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多多ye
多多y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1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零视角

(2020-12-04 10:57:51)
标签:

爱孙

零视角

零视角

 

高耸入云的建筑群

或落入草丛的小麻雀

都是大,或者小

甚至无法构成一个

有具象意义的词语

它们的价值只在于有或无

多少稀松平常的物事和表达

都能得到同等力度的惊讶

 

我还没有用过这样的视角

去观测浩如烟海的人事

人活到某个岁数

见大则大,见小则小

我们遵循的全部原则

从来就是忽略物我等同

哪像你,根本不在乎

荣耀、悲催,也不顾及美学

 

现在,我这样看待纠结

一如钓钩,一如诱饵

其实就为一条无所谓大小的鱼

不管利弊,看见物质就上当

不像你,得不到就作罢

在大象和七星瓢虫之间

自由切换,这些都与

酒精、才情和科学无关

物质一身轻松。人世间

哪有那么多的真理和本源

零视角

零视角

 

作画

 

你拿起笔

比我拿起刀斧顺畅

笔尖唦唦唦,划过画板

凡是你自如挥洒过的

都不是人间烟火

线条歪斜,一如步履

不完美,但要干净利索

 

这只是一种玩法,甚至

还不能算作信手涂鸦

但对于描画

我相信提笔的一瞬间

你的心中未必真的需要世故

线条、花朵,或者奔马

零视角

 

招呼

 

你是活泼、多事的孩子

才能说出几个简单的语词

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招呼世界

比如“鸟”

一边说一边趔趄着奔跑

你意外的尖嗓门

的确叨扰了那只灰色的鸟

它带着你莫大的遗憾

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草丛里留着它

没有来得及携走的过冬颗粒

和你突然木讷的遥望

那一刻,你像极了一个

失去关照的落魄者

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你是健忘的,然后转向

擦身而过的行人,大声呼喊

姐姐,爷爷,或者奶奶

这些人也不会在乎

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兴致冲冲的无厘头

他们正急匆匆的赶往

学业、生计和碧绿的菜畦

每当这个时候

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

各种被你喊过的鸟儿

这些鸟,都有大龄孩子

和成人一般的冷漠

零视角

蜻蜓

 

这是一本幼儿看图识物书

今天我们来认识蜻蜓

画风不太正常的草地上

停着几只比例失调的蜻蜓

 

你已经变得急不可待

从冬天里伸出小手

在夸张的画面上认真指戳

仿佛运作一场点睛的法事

 

这些不明真相的飞行物

扑棱着巨大的翅膀

就在你童年的天空里

挤满了各种飞翔

零视角

 

小名

 

我们爱你,就叫你小名

连你自己也这么叫唤

当你努力躲藏在

暖衣柜、壁橱、桌椅下

甚至试图挤进一台空调柜机

这些我们称之为角落的地界

就像把各种物件藏进缝隙

隐匿与见缝插针皆是与生俱来

你竭尽全力的进入

无论成败

一路喊着自己的小名

 

好在每个角落都算干净

身上没有我想要的灰尘

我突然想,这么多年

无论我身在何处

就算是从地缝里爬出来

就算成了爆破后的残留物

冲击波的劫后余生

精疲力竭,满面尘灰

除了我年迈的母亲

不会再有人喊我的小名

零视角

 

广场边

 

人们看见的,大多是飘零沦落

是对一个季节的全盘否定

对万物的怜悯

最能让人怀疑人生

可是你还不懂诗歌的拙劣

我不能对你说明

广场边落木萧萧的真相

 

落木的质地太过现实

比枯枝败叶更无情

 

我也不会跟你提及岁月的事

就让你违背史学、文字和审美

你看见落叶,就是遇见一场欢喜

我要你把它举过头顶

夸张得像举着一面得胜的大旗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你如获至宝,你奔走相告

朝一个故作多情的人迎面扑来

 

好让我把你和这个冬天

紧紧的抱在怀里

零视角

 

角色

 

“角色在于选择”

我曾经在日子的刀口

刻下这句话

那些放在砧板上的日常

常常因为照顾不周而瑟瑟发抖

那时候,还没有你

 

现在,我再次登场

我愿为伙夫,还要系上围裙

在上面画满两种图案

日子和油腻

我要把一截苦瓜切成丁

焯水过后装盘备用

它将混入肉末、鸡蛋液

搅打成满含期待的面糊

 

给少许的盐码味

平底锅落座,滴入亚麻籽油

把面糊摊成饼煎至金黄

再翻向生活的另一面

这个过程就像打开一本书

趁你还不知道人间滋味

我会尽量少放些甜蜜

 

我对作品常怀敬畏之心

对面饼也是

你坐在我的脚下

打开了抽屉里的瓶瓶罐罐

对于味道,我是狡黠的

而作为一个日有所待的角色

目前,你对苦还毫不知情

零视角

 

牵着我,走出黄昏

 

脚手架巨大的吊臂松弛下来

夕阳不再旋转,慵懒的

从它的挂钩和彩旗上滑落

西天的红彤渐已铅灰

你记得拐过那个大树坛

就是我们回家的路

 

黄昏的绸缎铺满天空

一角垂下,拂过我的肩头

再从你的额头,飘到地上

货架已空,生活被需要买走

一些人用背影收拾今天的残局

我们像两个局外人,悠游

我们俗世的日子明天才开始

灯火忽高忽低的亮了

你说着话,牵着我的手

淡淡的走出了这黄昏

 零视角


 

大雪

 

这仅是一个节气的称谓

对于鄂东南一带的人

还不具备过于深刻的记忆

除非真的有雪飘落,哪怕是

给我铺上最薄的一层

这一年我也会心满意足

 

我要你突然臃肿起来

穿上最暖和的鹅黄冬衣

最好有雪来,最好别无选择

那样我就可以抱你去雪地走走

让大地留下我比以前

更深的脚印

 

大雪有雪,靠的是机遇

就像我突然遇见你

零视角

 

 

像一颗心掉在地上

 

真的像是我的心

噗的掉在地上,那么惊悚、突然

我的晕眩一阵尘土飞扬

当我回头,抱起你的磕碰

你小小的脑袋

正好从突起的门框跌落

那种沉闷的钝响,让人绝望

 

你又打碎了我

原本就很薄很薄的小心翼翼

我要怎样才能把你安慰

唱歌跳舞还是捶胸顿足

跟在我无措的脚步和懊悔

后面的,一滴一滴一滴

满地都是你的气馁和委屈

 

好啦好——了,让我看看

你的淤青你的痛

下雨啦,我们出去看鸟吧

“好——”你转悲为喜

原来,侥幸和虚惊一场

是两个多么好的词

幸好有它们,你才一天天长大

零视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带领我
后一篇:雪的洁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带领我
    后一篇 >雪的洁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