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6910777146
用户691077714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浅析马缨花的形象及意义

(2018-12-31 15:45:35)

 

——读张贤亮的小说《绿化树》

 

 

内容提要:   本论文主要探讨马缨花的形象及意义。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分析马缨花的典型性格,有三个要点:1、淳朴、善良、无私——其性格的基本特征;2、放任随便、自私、冷淡——其性格的矛盾对立因素;3、性格的形成与发展。第二部分分析马缨花形象对于深化小说主题的作用。从两个方面进行阐述:1、马缨花性格的基本特征是促成男主人公思想转变的关键性外在因素。2、马缨花思想性格的复杂性,从外在因素上决定了男主人公思想转变的曲折性。写作本文的目的在于把握作者笔下的人物形象,品析作者高超的人物塑造技巧,了解人物形象的塑造对表现小说主题的作用,提高文学鉴赏能力。

 

关键词:    形象     性格基本特征    矛盾对立

             意义     思想转变        关键性   曲折性

 

《绿化树》是迄今为止张贤亮所贡献给我们的最为杰出的文本,它意味着张贤亮创作上的巅峰状态。在这部作品中,作家成功地塑造了章永璘、马缨花、海喜喜、谢队长等一系列感人的艺术形象,其中马缨花最令人瞩目,她一出场便在80年代的文坛引起轰动,她是底层劳动妇女“美德”的集大成者,不但忠贞,还毫无欲望,甘愿为男主人公奉献一切,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可以说,马缨花是当代文学中从未出现过的女人形象。它之所以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是由于她有着自己鲜明的特点,亦即在特定环境中形成的、具有充分代表性和独特性的典型性格。近年来,文艺评论界对马缨花形象分析的著述颇多,褒贬不一。本文也拟对马缨花的形象及其对《绿化树》主题的深化的意义谈谈自已粗浅的见解。

 

一、马缨花形象浅析

 

1、淳朴、善良、无私——其性格的基本特征

作为一个美学概念,性格具有广泛的含义。它是指人物对他周围环境、事物所采取的态度和行为的稳定性特点,如在危险面前的勇敢或怯懦,在困难面前的刚强或软弱,在利益面前的高尚或自私等等。这类特点是多方面的,一个人物的性格,就是由各种彼此相通的特点在一定的条件下结构而形成的。同样,马缨花性格的形成也离不开特定的历史环境,一方面,她放任轻狂、嬉笑随便,没结婚却有了孩子,并且在“大跃进”之后的萧条时期,能利用别人的仰慕之情获取定量外的粮食,颇有心计;另一方面,她天真坦荡、质朴纯真,对章永璘的爱情忠贞刚烈,高尚无私。这种外在的放任不羁与内在的善良纯真的对立统一,构成了她特殊的性格。

但是,仅仅这样看待马缨花的性格结构是不够的。因此,把握马缨花的性格结构,首先应把握她性格的本质,即“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在她身上的特殊表现。

作家曾借章永璘之口表达了对于马缨花性格基本特征的阐述。当章永璘在《辞海》中查到“马缨花”这一条目后,他想:“啊!这条目下所有解释的文字,没有一点不和她相似的:‘喜光、耐干旱瘠薄,’不就是她的性格吗?”她作为药物的功能没有起到作用,而作为绿化树,作为绿色海洋中的一株,却以自已的生命,养育和滋润着别人,并把祖国点缀得更加美丽。可见,马缨花特殊性格的本质,就是普通劳动人民那种淳朴、善良的感情和无私的献身精神,而她那有如旷野的风一般的激情,粗犷奔放的个性和对于爱情率直、大胆的追求则恰恰是由这种本质引出的,为这种本质所决定的外在表现。

