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扫戋斋主
扫戋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10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辩手的诅咒(岚星—聂品 浙大 《辩论通论》作者)

(2018-09-16 18:35:52)
标签:

转载

分类: 辩论争斋

“光荣的桂冠,从来都用荆棘编成……”(艾青) 

对想要加入辩论队的人仅仅说辩论赛的好处而不去讲会有哪些害处, 这就像只跟投资者大谈特谈投资这个项目会有多么丰厚的回报, 却一不说投入的成本, 二不算潜在的风险一样

~ 时间与精力的损失 

如果想打好辩论赛, 而不是仅仅玩玩, 那么参加辩论赛是一项极其消耗时间与精

力的活动。不要说如西交、武大等参加全辩、国辩的队伍为了比赛要有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的集训, 就以仅仅参加学校内部辩论赛的队伍和辩手来说, 这方面的损耗也是极大的。

先看看每年的校辩论赛。 一般来说, 校辩论赛要进行五轮左右, 有些学校参赛队较多, 甚至会有七轮。 每轮比赛之间是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 这就要五周。 如果考虑到比赛期间可能碰上比如五一节等节假日, 或者最后的决赛因为现场抽签决定立场等原因而要准备两周, 那么整个赛程就是一个半月的时间甚至更多。 再加上打完辩论赛一般都会因为长时间投入做一件事而留下“辩论后遗症” ——具体表现为看不下去书、 听不下去课, 做什么事都没心思, 脑子里辩论赛的电影一幕幕划过……所以一届校辩论赛打下来, 两个月时间就算全投进去了。 就算中途被淘汰, 平均而言也有一个月的时间是耗在辩论赛上的。

这一两个月是什么概念呢?一个学期大约是四个半月,而辩论赛一般是在学期中间, 那就意味着——如果按学习来说——别人上课、 上自习最勤的那段时间辩手将一个晚上接一个晚上的讨论可能与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这段时间一般来说又是课程刚由浅入深的那部分, 而由于投入大量的精力准备辩题, 大脑对辩题的思考处于高度兴奋中, 上课的时间一般来说想不走神是不太容易的。 如果须要去那些开放时间与上课时间相一致的图书馆大量查资料, 可能有些课也是要逃的。 如果辩题比较难“啃”, 通宵也是可能的, 作业也可能是要迟交或者抄的……而这段时间拉下的功课, 自然只能由自己以后再挤时间自己学、 自己补。 就算有队中的学长帮忙, 但和老师上课时的讲解相比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加上有些专业, 作业没有办法抄——比如建筑系的学生赶图、 做模型——那就更是只有抽吃饭、 睡觉等时间了。

有校赛的半年如此, 没有校赛的也好不了多少——因为要招新。院系新生辩论赛从组织到最后比赛, 一般来说一个月出头也是很正常的。 虽然说老辩手一般不用准备比赛, 甚至不用组织——这工作一般由学生会完成。 但从准备辩题、 抽签到评判,工作也有一些。 更重要的是新生入队以后的培训, 那就更是要老队员花时间和精力的了。 如果再考虑和其他院系打几场友谊训练赛, 那新老队员又得有几个星期的投入。

除了打比赛,辩手平时还要读一些不打辩论赛的人很可能听都没听说过的“闲书”。 毕竟, 分析一个辩题所需要的知识底蕴单靠比赛那一周时间去准备往往是不够的。辩手事先就要有广博的涉猎,至少拿到辩题时要知道到哪些地方去查资料,知道哪些人、 哪些学派、 哪些学科的知识对辩题所牵涉到的领域有——或者可能会有——比较重要的见解。 这个时间由辩手自己控制, 可多可少, 但付出的多少直接正是因为辩论赛是一项非常消耗时间精力的活动,辩手的成绩往往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部分课程几乎完全自学, 考试的时候会不会翻船都是问题。 而大学里的课程与中学最大的区别在于各门课程前后连贯性极强, 一门基础性的课程没有学懂, 后面可能就会连着几门课听得稀里糊涂。 这种现象理工科尤其明显, 有些同学在大三大四学习专业课时甚至有不回头把以前的书再学一遍上课就听不懂的麻烦,至于做一门课的作业要查四五本甚至六七本书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样一条学习道路上, 落后了再想追回来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因此挂课、 留级、 试读甚至退学在很多辩论队里都不是什么吓唬人的玩笑。

