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历史可以很管用
历史可以很管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8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45.灰色收入:古代胥吏谋财那些“尖板眼”

(2019-06-14 06:00:22)

                         
元朝,有人写过一出杂剧《神奴儿》,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有个叫何正的县衙衙役赶路时,不慎撞倒了当地乡绅李二员外。两人争吵间,李员外骂他:“你牛皮哄哄个啥,不就是一个驴前马后的人。”
没想到何正自尊心很强,警告他道:“你若有事犯在衙门里,我要是当值,马粪里污的杖子,一下就能起你一层皮。李二,你等着,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巧的是,一年后,这李员外被人告了,犯在衙门里,过堂审问后,县老爷判决:“罚打李员外30大板。”
无巧不成书。那天,何正正在衙门当值。接到判决,何正立马执行,每一板都往死里打,几板下来,直打得李员外皮开肉绽,跪地求饶。
连坐堂问案的县老爷都感到疑惑:“你这是做甚?将那李员外这般打也?”
何正回答:“大人负责断事,小的只知道遵命办事。官不威,牙爪威!”真是妙极了。
145.灰色收入:古代胥吏谋财那些“尖板眼”

    坐堂老爷也懒得看,刚一走,李员外家人马上给何正奉上银两若干,何正笑纳后下手变轻,否则李员外恐怕连半条命也没有。
    从这个故事,我们不难看出当时的吏胥衙役们,是如何利用手中职权,赚取灰色收入或公报私仇的。
古代在朝廷所属衙门和地方官府做事的人,有官、僚、吏、胥等四种。
官是正职,僚是副职,官和僚都是有品级的官员,称为“品官”。由于从隋朝以后官僚都由中央政府统一任命,因此他们也叫“朝廷命官”。
那么吏、胥们就是具体办事人员,是不入流的,由地方官“招聘”,工资从地方官业务经费中支出。
    自古以来,“官”与“吏”泾渭分明。从身份认同方面讲,官是管大事的“清流”;吏胥们,再冰雪聪明,也不过是分管俗务的“浊吏”。二者地位判若云泥。
为官僚服务的“吏”,主要从事文书、断案等脑力劳动,对应办理上级吏、户、刑、工、礼、兵等六部门下达的任务。他们的灰色收入,主要是为县太爷们当参谋时,提出利益分配或刑罚建议,收取当事人财物。
而“胥”承担的是“抓捕罪犯,刑罚执行、徭役收税、后勤服务”等具体工作。“胥”还可以细分为“皂、隶”。文中开头提到的何正,就属于典型“胥类”中的“皂班”。“胥”中还有“隶”:就是衙门临时聘用的后勤人员,比如轿夫、马夫、伙夫等,地方更低一级。有时,“皂、隶”们实际掌握的权力比“吏”们大。
    从身份上讲,“胥”既要听命于官,也要听命于吏,等次更低一档;“皂隶”们大多由县衙从破落户、无赖甚至地头蛇中选任。
皂、隶的工资收入怎么样?沈榜的《宛署杂记》说:明朝时宛平县衙门里的皂、隶们,每年可领取“工食银”三两六钱,恰好是吏的二分之一。尽管皂、隶们的正常收入不高,但“灰色收入”却远远超过正常收入。
唐代宰相毕诚出身寒微,他的舅舅是太湖县衙门里的皂班,靠的就是赚“杖头钱”(靠执行刑罚收取当事人家属的钱物)致富。
毕诚当上宰相后,想替舅舅谋一个正经的官职,舅舅执意不肯要,理由是:“我干皂班这个行当,每年光‘事例钱’便有六十缗,不知你想替我谋什么官职?”
言下之意是,你还有比行杖(执行刑罚)更好的进账吗?六十缗即六千文,抵得上当时一个县令加上一个县尉的工资了。况且这仅仅是“事例钱”,“例”外的受贿还不算在内。怪不得老娘舅连官也不愿做。
州、县衙门的大堂上,动用刑具是家常便饭,追赋逼税要动刑,审讯讼案要动刑,处分非礼、违制或不良行为,也要动刑。这些工作都由皂班经办,卖人情、收讹诈,全从这上头出来。何正之所以对李二员外“手段重”,是因为公报私仇,但如果有银子孝敬,则可变成“手段轻”,于是这就成了他们揩油水的常用招数。
古代经常发生刑讯逼供打死人事件,原因是勒索不成所致。所以,古代如有人被抓到衙门听审,家属就要开始上下打点忙开了,皂班的这一笔杖头钱是稳赚的。
说完了皂的灰色收入,那么“隶班”(县衙食堂、仓库等后勤服务人员)的灰色收入,则是从采购中上下其手,赚取收入,这一点大家都很好理解。
元朝时有人分十等之说,所谓一僧二道,三官四吏,五皂六隶,七倡八优,九儒十丐。看来在元朝,只要在衙门里当差的人,无论是皂还是隶,竟然比演员、儒生们还体面些。
虽然“吏、胥(皂、隶)”们的权力地位,远远低于官,但他们是政务的实际执行者,官员想制衡胥吏很难,而胥吏制衡官员则很容易,为何?因为胥吏是成为古代官场一个“阶层”,“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的古代,官员任期有期限,但胥吏却没有,他们根深蒂固,网络纵横,他们既能帮助官员执行政务,也可以帮助官员鱼肉百姓从中揩油,而对下属们的灰色收入,多数官员选择的是——“睁只眼、闭只眼”。
难怪顾炎武在他的名著《日知录》中曾经这样说过:“百官者虚名,而柄国者吏胥也!”此话虽短,但是把中国千百年的官场政治生态一语道破。
基层胥吏们,想的最多的是如何赚点灰色收入,把生活美美地过下去,而对高官们,朝廷有明文规定的保障,比如公务配车就是其中一项福利,不少官员本来只够享有帕萨特,却经常坐奥迪,这是咋回事呢?请看《公务配车:彰显身份规矩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