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丑鱼
小丑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检视直觉

(2016-04-14 19:27:37)
分类: 自我诚实的书写

写于2016-4-14

    过去多年,直觉是我很信任的东西,很多次,因为跟随直觉的判定,而做出了我自己比较满意的决策,所以一直不愿意去质疑它,因为这样会让我丧失一个我认为比他人有优势的工具。我有时也称直觉为内心的声音,我认为这是一个人可以自我信任的最根本的立足点,跟随着内心的声音走,而非大脑的判断走,是走出头脑最好的方式之一。并且我觉得自己能听见并跟随自己的声音,这和别人不一样。但是如果足够自我诚实的去检视,事实是这样的吗?

 

    小的时候,在我身上发生过几件事情,是我去认识直觉这个问题的开端。记得小学4,5年级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见父母离婚,爸爸娶了水泥厂某个女人,我还记得梦里那个女人骑着一辆女士小自行车。醒来后爬到父母床上去哇哇大哭,叫他们永远不要离婚。等我读初三的时候,他们的离婚拉锯大战开始,在我高三的时候,终于离婚。后面与老爸结婚的后妈,果然是水泥厂的,只是和我梦中的人长相不一样,因为以前我和我爸从来没有见过后妈,所以梦见的不是她的脸,而是曾经见过的一张脸。

 

    还有一件事是,小学的时候,体育项目最怕掷实心球,很难及格,所以在小学毕业考之前,老师让我们去河边找石头好好练练,可是我去了发现不想练习,就偷懒去玩了。临近考试的某晚,我躺在床上,不知为何,心里开始去感知我考试那天掷实心球时的情形,我就像身临其境般的感知到,球放在手上的感觉,和我一扔就可以扔很远的感觉,非常真实。到了考试那天,当轮到我去掷实心球,当时的状态和在床上感知到的状态很像,我还没有掷,就觉得自己可以掷很远,结果掷了三次,每次都是过了两分的线,而平时几乎很难过一分及格线,2分是优良成绩,3分是满分。

 

    另一件事是,高考完分数线出来了,我的分数离我报考的那个学校历年的分数,差好几十分。老爸很生气,觉得我铁定考不上了,我还在和同学在外面玩,就气冲冲的把我Call回去了。但是我静下来问我自己的心,以我这个成绩能考上吗?问了我自己无数次,每次在心中都是出现笃定的感觉。无论是夜深人静躺在床上的时候问自己,还是在人群中我突然深入到内心去自问,答案每次都是笃定的,内心的声音都很清晰,很笃定的告诉我,我能考上。到了我第一志愿的学校公布录取分数线的时候,我果然上了,但上得很险,只比录取线高两分,而由于当年题比较难,所以学生成绩普遍低,本科线的划定和录取线也就相应比较低。

 

长大后,知道一本书叫《吸引力法则》,说的大概就是,只要你心里真的相信某个东西,它就会变成现实,我相信是这样的,因为我亲身经历了几次。但是我质疑的是,不是我想相信就能相信的,这种觉得自己能够做到的感觉,不是我主动想出来的,而是被动感知到的,也就是说,无法去炮制它,这种对于自己平时做不到的事,但是却产生“相信自己可以”的感觉,什么时候,在什么事件上它会出现,我完全不知道,也无法掌控,我弄不清它是怎么回事。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当我静下来去问自己的心,如果不管问多少次,内心的声音都是很清晰笃定的话,那么它预测到未来发生的事情的,是真的会发生的。但是我在其他一些事情上,试图去启动它,想把它扩展到对一切事物的预估和判断上,我发现做不到,很多时候内心只是一片空白,或者只是我的欲望投射出来的希望。

 

后面在一类事情上,这种感觉又出现了。我发现自己可以感受到一个家庭到底是会生儿子还是会生女儿。我只要去想象,这两口子或者其中一个,和孩子在一起的场面,我去感受他们是和儿子在一起的画面让我觉得很相配,还是和女儿在一起的画面相配,来感知他们将来会生什么。之前准确率可以达到95%,只预测错一次,就是办公室同事怀孕了,我感觉她会生儿子,结果生的是女儿。等我知道了她生女儿,我再重新感受,发现内心的声音还是告诉我,她生的是儿子。这我就纳闷了,很无解,因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出错过,而且我都知道她生的女儿了,为什么我内心的声音还是告诉我是男孩,这是为什么呢!!我很困惑!后面时隔1,2年,她很快生了二胎,是个男孩,我当时在想,我内心的声音也不算没有估准。在这个同事之后,我继续在玩这个游戏,一直都准。后面我小时候的初恋的老婆快生小孩了,因为初恋小时候长得太好看了,所以可能我心中动念了,我希望他们生个和他小时候一样漂亮的小男孩,这样我就可以再看到他小时候的模样了,所以我内心的声音告诉我他们会生男孩,我就搞不懂到底是我的期望,还是真的是我的感知。结果后面生出来是女孩,从这以后我就没法去感知别人生什么了,全部都错。