在马缨花身上,集中了中华民族劳动妇女特有的善良纯真的美德。当章永璘从劳改队来到农场,在饥荒的年月里经历着“灵与肉”的饥饿而濒于崩溃的时候,是马缨花给了他同情和温暖,从而恢复了健康,萌生了信念,重新振作起来。马缨花虽然泼辣,但她初见一脸菜色的文弱书生章永璘时,就本能地萌生出一种同情,于是想方设法让他来家吃东西。在章永璘为白吃食物而愧疚时,她借尔舍之口向他许诺:“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这是发自肺腑的怜悯,这种善良的品德,真诚的同情,是劳动人民所固有的, 存在于质朴的劳动者之间,又是为质朴的是非观念所决定的。马缨花虽然不可能认识一种历史的因果关系,不可能认识五七年反右斗争的实质,但她有判断好人坏人的标准。在她看来,一个读书知理的人,一个在劳动中不惜力、能够自食其力的人绝不是坏人。这样的人处在弱者的地位,自然是令人同情的。此外,马缨花虽与同村女伴嬉笑怒骂,却也尽已之力去帮助她们,章永璘每次去都看到她在灯下缝补,后来才知道她是为那些孩子多的女人补男人们的衣服。在逐渐了解马缨花后,章永璘在书中这样写道:“我渐渐理解了,她能取得农工们的好感,绝不是凭她的姿色或采取了什么方法;只有对人人都抱有善意和同情心的人,才能自然地取得人人对她的善意和同情。真诚和善良,有时能把违反世俗的事也变得极有魅力,变得具有光彩。”

虽然是在艰难困苦的生活条件下,马缨花却始终饱含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幸福执着的向往与勇敢的追求。尽管她没有文化,地位卑微,却有着自己的欢乐与理想。生活的重压,抹不去她欢快的歌声,并且,她坚信“低标准”的日子一定会过去,好日子一定会到来。她认为,只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男人是“最没起色的货”,所以她全力支持章永璘读书,“只要你念书,哪怕我苦得头上长草也心甘情愿”;尽管她并不知道念书的目的何在,只觉得读书是好事,是男人应当做的事,是高尚的事,但脑子里却没有什么目的性。然而,这毕竟是她的一种理想,“她把有一个男人在她旁边正正经经地念书,当作童年时的印象形成的一个憧憬,一个美丽的梦,也是中国妇女的一个古老的传统的幻想。”

马缨花性格的基本特征突出地表现在她对待爱情生活的态度上。当她对章永璘纯真的、没有任何私利的同情转化为爱情时,她十分果敢坚定:以打灶为由叫他去吃“杂合饭”;为他做绒裤、“罗宋帽”;陪他念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书;为他钉上被海喜喜扯掉的扣子;曾几次叫尔舍喊他的“爸爸”,让她学说“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为了不让他承担生活的重担,她谋划着不结婚,让那些“傻熊”继续送吃的……丝毫不曾考虑与一个“右派”、一个劳改队里放出来的人相爱 ,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种主动大胆的追求,使得她的爱真挚、直率、明朗、粗犷,盛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激情。她的爱始终如一,当章永璘听到她叫“狗狗”,觉得她难脱粗俗,认为他们之间有着无法缩短的差距而有所退缩时,她却一如既往地爱着、关怀体贴着他。而当章永璘因“营业部主任”的诬告被严加管制后,马缨花又徒步远行去看他。从可以追寻到的线索中我们知道,在其后章永璘劳改期间,马缨花没有结婚,始终等着他。不难看出,她是何等地忠于自己的情感。她的爱充满了伟大无私,为了使自己钟爱的人能够不为生活所困扰而念好书,她宁可不结婚,一个人挑起生活的重担。她拒绝过章永璘,那仅仅是为了他的身体和念书;她应允过章永璘,是为了使他相信自己的忠贞,就连她不准备与章永璘结婚而使那些“傻熊”可以继续提供粮食这样明显带有私利的谋划,也体现出某种无私献身的精神。她的爱是刚烈的,面对心爱的人,她决断地表示:“就是钢刀把我的脖子砍断,我的血身子还陪着你哩!”语调铿锵激越,掷地作金石声!因而章永璘无比感慨:“有什么优雅的海誓山盟比这句带着荒原气息的、血淋淋的语言更能表达真挚、永久的爱情呢?”同时,她的爱也充满着母性的温情,她像母亲养孩子似的用白馍、杂合饭、土豆、白菜养壮实了章永璘,并用怜爱温暖着他,使他成为正常人。当章永璘与海喜喜打架后,她顶了门,第一次把海喜喜关在门外。用轻柔的手指抚摩章永璘脸上的鞭伤,对章“表现出雌兽护仔的偏袒,毫无道理的溺爱,用粗野的话把海喜喜骂个狗血淋头。”正是马缨花这种始终如一、忠贞无私的爱,对于章永璘灵魂的净化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在他的人生道路上,马缨花有如夜行的星光,风雪中的茅屋,沙漠里的清泉。

