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丑鱼
小丑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2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检视灵修2——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都是心智投射的幻象

(2016-05-18 17:12:54)
分类: 自我诚实的书写

  写于2016/5/17-5/18

09年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都是内心观念投射的幻象”这样的说法。但是我不能完全清楚的说明白,到底这说法哪里不对,所以对自己非常不满、焦躁、愤怒。就好像一个哑巴,被人欺负了,只能用咿呀咿呀的那种不清晰的发声,无法真正表达出来,无比的心焦啊。

 

很多灵修大师说过类似的话:这个世界不是真实存在的,存在的只是你的观念对世界的投射。你只可能知道你在痛苦,你永远无法真正的、直接感受别人的痛苦,你如果觉得别人在痛苦,那是在把你的痛苦经验投射在其他人身上。你永远看不见真正的我,你看见的全部是对我的投射。你的世界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不存在客观事实,只存在你对事情的诠释和假设。我睡觉的时候,我死亡的时候,世界就消失了,我醒来睁开眼睛,世界就在我心上诞生了。我不去想我娃的时候,娃就不存在了,娃只能在我想他的时候存在。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对别人好,我只能把我认为好的投射到别人身上。我怎么知道别人快饿死了,生病快死了,是痛苦的,被关在集中营的俘虏是痛苦的?你如果觉得别人痛苦那是投射,因为很多地方的人,例如山区里面的山民,没有钱却过得无比开心,所以是心智投射出了你对现实的解读和感受。。。。。。。。。

 

曾经每当看到上述的话,我就恨得牙痒痒的,因为似乎很对,但是又哪里不对!我会问:如果一个小孩饿成皮包骨了,我们都无法确切的知道他饿了需要吃奶这个事实,而只能以我自己饿了需要吃饭去投射他也需要吃奶吗?难道这不是一个可以观察到的简单事实吗?如果真实的吃饭和在脑子里想一下吃饭,都是投射的话!那么我想知道,我们能通过幻想自己刚吃过饭,就能填饱肚子吗?我们能在念头世界随意搬动任何东西,甚至可以飞到火星,但是我们能用念头,实际的把家里的餐桌搬到阳台吗?如果眼前的米饭和桌子都是我们的投射,都不可能真实存在,只是一个观念,那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念头填饱肚子,不能用观念搬动桌子。那个需要我们实际用手拿着筷子,把它塞进嘴里的东西是什么?那个需要实际用手去搬动的东西是什么?哦,大师的理论关乎此的回答是:真实的东西无法描述,一描述就掉进观念,所以当你在说吃饭,桌子这些词语的时候,就掉进了观念,所以没有客观真实的东西存在。(这个还关乎到心智的描述和活着的字词的区别,以后单独开一篇说,在这里先检视今天这个主题)。可笑吧!一方面说,客观真实的世界不存在,一方面又说不存在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一提到他们就是进入了描述的世界。仔细想想,这两个问题真的有因果关联吗?难道它们不是毫不相关的两个问题?

 

如果我们看见别人遭受饥荒、战乱、强奸,却并不确定别人是否痛苦,如果“认为别人在痛苦”,那只是根据自己在那些情景里会感受到痛苦的投射。那我要问,我们是否愿意把自己置于那些情景,是否愿意把我们的小孩,爱人,父母置于被强奸、被残害的情形?不是无法确定那是否痛苦嘛!是什么让我们不愿意?难道我们必须要以己感受去投射,才能看到这个世界很多人是处于痛苦中,难道饥荒、战乱、奸杀、残害、虐待,不是一个可以直接观察到的事实?

 

但类似“世界只是我们的投射,我们无法了解真实的世界”,这种话的本身也确实没有错,大大的正确,为什么?因为处于心智中的人,作为心智的本性而存在,确实连丝毫认识客观世界的能力都没有,我们看到的、感受到的、触摸到的、听到的、想到的一切,全部是透过心智之眼截取到的解读,我们读取到的只是心智传送来的信息。从意识的角度来说,无论我们对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任何人任何事情有任何看法,全部都是提取的心智里储存的信息在解读。即使这一刻我们没有在评判某人某事,但是那种评判也早就存储在心里里,伺机而动,遇到外因诱发,它必定在心中或者口中显现出来。因为心智(思想)的本质是过去、是记忆,也就是说,它是由来自人类集体无意识的资料、家族成员的心智资料(潜意识)和自己过去的经历存储在心中的记忆,这三部分组成。所以不管我们对任何东西有任何看法,全部都是在不自觉的,提取以上三部分的资料在解读,作为心智而活着的人,没可能超出这三部分以外,所以基于心智之眼看到的一切,全部是心智自身的投射,和客观世界与真相毫无关系。

