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德东方
厚德东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5,730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2017-12-15 12:11:14)
标签:

龙树寺

龙泉寺

抱冰堂

张之洞

宣南诗社

分类: 北京瞬间北京史

龙树寺位于西城区陶然亭公园西门附近,由龙泉寺分出。

看资料,嘉庆年间,宣南诗社在此唱和。张之洞曾在此建蒹葭簃,后为张之洞祠堂。建国后并入新建的陶然亭公园。现在公园“西湖”的西侧有一座“抱冰堂”,就是当年张之洞在修建蒹葭簃之后增建的。

陶然亭公园西门向北,按照地图标识,看见不远的地方高处有建筑,似应为抱冰堂

中国新闻网引2012年1月21日北京青年报《北京地名寻龙之旅》摘录:

陶然亭里有一处景点,与龙泉寺多少有点关系。话说当年龙泉寺规模很大,其东跨院逐渐独立出来,名叫“兴诚寺”。因为寺内有棵大槐树,树状似龙爪,称为“龙爪槐”,寺也又名“龙树寺”。因为年代久远,槐树枯死了,晚清名臣张之洞(1837年-1909年)补种两棵。张之洞还在龙树寺建了7间北屋,取名“蒹葭簃(yí)”,常常邀请文人墨客,到此宴饮赋诗。张氏去世后,他的门生、同僚将龙树寺改为张之洞祠堂。20世纪50年代,张之洞祠堂被划入新建的陶然亭公园,现在公园“西湖”的西侧有一座“抱冰堂”,就是当年张之洞在修建蒹葭簃之后增建的。“抱冰”是张氏晚年的号,取“矢抱冰握火之志,持匡危扶颠之心,冀挽虞渊之落日”之意。由于抱冰堂是在龙树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龙树寺又曾是龙泉寺的一部分,所以,抱冰堂与两座寺庙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网易网引2014年7月31日渤海早报《仕乡看宣南,夏日寻龙自陶然》摘录:

龙树寺在清末民初名声绝不比陶然亭小,一切全因以龙树寺为营的“宣南诗社”。宣南诗社,原名叫消寒诗社,成立于清朝嘉庆九年。参加者有陶澍、顾莼、朱珔、夏修恕、吴椿、洪介亭等,他们都是嘉庆七年(1802年)的同榜进士,当时都在翰林院供职,龙树寺便成了这帮人“文酒唱酬”的聚集地。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也正是因为宣南诗社的原因,龙树寺自此成了文人雅客饮酒作赋的绝佳聚会胜地。晚清名仕张之洞就特别喜欢这里,到什么程度?连在古稀之年出任军机大臣时还在龙树寺建了7间北屋,取名“蒹葭簃”,邀请文人墨客到此宴饮赋诗。他去世之后,他的门生、同僚将龙树寺改为张之洞祠堂。“抱冰”是张氏晚年的号,取“矢抱冰握火之志”的意思。在武汉也有一个“抱冰堂”,是张之洞出任两广总督时的居所。上世纪50年代,张之洞祠堂被划入新建的陶然亭公园,现在公园“西湖”的西侧有一座“抱冰堂”,就在西门仿古小院的后门,这栋两层建筑就是当年张之洞在修建蒹葭簃之后增建的。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抱冰堂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陶然亭公园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北京瞬间(2806):陶然亭公园龙树寺的位置

陶然亭公园地图

上图有“抱冰堂”,下图灰色部分应为抱冰堂

和讯网引2009年7月23日东方早报《张之洞玉李慈铭的交往始末》(祝伊湄)摘录:

同治十年五月一日,张之洞和潘祖荫做东,在北京龙树寺举行雅集,这是晚清文人、名士的一次盛事。应邀者皆一时之选,同在北京的李慈铭当然也在此列。雅集之前,张之洞给潘祖荫写了数封信讨论准备工作,光是与会人员的名单就花了不少心思。众所周知,李慈铭和赵之谦交恶,一再于《日记》斥之为“天水妄人”。这次雅集张之洞却准备同时邀请李慈铭、赵之谦二人。潘祖荫对此颇有顾虑,张之洞回信中说:“李、赵同局,却无所嫌(小注:此二君不到,此局无色矣)。莼客晚嘱其不忿争,执事能使撝叔勿决裂(小注:度不至此),则无害矣。若清辩既作,设疑送难,亦是韵事。毛西河、李天生曾于益都座上喧争,又某(小注:偶忘其名)在健庵处论诗,至于头击,岂不更觉妩媚乎。”在之后致潘祖荫的一封信里,张之洞把所邀诸人的专长也列了一下,李慈铭是“经、诗、骈文”。在聚会后致潘祖荫的信中,张之洞反复说“莼客、益甫诸君子诗望促之”,并称“填小词一首,因见雅制及莼客作,故效颦为之”。这次雅集,无锡的秦谊亭作有雅集图。李慈铭为之作《潘伯寅侍郎张孝达编修招集龙树寺分纪以诗》,收入《白华绛跗阁诗》壬集。考张之洞信中所言,应该是李慈铭尚为之填词一首,张看了之后也和了一首。可惜的很,李慈铭的《霞川花隐词》及《霞川花隐词补》均未收录与这次雅集有关的词作,《日记》中也遍寻不到;《张之洞全集》里同样也没有看到与之相关的词作。关于这次雅集,李慈铭《日记》也有记载,并把矛头指向了赵之谦:“伯寅集名士饮龙树寺,吾邑妄人天水生亦与焉,诸君多不饮,均茵伏。”好在赵、李二人没有当场真的争执起来,算是给做主人的潘祖荫、张之洞很大的面子。后来张之洞在和李慈铭的谈话中,也表露了对赵之谦的不满,李慈铭自然很乐意引为同道:“孝达谓赵之谦之荒谬狂鄙,本不值一骂,然其不学无行之诡状,三尺童子可立发其覆,而士夫乃为所绐,良由实学不明,世无正论,使生乾嘉之代,太阳遍照,妖魅自清,何烦我辈齿颊哉?予颇韪其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