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定州郭福彬
定州郭福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灏买书

(2018-04-16 15:32:50)
分类: 定州民间故事

定州王灏在清光绪年间,花费近十年的功夫,收买萃集河北省乡邦和民间的藏书、著作和书刊,达173种,1523卷,字数达亿万,而且还对上述收到的著述进行了认真精选审阅校对,精准无误后,刊印成一部文献巨集《畿辅丛书》,成为标榜王灏其门的国宝。

《畿辅丛书》是“畿南文献”的精彩汇萃,震撼了大清王朝,皇帝加封王灏《四品顶戴》,授“中宪大夫”。定州建立了“乡贤祠”,一些学者仰称为“藏书泰斗”,入直隶“礼贤馆”。

《畿辅丛书》成为世代相传的精神文化的珍藏品,成了今天定州《中山博物馆》珍藏的国宝,是无价的精神文化财富。

王灏是怎样购买收集到如此浩瀚的图书,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呢?这是值得我们探讨的课题。

定州王灏是个才子,自幼读书痴迷,爱书如命。他以优异的成绩在定州贡院考中秀才,1852年赴顺天贡院考中了举人,后来他满有信心到京城参加会试,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接到家中来信,父亲病重。自幼孝敬父母的王灏,立刻整理行装,急急向家奔去,放弃了中进士夺状元的极好机会。他牢记着孔子的话:“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回到家,他敬养父亲达半年之久,送葬了父亲,母亲也相继离世了。

王灏是位善于思索的人,他看得远,高瞻远瞩,顾视不凡。王灏他父亲王宝华走了,这时已经三十多岁的王灏如何掌控父亲留下的万贯家产,是摆在眼前的实际问题。

确实,当时定州西关王家是远近闻名的大富豪,何止家财万贯。这些财富是王灏父亲王宝华爷爷王万年和太爷爷王又增几代人历经七八十年艰难创业、经商积累起来的。从王友增开始在定州从事小范围的经商,发展很快,到王万年和王宝华父子的商铺,发展到北至天津、北京、保定,南至汉口,商铺包括银号、旅店、商铺 ,当铺近百家,开设在汉口至北京的京畿大道上。众多的商铺,多种的经营,常时间的积累,难免要积累下众多的财富,可谓京南第一富。

王灏所处的时期,是咸丰和光绪年代,鸦片战争,社会动荡,屈辱条约一个个签定。这个时期,一股新兴的力量,暗流滚滚,汹涌澎湃。使王灏这个文化人,眼界大开,好象看到了中国的前景。

王灏想,父母撒手人寰,留下丰厚的财产,金银珠宝,倒是可贵,可是噹噹响的宝贝,没滋没味,只是一个购物彰富的标志,除此之外,能有什么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精神价值呢?金钱多了,会一不小心丧志,沉糜,奢侈腐化,使人变质,甚至成鬼,遗臭万年。为此王灏对所有家人,定下一条规矩,任何人不能违犯。

第一条,要俭以养德;第二条要严以律己;第三条聚中华人文精神;第四条要传华夏民族财富。王灏进一步向所有家人解释说:“不要沉醉在贵富的世界里,要勤要俭,要创新业,要让王家的物质财产,转变成精神文化的保护力量,要变成有历史意义的精神财富。具体说,要让现有的所有商铺,在做好生意的同时,增设收买民间和乡邦的图书、期刊和文物资料。在科考之年,要在保定、定州、真定府、汉口等驿馆、驿站,接待赶考的举子、秀才,只要卖给我们书,书不但要付银,还要免收住宿和餐饮费,对困难者要付给进京的来回路费。我们要不惜代价,撒下广收书文的大网。最后将收集的书籍文论,选择校对,校刊印成丛书,要成为河北书籍文献之大成。

王灏的规划作好了,收买图书大网撒下了,也有不同意见,议论纷纷。有的带有讥讽的语言说:秦始皇有‘焚书坑儒’,明朝解缙主编了《永乐大典》,清朝纪晓岚,主编了《四库全书》,都是皇帝下令由国库掏钱编撰的。你王灏一个民间绅士要搞这么大的工程,撒下这么大的收买图书的网,要搞王灏大典了,是几块银票烧的,真是买书的疯子!……