 

0506年的时候,因为工作,把过往的痛苦激发,我急切想找到答案和出路,所以关注了一些心理学、人性方面的电视节目和文章,后面又去书店找了大思想家的著作和哲学学籍,都觉得像那么回事,但还不是那么回事。内心有个声音告诉我,我要找的很近了,我感受到心里已经有个模糊的框架了。直到06年底,我接触到灵修,一下就确定就是它了,我要找的答案就在这条路上。这让我更相信内心的声音可以指引我未来的方向。关于我到底是怎么被吸引至灵修,在里面有那些陷阱,以及怎么出来,又是被什么力量拉出来的,后面会单独写文来回溯。

 

这让我想起曾经看到过一些关于灵媒治病的文章,有些边远的,不发达地方出了一些灵媒,大字不识,却可以直接感知到一个人哪里出了问题,进而开出药方,很快就治愈。我以前觉得我身上也有类似这种潜质,我曾经把这理解成天赋、神通、特异功能诸如此类的事物。但是果真如此吗?

 

看了D的资料,关于灵媒的那些篇章,真的是惊讶,虽然看似难以置信,但是却很符合我自己的感受。但是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相信,因为我还不甘心,我觉得这种对未来,对自己本来不知道的事情有预知能力,是与众不同的,是可以利用来为自己服务的,我不想舍弃,我还想深入进去探索。让我终于可以真正去面对它,非常诚实的面对它,敢于去拆解它,敢于写这篇文章来检视它,是因为我看问题的角度,一直在缓慢的变化,到了最近量变产生了质变,我再也回不去过去了。

 

我以往的角度都是,希望自己好好修习,自己身上的毛病少了,和世界的冲突少了,我的人际会更和谐,生活更顺利,更容易吸引好的事业和丰厚的金钱,有了钱我就能住好房子,到处去旅游,把家人也照顾好,我就会从此过上幸福快乐,没有冲突的,内心圆满自在的美好生活。我之前认为,事业上一直缺少动力,对自己的生活也不是很满意,和家人的关系还有不圆满的地方,都是因为我没有把自己修好,所以我要努力修持自己,内在的修持和外在的物质建设都要跟上,我内心积极正面了,外在的世界也会变得顺利美好来呼应我。现在发现,这是最最最最最大的错误认知和自我陷阱所在。

 

因为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我自己要好,我身边爱的人要好,我在乎的人要好,世界上剩余的绝大多余人好不好,不管我的事。这是一种很深的很难察觉的利己主义,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所以人们都只关心自己,不在乎别人的死活。因此,世界上的战争,贫穷,犯罪,等等,没有人真正去关心,除非是自己或者自己亲密的人遇到这样的事。也没有人真正了解到,这个世界上全部的问题、矛盾和冲突、根源都是在我们每个人都想自己好,丝毫不关心别人,所导致的。所以我们看问题永远只看到局部,看不到整体,永远只看见是某些坏人、罪犯、政客、奸商在毁灭这个世界,而看不到每个人和自己认为该负责任的人是一样的,是同样的心智构造,是同样在参与、接受和允许这一切在发生,我们和被我们谴责的人一样,都没有打破利己思维,去为世界负上自己的责任。

 

因为利己思想作为我整个人的意识基础,所以我才看不清,内心的声音,它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前两次这个声音出现,都是我在关心我自己的学业,这就是和自我的利益和期待相关的。它除了去迎合我的欲望,迎合我的所求,对我为去了解心智,了解整个世界基于心智在运作,都造成了什么后果可曾有半点帮助?对我为自己、为整体负上自己的责任,有任何作用?能预感到别人生男生女,对上述一切能有任何帮助吗?相反,正是因为人都有点想与众不同,都希望自己能预测到将来的某些得益,想尽可能的让欲望,期待实现,所以才牢牢抓住这种特殊“天赋”不放。但是这真的是个人的特殊天赋吗?难道这种所谓的特殊天赋不是一种迷障,让人们乐于陷入进去,才免于去看见这是利己思想的化现,并紧紧抓住它不放吗?在D的资料里,灵媒是一种编程,也就是说,那些资料并不是来自灵媒自己的生活体会和感受,而是直接从心智系统里面注入了资料,灵媒自己能感受到那不是自己心智里的念头,所以才会相信那是上天的启示,或者相信那是一种开悟体验。

