
后一篇:我抑郁的真相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曾有抑郁症
    后一篇 >我抑郁的真相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