2、放任随便、自私、冷淡——其性格的矛盾对立因素

人物性格的丰富多样性通常表现为两种情况,一是就所有个性总和来说,世上存在无限多样的个性形态;二是每一个个性本身,内容是丰富多样的。就中国当代文学中的妇女形象来说,马缨花形象的塑造,丰富了其个性总和,增添了异彩,就马缨花的性格本身来说,内容相当丰富多样。

当然,这种丰富多样性是多中有一,表现为一个完整统一的整体。具有一种主导因素,受制于性格的基本特征。这一点,前面已有论述。马缨花性格的丰富多样性,突出的表现为多组相互矛盾、相互依存、相互渗透的性格元素的合成,从而构成了性格的复杂多样性。

马缨花对章永璘的爱情,严肃而认真:这是她性格世界的一种元素——一种善良纯真的品德的表现。但她性格中不觉 有另外一种元素,表现为她那种放任的气质和对于男女关系似乎很随便的态度。马缨花不同于一些恬静、腼腆的内向农村妇女,对于没结婚就有了孩子这样的事情毫不在意,这似乎是与我们民族妇女在爱情方面特有的严谨的道德观念相违背的,况且,无论是海喜喜还是瘸子保管员,村里随便哪个男人都可去她家串门闲聊,而她又全没有“孤儿寡母”应该遵循的那种清规戒律,因此农民工戏称她的家是“美国饭店”。就是当章永璘问她尔舍的爸爸是谁时,她也不过娇笑地说“我不能沾男人,一沾就怀”。这些,固然有着民族传统、地方习俗以及个人生活遭遇、心理气质等多方面的原因,但这种在男女关系上表现出来的随便态度,同她对章永璘爱情的忠贞态度相比较,无疑是对立的。这两种对立的性格元素又相互依存,正是由于马缨花具有这种放任的气质,她才能够主动、大胆地追求爱情的幸福。

马缨花善良而无私,她对农工们都抱有善意和同情心,对章永璘更是一往情深,甘愿奉献自己的一切。但是与此相对立的,还有另外一种表现,那就是她利用开“美国饭店”、利用某些人对她的追求来获取定量外的粮食。如果说,保管员属于动机不纯的“坏熊”,那海喜喜至少是真诚的。当章永璘向马缨花求婚时,她却更愿意用以往的生活方式来维持他们的“家庭”生活,并颇有心计地说:“等‘低标准’一过,日子好过了点,咱们就去登记,让那些傻熊看了干瞪眼……”这种手段显然是不那么“正派”的。当然,马缨花之所以这样做,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某些追求者也的确心怀叵测,而一个带着孩子的单身女人生活确实很艰难。但是就这一手段本身,就马缨花这一性格特点来看,无疑是带有某种自私性的。换句话说,马缨花对章永璘无私的帮助,是以而且只能以自私的手段实现,这就构成了另一组相互交织、相互矛盾的性格元素。

