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湘江文艺杂志社
湘江文艺杂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18
  • 关注人气:1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范小青:等待张三李四王大姨(短篇小说)

(2018-10-22 14:48:10)
标签:

湘江文艺

2018年第2期

范小青

分类: 精品

范小青:等待张三李四王大姨(短篇小说)范小青,女,江苏苏州人。1974年高中毕业到农村插队,1977年考入江苏师范学院(现为苏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85年调入江苏省作协从事专业创作。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裤裆巷风流记》《城市表情》《女同志》《赤脚医生万泉河》等,短篇小说《城乡简史》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

张德发下岗了。说起来这和他本人也多少有些关系。那天记者暗访的时候,怪他嘴贱,说了些实话,其他也有几个人说了,但基本上不属于对企业的抱怨,只是作为普通工人说了说自己的工作而已。敏感狡猾的记者就从中嗅到了味道,最后做出了一篇揭露企业污染问题的大文章,惊动了上下。现在什么时候,正是大查大整大治污染的时候,不是闹着玩的。

厂长是个女的,很能干,她原先是大学的化学老师,后来出来干实业,干得风生水起,但一直没有解决污染问题。其实她已经下了大决心要解决这个问题,已经高薪聘请了这方面的专家,连专家的首付金都已经支付了。可惜来不及了,企业被查了,被重罚,罚得倾家荡产,几乎只有破产一条路可走了。破产的话,工人就要回家了,没饭吃了。大家都骂张德发和那几个说话的人,厂长却不这么认为,她说,不怪他们,前提是他们并不知道来的人是记者嘛,这是一,其二,这种事情早晚会来,晚来不如早来,越晚麻烦越大。

工人都下岗了,她还说麻烦不算大?

不管麻烦大不大,张德发反正是回家了,厂长让大家等说法。可是在张德发看来,不会有什么说法了,最后能拿到一次性的买断钱,就是上上大吉了。他的人生就要在这里拐弯了。

可是张德发要养家糊口,必须要干活呀,他的老婆多年前就下岗了,后来参加了社区组织的居民舞蹈队,天天去排练跳舞,不问家事,孩子还在上学,母子俩可都是赖上张德发的。可张德发到哪里去找工作呀,现在有知识有学历的年轻人都找不到工作,他张德发,一个潦倒的没文化的中年男人,想当个保安都没人要。张德发快愁白头了,他老婆却一点也不着急。自从跳上了舞蹈,家庭特和谐,老婆天天哼哼唱唱,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总是怪张德发没有出息。现在张德发下岗了,没出息到顶了,老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嘿”了一声,说,和我一样了。

张德发去厂门口转转,想看看还有没有复活的希望,看到大门上的大封条,他一肚子的晦气,走了。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忘了带钥匙,于是去社区找老婆拿钥匙。

去社区的路上张德发经过王大姨开的麻将馆,那馆其实也算不上什么馆,就在王大姨自己家里,买了几张自动麻将桌,生意就做起来了。从前张德发要上班,要挣钱,忙,从没来过这里,不敢来。现在他有时间了,经过的时候,可以停下来看看了,一看之下,哟,如此兴旺啊。张德发和王大姨聊了几句,突然就生出念想了,我何不也开个麻将馆。他脑子转得蛮快,一瞬间连店名都想好了:德发棋牌室。

他的家就是老街上的老房子,门沿着街面的,十分方便,两间房,可以摆四张桌子,分出有烟室和无烟室,每天分上午、下午、晚上三场,每桌每场收二十元,四个麻将客每人出五元,普通老百姓能够接受的。这么计算下来,以后他挣的钱,比上班还多呢。

家里这两间房,原来是住人的,如果放了麻将桌,床就要拆掉,他自己可以睡沙发,让老婆带着儿子回娘家住。老婆会同意的,她现在很好说话。

张德发想着,乐起来了,但是刚一乐开,又觉得不容乐观,赶紧收敛起来。因为他首先要投入四张自动麻将桌。自动麻将桌的价格,低档次的也都要卖到两三千元。老婆那儿有私房钱,那是肯定的,但是他别想弄出一分钱来,只好自筹,可即便能够筹到,他也觉得心里不踏实,他半辈子是做做吃吃的人,所谓的做做吃吃,肯定是先做才能后吃。

他想到了赊账,如果有卖麻将桌的老板肯赊,他的生意就先做起来,按照他的算法一算,用不了多久,就能还债,再用不了多久,就赚钱了。

可他随即又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口,这年头,赊账,想得美。这么呸着,想着,好像是上天要让他心想事成似的,他正好经过李二毛的麻将桌店。其实和上天无关,他回家,这是必经之路。