 

心智本身是能量,能量是虚假的,物质是真实的,活在心智中的人,即使在听声音,在发出声音,在触摸某个真实的物质的时候,也没有直接接取到物质的声音,物质的触摸,心智必定以能量感受的形式,挡在我们与真实的物质之间。想起一个很好的案例,大学的时候,好友和我做个小游戏,她让我叫我男朋友的名字三次,我就叫了三次。她说:“你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你说出他名字的时候,你的嘴角是扬起了微笑,每个人叫爱人的名字时,都会不由自主的微笑。”本来,爱人的名字那几个字,就是几个字罢了,那几个字本来和其他字是平等的,在你爱上这个人之前,他的名字那几个字,毫无特殊性。但是因为我对这个人有了爱的能量性感觉(对,不是真正的爱,是心智的爱,基于能量感受),所以他名字那几个字,对我来说就有了特殊的意义,我会把这几个字从所有的字里面单独分离出来,和爱的正向感受联系在一起,打上爱的能量印记,所以在发出这几个字的声音的时候,那对我来说就不是一个单纯的物质性的发声,而是物质的发声中,混着心智的能量。而心智的关注点全部都在能量性的感受上,不给去给体会这几个字的物质性发声任何的机会,所以那物质性的真实发声,是作为心智的我,无法理解和体会到的。我对其他的字词也全部都一样,它们不再是物质的字和物质的声音,全部在成长的过程中,被心智对能量的偏好性一点一滴给给占据了。

 

还有一个实验是用在小狗身上的,骨头和铃声对于狗狗来说,本来毫无关联。但是人们在给狗狗喂骨头的时候,总是先摇铃,次数多了,狗狗一听到铃声就会流口水,它自动把那铃声关联上骨头上去,而再也无法物质性的听见铃声了,从此,它对铃声的解读就是骨头。我们人类的过程也是这样,本来我们刚入学的时候,下课铃声只是铃声,只是一个物质性的声音,但是没过几天我们就习得了那物质性的铃声和上下课的关系,所以一听到那铃声,其实就不是在听铃声本身的物质性发音的音律、音节起伏、声音大小,而是把铃声投射成了上下课的信号。即使长大成人,离开学校多年,当我们不经意路过学校的时候,刚好听见铃声,我们立马会被那铃声,勾起过往根据这铃声上下课的记忆。那铃声对于活在心智的人来说,永远不再是一个物质性的声音,而是在不自觉间,必然会被投射成上下课的信号,不再是听见铃声本身。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我们对一切的事物,都一点一滴的,被集体无意识,家族意识和个人的经历,赋予了事物的解读或者由眼前的事物联想到过去的记忆,几乎没有例外。我们再也无法像孩童那样,直接接触的是真实的世界,直接触摸和听见物质,这就是投射真实是怎么运作的。

 

前天晚上邻居一家又在凌晨过后开始打架,虽然我现在已经不会有情绪反应,觉得他们很讨厌,影响我睡眠了,但是我有觉察到,我心智还是有东西在波动。我感觉到我对这物质性的声音,心智还是有所判别的,至少我的心智会把它识别成是噪音,而不是所有的声音,无论是打架的声音,音乐的声音,情人在耳边温柔细语的声音,都一体平等,没有分别的,仅仅是作为物质的发音,全然平等。所以我们听到的声音,从根本上说,不是真实的,而是心智的回声。

 

对于触感也是,我们爱抚人类的肌肤,按理说,肌肤都一样,顶多是干燥湿润与否,和粗糙细嫩与否这些物质上的表现不一样。但是我们在爱抚自己喜爱的人,例如情人,自己的小孩时,是带着心智爱的能量感受去抚摸的,这就我们其实没有真正的在摸那个物质性的肌肤,而是通过抚摸别人的肌肤,在享受心智中产生的爱的能量感受。若不是此的话,我们无论抚摸谁的肌肤,爱人的或者是杀父仇人的肌肤,感受到的应该都是一样的------基于物质性的触摸,但我们甚至根本不会去触碰我们憎恨厌恶的人,因为我们看不到在物质层面,大家是平等一体的,所以别人的肌肤和我们喜欢的人的肌肤,也就变得不一样。