与善良和热情的性格元素相对立的还有她对待海喜喜的态度。尽管海喜喜对她一片痴情,经常帮助她干活给她粮食,但她根本“不希特他”,把他叫“没起色的货”。海喜喜辛苦种出的粮食却用来供养情敌,马缨花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始终对他若即若离,最后,海喜喜见爱情无望,于风雪之夜黯然离开,对他而言,马缨花是个绝情的女子。当然,这表现出她独特的爱情观念和鲜明的个性,并且,爱情中存在排他现象也完全合情合理。但是,这种冷淡,与马缨花一贯的和善与热情,是不一致的。其次,在马缨花的身上,还体现出一种“爱欲分离”的现象。她开着“美国饭店”,以此换取定量外的粮食,与男人调侃,还有一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可是,却始终坚守底线,保持着清白的身子。她爱章永璘,却又拒绝他的情欲冲动,说:“干这种事伤身子骨,会影响念书。”正是因为马缨花的“爱”,免除了章永璘物质上的饥饿;而恰好因为她有“无欲”的品性,所以拯救了章永璘“处在深渊边缘”的“灵魂”,使章永璘在对自已形为的忏悔中,终于自觉地要“超越自己”,完成济天下的重任。此外,马缨花对章永璘,既有对弱者的同情,而又有对知识分子的崇拜。因同情而怜,因仰慕而爱。总之,马缨花时而严肃、时而嬉笑、时而粗犷、时而细腻,时而温情,时而粗俗,这种性格两极化的现象,这多组相互对立、相互交织的性格元素构成了她性格整体上的复杂性。这就是为什么马缨花性格的基本特征是以一种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外在形式表现出来的原因。

马缨花性格中的这种矛盾状态是合理的,这是因为人的性格不可能绝对地纯一。正是这种相互矛盾的性格元素构成了马缨花性格的“个别”。同时,这种矛盾的双方而不是平均、僵滞的,每一组矛盾着的性格元素中,都有一方面占主导地位,决定着矛盾双方的关系,决定其相互对立、相互交织的性质。换句话说,构成马缨花性格的多组元素内,肯定性因素起决定作用,而否定性因素又都有某种原因。并且,肯定性因素与否定性因素之间具有质与量的限度,否定性因素在量上表现为恰到好处,没有超过质的规定性,没有破坏整一的全人格。例如,马缨花是放任的,但她并不放荡。在火车站上,谢队长曾对章永璘说:“你别嫌弃她……好些女子在年轻时都上过当哩,后来正正经经嫁了人,都是好样的。”一个上过当的女子不应当受到指责,就象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指责苔丝一样。倘若相信马缨花性格中有放荡的一面,又该如何解释她对章永璘感情上的忠贞呢?何况,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习俗,作为撒马尔罕人的后裔,有些习俗确是与内地不尽相同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马缨花的性格中存在否定性因素,这无疑是人物的缺陷。然而,这种缺陷并不损害艺术形象的美。这是由于没有缺点的人是不存在的,绝对的正确就意味着失去了真实性,从而也就失去了性格本身,失去了审美价值。作家在创作谈中曾说过:“我觉得独眼的库图佐夫和一只胳膊的纳尔逊,比恺撒和安东尼更有震撼人心。……这种美感,和欣赏《蒙娜丽莎》与《雷卡米埃夫人》时获得的美感在质上有微妙的区别,而在程度上却是同样的。独眼和断臂这样的伤痕,非但没有损害他们的形象,反而给他们增添了特别吸引人的丰采,使人不由得联想到他们的痛苦和斗争,敬仰之情油然而生。这里,缺陷构成了美。”马缨花性格中否定因素的存在,构成了性格的两极化现象 ,从而使她非常真实、丰满具有高度的立体感,富有迷人的魅力。在她的性格中,“可爱的与不可爱的相互交织、相互渗透,不可爱处也成了可爱处。”连章永璘也感到:“她身上有许多我不理解的东西,还有和我过去的道德观相悖的东西。然而这些东西在她身上表现出来时,不仅如此真实,如此善良,也显得十分的美,竟动摇了我的道德观念,觉得她总是对的,是无可指责的。”这说明,从审美的角度看,马缨花的种种缺陷确实构成了她性格的美。这种多重组合结构的性格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也是中外文学史上那些著名的艺术典型之所以具有强烈艺术感染力的重要原因。

