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多多ye
多多y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1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去苏州

(2020-11-19 16:09:55)
标签:

爱孙

大雾

 

大雾起来的时候

南山头、岔子湖、劲牌大厂房

像一大块巧克力裹进牛奶

换一个角度看

我们是另一块牛奶巧克力

里面的甜心只有你和我

坐在二十九楼南阳台地面

你站着,和我等高

 

外面有什么突然碎裂

就像巧克力棒被掰断

你歪歪斜斜的跑过来、抱着我

我突然想起一个词:相依为命

如果这世界,混沌的牛奶里

我们是仅存的两颗豆——

我也要抱紧你

让你成为我唯一的依靠

 

 

广场舞

 

你骑着扭扭车

咿咿呀呀的经过

她们占领的门前小广场

她们花枝招展,但并不老

她们因为运动能活到九十九岁

现在才刚过五十八

只是有些与年龄不相称的招摇

 

嵌入褶子里的红色颜料

被巨大的音乐声浪化开

有点做作的笑容略显生硬

显然不是科班出身

她们迟缓、倨傲,有人很胖

一旦占领就绝不退缩

以致你被简单的忽略

 

但是你管不了这些

你还没有学会向谁屈服

面对陌生你大大方方

扭着扭着,就穿过了风浪

我看见你的小屁股

也随着滔天的音乐一扭一扭

带着小浪花的节奏

 

 

说话

 

到底是言为心声

还是言不由衷,或者

就是鹦鹉学舌吧,我不知道

你在跟谁说话?皮球?

乐高?挖掘机?闪电机器人?

语词是自说自话的空气

一点点吐纳心中的杂尘

但你肯定没有块垒

不像我,纵然语焉不详

也要等到夜深人静

 

你和半张纸和解

和落地玻璃外面的世界和解

完全不像我心存芥蒂

你那么鲜艳,那么新

你若不说话,我又怎么能

端坐一隅,如禅,如快乐

你若不说话,我又怎么能

忘记过往的人生

直到年过半百才重回童贞

 

 

响动

 

二十九楼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推窗就是寂寞难耐的花花世界

就是婚丧嫁娶的万炮齐鸣

制造声音只为表示存在或消亡

却惊扰了你,你扔下一列高铁

撞翻了寂静的童年

假装哭,假装恶魔入侵

朝我迎面扑来,拥我入怀

一如灾难突然爆发,寻求浜村

 

我把你抱到窗前,让你

更直观的看清外面的世界

二十九楼比焰火更高

比鞭炮更响亮,更隐忍

那些顺风而逝的浓烈气息

化成矮山的雾霭,散去

一股青烟的宁静。在尘埃之外

我们心平气和的观察这人间

你的脸紧贴着我的脸

 

 

去苏州

 

你不知道他们将要去往的目的地

会以怎样的方式去陶醉他们

一个今天出发,一个明天紧随

都是日子蓄意制造的小错乱

午夜的高铁车站

面对离别和重逢早已无动于衷

但于他们,简直就是一场

人生初见的惊心动魄

他们制造离别,也制造相逢

是那么的神奇

 

你在原点,在我的怀抱安眠

不知道他们的刻意邂逅

还会有多少次的重演

如果需要带上你

你得有足够的强大,无关年龄

那些惊险刺激的幸福滋味

在软糯之都曳着长尾弥漫开来

寒风乍起吹皱满城霓虹

命中注定的小确幸

相逢相拥根本无关苏州

 

 

午睡

 

天真没有了,淘气也没有了

世界突然变得安静

那些生动的玩具

前一刻还在厮打、倾轧

现在都成了图画里的静物

它们定格在某个位置

变得中规中矩,小心翼翼

像一群午间休息的码头工人

 

我轻轻的握着你松软的拳头

那么轻,那么无力

我想象不出这么小的拳头

何以有力量握紧我

让我在你的手心不能动弹

包括你一手制造的关节错位

我低下头去,亲了又亲

连同上面一块小小的伤痕

 

 

周末

 

那些稍大的孩子,从昨天起

就陆续的飞出了校园,今天

有几只落在了石林公园

他们比你来得早

你比他们来得更好

 

冬日暖阳打开了谁胸前的拉链

袒露了自己激越的内心

就像我们迫不及待的铺开地垫

让水、食物和你初来乍到的惊喜

一屁股坐上去

 

他们在林子里追逐

笑声像红叶一片一片飘落

有人燃起了烤肉的炭火

两只小泰迪相互追逐

你说汪汪,它们就过来看看你

 

青山枯黄得刚刚好

淡淡的绿草地,你说到“鸟”

其实就是些落叶,或者是美女

她们两个刚从油画里出来

给人带来遥远的安逸

 

你跃跃欲试

像握不稳的彩色画笔

天地为草稿,风起不凌乱

你翼翼有声,颤颤巍巍的雏鸟

落笔就是画面的亮点

 

 

下雨了

 

寒潮预警发出后数小时

二十九楼成为怒涛之船

立冬后的第一场大雨酣畅淋漓

完全不像我满腹狐疑

岁月的历练已让我忧郁成性

 

风雨掠过马路,有人推着单车

像一匹陷入沼泽的瘦马

等着那幅巨大的广告牌砸下来

一把破伞像折翅的惊弓鸟

飞进了对面的枞树林

 

全世界找不到一处

可以躲闪的屋檐

马路被撕裂,货车哐啷

掀起的雨布暴露了它

经不起风雨的简陋生活

 

这场雨囤积了几个月

现在它如释重负,不会在意

二十九楼的沉没

你坐在落地玻璃前,和危险

始终保持八毫米的距离

 

面对事物的另一面

你用小手戳着滚落的水珠

这世界与你毫无关联

家园,人事,那些成年的牵挂

你处变不惊,打坐如禅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