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庭Nd
花庭N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太阳和积雪

(2019-10-30 15:38:22)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令我快乐的人是谁,我会脱口而出是我的爷爷,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令我悲伤的人是谁,我会慢慢地回答他,是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一生都在农村,日复一日地耕作,是个普通的农民。他拥有农民在文学中被赋予的一切美好的品德,是全村人公认的大好人,只是也有如文学般戏剧的桥段,在我幼小时因病早亡。

爷爷的好永远也说不完,和爷爷相处的几年让我在之后的人生中不断回忆。现在想来,童年真是快乐,成天地在爷爷承包的地里玩耍。最初租下来的是田地,爷爷起先搭了几个大棚用来养鸡养鸭,接着开了一片地种油菜花,又挖了个大池塘养鱼养虾。大棚里的鸡鸭总被照顾地很好,“咯咯”“嘎嘎”地喧闹,我怕冷,冬天爷爷总是不厌其烦地用小三轮把我载到田地里,让我能够在温暖的大棚里洗澡,我仍记得鸡棚比鸭棚暖和。油菜花地里还种了一圈白萝卜,两者的花很相似,只是颜色的区别。我很喜欢到油菜花里去,高高的花开在头顶上,不像花像森林。我每天都折最漂亮鲜嫩的几枝带回家插在爸爸和爷爷喝剩的细长啤酒瓶里。池塘里放下去好多鱼苗虾苗,但网起来却什么都没有,不会养鱼大概是我印象中爷爷少有的弱点之一。

爷爷的坏是致命的。操劳半辈子,挣了盖房子的钱,却累坏了身子。爷爷的病名我并不知晓,也似乎没有刻意去问的必要。家人的说辞在胃癌和胃溃疡之间跳动,可能病的时间太久,只一味专注如何治病了。我一开始是无知无觉的,只是每晚都无法安睡,等着被猛的一声——酒瓶摔在地上的声音惊醒。醒了之后,全家人都醒了,熟练地用破旧的小三轮载昏迷的爷爷去医院。去了医院也只是包扎摔伤或磕在酒瓶碎片而流血的伤口,于病情毫无益处。最后医生烦了卖给我们一些纱布和酒精等物,让我们自行处理。我看家人包扎很好奇也想扎,只有爷爷不反对,他说“来,试试”,脸上带笑伴皱着的眉头。

爷爷的死早有预兆,亲戚跪了满屋(爷爷是一辈中的最长者),哭了半夜。我想留下,爷爷却不愿,他不住地吐血又不想吓着我,忍得辛苦,劝我早早去睡。第二天凌晨就去世了,临终挂念着我,嘱咐奶奶不要忘了给我做蛋炒饭。我现在不爱吃蛋炒饭了,没有味道。

殡仪馆的一天我都呆呆地坐着,什么仪式也不参加,只是跟着人群走,他们哭到哪,我就在旁边坐着,直直看着前面又什么也不看。我失去了情感,理智告诉我爷爷走了我应该哭,可我试了几次,胸中空荡荡的,脏器仿佛也都消失了。家人轮番安慰我,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安慰我,因为我没有在难过。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无法适应没有爷爷的生活,我总盼望爷爷会来带我走。等着等着希冀的情感转为怨恨,爷爷利落地走了,留我一个人品尝人世间的苦。直到长大,我渐渐觉得爷爷他从未离开,一直都在我身边,心又安定下来。

爷爷爱我,但炽热的感情终将招致遗憾。他是我生命中的太阳,却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堆不会融化的积雪。

太阳和积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