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丑鱼
小丑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矩阵3——检视和母亲的关系(5)金钱

(2016-05-11 20:04:30)
分类: 自我诚实的书写

    写于2016/5/11

      我讨厌母亲过于看重金钱,从她完全失控了以后,对金钱极其的抓紧,高一暑假的某天,我因为不想在家里吃饭,而是去小吃店吃东西,花了她7块钱,就被她骂了我一个晚上。她一次一次表现得金钱比家人重要,比亲情重要,比我重要,让我寒心到极点,本来应该是最关心我,和我最亲密的母亲,完全比不上姨妈,姑姑,公公婆婆对我大方。我认为她眼里只有钱,所以慢慢就封闭了对她的情感,让她老了就和钱过,她的积蓄足够请护工照料她了,我想我以后顶多出钱,不会付出情感和时间和照顾她的。

 

     如果不站在外面去评判她,而是把我等同于她,去理解她的经历和心路,看心智如何把她造就成眼里只有钱的人,我看见如下这些内容。

 

外公是很能干的人,让我妈从小衣食无忧,而且他们很相似,心理上也非常亲密。她14岁时,外公突然过世,一边是失去近亲的打击,一边是外婆刚生完姨妈,一家人的生计没着落,我妈当时甚至没有时间沉浸在哀悼,就被迫辍学,去干修建大桥的体力活,养家糊口。14岁是非常小的年纪,她从那刻起,情感和生存保障上同时被抽空,这种突来的变故影响她一辈子。

 

后面嫁给我爸,原本我爸家的条件是比较好的,但是我爸对于金钱的态度是对妻子比较防备的,所以让我妈很没有安全感。我妈说过,在我小时候,她因工伤辞职在家休息,只领少量的工资,我爸从来不拿家用给她,我爸在家的时候会负责家里的开销,还算过得去,如果我爸去出差,家里就只有米和盐,她没有多余的钱照顾我们俩,所以经常带我去姨妈家蹭饭。这种对生存的不安和没有钱的恐慌,让她觉得需要自己去挣钱为自己提供保障,所以就尝试做了好多种生意,也赚到了一些钱。但是由于她因我爸在对金钱的防备态度,也会反过去防备我爸,两个人估计暗自在金钱上较劲。

 

到了后面开始闹离婚,对未来更没有保障,抓紧金钱的想法就越来越激烈,也会因为矛盾而翻旧账,觉得之前我爸在某个阶段的金钱上亏待她了,所以把养育我的责任多推给我爸一些,好和之前的旧账扯平。在这个过程中,生存的恐惧,和我爸在金钱上长期防备她的那种委屈叠加在一起,形成了她对金钱极大的不安和掌控心态,而根本顾不上我会因为她这种紧缩的心态而感觉到受伤,就像她不被我爸在金钱上支持而受伤的那感觉。可能在她的潜意识里知道,我爸不管她但绝对不会不管我,我爷爷奶奶一大家子人都不可能不管我,所以即使她不管我,我也不会饿死,不会无法上大学。但是她却没有人管她,除了她自己,所以她会认为,比起把她的金钱花在我身上,她多留给自己,是更实际的。

 

但她并不知道她的一系列心理活动是怎么回事,她只会被无意识和潜意识控制着,条件性的起反应。所以只要提到和钱有关的事情,她无比的紧张戒备,不自觉的就那样的表现,多省出一分一厘,就是对未来多一份保障,所以钱就是她的性命,她恐惧没有足够的金钱,就会活不下去。童年丧父,被迫要扛起生计重担去干苦力的经历,估计像噩梦一样,一直纠缠着她,她当时估计心理和身体都非常痛苦,但为了生计把痛苦屏蔽起来了,这痛苦一直在心底,没有得到释放,所以后面她很害怕再次回到那种绝望的处境,一分一厘都认为是救命的钱。检视这里的时候,发现她真的好可怜!

 

过去的问题她没有真正去回顾和审视过,只是一味想逃开那种境地,而如果把她自己稳定下来,从事实的角度去看待生计,看她自己有哪些能力可以发挥,而周围有哪些机会,自己需要挣多少钱去安排现在的生活和养老的保障,理性的做好计划和安排,积极去行动,其实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就在于,她不是基于事实在考量,而是基于对过去那种情景的恐惧在考量,恐惧把她东拉西扯,造成她头脑杂念乱飞,让她对事情失态,和人相处失态,急功近利,而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到怎么去做好事情和赚钱上,这在很大定程度上妨碍她做事,所以她换了很多种生意,都有赚到钱,但是不算多。不然以我妈那种聪明伶俐又能干的人,完全有能力保障她自己衣食无忧,不用依靠家庭和男人的。

 

