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2018-11-17 21:24:50)
标签:

杂谈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公元809年,长期跟踪拍摄诗坛大咖私生活的“狗仔队”爆出猛料:奉命出使东川的监察御史元稹,在梓州秘密约会“唐朝四大才女”之一的女诗人薛涛,两人迅速确立恋爱关系,并很快睡在了一起。

这看似是“才子配佳人”的爱情故事,却迎来吃瓜群众的集体质疑和声讨:

厕所里跳高——你过分(粪)了啊!

别忘了你家里可还有位病重的妻子呢!

是的,你没有听错。这就是后来悼念亡妻时写下千古名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元稹。后人只记住了这首悼亡诗,却误会了元稹。这家伙可从来不是什么痴情的种子,而是渣男中的极品。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799年,20岁的元稹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屌丝,科举入仕后,他受命赶赴蒲州,在政府机关担任办事员。此时,蒲州正遭内乱,元稹的远亲崔家被乱兵围困,所幸元稹与军中某些军官有交情,依靠元稹的周旋,才保住崔家不受乱兵劫掠。

正在此时,元稹意外邂逅了远房表妹崔莺莺,情窦就这么初开了。刚开始,莺莺对元稹并没有感觉,但元稹买通了崔家侍女,私底下塞了好几次红包,让她暗中协助。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最终,凭借侍女的暗通款曲、牵线搭桥,才华横溢的元稹赢得美人的芳心。两人度过了一段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美好时光,元稹的才华令莺莺甚为倾慕,只可惜还没等爱情开花结果,元稹就离开了她。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800年,元稹含泪告别初恋,踏上进京求官之路。为了保证仕途顺利起步,他选择投靠新任京兆尹韦夏卿。韦家可谓名门望族,元稹总是极力与韦家子弟结交,时间一长,他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

韦夏卿之女韦丛尚未婚嫁,而且老领导有意招自己入赘为婿。跟在领导后面端茶送水写材料,毕竟没有“嫁”入豪门来得方便,可若是迎娶韦丛,就意味着辜负了莺莺。

求官心切的元稹还是时常想念远在蒲州的初恋女友,莺莺虽然才貌双全,家中富足,在官场上却没人,对自己的仕途毫无帮助。思之再三,元稹选择放弃莺莺,欣然娶了韦丛为妻。初恋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一年后,崔莺莺听闻元稹已娶,极度失望地另嫁他人。嫁人之后元稹还想见莺莺,莺莺想要断干净,没有见他,还写了首诗:

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

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当时抛弃我,为什么今日还要来见我,还是把你的心意,多怜爱眼前的人吧,从此两人之间再也没有消息。对于极品渣男而言,爱情就是用来被辜负的。多年以后,元稹特意写了本短篇小说《莺莺传》,讲述这个悲催的爱情故事。

没错,这就是后世王实甫《西厢记》的蓝本。然而后世王实甫《西厢记》的故事,是经过了作者改编美化的,彻底成为了一个才子佳人终成眷属的美谈。在原版《莺莺传》中,元稹是彻头彻尾的渣男,他这样为自己始乱终弃(成语出处)的行为开脱的。

“凡是上天所造就的绝代佳人,不危害她自身,就一定为害他人。如果崔莺莺婚配富贵人家,凭借着娇宠,不成云不成雨,就成为蛟成为螭,我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从前殷商纣王,西周幽王,拥有百万人口的国家,力量很雄厚。然而一个女子就可以破坏一个国家,至今两位帝王仍被天下人耻笑。我的德行不足以战胜妖孽,因此只好克制感情。”

按照元稹的意思,崔莺莺是天下之尤物,甚至祸乱社稷的妖孽,由于自己的才德不足以驾驭妖孽,因此只好放手。看到没有,这就是元稹辜负初恋的说辞。说元稹不渣,你们信吗?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元稹娶韦丛,是想借韦家的权势尽快向上爬。无论怎么看,这段婚姻都夹杂着很大的政治成分。不过,元稹真是走了狗屎运,妻子,非但不是那种蛮横无理的刁蛮公主,还贤惠端庄、通晓诗文,对丈夫温柔体贴,尽力做好贤内助。

