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鹭俱乐部
草鹭俱乐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5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草鹭有读|谢其章:惟独到了第六卷,让人为之“弹眼落睛”

(2018-12-20 12:55:44)
标签:

草鹭

图书

红玫瑰

谢其章

手账

草鹭有读|谢其章:惟独到了第六卷,让人为之“弹眼落睛”

草鹭有读|谢其章:惟独到了第六卷,让人为之“弹眼落睛”

草鹭有读  Vol.31

为你提供值得一读的书评、书摘和人物掌故



全文共2908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红玫瑰》三十六图写尽世间众生相

 文|谢其章



《红玫瑰》是二十年代著名的“鸳鸯蝴蝶派”杂志。《红玫瑰》的前身是《红》杂志,由于杂志是世界书局主办的,书局的门面刷着大红漆,称为“红屋”,所以杂志也叫《红》杂志。《红》杂志创刊于1922年8月,结束于1924年7月,共出100期。《红》杂志甫停,《红玫瑰》接办,1924年7月2日创刊,赵苕狂主编,每周一期,发刊辞云:

《红》杂志者一百期,略告一段落,今兹世界书局复有《红玫瑰》之刊行,《红玫瑰》之与《红》杂志,就历史言,就事实言,殆相衔接。顾必易《红》杂志之名而为《红玫瑰》,其间亦自有故,盖红之为色,在我国人心理中,隐然可以表示富丽,表示繁华,故为一般人所欢迎。然使红者而为花,则所谓富丽繁华之特色,乃益显著而可爱。花之类繁矣,花之红者亦甚多矣,求其色香浓艳,为雅俗所共赏者,又莫如玫瑰,故取此佳卉以名吾杂志。


上海世界书局上海世界书局

《红玫瑰》出了8年,时间不短,前三年是周刊,各出50期,第4、5、6年是旬刊,每年出36期,第7年仅出30期,遭遇上海“一·二八”事变,刊物即停,共出288期。花开数朵,单表一枝,本文不是对《红玫瑰》刊史的回顾,只是因对第六卷的三十六幅封画面特别感觉到有趣味,所以单拈出来这么一个“写尽世间众生相”的话题。第六卷即第六年,早年间的杂志多以“卷”来表示年份。


一、二十年代的鸳蝴派期刊大都是请名画家画封面,不用现成的照像作封面,在摄影术还没有大普及之前,绘画仍是封面装帧最主要的技术手段,尤其是在看烂了照相封面之后的今天,更感觉手绘封面的可贵,手绘封面在今日,可称做“失忆的影像”了。虽然手绘图画一式一样,但也难免掉入“重复”“单调”的老套里,《红玫瑰》的大多数封面画也多是“仕女”“风景”一类的陈货,惟独到了第六卷,让人为之“弹眼落睛”——原来“封面”还可以这样做?


先将第六卷《红玫瑰》的三十六幅封面画的题目抄录下来:

一期:舞场乐舞女哭

二期:家住楼梯梢

三期:大出丧里的梅花三弄

四期:抢饭担的小瘪三

五期:水门汀上的临时舞台

六期:欢迎旅客的招待员

七期:独轮车上的嫂嫂

八期:三张牌上之牺牲者

九期:秀色可餐的理发者

十期:桥面上的专利权

十一期:游戏场内的女堂倌

十二期:小弄堂里的暴客

十三期:五香茶叶蛋

十四期:六月炎天的西瓜摊

十五期:人行道上的避暑山庄

十六期:公园里的情侣

十七期:小客栈里的鸳鸯谱

十八期:灶披内的行灶生活

十九期:秋风起后之粟子摊

二十期:人老珠黄的姨太太

二十一期:公开赌博竟夺香槟的大跑马

二十二期:青莲阁上之茶客

二十三期:牛马式的搨车夫

二十四期:湖丝厂里的阿妞

二十五期:沿途卖箫者

二十六期:缝穷

二十七期:引人入胜的女相家

二十八期:五花八门的小报摊

二十九期:弄堂里的马队

三十期:过街楼下的臭皮匠

三十一期:水门汀上的云博士

三十二期:印捕手中之车垫子

三十三期:闹市中的汰油腻

三十四期:竹爿上的叫货生意

三十五期:小菜场中的阔少奶

三十六期:一字千金的财神菩萨


昔日上海滩,繁华世界,跑马厅的香槟赛,天韵楼的茶娘,百乐门的舞步,法国总会的大菜,杏花楼的海碗鱼翅,黄金大戏院的名角名菜,浮华岁月,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不知今夕何夕。而还是有一帮子有良知的艺术家,为民间疾苦呐喊,瞧,这三十六图中,所涉多为下层百姓:舞女、挑夫、帮佣、堂倌、厨娘、鞋匠、车夫、卖报者,谴责的也多是社会的丑恶现象,于温厚幽默的笔触中,透出辛辣嘲弄的锋芒。


《红玫瑰》第六卷第一期封面图:舞场乐舞女哭《红玫瑰》第六卷第一期封面图:舞场乐舞女哭


三十六幅图均由三人合作:朱凤竹绘图,徐卓呆题诗,王钝根写字。可谓三好:画好诗好字好。


王钝根(1888~1951),江苏青浦人。 原名王晦,更名王永甲,字耕培、芷净,号钝根,别署根盘,以号为笔名。江苏青浦(今属上海市)镇人。十六岁中秀才,废科举后进广方言馆习外语,仅一年即通英语。清末在家乡主编《自治旬报》。王钝根书法很好,求书者肩踵相接,给《红玫瑰》封面画写的字是规规矩矩的行楷,工稳灵动,十分受看。


徐卓呆,名傅霖,号筑岩,别名半梅,徐半梅是也,江苏吴县人,七岁丧父,从小顽皮不堪。徐卓呆的小说,有一种特殊的滑稽气质,常叫人笑的嚷着肚痛呢,有评论说他是小说界的卓别林,题封面画的诗,虽是打油之作,但也能显露出徐氏的滑稽天性。


王徐二位大名鼎鼎,当年是无人不知的人物,可封面画的作者,真正的主角——朱凤竹先生,我却是找遍各种人名工具书或资料书,不见此人生平一字一句,真是遗憾之至,画画的这么好的人物怎么会如此“寂寂无名”呢?朱凤竹曾为“皇二子”袁寒云的白话小说《枕》绘插图。《红玫瑰》上也只有朱氏的“润例”广告,里面透露:“形象画艺社朱凤竹画室”,没有一定水平和知名度如何开“画室”?朱氏的“润例”——每扇五元,有兴趣者,可以对比当年大师级画家的润例。


由于此封画面所表现的是上海一地的生活场景,所配诗句多有上海人才听得懂的方言,所以有必要做一番简单的名词解释:

如“小瘪三”——“瘪三”源于洋泾浜之英语——“铜板空也”,后被解释为“人生在世,衣食住三者不可缺一,为瘪三者,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住无定所,三者皆瘪,故名瘪三。”前面加个“小”字,更突出了贬义。

如“阿木林”——上海人称乡下人为“阿木林”,意思是初到上海啥也不懂常闹笑话的笨人,也含有“外行”之意,但并非特别恶意的骂人语。

如“不识相”——讥讽人不会见风使舵,察言观色之意。


《红玫瑰》第六卷第四期封面图及题诗:抢饭担的小瘪三《红玫瑰》第六卷第四期封面图及题诗:抢饭担的小瘪三

又如那第35图《小菜场中的阔少奶》,题诗:

“包车拖到小菜场,

奶奶架子搭松香,

若问今朝买点啥,

三个铜板一条腌臭鲞。”


草鹭有读|谢其章:惟独到了第六卷,让人为之“弹眼落睛”