王灏面对众多的风言风语,甚至有点带刺的话,心平气和,并对其进行了耐心的解释。秦始皇的焚书,焚清了吗?坑儒,坑完了吗?没有。他早早死去了,留下了千古骂名。“永乐大典”他收集了民间的资料吗?没有,他只是将历朝文献按照门类集中到一起而成的;清朝的《四库全书》是乾隆为了加强对百姓的思想控制,搜集有反清内容的书籍,收买知识分子的心。当然同时借机审查了民间藏书,使乾隆搞的《四库全书》起到了一箭双雕的作用。

我们是收买民间的书,是收集文化成果,是为了传承发扬民族文化,是没有任何条条框框的,是收集《永乐大典》、《四库全书》以外的书,是《四库全书》的补遗,是中华文化的拯救、保护和传承。

王灏明确表态四条家规要落实,齐心拧成一股绳。我们要放开眼界向未来,一部好书就象一扇门,一座桥,一条路,我们读的书多了,走向光明的路就敞开了,人们心灵之间沟通的桥梁多了,人生的旅程也就更广阔了,它会给人以光明,给人以力量,给人以前途,还会给我们带来丰富的精神享受。我王灏宁家财倾尽,也不失一部好书!

王灏为切实落实目标,他集中优势力量,分成南北两个组,深入基层,进行检查指导,一组检查各网点收买书的情况,进行督导;二是深入广大农村,深入民间,寻找藏书,能收买的就收买。

王灏委派他亲侄子负责北线工作,自己亲自出马,负责南线工作。王灏第一站,到了明月店驿站,到驿站后,站长二话没说,拿出他刚买到的书《古今注》,王灏一看,分外高兴,大夸了站长一气,站长要说花了多少银两,王灏制止说:“甭说银两,能收买到如此好书就好,花用的事,作好登记就行了。”王灏就近到他的当铺,检查了收买书的情况,也很高兴,收到了清代名臣郝浴的一幅字画,觉着能买到郝三本的字画,实在是如获至宝,难能可贵。

王灏一路高兴,收获超乎自己的想象,他到了新乐、真定府、邢台,邯郸等地,无论是驿站还是商业网点,都有不小的收获。大网撒开了,大鱼小鱼,滚滚而来,可以说,初战告捷,热情鼓励相关人员,继续努力,争取更大的胜利。

在邯郸收获最大,邯郸是战国时赵国的都城,得到了不少关于邯郸古战场的历史文献。从大量的历史资料中,发现邯郸地区永年古城的传闻资料。永年古城在现在的永年县城以东20里处。隋末,夏王窦建德在永年古城,即永年广府筑城建都,窦建德称洺州,也是赵国毛遂自荐的毛遂故居所在地,其墓还在。在广府古城附近,有个申家庄,庄上有个申家大户,从明清以来,号称官府之庄,举人进士代代有之,官高至翰林检讨,充国史院篡修,至于知县多个出任。这个申氏之家文苑名垂,有十九代,代代兴旺,直至清末,为此王灏特拜访了申家庄。至申家祖坟祭奠,与申家老人谈话,同周围乡临叙话,了解到申家有一部“十九代申氏遗集”。王灏一听,非常惊奇,实为宝贵。王灏开始不敢说要买,只以求告担保的姿态,请求看一看,这申家掌门人,打量了王灏一番说:“有何意一阅?”王灏应曰:“崇拜一阅,别无它意。”申家掌门人看了王灏的随身信札说:“须有百两黄金抵押,准看三刻。”王灏一听说有押金可阅,当即跪下谢恩,掌门人也是个懂礼之人,忙起身搀扶让坐,紧张的气氛,开始缓和了下来。王灏吩咐随行人员,将百两黄金捧送掌门人,将申氏遗集拿了出来。

王灏双手接过书,厚厚的,共十九卷,其名《永年申氏遗集》,就是他申家相传十九代遗著之集,实乃申家唯一胜金之贵。王灏想,如此长卷,45分钟,看一看目录恐怕时间也不宽裕,只得以目读十行的姿态,阅读了所有目录,也看了几页其中的部分内容,最后王灏捧着书说:“此乃申家之金,国家之宝也!”。

申家掌门人客气的说:“王绅士夸奖了。”

看来看去,夸来夸去,其目的是要买到此书,可咋开这个口呢?