而我受家庭的影响,对金钱也一度很紧张。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也爱玩,同学约去玩,都积极参与,但是心中第一个跳出来的念头是,这次活动预算多少?去买衣服,也对价格非常在意。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特别要去确认他对金钱的态度是否大方。而恰好他当时就是很计较的人,上顿是他请吃饭的话,下一顿会主动提出让我买单。我也是比较喜欢公平,不愿意去占男朋友的便宜,如果这顿他请,他不说我也会请下顿,或者买水果给他吃,但是他那么赤裸裸的提出要我请,我就想起我爸对我妈在金钱上的防备,觉得很受伤。因为我感觉,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在金钱上是绝对不会斤斤计较的。所以我们曾经多次为钱吵架,通过我长期的不懈努力,终于把他改造成在金钱上对我不分彼此了。

 

而后面工作,我自己有积蓄了,就开始大手大脚的花钱,就是想破我身上对金钱的那种算计和不安,我不想成为我妈第二。但这样让我走到另一个极端,那就是我对钱毫无规划性,至今没有积蓄。而没有了积蓄的时候,那种对金钱强烈的不安就会出来,也很怕在我身无分文的时候被另一半抛弃怎么办,心里非常恐惧。

 

检视到这里,我发现有个很重要的点。为什么整个社会对处于困难的人没有支持,例如我妈那种,14岁丧父,被迫做童工干重体力活,还伤到了腰。如果当时有支持的力量,那么这种对金钱的恐惧不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观念和行为,很多事情都会随之改变,也不会把这种不安感波及到我。所以我特别同意desteni的收入保障计划和平等富裕金钱系统,如果每个人都无条件的被支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那么很多问题都不会产生。我妈对金钱恐惧,是源于现实确实是那样的,不管你是儿童还是老人,不劳就不得,能不恐惧吗?所以人类对害怕没有金钱就活不下去的恐惧,不是个体心智上的问题,不是灵修上提供的那种解答,只要你调整心态,从心里破除这个恐惧就解决了问题,那是很虚无的。那些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和小孩,没有钱填报肚子,这可不是你调整一下心态,肚子就会自动被喂饱的。

 

而这种必须要通过劳动才能在获得金钱去购买生存物质的情况,是每个人共同造成的,是每个人的心智中都认同不劳不得,竞争求存的观念而实化出了这现状。而且在看到desteni提供的资料以前,我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曾有人对现此有任何质疑,因为不劳不得看起来是多么公平合理的提议啊,凭什么幸苦工作的人要养那些懒人呢?可是没有人去问,对于那些不具备劳动能力的人,比如小孩、老人、残疾人、精神有缺陷的人呢,他们没有劳动能力,所以就没有存活在世界上的资格了吗?有人会说有慈善机构在管他们,但是我们看到的是,绝大多数需要支持的人和家庭,是慈善机构根本没有能力去覆盖到的。

 

这对我的启发是,光是慈善和尽自己的努力帮助一些个体,是完全无助于根本性地改变的。要彻底改变这情况,只能从观念上去改变人们自私自利,不劳不得,竞争求存的想法,和在实际事务中去推进收入保障和平等富裕金钱计划,彻底改变掉如今的金钱运作体系,才会让每个人受益,而不是一部分人受益,另一部分人永远在受苦。没有检视到这之前,我对desteni的金钱计划是很矛盾的心态,意识里觉得非常好,但是潜意识根本不相信这在实际中会真正改变。但检视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这其实早已经影响到了除了顶尖精英以外的每个家庭,每个人都直接或间接被这种情况给奴役着,要不是被奴役着拼命干活,不然明天可能失去一切,要不被奴役着,已经失去了一切,而在恐惧中无望的挣扎。我自己就间接被我妈的情况影响了,也受我自己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的那种恐惧直接影响到了。当人们都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是被这种金钱模式完全控制着的时候,一定会产生彻底摆脱这种恐惧的动力,当很多人都这样想的时候,运行规则就会根本性得到扭转。我从我自己身上看到了整体改变的希望。

 

还有一个点是,为什么人要用金钱去定义彼此的关系?对方不分享金钱就是不爱我?为什么不是帮助自己和对方去了解现今系统内,关于金钱的全部内涵,帮助彼此去看到真正的问题所在,然后带来想法子改变?保障生存并不是家庭中男性的责任,而是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责任,也是对全体的责任,既务实的在现状中踏实劳动,获得金钱支持自己,也从对全体最好的角度认真的去深思这个问题,而不是受无意识的控制,认为养家糊口是男人的责任,如果他不提供支持女方生存的金钱,就是男性没有责任和不爱自己。同样,本质上说,提供小孩读书和生存也不是全部是父母的责任,所以我也不能因为我妈曾经对我支持不够,而怨恨她对我不负责任,不爱我,特别是她已经被现今这种金钱系统搞得很恐惧的情况下。

 

所以我先从改变自己恐惧和放任的两极金钱观开始,诚实的在现今系统内踏实的劳动,以务实的心态规划自己的现在和未来养老问题,同时积极想办法去改变整体的现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