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仲文188
赵仲文18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582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知青轶事之七;过年

(2019-10-22 13:29:59)
标签:

散文故事



过年是中国人一年中最重要节日,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说起过年总有些让人浮想联翩,唤回那些沉封的往事,下乡那年我在农村第一次过年的情景,虽然已是四十年前的事了,然而它却时不时的,在毫不经意间悄然返回我的记忆之中,让我激动不已``````

那是72年的春节,那年元旦刚过,公社就号召全公社的知青移风易俗,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可是知青们响应的很少,春节临近时,大家都以各种理由与借口,纷纷回家了。连与我一个生产队的成都知青张国群前两年都没有回家过年,今年也于腊月27日也买好了鸡,鱼等过年物资回家过年了。

我因为临时被抽调到公社搞宣传工作一时还走不了,看着知青们一个一个回家,也是心急火燎却又毫无办法,好在终于在腊月27那日获得了“解放”,正式完成了公社交办的宣传任务。第二天一早,我便背上给家里准备年货,踏上了回家的路。

那时,我们自贡知青回家一般都是走几十里路,到眉山县去赶下午330分的火车到成都,第二天再转到自贡的火车。那天我一个人背着30多斤的东西,于是我决定忍痛出点“血”,直接从太平场赶车到眉山县,虽然要出1元钱的车钱,但为了回家我也认了!那个时候 公共汽车不像现在随时都有,一天一般只有上下午各一班,我只有赶上上午的一班,才能赶上下午330分的火车。而且那时没有正式的车站,上车也不讲秩序,车一到,大家一哄而上,能不能上那完全就靠自己的力气与技巧了,跟打仗一样。

那天10点刚过,公共汽车就到了,我仗着自己年轻和平时在城里锻炼出来的挤车技巧,不但挤上了车,还站到了一个座位,当汽车启动时,我看到还有很多挤的满头大汗却没有挤上车人,在车下不停的大喊“司机,再上一个!”司机却面无表情,毫不留情的“砰”一声关上了车门,一溜烟的走了,气的那些没有挤上车的人,扯开嗓子直骂娘!我坐在车上,看到那些气急败坏的人真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谁知我的高兴劲还没有过,报应就来了,车子刚开出太平场几里路,那个公共汽车就坏了,更倒霉的是那个司机是个新手,修了一两个钟头都没有办法修好,眼看就要到下午一点钟了,我算了算时间,是无论如何也赶不到下午330分的火车了,只好下车叫司机退了票,背起背包往回走,

走到太平场的茶馆,我感到实在是又累又渴于是便到茶馆泡了一碗茶,在开茶钱时,才发现钱包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不翼而飞了,一下子我真是傻在那儿,那个冲茶的店小二,见我连摸了几个口袋都没有摸出钱来,立刻变了脸,挣大了眼睛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目光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上下起鸡皮疙瘩,十分的不自在,仿佛我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乞丐似的,幸好我还是终于在背包中找到了退还的一元的车票钱,否则,我就真的走不了路了,这一下不仅回家的时间没有了,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了,而且还丢人也丢到了家,真是屋漏偏遭连天雨,实在是倒霉到了家,我回家的梦想也在这一瞬间被彻底打破了,没有办法,我只好咬咬牙,强忍着满腔的热泪回头往生产队里赶。

那天,从太平场到生产队不过十来里的路程,我竟然懵懵懂懂的走两三个钟头,回到生产队,已是傍晚时分,一进门我就一下子躺在床上,想到春节马上就要到了,想想那大年三十晚上,别人家都是全家热热闹闹的吃年夜饭,欢天喜地围在一起守岁,自己却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困守在这偏僻的乡村,更令人心焦的是那时没有手机,一般人家里也没有电话,因此无法将不能回家的消息及时传送给父母,想到父母亲到春节也没有看到儿子回家,那会是怎样的焦急。因此,心情十分沮丧,两眼一动不动的望着房顶,任时光慢慢流淌,黑暗慢慢的笼罩了整个屋子,我一个人在黑暗中感到特别孤独与凄凉,千言万语堵在心中,却无人与说,唯有泪两行。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轮残月冲破厚厚的云层露出了它弯弯的面孔,给大地带来了淡淡光芒。

突然,我在黑暗中隐隐约约的听到公房外有一阵散乱的脚步声与唉叹声,我走到窗前一看,只见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站在公房的晒坝中,仰望着天,我连忙睁大眼睛仔细一看,那不是张国群吗?她不是作天就已经已经回成都过年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公房?借着谈谈的月光,我看见张国群泪眼婆娑,对着月亮念念有词,好像在哭泣,又好像在诉说,声音悲切凄凉。我屏住呼吸仔细的聆听,原来张国群念的是;“巴山豆,叶叶长,巴心巴肝想我娘。娘又远,路又长,哥哥留我过端阳,嫂嫂嫌我吃饭多,拿起扁担打哥哥,大哥送到朝门口,二哥送到望乡坡,妹啊妹,这回去了哪回来?石头开花马生角,公鸡下蛋回家来……”这不就是一首四川地区耳熟能详的儿歌吗?我从小就会唱,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首一般儿童都能朗朗上口儿歌,在张国群的口中却是如此的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把女儿对远方母亲那种牵肠挂肚的思念与盼望表达的如此淋漓尽致,而且是那么的凄婉,那么的哀怨,而那种凄婉哀怨完全是一种出乎于内心一种感叹,是一种不知不觉的自由抒发,没有一点的矫揉造作,我心灵在那一瞬间受到强烈的震撼,这种震撼与我目前的孤苦伶仃相结合更使人产生一种共鸣,令人不禁潸然泪下,令人徒添怅惘。