 

不管是与“死人”接通的灵媒,还是号称能“与神对话”的灵媒,还是混乱的心智,没有经过自己去看,去一个点一个点的走过,而在瞬间“开悟”,的大师,从精神混乱崩溃的状态,瞬间到达“开悟”、“洞见实相”的状态的悟道者,都是面临同样的迷障。这一切,看起来是人类无法解释的,也无法通过个人的努力达到的,只能称为神迹或者奇迹。但是这只是从人类的视角去看的,处在Matrix以系统活着的人,是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所言所行所思都是受Matrix编程和控制着的,它们只能依照预编程去走过这一生。但是作为编程者,要植入一些程序或者改写一些程序就太简单了,记在《黑客帝国》中,一个以男士面貌出现的,会编程的程序,他在一位女士的蛋糕程序里面,植入了性兴奋程序,女士吃下蛋糕,马上就感到了性兴奋,而她永远不会知道,那突来的性兴奋,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我们呢?怎么知道自己的所知所感是不是来自心智的控制,而一些超出自己理解的体悟,一些突如其来的、没有原因的改变,会不会只是启动了一个了以前未知的新程序?用以把自己更深的锁进心智里,锁进对未知事物和状态的崇拜中去,好让我们把注意力从真正应该关注的事情上转移开去。

 

关于内心的声音,我还有个体会是,我能明确的感受到,它是欲望,是期待,是想要什么的声音,是心智的声音。就比如我遇到吸引我的异性,我内心的声音就会告诉我,这个人就是我的Mr.right。当我看见一些美丽的田园风景的时候,我内心的声音就会告诉我,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一点都不想在城市里的钢筋水泥中活着。当我去工作的时候,我内心的声音告诉我,这就是一份我不想要的工作。。。。。。。我发现每每当我倾听了这些内心的声音的时候,都会给我的生活带来愉快的感受,喜欢什么就去追随,不喜欢什么就去放弃,生活看似容易简单了很多,纠结少了很多。而很多人没有倾听内心的声音,他们的生活就会过得很纠结。就好比一个人明明爱着某位男士,但是男士的经济条件不好,她最终妥协于金钱,屏蔽掉内心的声音,后面嫁给一个有钱的,但不爱的男人,一辈子过着毫无激情的生活。所以过往,我认为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是无比正确的,这是生活得过得幸福,自由,流畅的法宝。

 

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不过是去追随自己的欲望,逃避实现的困难,并对这种追随和逃避都不纠结罢了,并没有真的从心智里出来,活出自己的生命。只是不同的人,心智的设定不一样,些人的心智中,爱情是比金钱重要的东西,有些人的心智中,金钱是最重要的保障,有些人的心智,欲望被设定在野心中,而些人的心智是受田园生活的宁静画面所激发。所以跟随爱情并不比追求物质保障伟大,逃避到宁静的田园生活,只顾自己体验幸福安宁,不去为整体负上责任,也绝对不比在城市中为生存和野心拼搏的人高尚。

 

不管这到底是怎么来的,不管这些心智的程序具体是什么内容,什么表现,一个最基本的校准点是:“这些是在导向个人层面的利益、欲望、解脱、良好的感觉,还是能帮助我们意识到,世界万物平等一体,外部世界一切的不公、痛苦、战乱、冲突混乱,全部是每个人的心智投射出去的实化体,每个人都应该从自我的感受中走出来,去为整体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用此去校准,就可以知道,包括直觉在内的,无论是心智能理解还是无法理解的东西,到底是支持心智还是支持生命。

 

而我被这内在的声音欺骗了多年,把它视为我在迷茫时候的灯塔,期待它能告诉我,我所梦想的可以在未来实现。就好比工作,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工作动力,必须通过自我强迫去勉强参与。我一直在寻找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一路破除了很多因素,还是没有找到根子。我想,我应该是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事物吧,所以没有动力,但是我喜欢什么呢?我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吗?会不会一辈子都找不到呢?陷入这样的问题,内心是很绝望的,因为害怕将来,甚至直到永远都没有改观,所以我会静下来去问自己内心,听一听内在的声音是怎么样说的。前一阵我听见了内心的声音,就像以往那样,很确定的告诉我,我一定会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过上我最理想的生活。那种幸福美好的感觉,会在心中呈现,我相信只要我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了,我人生就没有太纠结的东西了,我就可以一直保持在幸福美好的感受里面,终于可以对自己满意了。