 

不管物质性的触摸还是物质性的发声和听见声音,都是真实的,因为它们没有启动心智里的念头和心智由好恶制造的能量感受,以及心智过去和此有关的记忆,就能用我们的物质的生理器官,直接接触到。但是很不幸,就目前的现状而言,我们全部把物质性的真实存在,透过心智的解读,变成了能量性的感受、记忆、思想和观念了。所以作为心智而活着的人们,确实没有能力认知客观世界,我们目前对整个世界的全部感受,观念,都是心智自身的投射。

 

诚然,基于透过心智在活的人而言,他们确实没有可能看见和感受真实的世界,而只能看见和感受心智自身的反射。但是,这能作为证据证明,物质是不存在的,是虚无的,只是心智的概念吗?这就是问题关键点所在,因为这两者根本就没有因果关联和交集是不是?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范畴,是不是?就好像我心智里认为你很可恶,就能证明你真的可恶吗?不能,对不对?那么因为我的心智无法解读真实的物质世界,就能说明世界不是真实的吗?也不能,对不对?那能说明什么问题?这只能说明心智本身是没有认识客观世界的能力的!如果因为心智无法认知客观物质世界,就认为客观世界是不存在的,那么说明这说话的人,把自己定义成心智了,而且认为自己只可能是心智,没有可能走出心智以外,因为对于心智来说,它的世界就只有念头、思想、观念、能量性感受等等,真实的物质世界,确实没有在心智存在的可能性。

 

检视到这里,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和我一起发现,那种宣称客观世界不存在,存在的只是心智投射的世界的人,他们实际上是在宣称什么?他们实际上是在宣称:我们的本质是心智!我们永远走不出心智,我们的本质不是物质的生命,除了心智的这个我,没有真相上的我。那么我们真的是心智吗?如果我们的本质只能是心智,无论如何也逃不开心智,除了心智,我们什么也不是,那么他们一切关于“我们的本质是心智”的宣称,就是符合事实的,完全正确的。可我们真的是心智吗?心智是什么?心智是思想、观念、以及一切能量性的感受。我们真的只是这些吗?我们真的能用观念、思想、感受来定义我们是谁吗?来确认我们是谁吗?如果我们只是心智,那么那些灵修大师,为何一边在积极提倡大家要走出心智,走出头脑,走出观念,一方面又从根本前提上,在你不知不觉中,就对你铭刻了“其实你的本质就是心智/头脑/观念,别妄想走出来了,这样的暗示信息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这不是在公然欺骗吗?这不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所以最惊险的地方就在这里,那些所谓的大师,他们的东西是部分正确的,在你很容易理解的地方,给你传输的是正确的信息,比如心智如何在投射这个世界,他们的描述无比正确。但是在你自己很难觉察的那些根本点上,他们传授的那些信息是错误的,是和事实颠倒的。但是我们不会知道,因为人没有具备全部考量每一个点和质疑的习惯,只要部分觉得说得对,就自然把它推及到全部都对,这样一种理解上去。这也是我自己过去撒谎时的惯用招数,我会把一些对方可以轻易检验的事情,说得无比详细诚恳,一丝不苟,但是在关键的信息上我会隐藏,去混淆视听,黑白颠倒,这样对方就会被我的坦诚打动,完全相信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真实用意是什么,我到底在刻意隐瞒什么。最凶险、最暧昧不明、最微妙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们只把问题无数个层次说了其中一个层面,即,你是如何透过心智,建立起你头脑里的虚假世界。然后非常精巧的,把真实的物质世界,作为心智的组成部分,揉进虚假的心智概念中,混为一谈,并且在逻辑技巧上采用诡辩的伎巧进一步的锁定,这样人们会在完全不知情,不自觉的情况下接受了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被彻底搞糊涂。他们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不去把事实完整的真相说清楚,心智透射出来的世界只存活在心智中,真实的世界到底是什么?这些人都不会告诉你,更不会告诉你,这个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及真正懂得出路在哪里。他们只说心智投射的那个世界,并且把其他的一切都纳入了这个虚假的范畴去理解,细思极恐!