如果不从学习的角度来说,那么可以想象一下:别人打游戏的时候你可能在读《中国哲学简史》;别人看电影的时候你可能在图书馆查资料;别人踢球或者打牌的时候你可能正和队友吵得脸红脖子粗;别人已经呼呼大睡的时候你可能还在为了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而冥思苦想;别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时候你可能不得不守着一盏孤独的台灯写辩词——可能还得想着回头怎么才能躲过跪 CPU 的惩罚……  这也不是什么玩笑——因为打辩论赛而没时间陪 bf 或者 gf 而最终导致分手的例子也并非绝无仅有……   

~ 他人的不理解 

就算是可以忍受时间和精力的付出也只能算是过了第一关。由于很多人对辩论

赛还并不理解,身为辩手将不得不忍受一些冷嘲热讽。

不可否认, 的确有不少辩手刚开始打辩论赛时什么事都爱与人争个是非, 甚至为了锻炼所谓的“辩论技巧” 去和寝室里每个同学抬杠。 即使在参加辩论赛一段时间以后已经不再这样了, 他们这些过去的“劣迹” 和又一批新人继续同样的行为也会使得对辩论赛并不了解的人产生大量误解。有辩手这样写道: 

“别人知道你是搞过辩论的, 因此每次你试图与人讲点什么的时候, 别人总会是

觉得你在运用口腔技巧, 这个时候, 再漂亮的微笑也有点无能为力了。 所以这样看

来, 赛场一时的快慰, 会带来生活中更多的麻烦。 不像足球的冠军会有人追星, 歌

唱的第一会有人邀请,辩论的冠军大家是躲还来不及。这样说有一点点的夸张, 不过道理差不多, 谁愿意整天面对着个最佳辩手讲道理呢?”(total《与辩论的缘》) 

即使是功成名就的辩论高手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尴尬。 99 年西安交大辩论队一辩樊登是一位敦厚儒雅的辩手, 人送外号“君子剑”。 但即使是他在工作中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 “只要稍微说多两句就会有人指出:‘别和他辩,他是‘大辩会’里出来的。’” 《辩论赛是好的电视节目吗?》 ) 二辩郭宇宽也有同样的感叹: “我能理解有很多靠辩论起家的人, 通过辩论赛名利双收, 然后急忙跳出圈外, 不愿意把自己和辩手的形象化等号, 因为这意味着你将被很多人用有色眼镜看待。 如果你和他人发生观点碰撞, 你在角色上出于劣势, 就算你让他哑口无言, 他也会说, 你在玩弄技巧。 相反如果他占了上风他更会得意, 连搞辩论的人都说不过我, 显然是理屈词穷, 总之无论如何你都是在玩弄技巧, 他才是真理在握。” (《辩士之叹》 ) 

更为重要的是, 面对这一切, 辩手不可能去辩解。 因为当别人所诟病的正是“辩解” 本身的时候, 用“辩解” 去辩解很难不引起他人更大的误解和嘲讽。 很多时候,面对有人说你和你的朋友是“皆有湿意、 能言善便、 谈笑疯生、 出口成脏” 时, 你能做的可能仅仅是压住自己心中辩解的欲望,然后一笑置之。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当然, 辩手的确可以把辩论和生活区分开来, 不把辩论赛中的东西带入生活。 可是这不仅仅意味着辩手从辩论赛中学到的东西变得一文不值, 而且即使如此, 观众也未必领情。 因为当整体上“辩手” 的形象就被扭曲的时候, 个人不可避免的受到“统计性歧视”。 这道理就如同虽然人人都知道所谓的二流大学里一样会有远远超出一流大学学生水平的优秀人才, 但人才市场上让并非系出名门的学生郁闷的事情还是不断发生。 02 年全辩最佳辩手, 中山大学四辩薛乐就是一位一直强调 “在场上,我们追求的是辩论生活化;在场下, 我从不愿意生活辩论化” ( 《记忆》 ) 的优秀辩手, 但即使是他在夺标之后也有同学对他说“以后可没人敢跟你吵架了, 你的口才如此了得”……

