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克钦邦西北部行记1——“孙不拉蚌!孙布拉蚌!”

(2014-05-06 14:30:27)
标签:

旅游

分类: 域外杂记
  ——“孙不拉蚌!孙布拉蚌!”

    4月3日接到通知,邦政府已经批准我们的行程安排,可以随时出发了。翌日一早,租用的皮卡车也到了。燃料、生活物品、仪器设备等把两辆车装得满满当当,到中午才安排停当。
    吃过午饭,我们一行7人(中方三人,缅方四人),两部车依次出发,开始了此次克钦邦西北部迈立开流域站网巡查之旅。时间是北京时间13:30。

    密松坝址处,有同事开车在那里接应,发现皮卡车箱漏油,一检查,原来是越野车备用的汽油桶破损所致,卸下这个油桶,折腾了半小时。
    越野车一路走走停停,等拉在后面的皮卡,到德洋索(Sawan)(我们第一天的宿营地)时是北京时间17:00点。司机把车停住,等待后面的皮卡到来。我和同伴沿徳洋索那条沿江街道一路上行,看看徳洋索的街景,直至一处小河出口处的大桥。
    徳洋索,路标是53英里。由于近年的淘金热(有许多国人参与——湖南、广东、福建的都有),十分热闹,俨然成了一个集镇,不仅日常生活用品,菜场、饭店、咖啡馆、旅馆样样齐全,还有数码设备商店。且家家户户都点着电灯(这在北部山区是难得的)。那些沿江岸搭建的吊脚楼,多数是用竹、木搭建造,形态各异。这让我想起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想到《桃源与沅州》等文中描述的那些临近江边的吊脚楼。
    这一条沿迈立开的街面也不算短了,怕有近两公里吧!我们慢慢走过来也花了近半小时。再往前走,公路就拐进山里,只好在桥那边等着。眼看天色渐晚,还不见车子过来,我们有些着急了,慢慢回走。到了停车的位置,据说皮卡才刚刚赶到。晚了一个小时,这辆车怎么啦!行程刚刚开始就掉队,真让人忧心忡忡。
    就地宿营,晚餐和住宿是在一位密支那华侨开的店里。从这晚开始,我们就开始打地铺啦!
    在徳洋索检查站,遭到刁难,非得要一份我们行程的批文。而我们并未准备多份批文,有人说这里就有照相(复印)的,一问,每页要价300ks(约2元人民币)。前路还长,检查站也多,再贵也得复印啊!而且得多复印几份才是。

    过徳洋索不久,汽车就蜿蜒在山间,路越来越难走,泥泞不堪,显然前几天下过雨的。不时有大炮车驶过,这些车多数是用中国的旧货车改装,前面加了绞盘,遇险可以自救的。司机艾牛以前就开过这种车,一路上遇见很多以前的朋友和跟车的助手。
   在71.3英里处的村落 ,有我们的18号站。上前一看,太阳能板和电瓶没有了,据说是缅军拿走,不过其它设备完好,控制箱里面也密封了,这种盗贼被我们称为良心盗贼。
    想要找户人家做点饭吃,回答是什么菜也没有。央求那家人去抓只鸡,见那鸡太小,就要了两只。后来又见有人手里拎着用叶子包裹的东西,一问才知道是鲜鱼,连忙买下。这一餐饭虽然那几个女人做得挺慢,但最后端上来却让人欣喜,因为味道实在不错。可见食材还是新鲜的好,而且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烹饪方法做出美食。
    设备恢复正常,饭也吃饱了,我们继续赶路。
    据说前面路况更差,而且难以找到宿营的村落,艾牛不断要求停下,但这边的村落都不具备吃住条件,我们继续前行。
    到了86.5英里处,天色已黯。时间是20点30分。但见前面灯火辉煌,灯影下我们见到几辆大车陷在泥淖里,前方有大车用绞盘施救。一看这情形我们就知道今晚再难前行了,今晚只能就地宿营了。司机先找一个宽敞的地方停车,缅籍人员则去找柴火烧水泡面。
    在我们后面,陆续赶来几辆大炮车,有两辆据说是皮卡车司机约岸的兄弟,计划到天明时帮我们脱困的。看来在这条路上即使遇到什么困难也不寂寞,总有车辆陪伴。
    前面那几辆车折腾了近两个小时后,才慢慢挣脱出泥潭,消失在夜幕之中。
    山里的夜空清冷、湿润,一轮弯月就在当头,满天的星星闪耀缀满瓦蓝的夜空,这景致实在太美,有梦幻般的意境。虽在困顿之中,我们并不畏惧,因为只要坚持走下去,所有困难都将克服。
    司机艾牛和那几辆大炮车的司机盘算许久,还是决定连夜跨过险段。午夜时分(北京时间1点)那两辆大炮车过去了,接着又把皮卡拽了过去,我们的越野车很争气,竟也一举成功。然后在路边找个地方宿营,这是我在缅北第二次在车上过夜了。