透过马缨花这个艺术形象,我们看到了“依赫梯亚尔”(人的选择)的错误给广大农村、广大劳动人民带来的严重恶果。并且,了解到普通劳动人民在那个艰难的历史时期的理想和信念以及他们特有的献身精神和善良美好的心灵。因此可以说,马缨花的形象和她的性格,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和高度的审美价值。

3、性格的形成和发展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指出:“人创造环境,环境创造人。”“人们的性格是由环境所造成的。”而决定人物性格的环境主要是社会环境。同样马缨花性格的形成也离不开她所生活的环境。马缨花,祖籍青海,劳动家庭出身,她生活在几乎被人遗忘的边远地区的一个农场里,生活在劳动者之中,处在社会主义时代。正是在这样社会环境中形成了她性格的基本特征。她继承了我们民族劳动人民的种种传统美德:勤劳、善良、勇敢。但这仅仅是站在宏观的角度上看的,是从“大环境”来看的,而对于马缨花完整的性格形成直接发生作用的是她所处的典型环境。作品中马缨花生活的时期正处在六Ο年“自然灾害”时期,或者说,是处在“左倾灾害”时期。自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扩大化开始,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左倾”思想占上风。在这种不尊重客观规律的思想影响下,政策偏离了路线,国民经济遭受很大的损失,知识分子饱受迫害,出现了建国后空前未有的困难局面。“大跃进”的浮夸之风,遍及各个角落,马缨花所处的农场也没能幸免。农场的政治气氛是压抑的,上面的政策很多 ,还设有专门整治人的生产队。经济上也很困难,粮食奇缺,农工们的定量少得可怜,而且是以稗子代替粮食。这样的环境造就了马缨花的性格。虽然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劳动妇女,没有文化,更谈不上政策理论水平,但她同样不满现状,并具有反抗精神。她同情“右派分子”章永璘这一行动本身,就说明这种不满和反抗。当她第一次给章永璘吃白面馒头、章永璘感慨落泪的时候,她长叹一声:“唉!遭罪呢!”这一声叹息里,不仅包含着对章永璘遭遇的同情,也包含着对自己、对其他农工处境的忧虑。此外,利用别人的追求来获取定量外的粮食,这一突出体现马缨花复杂性格的行为,也是由当时的客观环境决定的。在困难的时刻,不同的人运用不同的手段求得生存:章永璘运用“智慧”去交换和索取,骗取老乡的萝卜,利用视觉误差用罐头筒多打100CC稀饭,刮笼屉布上的馍馍渣,做事磨洋工;海喜喜凭力气悄悄开荒,养活了心爱的女人养肥了情敌;保管员利用职务之便占便宜,还送马缨花白面、羊下水;而马缨花,一个带着孩子,每月只有十八元工资的单身女人,则运用这种特殊的手段谋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具有合理性的,马缨花的这种行为同样是曲折地求生存的方法。此外,那些能够以“不正当”手段搞到粮食的人,又都希望以此从马缨花那里换取另外一种利益。处在这样的社会关系之中,马缨花的行为又可以说是自卫、是报复。

马缨花性格中的其它特征,也都是由这种典型环境所决定的。那粗犷放任、独立不羁的气质,来源于撒马尔罕民族气质的影响。她在男女关系上的随便态度,又是民族杂居地区的习俗。而她的“未脱粗俗”,也是由于当时广大农村物质、精神文化水平极低这种历史状况造成的。正因为这样,马缨花对知识分子章永璘表现出一种愿牺牲一切的崇拜:“只要你念书,哪怕我苦得头上长草也心甘情愿。”而海喜喜再勤劳能干也只是个“没起色的货。当然,除了上述环境的影响外,还有人物本身的原因。必然的东西总是通过偶然表现出来的。马缨花很早就离开家,随哥哥出来生活,这对于她放任不羁的性格的形成,必然产生影响。她曾经经历过某种爱情生活的波折,这对于她在男女关系上形成的随便态度,也是有影响的。此外,她心理上、生理上的某些特质,也是影响性格形成的因素。