正如在《通论》 第一章里就说明的那样, 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在于从辩手到观众对“辩论之道” 的误解。 因此要想改变这一切也必须要从这里入手。 可是, 十年的积淀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消褪的。 也许若干年后, 人们对待一个辩手会像今天对待一个拳击手、 散打手那样, 然而现在, 不要说“相对真理多元论” 这个辩论赛的前提假设还远没有被人们所接受, 即使大家能够把辩手自己的观点同辩论赛中所持立场区分开来, 由于长期以来“辩手” 的不良印象也足以让一个想成为辩手的人在很长的时间内(可能是他的整个辩论生涯) 不得不生活在他人不理解的目光里。 顺应它固然让人痛苦,而要改变它则更要付出百倍的艰辛。  

~ 付出未必总有回报 

即使你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 也愿意忍受他人的不理解, 那也还不够。 对于很多辩手来说, 参加比赛想的就是获得胜利——这也是在参加任何比赛的选手身上都很常见的心态。 但对于辩手, 如果有这种心态, 那一句忠告是必须的, 那就是“对辩论赛的付出,不管多大也未必会有如愿以偿的回报”。辩手首先要面对的一点就是:只能让自己做到最好, 却无法不让对手做得更好。有的时候, 这个“更好” 并不一定是对手准备得更充分、 对问题的分析更深入等等能让人即使不爽也还服气的因素, 而仅仅是因为他们偶然地想到了一个自己没有想到的问题, 或者干脆就是由于辩题本身的偏向性。 一周甚至更长时间的心血很可能由此完全付之东流。 有些非常优秀辩手可能在整个辩论生涯中也未能取得一场胜利。能够微笑的并不多,有着大量付出却得不到期望回报的才是大多数。

如果只是由于这些而失利也还不难忍受,难以忍受的还有其他因素。

辩论赛的胜负判断只可能是主观的, 很多时候胜负就在评委的一念之间。但遗憾是的,由于很多人对辩论赛本身特点并不理解,有些评委实际上根本不懂得辩论。甚至有些评委在点评的时候直接说出“我觉得反方的观点是对的, 明摆着就是……正方根本就是糊搅蛮缠……”

虽然像这样以自己的立场代替辩论赛规则的评委毕竟只是少数——也幸亏只是少数, 但能避免这一点的评委中也还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并不懂得如何欣赏辩论赛, 不懂得什么是应该提倡的、 什么是应该反对的、 什么是对的、 什么是错的, 自然也更不懂得如何去进行评判。 下面这段网友的文字可能代表了很多参加校园内部辩论赛辩手的心情: 

“也许有入流的辩手,但是却少有入流的评判。这样说也许有点不敬,但这却是几年辩论下来最为痛切的感受。尤其是前三轮比赛, 评委中真正懂得去体会辩论的逻辑, 去欣赏辩手机敏反应的属于凤毛麟角,能尊重观众反应的也是难得的了。这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一些很优秀的队伍在前三轮中往往会出人意料失手。这样想来真的令人沮丧:你的用心会毁于他人的无心,你的努力会葬送于所谓的院系利益平衡。 我不知道靠评委获胜是什么样的感觉, 但是我知道因评委而输是什么样的味道。” 

除去那些低水平评委的因素, 一支辩论队参加比赛一般都代表着一个院系, 这个时候院系之间的利益就成了支配辩论赛胜负的那只“看不见的手”。 坐在台上的辩手可能并不知道, 当退席评议的评委进入比如团委办公室这样的地方后说的第一句话可能与双方的表现一点边也挨不上: “ XX 学院对这场比赛非常重视, 几位领导都来了……”  

即使是学校之间的更高层次的辩论赛, 这些现象也仍然存在。有些赛事冠军其实早已内定;有些队伍可能比其他队伍早一个月 拿到辩题;有些可以提前得悉赛制;而另一些却可能其他队伍准备了一半的时候才得知自己可以参赛……至于临时违反规则的先讨论后投票,打分投票时有人干预等等就更多了。  