    第二天一早依然烧水泡面,然后踏着泥泞出发。前面的路更加艰难,走不了几步,就要下车看路,看看怎么才能冲过去。有好几处是要动手挖掘和填埋的,这样更费时费力。有有几处都是迎面过来的炮车把我们拽上来的。在这条路上,别人也往往伸出援手,有些会提出少许费用的要求,有的则是仗义相助。
    每当在险段查看回来,皮卡车司机约岸一边苦笑一边说“孙布拉蚌,孙布拉蚌”。也是,区区131英里的孙布拉蚌怎么这么难以到达?
    中午,我们抵达93英里处的一个村落Hkagelayang,见到许多大车在这里休息,加水,有人就在路边水池洗澡。一身疲惫的我们也在路边的水池洗了澡,顺便把衣服洗了,晾在人家的篱笆上,等到了吃完午饭回来,衣服也干了。
    继续向前到99英里处,有一辆车抛锚,横在路上,两边都有车辆等待——这在这条路上是常见的事,我们虽然着急,却也无可奈何,只有等着。
    烈日当空,许多人找到拐弯的阴凉处,砍下芭蕉叶子铺在地上,坐或躺着。我们如法炮制,躺在地上,仰望天空,看看碧蓝天空中云舒云卷,本是惬意之事,只是心里想着,这天只怕是要下雨了,而雨后的路更难行驶啊!
    两小时过去,终于可以挪窝了。这时候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了雨。在雨中行驶更是狼狈,原计划今天赶到20号站所在地Suyang(苏洋),看来计划仅仅是计划而已,在这条路上还是随遇而安的好。
    19:30我们终于到了一个村寨(Maitong),所以不用露营了。这是4月6日,路标是101英里,这一天我们仅仅走了约14英里。
    路边水管流着水,洗澡应该是不成问题。仔细一看,昨晚那几辆大炮车都在,看来在这条路上,真可以低头不见抬头见啊!
    问店家有什么吃的,回答是鸡没有,猪、牛肉没有,我们发现了洋葱、芋头,南瓜等,要他随便做些来吃。

    翌日清晨,站在高处,拍摄了Maitong的晨景,薄雾缭绕着的村寨给人一种梦幻般的神秘和恬静,非常不错。
    早餐后出发,中午时分抵达114英里的Suyang(苏洋),到地方一看,傻了。所有设施洗劫一空,连密封窗的盖板也弄坏了,基座紧固螺栓也变形。我们比喻这个盗贼为野蛮盗贼。怎么恢复?看来只有另行安排调运设施,等我们折回时再恢复。
    请委托看管的那家做饭。今天运气不错,有新鲜的鱼(已经做好),还有鱼干巴,蔬菜仍是稀缺的,连土豆也没有。那家女主人手艺精湛,虽然简陋,却把食物做到很好,那用叶子包裹的米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非常不错。我们大快朵颐,在国内,这么好的江鱼实难寻觅,这一顿大家都吃得饱饱的。
    再往前行,路况依然不好,走走停停。18:30我们终于踏上了孙布拉蚌(Sumpradun)边缘的沥青路面,感觉真是不错。
     
    孙布拉蚌为建制县,处于密支那至葡萄公路中点,路标是131英里。已是我们出发后的第四天。一路走来,真是太不容易啊!
    孙布拉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当年中国驻印军反攻密支那时曾经过此地。2011-2013年,孙布拉蚌亦为缅军和克钦独立军(KIOA)反复争夺的战略重地,沿途多处桥梁被炸毁,致使百姓流离,物价飞涨。
    这里晚上定时供电至仰光时间10点,据说是柴油机发的。由于运输不易,也属难得了。
    晚餐有马鹿肉干巴,景颇臭鱼,鸡蛋,再加上一份汤,算是不错了。
    餐后出去走走,路上少见行人,停在路边的大车司机及助手有的席地而坐,有的播放着DVD影片,有的已然铺上行李安睡。这也是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一种常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啊!



        2014-04-28 缅甸 克钦邦 密支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