 

当然我不确定这些大师们的欺骗有心还是是无心的,因为他们如果自己是作为心智在活,如果自己并没有完全理解透彻这些问题,那么他们所讲述的,就是这一刻他们信以为真的。而心智的本性就是欺骗,欺骗自己,欺骗别人。

 

所以问题就完全和大师们宣称的完全相反,不是吗?正因为我们都是心智,所以我们已经无法认识客观世界,看不见世界的真相,而只能被迫接受心智对世界投射出来解读,任由心智的投射把我们的生活和世界搞得一团糟,这才是的问题所在,这才是我们需要打破心智去努力的方向不是吗?这不正说明我们应该完全除去掉心智的影响,睁开双眼去看一看这个真实的世界吗?而不是相反的,先把“反正你怎么都不可能跳脱心智去认知到客观世界”当成一个绝对不可能动摇到的根本前提,和绝对真理,再去很微妙的让你相信一个毫无因果联系的结论:客观世界不存在。再根据“反正一切都是你的投射,客观世界不存在”这样一种理解,理所当然的推论出:饥饿、贫穷、战争、强奸杀害,都在客观事实上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你对这些事情解读,和你把自己的痛苦投射到别人身上。

 

以此可见灵修大师给人们的出路,不正是这个世界造成一切痛苦的祸根吗?这种“反正你怎么都不可能认识客观世界,你所有的解读全部都是你的投射,你一描述、一动念,就掉进头脑的观念”的说法,真实的作用是在给你灌输你没有认识自己和世界的真相的能力,这样一种信念。这强大的信念,会让你认命,觉得自己只能作为心智活着,只要你接受这种信念,就会把你一辈子牢牢锁死在心智里面,没有出路。所以提倡上述那些说法的灵修大师不是在教你解脱,而是在把你钉死在心智里,让你接受你就是心智的这样一种观念,是在怕你走出心智,怕你看见这个世界和真相,他们实际在做的事情,和他们宣称的带离你走出头脑、走出观念,是完全相反的。而你,真的相信你的本质就是心智吗?如果你真的相信,为什么又会被灵修大师走出头脑,走出心智,走出观念的口号所吸引?你为什么又孜孜不倦的在观察你的念头、解构你的信念?这么努力使为了什么?是为了在心智里绕着好玩儿吗?

 

和他们宣称的相反,正是因为我们透过心智资料给我们灌输的认知,从道德上、对错善恶上去谴责战争、谴责罪犯,才让我们无法真正理解什么是战争、杀害、贫穷等等,在事实上的成因,和无法理解这一切都是我们每个人造成的这个事实真相。也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沉浸自己的心智世界里,只关心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快乐、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家人,才会看不见这个世界上,还有好多人在战争、贫困、痛苦中挣扎,因为对于心智来说,你不去想那些人,他们根本不存在,你想了他们,他们也不过是你心智的中的一个概念,而不是真实存在的。所以作为心智中的人,可以理所当然的觉得那些与自己毫无关系,心安理得的继续在自己的心智感受世界里舒服着,而无法认识到,在事实上,正因为我们所有人,无论施暴者,受虐者,杀人者、被杀者,还是什么坏事都没干,也没有被人伤害的人,在心智构造上是一样的,都只关心自己,不管别人死活,都受制于心智的欲望、仇恨、分离、愤怒,我们全体在允许那些事情的发生,所以那才会发生,我们全体都有责任。因为在生命上,在物质上,我们是平等的,是一体的。

 

说那些事实都不是真实发生,而只是我们心智中的概念和解读的投射,这正是心智植入给一些灵修人士的观念,以此作为防御武器,好不让我们看见,是心智本身造成了这一切,它试图让我们相信那些实际发生,都不是真的,这样我们就不会觉得自己有责任必须去停止,而继续沉浸在心智的世界,给心智提供继续生存的能量。

 

当我们作为生命,不再只关心自己的快乐痛苦,不再只关心自己在内在体验到的感觉,不再把我们的爱人、小孩、父母,作为自我的一个组成部分的概念存在,也不再把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当成利己的某种概念存在,不再把无法取悦我们和没有直接影响到我们的人和事,直接忽视当成不存在,那么我们就可以走出心智,即自我的角度,睁开眼睛直接看见这个世界的真相和事实,和它里面正在发生的一切。

 

这种看见事实包含两个层面的含义,一是我们不再忽略他人,不再觉得那些正在经历极致痛苦的人,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不去想他们,就不存在我的世界,自己就不会被负能量信息打扰到了。而是我们真正看见这些人活得非常不好,正在生死边缘挣扎,而且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允许和造成的,无论心智如何欺骗自己那和自己无关,那都不是真正的无关,而在事实上,那完全和我相关,因为是我允许和创造了那一切,我们每一个人在事实上,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第二层意思是,我们完全有能力脱开心智的视角,直接看见事实,而不是像灵修大师说的你永远看不见真实的世界,你无论如何只能看见你的投射。因为只有我们作为心智的时候,才完全没有能力看见事实不是吗?如果我们的本性不是心智呢?如果我们不通过心智之眼去看,而是直接站立于生命,用和万事万物都共同的生命本性去看呢?