李二毛从小也是在这条街上长大的,大家一直喊他二毛,甚至后来有人都忘记他姓什么了。李二毛在这条街上做麻将桌生意做了好多年了,也算是小街上的成功人士了,至少他是李总了,他印的名片上也是这个头衔。街坊邻居甚至都以他为荣,说,哦,卖麻将桌的二毛,毛总,是我们街上的。李总听到别人喊他毛总,也笑眯眯地答应了。毛总性格很好,所以事业一直蛮顺利的。但是最近碰到事情了,不是他自己的事情,是他的老婆素质有点差,老是以有钱人太太的面孔,对别人瞧不上眼。其实光瞧不起人也就算了,人家也不能把她怎么样,更不能把毛总怎么样。可是那李太太把别人不跟她一般见识当成别人好欺负,就有点欺负人,她欺负了人,人家也就忍了,可是有一次,她欺人欺错了,欺到一个不能欺负的人头上去了。这个人不依不绕,要和这位太太干到底了,但她也是有策略的,她没有正面进攻,而是先摸清李太太的底细,然后突然发难。她的发难,也选择了最厉害的一手:上网。

李太太的丑事,立刻就遍地开花了,网民纷纷人肉她,起先还只是在网络另一头的看不见的人在起哄,但很快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了,附近街上的人也都知道了,毛总的店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开始毛总还以为是来挑麻将桌的呢,以为财神驾到,后来发现大家来了后,并不看店里摆满的麻将桌,却是四处张望,毛总说,你们看什么呢?

这才知道是来看李太太的,指指戳戳,吓得李太太躲了起来。毛总那里有一个店员,是个女的,被误认为是李太太,偷拍出来弄到网上,搞得家里外面都翻了天,都来怪毛总。

毛总真是无奈,本来以为只有名人会这样,在名人出洋相的时候,大家都跟着看热闹,只恨事情不能再闹大一点,没想到普通老百姓也会有这一天,轮到自己头上了,才知道滋味真的不好受,脸也丢尽了,生意也搞掉了,心灰意冷,想着要改行了,要离开这个从小长大的街巷了。

张德发经过这里的时候,毛总正在把降价出售麻将桌的牌子摆出来,原来三千的桌子,卖一千五。这可真是杀了半价。但是对张德发来说,四张桌子需要六千元,他还是不能先付全款,还是想要赊一点账。

毛总说,赊账也不是不能考虑,几十年的街坊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好说好商量。只是他这几天正在等消息,前边农贸市场的鱼贩子丁大勇,听说毛总要将店面出手,来跟他谈了,想盘下他的店面,如果这个事情有结果了,别说赊三千,六千全赊也是可能的。

丁大勇是外地人,来这里也好多年了,干了多种活,最后在农贸市场安定下来,做鲜鱼买卖,生意出奇的好,在菜场的摊位不够用了,就扩张到旁边的摊位,后来又不够用了,再扩展一点。其实他还有更大的野心,他有了一系列的经营思想,甚至已经考虑到做加工鱼产品,冷冻鱼产品、熟鱼产品、现场烤鱼之类。他的理想是很大的,肯德基的鸡,丁大勇的鱼。所以他就在考虑,不能再在市场里做,需要店面了。恰好这时候,大家传说毛总不想开店了,要将店面转让,丁大勇抓住机会,就来和他谈了,两人一拍即合。

就这样事情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张德发等毛总,毛总等丁大勇,却不料丁大勇忽然碰到问题了。丁大勇的生意做得好,全靠他的老乡丁旺,丁旺几年前承包了乡下的鱼塘,他是个有头脑的人,也有点知识,会科学养鱼,加之这几年风调雨顺,几乎年年有余。丁大勇摊上的鱼,就是直接从丁旺这里进的,他们已经有了好几年的关系。丁旺的鱼真正是价廉物美,所以丁大勇才有信誉,才能做大,才会有野心。

正当丁大勇想要接手毛总的麻将馆改做大勇鱼的时候,丁旺却提出要以新的价格和他交易了,丁旺所出的新的价格,把丁大勇吓了一跳,他无论如何不可能接受如此高的成本做生意呀。当然,如果没有丁旺的供货,丁大勇也可从别人那里进货,但是那样的话,他丁大勇就是一个普通的鱼贩子丁大勇,不可能成为大勇鱼,他的理想就不可能实现了。所以他还是寄希望于老乡丁旺,他正在和丁旺谈判拉扯呢。毛总来追问他的时候,他对毛总说,只要我的供货方恢复正式供货,我马上就接手你的店面。

所以毛总也只有一个办法:等。

其实丁旺也是有苦衷的,他本不是背信弃义的人,何况丁大勇还是他的老乡,两人合作做鱼生意,好几年都一直很仁义,很顺利。只是最近他自己的人生碰到了困难,这一切都源之于他的甲方,村支部书记。

下塘村的村支书钱林生,最近也有些烦扰,村民举报他,说他收了丁旺的好处,所以才以这么低的承包价让丁旺承包鱼塘,挑了丁旺发了大财,而村民却依然穷得叮叮当当。钱支书气愤地想,穷得叮叮当当,是你们自己懒,当初我让你们承包,你们谁也不愿意吃苦,给了人家做,做好了,你们又眼红了。而且,现在到处高压,他确实没敢接受丁旺的好处。

