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棠仙子
海棠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12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2019-12-31 23:23:56)
标签:

转载

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

长江三峡洪水,历史记载的特大洪水有:1153年、1227年、15201560年、1788年、1860年、1870年、1896年、1905年、19171921年、1931年、1945年、1954年、1998年。

史料研究表明,1870年(同治九年),是长江三峡有史以来最大一次洪水年。

庚午年(1870年)六月十三日开始至二十一日,长江上游发生特大暴雨。尽管后来上游暴雨稍有停歇,但鄂西一带的雨季一直持续到农历六月底。根据后来文献记载和调查访问资料综合,六月中下旬这场大暴雨有两个高峰期。《四川省历史洪水分析研究》资料说明,1870年洪水先涨,再平,再退,再涨,再平,再退……属双峰型洪水。洪灾范围之广,水位之高,持续时间之长,灾情之重,为数百年罕见。

这次暴雨覆盖面积大,雨水强烈,四川北部与东部洪水灾害巨大。川东南充、合州(今合川)、江北、巴县、长寿、涪州(今涪陵)、忠州(今忠县)、丰都、万县(今万州)、云阳、奉节、巫山等州县,鄂西南的恩施、巴东、秭归、兴山、宜昌县连日大雨,江水陡涨数十丈。由于暴雨来得突然且持续不断,民众猝不及防,城垣府院、房舍庙宇、田地庄稼多被冲淹。临河居民迁徙不及,溺亡众多。

四川各县遭灾十分严重。受灾最严重的嘉陵江畔合川县,大水入城深4丈余,整座城池没入洪水,十年恢复不了元气。江津县城被淹;涪陵县城“小东门不没者一板”;丰都县“全城尽没,水高于城数丈,仓谷漂失,官、民宅半为波涛洗去”;忠县“舟行南门内”;万县“全城没,余西北一隅”;云阳“洪水冒城”,东西部淹没。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云阳张飞庙1870年洪水题刻(已随张飞庙搬迁至175米蓄水线上)

 “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四川洪水全部汇集夔门倾入三峡!

 

奉节

奉节县城永安镇依山而建,南低北高。洪水淹没了靠近长江的大半城区,仅地势高的城北幸免。临江一带城墙,全部淹没、冲塌。大南门、小南门两座城楼崩陷,旧有护城堡坎也被冲没。洪水来得急,涨得快,淹死了许多人与牲畜。水退后,城中淤泥高数尺,人畜、家什、杂物没于泥中,触目惊心。

暴雨刚过,奉节县六月二十一日又遭遇地震。对于淹水后的土坯房,更是雪上加霜。

奉节县城内书院原有一碑林,藏有一块“大隋开府仪同三司龙山公墓”志碑。洪水上涨,淹没了此书院,碑也没于水下。洪水过后,奉节人挖出此碑,在此碑旁边补刻“同治九年六月十六日大水为灾,高于城五丈余,此碑被淹。中州吕辉来全奉节令,重拭装典吏何鼎元同观记。”后来,白帝庙内重建碑林,将“大隋开府仪同三司龙山公墓”志碑及补刻的洪水碑记也移到此处。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1870年洪水碑刻部分拓片(选自《四川两千年洪灾史料汇编》)

奉节县城永安镇鲍超府(后为奉节县第一招待所)旧址,曾有一洪水碑记:“同治九年季夏月,洪水至此。光绪九年仲秋月立。”此碑置于鲍超府内,海拔高程146.50米。据《四川两千年洪灾史料汇编》记载,此碑已毁。此外,第一招待所墙壁上还嵌有一块水文题刻。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原奉节县第一招待所墙上1870年洪水题刻(选自《长江三峡工程水库水文题刻文物图集》)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原奉节县政府一招旁的1870年水位题记(选自《千古三峡》乔德炳摄)

奉节还有几处1870年碑刻如下。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奉节县安坪乡水文石刻(1870年)(选自《三峡文物珍存》)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奉节县大水井同治九年涨大水碑刻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奉节县涂家滩水文石刻(1870年)(选自《三峡文物珍存》)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奉节县安坪镇粮库旁1870年洪水碑刻外景(选自《长江三峡工程水库水文题刻文物图集》)[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奉节县安坪镇粮库旁1870年洪水碑刻(选自《长江三峡工程水库水文题刻文物图集》)

光绪年《奉节县志》记载:

同治九年庚午六月,川北川东大水,夔郡城垣民舍淹没大半,仅存城北一隅,人畜死者甚众。

——(光绪十九年《奉节县志》卷十一)

(同治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午时,地震。

——(光绪十九年《奉节县志》卷十一)

 

 

巫山

同治九年六月,暴雨倾注,洪水入城,城垣及城内民舍大部分被淹没,仅城北靠山处幸免。巫山县城“淹塌二十处城身、女墙一百二十六丈”。

洪水来临,居民人心惶惶,奔高处避水。城里不法之徒乘机偷盗抢劫,秩序大乱。当时巫山县令李詠,果断派驻兵缉拿。李詠令人将首恶者用绳索捆绑,投入滔滔洪水之中。其余协从者,当众割去耳朵以示惩罚。见此,逃避洪水的灾民,拍手称快。洪灾期间,秩序井然。

