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丑鱼
小丑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矩阵3——检视和母亲的关系(3)我们相似的点及角色设定

(2016-05-09 20:17:00)
分类: 自我诚实的书写

写于2016/5/6

刚刚在写上篇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没有底的,觉得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和处理和母亲的关系,只是想着先往下写吧。但就在刚才休息的间隙,我突然想到,在写和母亲的关系回顾和描述的时候,我心里非常清楚,我所恨她的那些东西,我所谴责她恶毒的那些表现,在我身上全部都有,只是表现方式和程度不太一样,但心智的模式和运作方式是一模一样的。

 

这意味着,解开这段关系的死结的答案是在我自己身上,意味着我再也不能去逃避我自己身上的那些东西,因为正是我逃避去面对此,我才不能去理解我身上这些问题,这让我和包括我母亲在内的很多人,都会有程度不一的冲突。

 

所以我要做的事情是,把我痛恨母亲身上的那些东西,一个不漏的揪出来,然后去看我自己身上同样的点。只有在我内部理解了这些东西,我才能去理解她,进而找到我们正确的关系模式。

 

首先是我觉得她只顾自己不顾我当时要高考,这涉及到我后面几十年的生存和发展,她不顾我失眠,不顾把我心思弄那么糟糕,如何有好心态去经营自己的人生,而只是把我当垃圾桶发泄,我对此非常不满。

 

把我等同是她,我看到的是:我妈的心智和娘家人有很不一样的地方,姨妈,舅舅都是像我外婆,很单纯,软弱,傻乎乎的,我妈像我外公,精明,能干,果敢,但外公很早去世,所以,她在娘家一直是没有人真正理解支持她的。而嫁到爸爸家,更是和她的心智设计截然相反,我是她身边唯一和她心智结构相似的人,是唯一能理解她的人。在和她起矛盾以前,我自己就有一种爱管闲事,爱听我妈给我讲大人世界的故事的特性,加上我和她心智结构又相似,所以我们早就形成了那种互相倾诉、支持的习惯。是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从67岁很小的年纪开始,就听我妈讲家里的是非。只是那时候我妈整个人还是比较正能量状态,虽然讲的非是很负面,但总体传达出的能量感受,还是正面的,因为我们的心智强烈的认同彼此对善恶的判断和对他人的评价,这让我们感觉到被理解和支持。也就是说,我们形成那种关系模式,是互相的作用,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是我允许并积极参与了的。

 

写到这里我发现,虽然最近几年我已经意识到,我天生有那种喜欢参与是非的特征,而且在生活中停止和改正了它,但是在从小到几年前这区间,我都是很喜欢听是非,喜欢在是非中,去吸收关于善恶对错评判产生的能量。而且被能量激发,我又不可避免的生出新的东西——谴责恶和错误,义愤填膺和打抱不平,并曾经以此定义自己的形象,认为自己爱恨分明不含糊的人。

 

所以当我妈在生活里面临崩溃,像一个在大海里溺水的人一样的孤立无援的时候,我就成了她无法自控的倾诉对象。在她当时的极大痛苦中,理智已经很难控制行为,她彻底变成了心智中那股巨痛,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像溺水的人一样,本能的抓住一切救命稻草,想从那地狱般的黑暗中出来。在这种状态的人,是没有能力去考虑其他人的,因为她完全被痛苦占据了,所做的一切,只是本能的自救,而顾不上作为救命稻草的那个人,会不会也被拽下水。而前面检视过了,一开始,母亲对孩子的爱是基于心智能量的虚假东西,没有活出真正的爱的人,在困难的时候,是无法利用那心智产生的虚假的爱,来给自己力量,用以去考虑到孩子的境况。而每次向我倾诉的那些时间内,她会暂时的忘却痛苦,产生一种得到支持和理解的假象,安慰一下自己。这可能是她在当时的痛苦中,唯一得到喘息的机会。而人没有接触正确的生命教育之前,全部是不可避免的企图在外界,而非内在,找寻出路。所以当时这一切是不可避免的。