王灏说:“可否在驿馆多看一些时辰呢?”

掌门人说:“不可。”

王灏说:“此书印数可多?”

掌门人说:“说实了,仅多一两部”

王灏说:“可售给我一部珍藏吗?”

掌门人说:“这……,这还须祖人商议。”

王灏一听,有希望,便恳求地说:“我是定州王家藏书之人,如能将书出售于我,定能感恩重酬。”

掌门人说:“看王绅士真心诚意,请求此书,表示欠意,待半月之后,再来相谈。”

 

王灏谢恩说:“请多关照,到时来求。”

王灏一行拜别了申家掌门人,回到了邯郸自家开的银号。

王灏从京畿大道一直到邯郸,收获不少,回来从东路转回,从鸡泽向北到冀州、衡水、转到窦建德称夏王的献县、饶阳回到定州,买到了不少字画和“政治录”五卷,收获可观,恰巧北线的侄子也回到了定州,高兴地向叔叔王灏汇报了北线小组,购买的书刊。有“荀子”20卷,“人物志”、“居业文集”20卷。王灏见收获如此之大,大大地把侄子夸奖了一番,并给予10两纹银的奖金。

  王灏爱书如迷。他见买到的这么多书,哪顾得歇息,夜以继日地读了起来。他发现书中可疑之处,加以批注,以待查阅,校对,等他把书浏览一遍后,忙把侄子叫到房间,与其谈起到永年购置《永年申氏遗集》的事。

王灏讲:“这部书很重要,它是市面上没有的,有极高的收藏价值。”约定是半月之后,与申氏掌门人见面,商议购买之事,明天就到了时间,你做好去买书的准备,准时赶到,一定要买到手。你多带金银,我早与邯郸银号商量好了,不够再去那里取。一句话,他要多少,咱们就给多少。

侄子说:“要的太多了,还还价,不可以吗?”

王灏说:“不可还价,要还价,他就不卖给我们了,我们的损失就大了。”你要做好去永年县的准备,上路的那天,王灏再三嘱咐:“要多少金子,要多少银子,咱们都给,你唯一的任务,只有一个,将书买到咱们的手。”

侄子牢记着叔叔的嘱托和两个随行的家人上路了。

只要有心人,不怕困难多。果然不出王灏所望,花用一百两黄金,终于将十九卷的《永年申氏遗集》买到了手。王灏如获至宝,将书一页页翻阅不停,越看越有滋味,有不少的名言臻句,令人惊叹。要把它列为丛书的首卷,为谋划的丛书增添历史的光彩。

 

清光绪初年,1875年皇帝登基大典,举国欢庆,要大开科举考试,举行恩科大考。这一下,全国的举子,欢呼跳跃,考进士、夺状元的机会来了,王灏搜寻买书的机会也来了。

王灏想,要在通往京畿的南北大道的驿站、驿馆专设举子接待站,招待举子,购置其书。赶考的举子,有的骑马驮书;有的骑驴带书;有的步行,有挑担的挑书相送。八股取士的大考,谁不带箱子书进京,随时翻阅。

一天下午,王灏来到位于北去的唯一大道定州北城门楼附近的定州驿馆。一到驿馆,赶考的举子已经驻满。有的读书,有的喂马,有的吟诵诗词,真是人才相聚之所。他到自己设立的举子接待站,一看登记的举子达二十多人,分外高兴,要求接待站长,通禀登记的举子,到门前的“靖香楼”相聚宴请。

二十三位赶考的举子,开了三桌宴席,王灏作了宴前讲话。王灏讲:“各位举人,你们都是皇家的才子,国家的栋梁,这次你们又进京科考,你们是未来金榜题名的进士,皇帝殿试的状元,祝你们马到成功,成就你们人生的辉煌!”