 

心智是什么?心智的本性是自私自利,看任何问题都是以“我”的出发点,比如和人交流,注意点不是在问题本身,而是“我”有没有被认同还是受到挑战。而心智内容无非是集体无意识(社会、文化、政治、宗教灵修、教育、种族等等),家族潜意识资料(家庭的遗传和影响)和个人的经历和记忆。所以不以自我为视角,不以心智里的意识、潜意识、无意识内容去解读的,而能直接“见到”的,就是真实和真相。人有没有看见真相的能力呢?有!只要在“看”的时候,脱离了的视角和心智那三大块的内容,就能看见。但不是说,自己动个“我已经脱离了心智”的念头,就能看见。实际上,这是一个过程,得先了解到,目前作为心智而活的我们,确实是通过心智在看这个世界,看到的都是心智的投射。而且得在每一个细微处,真正理解透过心智在看,具体是什么意思和怎么在看,才会慢慢脱离掉心智,看见事实存在。

 

看见事实真相分为三个意思,一是:对于物质性的东西,例如桌子、房子,我们可以用我们自身与物质一体的耳朵、鼻子、身体等物质性的构造,去直接感知,而不再经由心智赋予我们面对物质性存在体的时候,产生的能量性感受去感受和理解它们,那么我们就是真正在“看见”这个物质性的真实世界,并和它们之间没有分离,在物质生命中,一体平等。

 

第二个意思,我们不再沉迷在自己的心智中,只忙着解决自己的痛苦烦恼,只顾着去享受,由所爱的人、灵修的正向暗示、优渥的物质生活等等,经由心智制造出里的安静、平和、美好、愉悦、激情等正向能量性感受,并把自己囚禁在这感受中,一点都不愿意去看这个世界上例如犯罪、战争、强奸、杀害、饥饿等等,正在发生的事实。我们看不见是因为我们只关心“我,所以主观上刻意去屏蔽了,故意不去看,不去理解这一切的根源,不去了解这一切发生其实和每一个人的心智直接相关,和我们每个人只关心自己,完全当别人不存在,直接相关。

 

第三是,当我们决定不再逃避,而是愿意睁开眼睛去看我们从整体上和根本上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不能以心智的解读去投射。比如不能陷入对现实情况的抗拒,但也不代表是接纳;也不能对某一方,某些人进行谴责,因为不管谴责什么,都一定是在提取心智意识里面,早就存储好的资料在解读,一定和我们受到的教导和我们的个人经历有关,和我们关于善恶、是非、道德的评判有关,那依旧是掉进了心智。直接去看事实,意味着直接去了解心智和心智在这个世界上的实化体,因为这不是你的心智,我的心智,大师的心智,恐怖分子的心智,而是人类共同的心智。是心智本身,而不是某个人,某些团体组织天生那么邪恶,造成了这一切,是心智本身把人分化成了上述那些不同的身份和不同的处境。


当只去看共同的心智构造和模式,而不对任何的“部分,有任何的看法和评判的时候,就不会掉进心智想要分离我们的陷阱中,心智的防御罩就被被我们攻破,让我们能够深入去看心智和解构心智。因为一旦我们看不见那是共同的心智,而是将一些错误归责于个体或部分人群的时候,我们就把自己与他人对立和分离了起来,以为那是他们个人化的错误,觉得自己没有错,而看不到这是心智扰乱了这一切,只是不同的人,处于不同位置,心智所显现的具体观点想法和程度不一样罢了,本质上我们没有任何差别。当没有这种对立和分别的时候,我们就摆脱了心智,而能直接去看到心智的欲望、冲突、比较、分离等等,是如何实化了世界上的竞争、贫困、战争、杀害等一切的实际痛苦发生的,并从在自己的心智中停止这一切开始,为整体负起责任和带来改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