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惟存宁静
惟存宁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92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发问,内刺激反应的事例

(2020-02-08 14:48:22)

发问,内刺激反应的事例

————蒯因的问题和语境(二)

 

                             祁门二中   汤惟宁

 

从教近四十年,没有研究过学生是怎么发问的,或者说,我们的课堂惯例中,并不要学生的发问,现在也多是教师提问,很少有学习自发地根据“内刺激”来发问。中国的课堂教学改革不断,且一再强调自主性,但真能根据学生的“内刺激”来组织课堂教学的并不多,或深入不下去;学生在惯例中生活久了,也把自己的“内刺激”放在一边,或个人消化或融通,没有展示自己想法的愿望,或教师也没时间理会“我”(且你的想法未必有启示的价值,甚至耽误教学用时)。

在蒯因看来,“Red”的刺激物是复合性的:眼睛所见的红色的光和耳朵所听的这个问话。问话中,“Red”的刺激物是纯粹语言的,并不伴有红色的光,能引发“Red”无疑有赖于以前“Red”与红的联系。当已有状况被唤起进而形成观念或概念吗?也便于回忆,而不限于记忆?内化是借回忆,而不仅仅是记忆中的提示物?素养这个东西若存在,可能也是内刺激反映程式的唤起?内刺激可能被个体融合在其整体视看中了。相对于知识碎片,融合或整合是学习者不断在进行中的事。

引伸一下“红心”与“黑心”。我们怎么来看待这两个词所引起的内刺激?前者的内刺激反应,借助于日常我们说“这个人真心黑?”但与“红心”中忠诚的含义的对立是在某种复合状态中?或者说,黑的程度有可能过度到红心?因此,“红心”需要其客观性来加以说明?很难通过事情来隐喻,因而难以形成内刺激或内化?一但被判为“红心”或“黑心”总显得无端,使人反省或回忆后做申辩。判为只是一种报道。

判为,这里蒯因用了“词与词的联系网络”,例举了有化学知识的人,在混合两种液体时发现绿色,便说,“里面有铜”。实验是非语言的物现象,靠化学家的知识和经验,及其中词与词的联系网络。这是与“意义网络”不同的“科学网络”?判为是科学性的。

我们不知道是否可以把“意义网络”与“科学网络”加以类比,或者说,“联系”依赖的理论或观念中的逻辑律和因果律,是否必然应当?

回到“理论中的句子都在有感沉支撑”,这让我们联想到康德“拱顶石”的隐喻,也是后面我们引伸到价值诉求从看“句子”。蒯因把非语言刺激当作底层砖,不知与我们常言的“拔高”有何关联?他的观点奇怪地认为,“即使一块砖也只能偶尔靠着此拱形结构而得到其他基层砖的支持。”相当于“人是观念的动物”所蕴含的东西?

我们的问题是:幼儿有问,“美国也有病毒,为什么不能‘加油’?”。蒯因认为,“里面有铜”(理论)与“这东西变绿了”(感觉),是理论已变成习惯性时干脆忽然“这东西变绿了”。这种“条件反身的传递”在教学中经常进行着。看到绿则可能有铜;看到“美国”则不能喊加油。其中,有怎样的词语用法规则,使学习们学到,进而加入“语言游戏”的呢?说有内在结构,蒯因在这里也隐喻了桥拱的结构之在,而不是金字塔的隐喻。

结构作为一个整体,与昨天的“作为整体而被习得的词句”承接。怎样以多种多样的方式同非言语刺激相关的?是我们围绕着“原初体验的发生”做思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