 

我自己和她的情况一样,我在她这受到的伤害,在过往很多年,都是通过对爱人倾述的办法来缓解。爱人和我在某些方面极相似,所以他对我的态度,他对我的理解包容,和他回应的语气、角度全部是我喜欢和认同的。所以我曾占据了他无数个夜晚,失声痛哭,述说内心的伤痛,也没有考虑过他是否需要睡眠,会不会影响他第二天上课或者上班,没有考虑过会不会倾倒太多垃圾给他,把他的心里变灰暗。我心里只担心会不会被他遗弃,如果老是重复的述说心里那些痛苦,会不会把他弄烦了,某一天就不要我了,那我唯一的依靠没有了,我该怎么活。是的,我和我妈一样,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口口声声爱的人,只关心自己的苦需要人安慰,担心自己被抛弃。

 

而事实上,我们并不是只在受到挫折的时候才无法关心他人,我们平时就不曾真正关心他人。我们声称关心某人,仅仅因为某人能讨我们心智的喜欢,所以关心是用以讨好对方,来巩固关系,或者在心智中用关心来制造更多正能量体验,好愉悦自己。我们都是把自己认为什么是好,什么是关心投射到另一个人身上,并没有真正思考过怎么才是真的对别人好。因为我们自己作为心智在活,都不知道什么是对自己真正好,就更无法真正对别人好。所以其实不是我妈对我不好,而是心智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对他人、对自己好的能力。

 

为什么我会认为我妈该对我好,该考虑到我作为高中生,作为一个人,怎么养育我才好。那是因为整个世界的无意识场,不间断的显示着各种信息,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就植入了我们的思想,以非常具体的标准和图像构成。比如对母亲这个角色,太多歌颂母爱如何伟大的资讯,比如为了孩子连生命都能舍弃,为了孩子和家庭全然无我的奉献自己,等等等等,这是在每个人心目中,共同有的母亲的定义。当某个真实的人作为母亲,不符合这些定义的时候,必遭环境的非议或排挤。孩子也会因为真实的母亲不符合无意识和潜意识里对母亲的定义,而感到受伤、挫败、愤怒、憎恨。

 

但对于心智来说,对母亲,包括父亲,进行角色定义是必须和必然的,因为必须要用这些角色设置来控制作为母亲,作为父亲的这些人,让他们能对孩子奉献自己,没有自立能力的婴孩才能得到照顾,人类作为肉体形式才能繁衍下去。不然就人类自私的本性,不会去管另一个生命的死活的,所以必定要对父母和长辈进行设定,才能保持系统持续和稳定。所以,我把这种设定看成一个欺骗奴役手段,因为它是从不诚实出发,采取欺骗,让母亲自己和他人都相信,关于母亲的种种角色设定,这不仅限制了父母方以生命的形式开展亲子关系,而是不自觉的用角色来要求定义自己、发展关系。也限制了小孩,不把父母当人看,更多只是看见父母身上的角色设定,也不去理解他们,而是在心智中,理所当然的认为做父母的就该对自己怎么关心,怎么好。这其实是分离,关系的双方全部是基于角色设定的形象要求在互动,这不是真实的互动,所以我们不了解对方,只了解对方的角色,我们也不了解自己,同样用角色的眼光看待自己。而在这种角色形成的关系里或受挫受伤,原因都是因为对方不符合自己对这个角色的设定和期待。所以,我如果不把那个人当成我妈,只把她当人,我就不会受伤,不是她让我受伤,是我自己无意识和潜意识的设定没得到满足,心智让自己受伤。

 

所以,今后如果想起过往的那些事情,还有受伤的感觉,那我就要提醒自己,这不过是母亲这个的真实人类的表现,不符合我心智的虚拟设定罢了,我要更细致的去检视里面的观念,不再认为是别人伤害了自己,而是对自己负起责任,当下停止受害者心态,停止情绪,最终彻底拿掉无意识和潜意识那些设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