由于环境总是不断变化的,被环境所创造的个性也必然随之变化。这种合乎规律的变化,表现为性格运动。马缨花的性格是复杂的,并随着时间、环境的推移不断变化。有时表现为天真质朴,有时又表现为狡黠粗俗。有时活泼随便,有时严肃认真,有时轻浮,有时忠贞。但这种看起来难以捉摸的性格运动,实际上是合乎逻辑规律的,仍旧表现出一种定向性。例如马缨花与章永璘相爱后,她不再同其他人来往,性格的对立和两极化的程度愈来愈小,更多地表现为成熟、严肃和忠贞,这是符合人物性格发展逻辑的。

马缨花形象的塑造,体现了作家独特的生活感受和艺术构思。在这个艺术形象身上,具备了鲜明的独创性,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社会生活的某种本质,具有深刻的思想性,达到了共性与个性、普遍与特殊的高度统一。从她的身上,我们能深刻地体会到中华民族的坚韧性、顽强的苦斗精神和对生活的挚爱。因此可以说,马缨花是在六Ο年的历史时期,在边远地区荒凉山村那种典型环境中形成的,具有鲜明个性而又体现出劳动人民种种优秀品质和美德的普通劳动妇女的典型。

人物形象的塑造是为表现小说主题而服务的,那么,马缨花这一人物究竟对《绿化树》的主题有何影响,马缨花这一艺术形象的思想意义何在?本人认为,马缨花这一形象,起到了深化《绿化树》主题的作用。

          二、马缨花形象的意义

1、马缨花性格的基本特征,是促成男主人公思想转变的关键性的外在因素。

偏西残阳照着广袤的西北原野,一辆由几匹瘦马拉的破车把章永璘拉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农场,由旧日诗人变身为右派的他,开始了在物质和精神双重折磨下的生活。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命运。然而马缨花在章永璘的生活中出现了,她似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了章永璘灰暗的内心世界。

“你拿镐头刨吧,你刨一块咱们砸一块。也别累着,看你瘦猴鸡似的,刨不动大块的就刨小块的。”这虽是马缨花对章说的第一句话,其中甚至还含有奚落的成份,但被呵斥惯了的章永璘听了却特别的感动,他不仅感受到了关切,也感到被人信任的温情。这个乐观明朗、善良纯真的劳动妇女,使章永璘近乎冻结的心田第一次感到了暖意。而马缨花以打炉子为由,第一次让章永璘去她家,用白面馍填饱他那“已经四年没有吃过白面做的面食”的肚子,更让他得到了无限的慰藉。

然而,对于一个在精神上有所追求的知识分子来说,这是不够的,他更需要的是在人面前显示出自身存在的价值和“人”的尊严。在他与海喜喜打炕的过程中,马缨花这样对比海喜喜和章永璘:“你呀,你是榆林脑袋,人家是化学脑袋。”虽然没有正面的夸奖章永璘,但对章的赏识敬佩表露无遗。而章永璘则第一次感受到劳动会让人敬佩,他摆脱了自卑的羁绊,他意识到:“我有充分的信心能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这一情节虽是一件生活琐事,但是,在章永璘的思想转变中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马缨花帮助他建立这种自信心理,章就永远失去了主观能动地改造自己思想的基础。

随着进一步的接触,章永璘发现了自己的差距。比如,不识几个字的马缨花却对他的文学故事有深刻的理解,让他感慨:“难能可贵的不是会幻想,有幻想;而是善于接受和理解别人的幻想。”听她唱“河湟花”,他蓦然发觉过去发表的作品只能说是打油诗……马缨花象一面镜子,在这镜子面前章永璘照出了自己的弱点。而当他拿自己和马缨花在爱情中所表现出的无私奉献精神和“就是钢刀把我的头砍断,我的血身子还陪着你”的坚贞性格两相对照时,他更强烈地感到他的“自我意识”中的自私和卑下成份,这时他这个没落家庭出身的知识分子反省道:“即使一个人把马克思的书读得滚瓜烂熟,能倒背如流,但他并不爱劳动人民,总以为自己比那些粗俗的、没有文化素养的体力劳动者高明,那这个人连马克思主义者的一根指头也不如!”至此,章永璘的思想才真正完成了质的变化,产生了思想的飞跃。