这里面“奶奶架子搭松香”最令人不解,最后查出是“煞有介事”“徒有其表”的意思。“搭架子”人们都明白,怎么跟“松香”扯到一起呢?您想呀,松香搭成的架子是不是徒有其表,看着是桩大买卖来了位阔少奶,最后只做成了三个铜板的生意,难免牢骚风凉话就跟来了。


《红玫瑰》第六卷第三十五期封面图:小菜场中的阔少奶《红玫瑰》第六卷第三十五期封面图:小菜场中的阔少奶

第15图《人行道上的避暑山庄》也很有点意思。南方之夏,热如闷笼,夜间睡马路是城市一景,即使到了户户空调的今天,还有人写文章回忆睡马路的趣事趣闻,但是把睡马路画成图,仅见此一幅。如果光是图画,还不能穷尽其妙,加上幽默的打油诗,就完完全全把画面无法传递的滑稽内涵释放出来了——

“家里热难熬,

水门汀上过一宿,

几个半身模特儿,

陈列得七颠八倒,

半夜里翻个身,

旁边多了一位隔壁大阿嫂。”

请注意,在二十年代,“模特儿”是新鲜事物新鲜名词,用到此处显示出作诗人的聪明赶时髦。


《红玫瑰》第六卷第十五期封面图及题诗:人行道上的避暑山庄《红玫瑰》第六卷第十五期封面图及题诗:人行道上的避暑山庄

中国画家自古至今崇尚的是高雅、飘逸,几乎每位画家都要在先他几百年以上的时代里挑出一个名家来“师承”,多数画家将自身形象定位在“但愿身居山谷里,赤心长与白云游”的超凡脱俗的模式,很少有画家想到去表现身边的民俗风情。开创民俗画派的是近代画师吴友如(?~1893年),吴友如的绘画完全根植于对现实生活的观察一“表现普通日常生活中伸手可得的那些平凡的东西。”朱凤竹在《红玫瑰》上开创的“市井风情画”,虽然远不及吴友如的成就大,但是吴友如没有来得及在“期刊封面”这个崭新的领域里施展才华,终于在他死以后二十多年,有画家醒悟到完全可以将民俗画风移载到刊物封面装帧上去,做了一次大胆而有意义的开拓性尝试,也为爱好收藏的我找到一个空白点的品种。一开始我只买到了几期第六卷的《红玫瑰》,后来查阅资料知道第六卷全是这么好看的封面画,即全力搜寻,终于在去年集得全份36期三十六图的《红玫瑰》,兴奋莫名,特撰此文并选出部分封画面与藏友共享之。


END

(声明:本文版权归草鹭俱乐部所有,不得转载。)


编辑 | 草鹭君




作者介绍


谢其章   祖籍宁波,上海出生,襁褓之龄随父母迁居北京。于北京成长,幼小初结业,不及弱冠即赴农村插队落户,知青身份凡八年。二十年前转行自由作家。出版有《搜书记》《北京往日抄》《封面秀》《玲珑文抄》《风雨谈》《佳本爱好者》《蠹鱼篇》《梦影集》《漫画漫话》《出书记》《书蠹艳异录》《都门读书忆往》《我的老虎尾巴书房》等二十余部文化随笔。编撰有《电影杂志》《朴园日记》《北河沿日记》《东西两场访书记》等。对于民国电影和民国漫画有较深入之研究,对于民国画报和民国文艺杂志有较丰富之庋藏。


草鹭文化现特推出《红玫瑰》笔记本一套六册,每册收录《红玫瑰》第六卷封面六幅。

预售期间只售58元(原价68元)。点击下方下程序卡片即可预定。

↓↓↓

预定链接



更多精彩文章可关注草鹭俱乐部微信公众号:PurpleHeronClub

本文链接:草鹭有读|谢其章:惟独到了第六卷,让人为之“弹眼落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