 “我叫王灏,定州西关人,我是一个书籍爱好者,喜爱藏书,想搜集皇家《永乐大典》、《四库全书》以外的民间藏书,乡邦典籍,君子之书,诸家之著,集成大全,刊印成卷籍,为国家文化艺术品的保存和弘扬作出点贡献。

今天,在诸君子繁忙之际,请来大家相聚,我倍感荣幸。我本来羞口难开,因为咱们有缘相聚,不再客气,我就把我的希望和要求,向大家讲一讲,希望各位才子,尽力帮忙支持。其实我的希望也很简单:就是将你们多存之书,累赘之书,不用之书,出售于我,我照价付银,这次你们进京赶考必用之书,等你们科考归来,可售书给我,包括你们的试卷,我都收买,要多少银,我付多少银,绝不放空。地点就在驿馆我的接待站,凡是售书于我的,你们在驿馆的吃、住费用,全由我付。生活困难的才子,你们若往返盘费困难,不宽裕,请提出来,由我王灏帮你们解决。”王灏讲到这里,掌声热烈,经久不息。

“各位才子,诸位君子,我收买书的地点,就在接待站,宴会之后 ,我们等待。今天‘靖家香’相聚,好好品尝我县‘靖家香的名菜,靖家香的八大碗。这八大碗,相传千年,苏东坡在定州任知州时,曾来品尝,夸赞品味独特,胜似他的东坡肘子之香。”

“好了,我说到这里,下边开宴,酒菜足供,卖书不卖书都是朋友,大家要喝好、吃好。祝大家龙榜题名!”

宴会中,举子们吃到香润沁人心脾的条子肉时,情感迸发,一举子吟道:“条条顺当,成就华章。”一道道菜上来,香气扑鼻,酒兴大发,把宴会桌上的毛头丸子、香甜丸子、牛肉丸子、杂烩丸子四种丸子称作“四喜丸子”,就以四喜一一赋诗:

一喜:举人进京赴科考;二喜:灵感迸发惊天朝;

三喜:皇帝殿试夺魁首;四喜:状元及第穿红袍。

吟罢鼓掌,一片欢笑。这时一位才人说:“你们夺魁穿红袍,别忘了酬谢咱们的王绅士”,听我说:“铜锣开道拜绅士,卖书酬谢王灏老。”又是一片掌声。下雨就有露水滴,宴会后,收买到儒家经典“大学”、“中庸”、“孝经”、“五经”、“学习札记”等八十多部,收获巨大,对举子们表示深深谢意。

王灏竭尽全家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经过长时间深入民间,摸底寻访,串门走户,苦口婆心,购买图书,还动员乡邦力量,动员乡贤友好人士,卖书赠书,使收集图书的路子,伸向社会的各个角落,一时形成了定州绅士王灏收买书籍的热潮。他的行动,把乡间才子,民间艺人,皇家官宦,感动得翘首称赞。

在清光绪年间,王灏收书买书的活动不断深入的时候,突然一场连续数天的大雨,造成了河水泛滥,庄稼淹没,唐河水大,堤防被冲毁,淹没了不少村庄,颗粒不收,一时逃荒要饭的人家大量出现。定州城内外,也难逃大水之灾,也出现了上街乞讨的人家,加之城外乞讨人进城讨食,形成了社会的巨大压力,政府也作了一些工作,放粮救灾。由于受灾面积大,难以周全。这时王灏召集全家人,决议出钱出物救济灾民。对城外灾民开库放粮四千石,购买灾民急需被褥,生活必须品,花去白银数千两。对城内受灾人家,开设了三个粥棚,供养老弱灾民。还动员王家远近亲属,凡有救济能力的都参与救济。王灏对各个粥棚进行检查指导,并亲自为老人盛饭,送到老人的手上,感动的老人热泪盈眶。

一天,一位六十八的老大娘,腿脚不利落,她走到王灏门口敲门。王灏一开门,见是位老大娘,高兴的迎接进屋,搬座让她坐下,大娘推让地说:“我不坐了,知道你特喜欢书,我把我老伴活着的时候,就喜爱的书拿来了,给你看,你保存吧!。”说着把书放下,转身要走。王灏忙说:“大娘,你先别走,等我给你书钱。”

