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丑鱼
小丑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检视善良

(2016-04-11 20:56:33)
分类: 自我诚实的书写

写于2016.4.11

善良一直是过往很多年,我非常认同,欣赏,珍惜并用以定义自己和他人的品质,从来没有考虑过它有什么局限和不好,我觉得世界上多些善良的人就会更美好,但是如今,我对这个认识开始质疑。

首先在过往的岁月中我发现,人群中特别善良那群人 ,大多数人身上都带着点傻劲,经常会陷入无法拒绝他人,界限不明,是非不清,缺乏果断和坚决。但我一度以为这也许就是他们善良的原因,因为想得少嘛。但我似乎没有觉得这是多大的问题,因为在这个残酷冰冷,互相敌对的世界,有一群不去主动进攻侵占别人的人,已经是很好的了。所以我很享受和善良的人在一起,觉得安全舒服,不担心受伤害,请他们帮忙,一般不会遭到拒绝,他们也很少去太计较什么,只要别人不是太过分,他们永远都是你敬他一寸,他一定敬你一尺。

但是前天在和朋友在微信聊天的时候,朋友对做保险销售的那个同学的态度是:做销售的人,经常需要对别人卑躬屈膝的,所以会愿意对他们好一点。我这个朋友,一向对人都是这种宽容善良的态度,以前经常会被她这种善良给打动到,但是在前天,我却在瞬间的打动后,立马进入到一个质疑:善良看起来是很打动人的,可是,善良会带来真正的改变吗?在那一刻,我感受到,善良并不能给世界带来真正的改变,因为在那个当下,我感受到的是朋友她并不愿意真正去了解在个销售员身上,这个行业,这个世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些因素是如何互相关联在一起的,我们应该怎么去做,才能真正带来改变。她只是基于一个点在做考量,而不是完整的事实,这个点就是作为某个个体,谋生是不容易的。这正是基于心智的反应模式,心智不管是怎么反应,它一定只对非常局部,非常狭小的一个点或者一些点去反应,它无法洞见一个关系中的全貌,无法根据事实本身来行动。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从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任何一个点,我们都可以见整体,但是心智是不会允许这发生的,因为当我们真正看见整体的时候,心智就会死。所以它会设定好,人们只是根据某个点某些点去作出反应,以此去阻止人们透过这个点去看到整体。只是不同的人,他所启动的点不一样,所以带来的反应也不一样。于是在心智世界里的人,他们对同一个事件可能有无数个解读,但如果不是基于完整的真相和事实,这无数个解读也找不到一个有效的,真实的观察和应对。这样看来,只要不是愿意真正去洞察整体,洞察真相,那么无论是出于善良还是恶意的反应,都是心智的反应,这二者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都是把人困在一个很狭隘的视角中的分离手段。只是绝大多数人都更喜欢去亲近正向极性能量,所以会不假思索的认为善良的看待和解决问题是正确的,是被赞叹的,受人尊敬的。

不去了解事实真相的善良,其实也是在助长心智,当一次次这种不合理的事情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我们却并不是去深思它为什么会这样,如何才能从根本上改观,而是用善意去包容心智里生出来的那些不合理,这其实就是在维持心智的运作,就是在延续心智的生命。越来越理解心智的极性设计和运作是怎么回事了,真是太具体欺骗性了,人们都会去谴责恶,谁会去质疑善?不仅如此,全世界都在宣扬善,提倡善,认为善是一切问题的终极答案。细思极恐的欺骗手段啊!

去认清事实和整体,需要运用到善的力量吗?在带来改变的时候,有善来介入吗?只是去观察,而没有观者(心智)作为介质,就能直接看清事实,就像我们能直接看见天上的鸟,水中的鱼,不需要任何介质,看心智和心智造就的世界也是一样的。相反,如果我们带着“需要多体谅别人的不容易“这样一个善念去观察的时候,观察到的事实就必定是扭曲的,看到的都是心智本身的倒影和投射。所以透过心智去观察,看到的只是心智本身的回音,还是在心智里原地踏步,绕不出来。若是要带来真正的改变,需要善念的介入吗?当根据事实行动的时候,人就不再被困在心智中,那是一个直接的行动,无关善恶,即使看起来可能一些事像是在做好事善事,但已经不是心智中被定义的那种善了。

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关于善的定义,来自什么地方呢?记得很小的时候,家长,学校,社会就在培养一个人关于善的定义和各种内涵了。从幼儿园时代起,我们在学校会被教育要尊敬师长、爱戴长辈、尊老爱幼。在家里,父母教育我们要懂礼貌,把玩具让给弟弟妹妹,在社会上,各种学雷锋树新风。电视剧里,我记得890年代有部叫《渴望》的电视剧,里面的刘慧芳就是中国人文化中,贤良淑德,隐忍的大善人。就是这样,人们从小就被灌输了各种关于善非常具体的定义和表现形式,各种生活中的榜样、文学作品、电影电视、都用具体形象,向我们灌输什么是善,当我们长大,我们在做一些决定,在思考某个问题的时候,心智里的这些由过去存储的信息,会自动跳出来,代替觉察去解读眼前的事物,好阻止我们去看清整体因果链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仅是善,关于其他的观念,也是通过同样的方式灌输和运作的。而不同家庭,对于善的观念,灌输的具体方式和内容是不一样的,有些家庭会侧重灌输要对家里人好,多帮助兄弟姐妹,伯伯姨姨,有些家庭可能会灌输在外面要多理让人,多关心帮助他人。有些有宗教信仰的家庭,可能会带着孩子去做礼拜,当义工,做慈善。但无论是哪种方式,都没有一种教育,是引导人们,从小就去观察心智,观察世界,去学习和弄明白,这个世界和人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要如何改正?我们要如何在将来避免重蹈覆辙。所以,善,只不过又是一个分散人类真正注意力的方式,很精巧的,极难以被察觉出有问题的方式。