半月过后,洪水方才退去。县府官员与灾民回到县城,发现县衙官署均已倒塌,档案荡然无存。仓皇逃命的难民没有食粮度命,只得四处觅食。当他们发现官家粮仓已经坍塌,仓内粮食全部浸在水里,便刨土挖泥,从泥水中刨取浸在水里的谷子为食。县令李詠得知, 不加阻拦,任由灾民从官仓泥水中寻粮充饥,解救燃眉之急。同时,他上奏朝廷,请求赈济灾民。县志记载“常平仓十三所,监仓四十一间……,同治九年大水淹没,漂没无存。六月十八、十九等日,社仓洪水淹没,仓谷一万九千一百二十七石一斗七升五勺八抄,颗粒无存。”

大灾过后,农民抢灾自救,逐渐恢复元气。不料,水灾过去不久,农田禾苗又遭虫灾,秋季歉收。乡民雪上加霜,苦不堪言。

民国时,据老船工讲同治九年洪灾:“六月十三日开始涨水,雨很大,下了七天七夜,全城淹没,水到城隍庙门口,廿日开始退水,退了十来天,退至离街三间屋远。第二次又回涨上街,涨至会仙桥、聚福街。”

九年庚午六月,大水,城垣民舍淹没大半,仅存城北一隅。人民奔逃溃乱,不法之徒乘隙窃发。邑令李詠拘为首者絷弃江心,为从者割耳徇示。逃水之民,始获安靖。水退,人民无处觅食,仓厫被水淹塌,任民从淤泥中分取湿榖,暂救眉急,后乃详请赈恤民困。始甦,四乡禾苗,复遭虫压,秋收歉甚。

——《巫山县志·祥异》卷十

同治九年六月,长江大水,水位137.65米,城垣民舍淹没大半,仅存城北一隅,涨水退水历时半月。衙署科房倒塌,档案无存。围墙淹没,垮塌近30处。不法之徒趁灾抢劫。县令李咏,拘为首者,抛于江心,从者,割耳示众,始安。

——《巫山县志》1991年版

 

 

巴东

六月,淫雨成灾。江水泛涨至县署二堂(今测其海拔高度为110.60米)。漂没民居甚多。

——《巴东县志》1993年版

 

 

秭归

史料记载同治九年归州洪灾:“泛滥上坝,洗平河底”。“洪水暴溢,坏民居无算。”

农历六月二十九日,江水暴涨,叱溪河一带,江水比楼还高,淹没了城外许多房屋。沿江洪水汹汹,大有翻越山岭之势,令人不寒而栗。别说清朝二百多年闻所未闻,就是上溯华夏祖辈,恐怕也属仅见。

《秭归县志》记载,香溪刘家坝,原有一块万寿桥石碑,碑上刻记有同治九年大水灾害:刘家坝多数人家被淹没,水没过房顶,人们只能在房顶上划船救人。

秭归庙河原清江阁,当地人称老关庙,坐北朝南,建造地势比较高。庙前石阶进山门,入大殿。大殿后面是二进天井,正中有十九级台阶,登上台阶即进入后殿。第十八步台阶右侧有一方石,上面刻着“庚午年大水至此”字样,标识1870年洪水经过庙河时的高度。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秭归县庙河清江阁(盖洛1903摄)

 

宜昌

1870年经过宜昌的洪水,究竟有多大?

根据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几位专家撰文分析,将1954年与1870年两次洪水水文测量进行比较。宜昌站1870年洪水位比1954年约高3.8米,宜昌河段洪峰流量达105000立方米/秒。

宜昌黄陵庙在同治九年洪水中遭受严重灾害,禹王殿曾浸泡在洪水中。光绪十二年(1886年),宜昌镇总镇罗缙绅在旧址上重建黄陵庙。光绪十九年重建玉皇阁落成序碑刻“……神像则漂流几尽,庙貌则倾颓无存。” ——这便是黄陵庙对同治九年洪水灾害的记载。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宜昌黄陵庙内18601870年洪水碑记(选自《长江三峡工程水库水文题刻文物图集》)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宜昌县黄陵庙1870年洪水碑记拓片(选自《四川两千年洪灾史料汇编》)

至今,禹王殿内立有36根楠木巨柱,其中一柱有1870年洪水淹没的水印,柱上木牌写:“庚午年(1870年)洪水至此”,记录了有史以来长江最大洪水通过的洪峰高度。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宜昌县黄陵庙禹王殿内大柱上1870年洪水痕迹(选自《长江三峡工程水库水文题刻文物图集》)

清同治九年(1870年)六月,大水,川江暴涨,高数丈,汹汹入郡城,坏公私庐舍,居民纷纷上城墙避难。

郡城内外,概被淹死。

——1991年《宜昌县志》

宜昌县黄陵庙禹王殿建在黄陵庙山门之后。参看下图,便知1870年洪水高度。 [转载]梦回三峡:三峡最大洪水年——1870年

黄陵庙(红线处为1870年洪水高度示意)

 

1870年,长江三峡遭受有史以来最大洪水灾害,此为记。

 

 

 

 

【参考文献】

《奉节县志》清光绪十九年版;

《奉节县志 199512月第1版;

《巫山县志》199112月第1版;

《巴东县志》199310月第1版;

《秭归县志》19915月第1版;

《宜昌县志》19932月第1版;

《三峡文物珍存》重庆文物局编,北京燕山出版社,20037月第1版;

《四川两千年洪灾史料汇编》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编,文物出版社,19939月出版;

《长江三峡工程水库水文题刻文物图集》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第1版;

18707月长江上游特大暴雨分析,赵毅如,《水文》198301期;

黄陵庙 特大洪水的历史记录,刘彦,《中国三峡 水文化》2012年第3期;

 

 

*鸣谢:三年前,四川友人陶灵先生曾给我发来关于1870年洪灾大量资料,本文中有引用。致谢。

 

 

20191121日,于武昌阅马场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