大娘说:“这么本书,我不能要钱,我天天吃你们的饭,花你们的钱,有时候你还捞碗带枣儿的稠粥端给我,比我那亲儿女都亲呐!,这么本书,不能要钱!”说着就往外走,可是王灏怎么能亏待老大娘呢?大娘怎么也不要钱,最后王灏把书钱硬塞到了大娘口袋里。

还有一次是城北大屯的刘大爷,他是该村最有文化的人。大水冲坏了村子,庄稼全淹没了,由于王灏的全力救济,放粮送物,感动得村内老百姓,个个夸好。村民也都知道王灏特喜欢书,收集书籍。这位刘大爷就挨门找书,收集书,来感谢王灏的救命之恩。

刘大爷七十多岁了,串遍了全村,收集到了一百多本书,加上他自己的存书二十一本,整整装了大半口袋,自己在儿子的帮助下,扛着一口袋书,找到了王灏。王灏一看老人满头大汗,背着口袋送书来了,立时浑身热了起来,不知说什么好了。王灏接过了老人的口袋,让进了客厅,沏茶倒水,深表感激。

刘大爷说:“我们这几本老书算什么,你在我们生死关头,给粮救济,送衣送物,救我们性命,我们的几本书算什么!我们代表全村百姓,送来几本书,表示我们的感谢之心。你收藏这些书吧!,有什么用场,你就看着用吧!我来的时候,乡亲们还嘱咐我,这书是表示感谢之心,不能要钱,我答应了都不要钱的。”

王灏说:“书我收下,书钱我是要给的,我收的书,不只是你们的,谁的书都要如数付银。救济是该办的,应该办的。社会上有那样的人,‘为富不仁,’我做人绝不能那样,我遵循我王家的家规,要为富济贫,我把书银给你们,受灾之年,你们也缺钱花,把书银给了赠书户,不更增加抗灾的能力了吗?所以我一定如数付银把银两带回去,转给赠书户,只是烦劳你刘大爷了。”

王灏的诚心真意,说得刘大爷无话可说了,算是违背了乡亲们的嘱托,把书银带回去了。

王灏为人处世,看得远,想得周。他不但发粮发银救济灾民,为百姓解难。他想,唐河在奇连屯村北决堤,淹没了不少村庄,甚至还淹死了人,造成了多大的灾难。为了预防灾难的再次发生,他出资,在奇连屯村北东西修筑了十里长堤,植柳十万余株。绿荫浓浓的十里长堤,一直保存到1969年。这一点,我作为渠河中学的一名教师,是亲眼看到的,而且我还以好写作的兴趣,常漫游在唐河岸大堤上,在翠绿的浓荫大道上吟诗抒怀。

王灏的业迹实难数清,就拿他收买图书来说,就当今来比,也很难有人和他相提并论。

他经过近十年的收购,广泛的收藏,别说耗费黄金万两,收书的数额实在是惊人。他收集古今图书一万零二百十一八种,名人字画、金石拓本一千余种,还有零篇碎牍四五千份。并著集成《括择文集》、〈畿辅地名考刊〉等等。

王灏把收到的浩瀚图书进行一一审勘,特邀请博闻之士,饱学之才,进行认真地精选,还把选中的书稿,认真考证辨误,精确校对,最后精选一百七十三种,共计1523卷。其中有《永年申氏遗集》,清代学者颜元、李恭、孙奇逢、尹会一、崔述各家全集,还有荀子20卷,春秋十七卷,战国策33卷,广雅疏证十卷,人物志、古今注、言集13卷,忠隶集20卷,政治录5卷,展业文集20卷,明书171卷,缺水斋诗集17卷等等共173种,1523卷,刊印成集,名曰《畿辅丛书》。

这部中国文献巨著,同为他建立的《乡贤祠》和直隶建立的《礼贤馆》里他的名字一样,永远闪烁着历史的光彩,也和皇帝封他的“四品顶戴”、“中宪大夫”一样,标志着他人生的光荣。

《畿辅丛书》包括上万块刻版,已成为当今定州中山博物馆里的历史珍藏,成为一种历史的辉煌。

 

                                                                    口述人:王京考

                                                                                 王连河

                                                                                 王祖祯

                                                               调查搜集整理人:郭福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