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娴言之美
娴言之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2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放心

(2020-08-10 19:23:28)
标签:

手术

分类: 实事实录
昨天,第一台是个约了许久的厚唇手术。
前两次见面,小伙子都有姐姐陪同。
这次,他一个人来。
问题就出在一个人。

我早早来到手术室。
他也按照要求,早早来了。
他来了,却不知道和其他人一样,排队办手续。
我发现他不在队列,叫他的名字,他才不紧不慢站过来,“我不知道~”。

轮到他办手续,手术室把门的阿姨让我来看,他手术单、检查单什么都没带。
我有点急,“昨天说了要带的,怎么没带?”
他缩了缩脖子,“我不知道呀。”
我吸了口长气,问,“回去拿多久?”
他立刻说,“二十分钟。”我估计不止。
但是,不给他做,推迟吧,又不忍心。
——他是外地的,已经订了好几天的旅馆。

等他拿来凭证,又过了半个多小时。
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皱巴巴的单据,然后,阿姨又发现,手术单没有敲章。
再等他去一楼敲章,迟迟不回,回来后说“没盖到,昨天的窗口没人!”
时间已经比预定的过了近一个小时——这样下去,下面的手术都得拖台。
我长吸一口气,声音却没忍住,高了起来,“你到有人的窗口去问一问。另外,可以语音微信我的,不用上上下下来回跑。”
门口的阿姨摇头,“太老实了!”

等到折腾完毕,守门阿姨终于放行,已经延迟了近一个半小时。
我窝在门口的沙发上,已经郁闷得叹了好多口气。
而且,“孵化”出了新的担忧,“这样子,他术后护理怎么办?”
小伙子看来也有点急,不顾阿姨提示,拎起反穿衣就套,差点把它当长袍穿了。
我理了理气,倒过来安慰他,“别急。还是会好好给你做的。”

然后,我忽然想起来,问了一句,”早饭吃了吗?”
他老实告诉我,“没有。”
我忍不住发急,“昨天不是讲过,吃了再来吗?”
小伙子低着头,理直气壮地回答,“没胃口。”
我压下胸口一口闷气,“那不行的,要做手术的,怎么吃得消?”
我想起来,兜里还有个包子,打算贡献出来。小伙子却说不想吃。
此时,阿姨拿来一杯糖水。小伙子总算喝了。
阿姨问,“多大了?”小伙子放下水杯,“三十一。”
阿姨诧异,“看不出!”

手术起来,倒很顺利。
小伙子对这个手术“蓄谋已久”,“求仁得仁”,所以,全程不紧张。
我问他,“你怎么这么老实?姐姐不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都已经工作了,该问的也不知道问。”
小伙子是个实在人,“我平时就比较内向~”
他告诉我,妈妈一直保护,两个姐姐都照顾,工作中和人打交道的机会不多。
听着听着,我生出了“理解之同情”,想起了刚工作时的自己——两眼一抹黑,踩坑不断。
我一边缝合,一边安慰,“她们都是好意。除了家里人,谁会这样管你呢?但是,自己要走出去,多和人打交道,慢慢就好了。”

手术结束,小伙子刚照完镜子,说“很满意!比原来好多了!”
我的手机响了,是她姐姐。
我把手机交给小伙子,“来,你自己说!”
小伙子讲完了,把手机交给我,“她就是不放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挣栅变形
后一篇:白云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挣栅变形
    后一篇 >白云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