所以他完全可以不在乎村民的诽谤,他也不怕人家来查他,身正不怕影子歪,他当村支书这么多年了,他能够搞得定村里的事情。却不料,村里的事情虽搞得定,家里的事情却搞不定,他被儿子纠缠上了。

他的儿子钱晨曦,从小就是个学霸,成绩好得吓人,所以钱晨曦一路绿灯地上中学、大学,读研究生,最近又以第一名的笔试成绩进入了博士的招考。但是钱晨曦从学校那边得到内部消息,导师好像不想收钱晨曦,可能已经内定了另一个人。所以面试的情况就很微妙。

钱晨曦能够求助的人,只有他的父亲。钱林生说,我一个小小的村官,能有什么办法?钱晨曦说,村官也是官,你没听说过有个村官贪污了一个亿吗?钱林生生气地说,好呀,我贪污,行贿,进监牢,你去读博士。钱晨曦也知道自已的话说过头了,但是他实在是想读书,心里着急,一时又想不出好办法,郁闷起来。

钱林生虽然生气儿子说的话,但他看到儿子闷闷不乐,毕竟很心疼,恰好丁旺来找他签订下一年的合同,他忽发奇想就提高了承包费,而且提的幅度很大,把丁旺吓了一大跳。这是要毁约的节奏啦。

丁旺想不通钱支书怎么会一下子会变成这样。其实钱支书也有点乱了方寸,说起来,他当村支书以来,没敢多捞村里的钱,家里并不富裕,现在听儿子的意思,好像导师那儿可以用钱解决,数目小了还不行,但是临时到哪里去搞这笔钱呢。他的气就出在丁旺头上了,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想提高承包费,承包费提得再高,他村支书也不能拿的,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暗示丁旺,看看丁旺能不能理解他的暗示,主动一点。可是丁旺不能理解呀,因为这几年来,他多次想向钱支书表示心意,都被钱支书拒绝了,钱支书甚至很严厉地对他说,你想害我呀。所以丁旺一直认为钱支书是个正派的人,后来再也没有朝这方面想过,而钱支书也确实没有这方面的意思。现在钱支书忽然有了,丁旺哪里会猜得到呢?

钱支书暗示不了丁旺,事情就进行不下去。但是钱支书暂时也没签那合同,因为承包费还没有谈判成功。在丁旺看来,钱支书有些奇怪,一方面钱支书狮子大开口,形势似乎不容乐观,但另一方面,钱支书又迟迟不催促他签合同,似乎还有转机。所以当丁大勇生气地责问丁旺时,丁旺对丁大勇说,只要我和村里合同签下,就恢复原价供货,你等一等吧。

所以丁大勇现在也只有一个办法:等。

钱支书心里焦急,他想去一趟城里,找钱晨曦的导师问一问情况,试探试探。如果试探出来不是钱的问题,他就和丁旺签原来的合同,毕竟人家承包几年,做得很好,给村里的贡献也不小,而且让他们村的好名声也传了出去,给他村支书脸上也增光。

在钱村长前往城里的路上,事情正在发生变化。不过现在钱支书还不知道。

蒋智辉教授并不是个贪财的人,他也不缺钱,他不会收学生的钱,但是他睡了研究生梅红。梅红要报考他的博士,蒋教授并不想收她,蒋教授认为她笔试进不了前三,所以放心地睡了。他还有意无意地透露了一些错误的考题暗中让她吃转,却不料结果人家还真考进了前三。这下子蒋教授难了。

难的不是他要压掉第一名的钱晨曦,难的是他和女弟子睡觉的事情、被他老婆发现了。他老婆是个要面子的事业型女人,嘴上没有直说,但是她已经几天不回家,打手机也一直不接,简直就是甩手而去,人间蒸发。

蒋智辉被吓着了。他也怕老婆,但更怕的是老丈人。他的老丈人冯一正是一位老干部,当过市领导,虽然早就退休,但是虎威仍在,他在位时下死劲培养扶植的那些人,现在可是个个都在重要岗位,虽然其中大多跟了新主子,但是冯一正和他们的新主子并不是前后任,已经属于隔代亲了,所以那些人里多少还有几个会买他账的。所以,老丈人一声吼,蒋智辉浑身得打个抖。

蒋智辉思忖再三,决定先向老丈人坦白认罪。

                              (节选,全文载于《湘江文艺》2018年第2期)

 

  范小青,女,江苏苏州人。1974年高中毕业到农村插队,1977年考入江苏师范学院(现为苏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85年调入江苏省作协从事专业创作。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裤裆巷风流记》《城市表情》《女同志》《赤脚医生万泉河》等,短篇小说《城乡简史》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