如果一个辩手更多的是抱着求胜之心, 带着对成功、 胜利、 冠军、 最佳辩手的梦想来参加辩论赛, 那希望他能在做出决定前再冷静地思考一下。 因为在辩论赛的世界里, 付出未必总有回报, 二者可能根本不相匹配。 很有可能在长路尽头等着你的并不是什么掌声和欢呼声,而是另一种声音。  那种声音,叫“心碎”……   

~ 走火入魔的危险 

假设前面的艰难险阻都没有能够让你对加入一支辩论队产生犹豫,那基本上可以肯定你是出于对辩论赛这项活动本身的热爱而想成为一名辩手了。 如果真是这样, 那要小心的是带着这种热爱打辩论赛, 一不留神就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前面说的有些辩手刚开始打辩论赛时什么事都爱与人争个是非, 甚至为了锻炼所谓的“辩论技巧” 去和寝室里每个同学抬杠就是一种初级表现。 这个阶段的辩手被人叫“大辩”就已经是很多的了。

再深一层,辩手可能在上课的时候——特别是人文社科类课程的时候——去和书上说的那些内容辩论;与人交流时以“用不同的意见反驳对方”为行动准则。如果走火入魔到了经脉全乱的程度, 那表现差不多是说话做事处处透着“辩手”的味道。 甚至和老师讨论问题, 发表自己的意见等等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张一辩”、“李四辩”……倘若到了这一步,那差不多就快众叛亲离了。

要达到高层次的走火入魔其实并不难, 很多人是不知不觉就走上去的。时间也并不须要太久, 对于很多全身心投入的辩手来讲, 可能只用一年多的时间。 更要命的是, 辩手自己对这种情况可能还并没有什么感觉, 等到发觉时往往就已经迟了。 有些辩手就是因为这个跟 bf 或者 gf 分手的。 而这种习惯、 性格一旦养成, 想再改变要花费的却是十倍百倍的努力,所以很多辩手离开了辩论赛后才会发出“辩论赛害我”的感叹。 

当然, 如果不是很投入地去做, 走火入魔的概率也并不大, 只不过从辩论赛中能够获得的东西也会随之减少。 这跟武侠小说里练功确有几分相似——如果不用心练功,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那没听说有人走火入魔。 但这些人也没听说练出什么东西来。而越是想学有所成的,走火入魔的风险也越大。这两者的概率是成正比的。  

更大的麻烦在于, 辩论赛往往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投身于其中而不能自拔。不止一位辩手发出过同样的感叹:辩论赛就如同童话里那只红舞鞋。 穿上她, 你可以跳出世界上最华丽、 最迷人的舞步, 可以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可以成就一段 Final Fantasy ……但是, 只要穿上了她, 就再也脱不下来了……你只能穿着她不停的跳动、旋转, 任生命和青春在乐章中挥洒。 直到心血耗尽才会在那众弦俱寂之时伴着唯一的一个高音扑倒在地,静静地停下来——永远地停下来…… 

“(辩手的) 故事可以美到极致, 美到成了一种残酷。 红舞鞋的舞步不像美人鱼的双脚, 须要以牺牲声音和长发为代价, 但它却要求全身心地投入和付出, 直到全部。” (99年第五届中国名校辩论邀请赛上海交通大学一辩党毅斐《穿上红舞鞋》 )

想要成为辩手的人就如同那个童话里的公主, 面对着从年迈的女巫嘴里嗫嚅出

的问题:“这双红舞鞋,你愿意穿上她吗?”  

~ 小结 

蜘蛛侠说“ It ( the great power ) is my gift , and it is my curse. ” 时间精力的损耗、他人的不理解、 付出未必有回报、 走火入魔的风险, 这些是辩论带给辩手的四重诅咒。 在成为辩手, 从辩论赛中获得好处之前, 想要加入辩论队的人应该先了解这一点,否则他日难保不会有“悔不当初”之言。

“这双红舞鞋, 你愿意穿上她吗?”如果愿意, 那么……祝你能“痛并快乐着”。不要问别人这个选择是否正确。这是自己的选择,能回答是否正确的也只有自己。只是必须记住:接受了辩论赛带给你的礼物, 也就意味着你将同时承受起她带来的诅咒。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