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湘江文艺杂志社
湘江文艺杂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17
  • 关注人气:1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陈惠芳:2018年的雪(组诗)

(2019-03-20 08:45:01)
标签:

湘江文艺

2019年第1期

陈惠芳

2018年的雪

分类: 精品
陈惠芳:2018年的雪(组诗)
陈惠芳,1963年1月生于湖南宁乡。1984年7月毕业于湘潭大学中文系。曾任《旋梯》诗社社长。现任《湖南日报》科教卫新闻部主任。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乡土诗派“三驾马车”之一。1993年参加《诗刊》第11届“青春诗会”,1996年获第12届“湖南省青年文学奖”,2018年获首届张家界国际旅游诗歌奖优秀旅游诗歌组诗奖。已出版诗集《重返家园》《两栖人》,体育评论集《场外任意球》。

走雪
1
盼,火烧火燎地盼
盼来了雪
盼来了冰天雪地

雪来了,公交车没来
盼雪的人,出门远行
等车的人,冰手冰脚

我不停地围绕站牌,走动
顺时针半个小时
逆时针半个小时
时间结冰了
我要解冻了

2
城市的壳,很滑
碾压过的道路,很黄
像机耕道,南辕北辙

从南到北
左手摸了摸右手
右手摸了摸左手
冰凉,无问西东

我不像浪漫的诗人
倒像一个乞丐
一场大雪,将我打回原形
乞讨一个词:回暖

3
第一站到了,刺骨的冷风
一阵一阵加深
光秃秃的树,喊不出冷
一击冷拳,内伤看不见淤血

拐弯处,一辆出租车
像陀螺一样旋转
我咄咄逼人
我寒气逼人

4
黄金大道,没有黄金
只有白银

我丈量着铺天盖地的奢华
一个人走在乡野的宫殿
远处的青山
还没有白头

空灵的声音
来自体内
脚趾间的暖意
像看不见的炊烟

5
山坡上的小径
失踪了无数条
不用搜寻犬
太阳会主动归还

水深,水浅
满腹才华,被挥霍了一半
雪落,恰如其分
池塘被修饰成
水汪汪的丹凤眼

6
没有一辆公交车,驶过
我停靠在每一个站牌

三三两两的车辆
小心翼翼
好像前方是一个雷区

古驿站不见
飞驰而过的是
飘忽的雪光

7
雪地上寻觅的小鸟
被我惊飞
落到了屋顶上

从低处的白
到高处的白
轻盈的意境
一瞬间被转换

8
没有下雪的地方
下了雨
没有结冰的地方
结了果

深山的古木
继续背诵经文
那些炭火,也喃喃自语

我是我自己的酒壶
提着,渐渐加温

9
两枚银币
被我手心搓热

一年前的预言
已经验证
我注定有这样的一个短途
有这样的寒,有这样的冷
有这样的,采集于雪中的暖

浴雪
1
雪,是一把双刃剑。
先,切割你的眼睛。
后,切割你的脚跟。
雪越下越大,越割越深。
雪,有血。

2
雪,在我的头顶下了一堆鱼籽,
结在头发里。
如果继续走在路上,极有可能孵化,
我将带着一群透明的鱼,回家。

3
看不见鹅毛雪。
长沙的雪,分成了两种:雪籽与雪丝。
那些落在我外套上的雪丝,
很像理发时被剪掉的白发。

4
街道旁的菜地,很低。
仿佛,一群披绿的野孩子,
抖了抖身上的白,
准备跑上来。

5
很多年了,手从来没有冻得这么红。
手背有些隆起,弧形,像故乡的丘陵。
借一场雪,童年回来了。
有那么一点点潇洒。

6
雪逼迫着车辆,缓行。
一辆出租车,飚飞,溅起了雪泥。
恰似五十年前,那枚扔到泥潭里的炮竹,
装饰了我的裤脚。
诗,维持了泥香。

7
趴在手机屏幕上的雪,
化成了露珠。
电快耗完了,黑屏了两次,
被我强行启动。
这个冰凉的随从,温暖了我的一天。

8
站牌下的人,像候鸟。
又像长颈鹿。
渐渐,人群散去。
留下空白,给雪。
雪落,空白更空,更白。

9
天色向晚。
城市的灯,依次点燃。
大面积的雪光,收拢了一半。
另一半,依旧铺开。像凉席。
我越走越亮。家到了。
被锁定的方向,被解开。

品雪
1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我一直不解。
解惑的时候,雪落了下来。
雪可以踏进同一条河流。一天两次以上。
河水流走,补充雪水。
合二为一。

2
雪踏进了湘江。
我踏进了名字。
我选择了一条草路,直达湘江。
长了草的地方,不是泥潭,也不是陷阱。
埋了大半个身子的草茎,与雪合唱。
吱呀吱呀的声音,像开门。

3
轻重缓急。雪控制着节奏。
昨夜,雷打雪。
湘江没有冰封过。
从蓝山到洞庭,变换着姿态。
沿岸刷这么一道花边,像苗饰。

4
往日的洪水,不问青红皂白,
扒掉了几颗好牙。
倒伏的大树,露出了根须。
一夜皆白,却不是悲伤。
瞧瞧!底子就有这么雄厚。

5
水拍雪线。像催生婆。
一些看不见的生命,正在诞生。
雪停了。也有一个人独钓寒江。

6
我想抛一个手势到彼岸,
会不会碰到一个雪球,弹回?
孩子们像麻雀,点缀在雪地上。
我弓着腰行走。中年是一道斜坡。

7
大桥与大桥之间,没有屏风。
大雪来临之前,古渡口早已埋没。
杜甫江阁的雪意,更厚。
唐朝的雪,苦味淡了。

8
人迹罕至。
偏远的雪白,是那么完整,
被我一个人践踏了。
众说纷纭的脚印,像印花被。
如果有一只梅花鹿跑过,
我一定举起它的蹄子,吹出火烧云。

9
江岸漫长而空寂。
一棵树开了十二朵花。
每一朵都被冰冻,像透明的琥珀。
我已经命令,今夜的雪风只准打落一半。
另一半留给立春。

残雪
1
周而复始。
一年一度的清算开始了。
完整的雪,破损。
巨大的雪,缩小。
狂热的雪,变得冷静。

2
雪卷起铺盖,要走了。
街头,墙角,一堆一堆的雪,
很脏。盖了几天,就脏了。
从空中,下落到尘世,
就脏了。

3
被封存的花,破壳。
擦着冰凉的汗,一声不吭。

4
石头上,摆着雪白的鞋样。
量好了尺寸,一天一个样。
从大脚、小脚,到三寸金莲,
都试过。

5
屋顶的雪线,很美。
像草帽。更像斗笠。
圆形花坛,保持着一只独眼。
望望天,也该瞑目了。

6
两天前的血月,一晃,
带着雪光,回到了同治年间。
下一轮血月,照在子孙们的头顶。
雪落在白发之上,返青。

7
一枚绿叶,飘落在雪中。
像耳朵。
覆盖,听不见。
天晴,却醒了。

8
节节台阶,上升。
摆这么多枕头,谁睡呢?
失眠的是风。
夜夜呜咽。

9
清空。给春天让路。
曾经的雪,细微的脚步,
从地面到云端,
从云端到地面。
此起彼伏的一生。
(原载《湘江文艺》2019年第1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