除了家庭环境,我发现,不同的人身上,善恶的天然分配也不太一样,这一点以前困扰了我很久。因为我观察到,有些人天生的善根就是比一般人强大,即使这些人身在一个不太善的家庭,处于一个不善的周边环境,但是他们身上的善良,似乎很难被真正影响到。而另一些人,父母看起来也还算不错,不知道他们受了什么刺激,骨子里的那种恶,似乎是很难被转化的。所以我以前误以为,善是人类最好的品质之一,那些天性里善根特别强大的人,是这个世界的稀罕宝贝。现在发现,没有任何根本不同,只是设计得不一样罢了,不管任何特质,只要不是有助于去发现、了解真相,活出生命的,都是心智设计,毫无意义。

小孩子身上看起来很善的东西,是真的善吗?能被称为善吗?我记得小孩的时候,一个小朋友分享给了一块黄豆大的饼干碎,我感动得当即把电子表送了她。因为在当时,我没有感到任何小朋友有主动分享的行为。我无法确定,在那一瞬间,在对方的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自己还记得当时我作为小孩的举动,和我对其他小孩的感受。我发现小孩一点都不纯粹,小孩很会去抢夺,3,4岁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不同的小孩,身上的习气非常不一样,会有种天然的进攻性,侵略性,还有各种阴谋诡计,和对彼此的控制和奴役。我有偷过其他小朋友的糖果,还直接去抢过其他小朋友的东西,她不给我就一口往她的手咬下去,我也被其他甚至不认识的小朋友,骗至角落,把我的脸抓得满脸血印子,还被逼向另一个小女孩下跪表示臣服。当然也有一些天然很正的,没有太多这些习气的小孩,我一直很困惑,是什么导致了这些个体的差异,这些个体差异又代表着什么?代表的仅仅是个体差异,还是代表人类从一出生就都不纯粹?

但小孩身上又有成年人没有的东西,比如小孩不会那么在意穿得好不好看,不会在意自己某些举动是不是符合场合,不会在一个事情太多的权衡利弊,不会记仇。小孩和自然会有天然的亲近感,能比成人更容易和动植物建立关系。这种矛盾性该如何去理解?关于小孩,我们到底能向他们学习到什么?小孩子身上哪些表现是生命的,哪些是心智的?那些属于心智的,是怎么来的?从DNA里面下载的父母的资料?似乎有道理,因为绝大多数孩子都像极了父母至少一方。但是有些孩子某些方面却不像父母,比较天赋,天赋是一种特别的设计吗?心智如何在后面演变进化的?那些生命特质是如何被心智覆盖住的?小孩每一个阶段,是重点在发育心智的哪些东西?从中我可以学习到什么?我发现写到这里,我深入不下去了,虽然有看到D的资料对此有很多解释和描述,但是我自己还没有真正从自己的体会中有足够的一手体悟,去了解问题的全貌,所以就把这个问题先放在这里吧。

本来想就此结束这一篇,但刚刚做饭的时候,我好奇,为什么一个问题检视到一定程度就检视不下去了。我发现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缺乏对一个问题的觉察。如果对一个问题没有觉察和亲身体悟,那么不会因为把思考固定成更稳定的书写方式,就能写得出来的。这种觉察来自对事物的观察和深思,这需要在平日里,在具体人,具体事务上,对这些问题不间断的观察和思考。若是缺乏了解,书写也起不了作用,书写永远写不出你不了解的东西,书写的作用是两点,一是,把你所了解到的东西,通过书写,让我们更好的理清里面的因果关系。第二是,有些洞见是很模糊的,很微弱的藏在心智的海洋里,因为念速太快,所以很容易把这些真知就滑过去了,不容易注意到。通过书写把念头放慢,把心智稳定下来,那些平日里已经有所察觉的微弱火花就会浮现出来,也会很容易抓住它,并沿着它,顺藤摸瓜的去看这个点里面所包含的全部内涵,也能去看和它相关的问题,就比较容易把问题看全。

关于觉察,有两点很重要,一个是搞清楚是什么在觉察,是觉察本身,还是心智幻化出来,让我们信以为是觉察的东西,那还是在心智的幻象里。第二是,要去觉察什么?从哪个角度去认识事物?视角很重要,因为视角一旦出现细微偏差,它都有可能把我们带进黑暗深渊。而目前我所了解到的视角中,desteni的视角是最让我信任的,为着了解世界的真相,了解整体的状况,为着平等一体站立于生命。于是我会看见,那些宗教、哲学、灵修、心理学、辩论高手的思辨,都不是全错,都有看起来很有道理的东西在里面,但因他们的视角从一开始就是分离的,提倡或暗示:个体可以在和整体分离的情况下解脱,以及强化个体正向极性体验,所以导致了从此基础上衍生出来的一切都是错误的。这个问题后面我要重新开一篇来仔细梳理,这是我质疑了多年,困扰了多年的问题,以前总觉得哪里不对,能说出来一些,但是自己清楚,无法全部说明白,所以自己很不满意。现在这个阶段,我比较有信心能把这个问题梳理清楚了,恩,后面就写一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