 

但是我发现,内心的声音骗了我,因为它很快就消逝不见了,过一阵它会更强力的回归,但是持续不了多久,它又不见了。在这次它消失的间隙,我发现了,如果我打破了自私、自利的角度,不再把关注点全部放在内心想要体验到美好的自我状态中,我就发现,内心的声音,从头至尾只是骗局。因为它除了给我怎么去实现自我的渴望指明道路,它根本就没有去为我如何解锁心智有任何帮助,相反,它让我迷信它,让我相信它的力量,而看不见当我把自己置于与全体一体平等的时候,才会有真正的力量,来自生命的力量。它在阻挡我去发现真正重要的事情,它在屏蔽我去发现世界的真相。它制造的证据,只会让我更加相信和沉迷于心智,让我以为自己能体会到美好、自由的内在体验,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重要的事。它试图把我困在自己在心智中营造出来的正向极性感受,而与整个世界、与全体彻底分离。

 

我发现它对我还有个欺骗就是,它让我逃避事实,企图通过发挥阿Q精神盲目乐观就能解决事情。记得大学的时候经常挂科,每次重修要按照50一个学分交费。我交了两次总共几百块钱后,就不想交了,不愿意去面对,因为我不想学习,所以我知道交了也会白交,后面考不过还得再交钱。但我并不想真正去解决问题,而是告诉自己车道山前必有路,暂时把这个问题抛于脑后,等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再说。结果到了大四毕业时,很侥幸的,学校被一些同学去教育厅告了,说学校乱收重修费,所以重修费全部被取消。而我通过去贿赂老师,叫同学帮忙作弊的方式,非常侥幸的过了这个坎。高考的时候也是,因为侥幸,我前排的男生我刚好认识,坐在他旁边的是他兄弟,他兄弟给他抄答案,然后我抄了他的答案,所以才比平时考得多一些分数的。生病了,只要不是病得要死,我都不想面对,总觉得不用去想,以后就会好的。现在也是,不担心未来的生活,尽管工作也一直抗拒没法好好做,医保社保也没有认真交,但是我相信等老了总会有办法的。出远门去玩,会凭直觉三分钟就相信一个人,并且敢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出去,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以前我认为这是好的,这是放松、不控制的状态,现在发现,这是我一贯的逃避现实问题的做法。我以为我没有恐惧就一定不会被伤害,就一定不会吸引人和事来伤害我,以为只要我不担心钱,我就不会饿死,我以为只要我不担心生病,就真的不会生病。事实和恐惧不一样,心里确实要没有恐惧,但没有恐惧这种心态并不能消灭掉外在事实,不代表面对老虎的时候,因为没有恐惧,老虎就不会咬你。老虎可能会咬你,可能不会,但是和我有没有恐惧没确定的必然的联系,灰熊人就是被他毫不恐惧的灰熊给咬死的。我长期故意忽略事实,把自己麻痹在精神胜利法里面,就像那种掩耳盗铃的人,以为自己听不见声音,声音就不存在。

 

那么应该怎么去面对事实?首先是直面,即,既不对事情产生负面的诸如恐惧担忧的情绪,也不幻想只要我不担心事情,它自己能迎刃而解。而是仔细去看,基于解决事情,我应该如何做?比方说挂科,如果不重考及格,就会没有毕业证,没有毕业证就会影响到找工作,这会让没有大学学历的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陷入更多后果和麻烦。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应该好好去面对问题,看如何才能让考试及格。不要怀有侥幸心理,以为靠别人帮忙作弊就可以。如果作弊不成功呢?即使作弊成功,在未来的道路上,全部依靠别人,这可能吗?这在事实上成立吗?所以要解决问题必须要学会依靠自己去学习,如果无法静下心学习,那么就要去看,到底是什么让自己无法静下心去学习,去从源头上找到原因,并且以此作为突破口,让自己不要受制于心智,让自己在任何时候都有力量去面对事实,去作出行动,去防止后果会更严重,让自己免于继续制造混乱的恶性循环。

 