即便元稹无权无势更没钱,韦丛始终对嫁给元稹无怨无悔。婚后第五年,元稹受命前往东川视察民情,韦丛此时身染重病,已不久于人世。刚到梓州没多久,元稹就被人爆出与薛涛同居的猛料。薛涛,才是元稹梦寐以求的尤物。

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并称唐朝四大女诗人;又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薛涛通晓音律,擅长作诗。几近完美的薛涛只有一个缺点,年龄太大了。认识元稹时,她已经芳龄四十一了。

元稹刚到梓州,就马不停蹄前去拜访薛涛,也就是说,在身体出轨前,元稹已经精神出轨了。毕竟都是诗坛大咖,元稹和薛涛一见钟情,感情迅速升温,陷入了不可自拔的热恋阶段。元稹确实忘了,遥远的家中还有病重的妻子,一直对自己温柔体贴的妻子。

三个月后,元稹将返洛阳。作为韦家女婿,元稹自然不敢带歌妓出身的薛涛一同返家,薛涛心里也很明白,这注定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三十一岁的情郎风华绝代,四十一岁的自己依旧明艳,却难以维持。

也许是心中不舍,元稹并未当面与薛涛分别,他简单写了首诗,夸了薛涛几句。我要走了,我会想你的。分开后,两人时常往来书信,互诉衷肠。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薛涛写信问他:你不会忘了我吧?

元稹回答:怎么会呢?我怎么能忘了你呢,更忘不了你给我写的诗啊!

每次几乎都是同样的回答,薛涛笑了笑,元稹的话是不能相信的,但她并不后悔。与有情人做有情事,这一生已然知足。从此,薛涛脱下平日爱穿的红裙,换上一袭灰色的道袍,任凭门前车马喧嚣,内心却早已平淡如水。

韦丛病逝时,元稹未能及时赶回家中,怀着对亡妻的思念,也许还有愧疚,元稹写下五首《离思》,其中第四首就是流传后世的名作: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然而,元稹却又一次以渣男行径,狠狠打了自己的脸。两年后,元稹的朋友李景俭见他依旧单身,就把表妹安仙嫔嫁给了好友,可惜安仙嫔只与元稹做了三年夫妻,不幸病逝了。

感情进入空窗期的元稹需要知己,于是在浙东为官时,他又看上了唐朝四大女诗人中的另一位,刘采春。刘采春虽不如薛涛有才,却是位能歌善舞的全能型美女。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刘采春早在认识元稹前就结了婚。

唐代四大才女被这个渣男睡了一半!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这回勾搭少妇,元稹只用了几首诗的代价。刘采春则迅速被才华爆表的元稹迷上,她觉得元稹才是真男人,便毅然离开了丈夫,住进了元稹在浙东的府宅。

没几年,元稹调回长安,不用想,刘采春肯定不会随行。回到长安的元稹对这段感情只字不提,好像生命中从未有过这个人。心灰意冷的刘采春,无颜面对曾经的丈夫,更无颜应对流言蜚语,竟然投河自尽。

唐朝四大才女,元稹一人搞定了俩,也辜负了俩。

815年,元稹第二次入川,出任通州(今达州)司马。梓州与通州相距不远,几乎就在薛涛的眼皮底下,元稹安然与涪州刺史裴郧之女裴淑成婚,开始了第三段正式婚姻。裴淑知书达理,勤劳善良,尽心照顾着元稹与韦丛的女儿和安氏的儿子。

由于此后元稹的岗位经常调动,与妻子时常不在一处,关于元稹的桃色新闻也是一件接着一件,裴淑却几乎从未有过怨言。品行这么渣的元稹,妻子却一个比一个贤惠,这实在没处说理。830年,元稹被贬武昌,裴淑选择同往。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不离不弃。

831年,元稹病逝,爱妻裴淑陪伴花心的丈夫走向人生的终点,这实在有些悲哀。崔莺莺、韦丛、薛涛、刘采春,以及那些没有被史书记载的女子,元稹这一生辜负了太多人。大唐开放的时代特点显然不能成为元稹渣男的理由,根本上还是个人品德有问题。

感情这东西没有密码,只有用心,同时爱情也没有套路,只有珍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