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张国群一定是遭遇了什么?,否则她根本不可能从内心中发出这样感叹!那种孤独和凄凉,好比船儿失去了风帆,鸟儿失去了翅膀,生活失去了主心骨一样,才会由内心得发出如此的悲凉感叹。由此我心里产生了一种要出去问一问张国群的欲望,由于害怕惊吓住了张国群,于是我先将屋里灯点然,然后故意将门开的很响,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出现在张国群面前时,张国群仍然是大吃一惊,她有点惶恐的看着我;“你怎么还没有走?难道你不回家过年吗?”

“我走不了!我既没有时间回去了,也没有路费了”我有点丧气的如是的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 张国群有点不解地问道

“我太倒霉了!”接着我把我今天的经历详详细细给张国群描述了一番

听了我的遭遇后,张国群在她悲伤的表情中也情不自禁露出一丝笑容,在那一瞬间,我明显的察觉到到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在张国群的心中油然而生,在谈谈的月光下,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下,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看见张国群的心情逐渐平稳下来,我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昨天不是已经回家过年了吗?怎么今天会在这月光下唱这么凄凉,悲伤的儿歌?”

我的话又一次触动张国群痛苦的神经,使她情不自禁又泪如雨下,但却唤醒了她深藏在心中的记忆,于是在如泣如诉的叙述中,张国群将她的那些沉封的往事一一给我道出;

原来,张国群出生在成都的一个贫困家庭,小时候她的家中只有她爸爸一个人有工作,因此生活比较贫困,张国群的妈妈是河南人,从小就父母双亡,成了个孤儿,被人几经拐卖,最后被张国群的爷爷用10块大洋买来做了童养媳,与张国群的父亲成婚后,生下她们兄妹两人,她妈妈由于没有工作,因此在家中没有地位,张国群父亲一有什么不顺心,或是喝醉了酒,往往就会拿她妈妈来出气,小时候有好几次她爸爸在工作中不顺心回家后都借酒行凶,将她妈妈打的鼻青脸肿,事后又什么也不管的扬长而去,她妈妈在爸爸走后总是在搂着她唱一些儿歌,她妈妈没有文化反复唱就只有那么几首,但给她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首《巴山》。张国群清楚的记得,她妈妈搂着她这唱一首儿歌时都是噙着泪花。遥望着远方,用低沉的声音唱“爬山豆,叶叶长,爬岩爬壁像我娘……”唱得很十分动听,很有些哀婉、忧伤。那时她太小既不了解她妈妈的身世,也不太懂歌谣中的悲情,她常常就在妈妈的歌声中睡着了。但她妈妈那悲伤与哀婉的表情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张国群的父母亲在她读中学的时候,就相继去世,她读中学的那几年完全是她哥哥抚养她,因此她与哥哥的关系特别的深。他哥哥结婚后,她与哥哥嫂嫂的关系也是比较好的,问题出在她家中的住房面积太少,大小只有两间不到三十平米,她的两个侄儿先后出世,在加上张国群本人,确实拥挤不堪,因此她哥哥嫂嫂因此经常为此吵架,闹得全家鸡犬不留,为此张国群下乡的前两年,都没有回成都与哥哥一起过节。今年已是张国群下乡的第三个年头,由于今年生产队收成特别好,张国群今年的收入比前两年加起来都多,因此回家过节愿望就比往年更加强烈,半个月前她就给她哥哥写了封信,告诉哥哥准备回家过节。她哥哥收到信后,真是左右为难,想答应妹子回来吧,妻子那里又通不过;想不答应妹子吧,良心上又过不去,毕竟妹子下乡三年了于情于理都应该回来一次了,因此在迟疑中就久久没有回信。张国群见哥哥久久没有回信,虽然知道哥哥有难处,但在知青们纷纷回家的带动下,眼看已是腊月27日了,也是回家心切,一冲动就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那天张国群回到成都,还没有走家的门口,就远远的听见她哥哥与嫂嫂的吵架声,她的心情一沉,感觉有点不妙,正在这个时候只听到“砰”一声,她家的大门突然被打开,只见她嫂嫂红着脸夺门而出,看见她略微一征,随后便气冲冲的扬长而去。紧接着他哥哥跟着跑了出来,看见张国群也是一怔,随后勉强的挤出一点笑容,说道;“妹子你回来了”并连忙接过张国群的背篼将张国群领回家。

回到家中,张国群与哥哥虽然三年都没有见面了,兄妹两人四目相对,一时百感交集,却不知该说什么,气氛有些凝重,过了好一会张国群才小心翼翼的询问哥哥;“为什么给嫂嫂吵架?你就不能为了我不与嫂嫂计较吗?”