对于金钱,我应该去正视了,不会因为我不担心钱,钱就会自然来。我一定要正视,在这个世界,目前就是靠有劳有获,不劳不得的模式在运转,所以我得去工作,无论心理多么抵抗,我都要面对事实,而且要去更进一步解构掉抵触工作的原因。我得从某一天我找到自己喜欢的事,自然就有收入了的妄想中解脱出来,不把希望寄托于这种对未来的幻象,而是去面对事实。我要为现在和年老的自己赚够养活物质身体的钱。我也要正视疾病和医疗,我要打破这种因为我不怕生病,所以就真的不会生病这种妄想,我要切实去了解身体、疾病、现有的医疗方式和医疗系统的关系,要去了解生病的是哪些原因到导致,什么样的协助才能真正的解除身体上的疾病,同时又不助长心智。然后再基于对事实的了解去判断,我需要在包括金钱和知识的哪些方面去支持我自己和别人的物质身体。

 

再说说我感受到的直觉的另一层含义。我发现我对一些事物有着非常精准快速的直观判断,其精准程度甚至会吓到我。记得大学的时候,看一档《绝对挑战》的节目,决赛的时候,两位选手PK,胜出者将获得那个高薪职位。在场有40多位评委,他们会分别举牌投票。在镜头打到每个评委,但他还没有举牌的那一瞬间的间隙,我就能预测出他会选择谁。40多位评委,我全部猜中,没有一个错误。把旁边的同学看傻了。有时候伴侣会问我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但我一点都不了解他工作具体的事务,也没有见过他的同事,但是我能在听完他的话以后,迅速分析出情况,并且一二三,很有逻辑性的陈述出来,经常击中要点。还有一次参加一个网络设计活动,我直觉宣传画上的模特就是真正的老板娘,后面果然证实就是。这一次次在生活层面的验证,都让我相信我的直觉判断是有超群的能力的,它能助于我在这个世界上更好的做出决策和行动,而且我还觉得自己挺聪明的,因为不要说快速精准的直觉,就是有意识的冥思苦想,别人也未必能有我这样的效果。

 

但我心里一直很清楚,却不想去面对的事情是,所谓的直觉,不过是潜意识心智在根据资料和信息进行运算罢了,而潜意识心智的运算的速度本来就快于意识心智,所以这没有什么好骄傲的。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启动了这种运算,这种运算其实是,我自己的潜意识心智根据同理心,而对别人的心智进行解读,也就是一种心智对心智直接的感知和解读罢了,没有任何神奇,每个人都有这种能力,只是开发程度不一样。就好比,在交际场合,别人对你说了很多恭维的话,虽然你很愿意听,但是你心里深处最直观的感觉是不相信的,你知道那只是在客套。或者当一个人拒绝你的时候,他的理由无论多冠冕堂皇,你的意识的解读也许是他真的有难处,但是你内心深处知道,那不过是在推脱和敷衍罢了。只是人的敏感性和心智同理心智的能力不一样罢了,所以有些人不能直接感知到对方真正在想什么。

 

像第一个例子中,关于评委要投票给谁,其实我是通过读一个人的面相和表情来推测这个人的个性,而人们都喜欢和自己个性相仿的人。所以面部带有一些笑意和喜感表情的人,我判断他会投票给性格活泼热情的女选手,而面部表情比较扑克脸的,我判断他会投票给与自己比较相似的沉稳内敛的男选手。我读人的脸去判断他的选择,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逻辑推理。而我能知道那个模特就是老板的原因是:宣传画的设计、风格都是比较上档次的,产品也是中高端定位,但是显然模特的长相弱了一点,明眼人能都看得出来,所以他们单纯从商业和审美的角度去判断模特的形象气质撑不起来,是很容易的。但是为什么还是用了这个模特,除非这个模特就是老板自己,出于自恋,而不是商业考虑,她让自己做了模特。这也是基于心智简单的推理。而心智的潜意识会自动进行推理的运算,就像做梦一样,并不是你想做某个梦,而是你潜意识本来就有那些东西,所以他们会自动的运算和排练成故事情节。

 

所以不能因为潜意识的运算速度和准确率就应该相信它,因为它的运算也是心智在运算它本身所储存的资料,而没有能力提供如何走出心智的建议。但是我刚刚想到,这种敏锐性本身不是坏事,如果它不是被用于心智内的计算,而是将敏感性运用到对心智本身的了解,对事实的了解上,以及基于这些了解,去研究出好的方法,让我们更加能够走出心智,在事实层面去改进现状。所以逻辑性、敏感性、理性的认知能力本身是好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关键是看是用在支持心智还是支持生命的建设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