由上述分析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章永璘思想转变的轨迹:感到生活的温暖——树立生活的信心——看到自己的差距——学习马克思主义并在现实生活中重新认识自己。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作者并不满足于只向我们讲述一个纠葛纷纷的爱情故事,而是通过对马缨花善良、真诚、无私的爱的描写,进一步真实地展现了劳动人民的美德是怎样地影响着章永璘,使他的思想向新的高度升华的历程。诚然,事物的转变,依赖于内因和外因这两个因素,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源。章永璘的转变,当然首先在于他自身内部的矛盾运动,但是作为外在因素的马缨花,在这一转变过程中是至关重要的。不可否认,章永璘也从海喜喜、谢队长等劳动人民身上吸取了力量,但无疑马缨花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2、马缨花性格的复杂性,从外在因素的方面决定了章永璘思想转变的曲折性。

无疑,马缨花淳朴、善良、无私的品性净化了章永璘的心灵,给他温暖、勇气和力量。但是,她性格中的放任、自私、冷淡的另一面,也不可能不对章永璘产生影响。我们首先看到的是,马缨花“反”的一面,使章永璘在和她接触的过程中,客观上存在着一定的阻力,如果不是她性格的基本特征表现得那样鲜明,也许会吓退章永璘迈出的脚步。

马缨花的住所被人称为“美国饭店”,是暗示马缨花通过给人方便来捞取定量外的粮食。这种情况,让章永璘每次去都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有时碰上外人,他“就会抑制不住地脸红起来,说话的兴味也跑得无影无踪。那马缨花还没收拾好的碗筷,也好像成了我的罪证,让我惶恐不安。”尤其是在海喜喜面前,他不能理直气壮,挺不起腰杆,并且有一种说不出缘由的羞愧。其实,他的惶惑是有道理的,马缨花的生存方式,的确是为当时贫穷落后的环境所逼,但她这种手段是不可取的。时代、环境、条件可以扭曲人性,但当时还有不少的人恪守着“人穷志不穷”的道德观念,在苦难中顽强抗争。章永璘显然更容易接受后者。他不仅为马缨花的自私放任而深感惶惑,而且还产生了一种知识分子的优越感。以至在思想的转变过程中出现了反复。

当章永璘“已经成为正常人”,“已经续接上了过去的回忆”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马缨花粗俗的一面,“她虽然美丽、善良、纯真,但终究还是一个未脱粗俗的女人。”由此对她的情感产生了变化,感到自己精神境界上比她(他)们优越,“属于一个较高的层次。”由此可见,马缨花性格中“反”的一面,是致使章马之间出现裂痕的基础。以至章在考虑是否与之结婚时,觉得有种牺牲自我的意味。虽然他这种想法是极其错误的。实际上他后来也否定了这一想法。长期以来,我们一直片面强调知识分子改造,而忽略了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存在较大差异的客观原因。绿化树的高明之一就在于,他把这一客观原因明确地摆到了读者面前,使人们既看到知识分子和劳动群众结合中容易出现的弱点,又看到知识分子的这一弱点并非仅仅是“主观意识”上的问题,而有着深刻的客观原因。充分认识马缨花复杂的思想性格给章永璘带来的思想反复,不难看出,知识分在劳动群众中要完成思想转变,将要经历一个多么艰难的“正确地发现对方,客观地评价自我”的过程。

当然,在张贤亮的笔下,马缨花并没有超越时代、环境、地位和她本人的历史条件,因而她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她不可能有工人阶级的那种大公无私、富于进取的良好品质,并不可能产生改造知识分子的意识,她是凭着自已的好恶的本性来对待章永璘和生活的。她也不可能站在历史的高度看时代的错误给中国知识分子带来的灾难。但是这不仅无损于马缨花这一形象的“完美”,而且使章永璘的转变历程更增强了真实性、生动性和可信性。从而丰富了作品的内涵,深化了主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