她哥哥一听头一扬,嘴连张了几下,最后却都欲言又止,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所有理由,都只能存在于自己的内心,是上不了台面的,这样过好一会儿她哥哥才不由得仰天长叹道;“妹子呀!人家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实我知道,这个家里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自己不愿跟人分享的伤痛,之所以大家都不说,而选择隐藏在心里、选择一个人承受、一个人流泪,一个人悲伤。都是因为这个家太贫穷了,说到底就是因为做大哥太无能,太窝囊了,也怨爸妈走得太早……话还没有说完,却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再也说不下去了。

张国群也是百感交集,虽有千言万语却堵心间,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陪着哥哥泪。

当天晚上,嫂嫂没有回来,张国群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听着窗外的夜雨一点点滴在梧桐树叶上,惹人愁思不断。靠在枕边,三年的经历,远在天堂上的双亲,都浮上心头。想起这次自己在没有接到哥哥回信的前提下,买好东西,想回家与哥哥一家人,一起过一个热闹年的想法与行动,虽然从感情上来说是合情合理的,却在客观上却造成哥哥与嫂嫂之间的矛盾大爆发,现在看来确实有点冲动了,想到此,张国群想过热闹年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第二天一早,张国群趁哥哥还没有起床,就悄悄将80块钱放桌上,那已经是她这三年来的大半积蓄了,然后提起背包直到火车站,就踏上了回生产队路。

回到生产队(张国群与我一样都住在公房里,只不过她住在东边,我住在西边)张国群趴在床上哭了半天,稀里糊涂就睡着了,在梦中她好像看见她妈妈站在一间低矮的茅屋前,仰望着月亮把那远方的儿女思念,并在一声声的呼喊着她的名字……

梦醒之后,张国群不由自主的来到公房的嗮坝上,这时一轮残月也恰好逐渐的冲破厚厚的云层,露出了它弯弯的面孔,给大地带来了淡淡光芒。张国群仰望着中渐渐升起月亮,不由自主想起她母亲搂着她呤唱《巴山》的情景。只有在这个时候,张国群才切身的体会到母亲当年失去父母,有家难回,有屋难归,深切思念远方亲人的那份悲情,因此也才会不由自主唱出这首《巴山》。

“你唱的太好了!真的,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最感人,最凄凉,最哀愁的一首儿歌了”我由衷的感叹道;

“我也没想到你还没有走,真是让你见笑了” 张国群有点含羞的笑了笑。张国群的笑容在月光显得特别的妩媚。

看到张国群终于露出了笑容,我的脑海突然闪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的诗句,一个想法也就在我头脑中产生,于是我斗胆对张国群 说道;“明天就是过年了,既然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何不在一起穷欢乐一下,一起过一个自己的春节呢?”

张国群听了我的建议,连想都没想一下就点头答应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和张国群通过一天的忙碌,一桌简单的年夜饭,终于摆上了桌,虽然只有简单的几样菜,却鸡,鱼,肉俱全,为了增加节日气氛,我还偷偷将十来个电筒小灯泡用一根电线串联在一起,挂在墙上。因此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和张国群坐在桌上准备吃年夜饭的时候,桌上只有一灯如豆,灯光幽暗,这时我突然开启了灯泡,房间里一下子灯光闪烁,篼然亮堂,凭添了几分节日气氛,张国群情不自禁的惊叫了起来,欢喜的象小女孩一样直拍手掌。

然而美中不足是我们忘了买酒,为此我连呼“遗憾!遗憾!”张国群见此连忙到了两杯茶水说;“我们就以茶代酒来庆祝节日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有人高声说道;“过节怎么会不吃酒呢?你们看这是什么?”我们连忙开门一看原来是副大队长,回乡女知青周树彬拿着一瓶高粮酒,笑眯眯走进来,紧接着队长杨龙山,会计杨春元也来了,他们还给我们带来了什么腊肉,香肠等,这下子一桌菜真是琳琅满目,一应俱全,大家推杯换盏,谈笑风生,简直是太热闹。

说实话,那天我们知青公房外确实有点冷清,路上冷冷清清一个行人都没有。而且北风吹得呼呼直响,寒冷刺骨,但我们知青房里却温暖如春,充满了节日的气氛,我的心也是暖暖的,因为那是我几十年来唯一没有与家人在一起过的一个春节,也是最令我难忘,最值得回忆的一个春节,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心中仍然是暖暖的。

 

更让人意想不到是,张国群由于连续三年没有回家过节,加上表现确实很好,被公社树为知青中扎根农村的好典型,72年,还被第一批推荐出去读大学,命运由此彻底改变,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命运安排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