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天小夏减肥了吗
今天小夏减肥了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嘿,今晚喝酒吗?

(2018-05-31 22:35:56)
标签:

杂谈

分类:
嘿,今晚喝酒吗?

青年是啤酒。

是比汽水多了发酵的二氧化碳,比红酒少了几分讲究的年纪。

在这个年龄里,会对少年时热衷的可乐雪碧嗤之以鼻,总觉得太过幼稚,但也还未来得及在生出一个“啤酒”后加上一个“肚”作为中年的象征,只好权且将就着挑了冰啤酒。

青年是爱喝冰啤酒的年龄。

童年时的汽水要征求父母同意,中年时的一切酒类都会被子女以担心身体为由劝止。

唯有青年喝冰啤酒是不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在某一刻从胃部蒸腾起难以抵抗的欲望就顺从本心从有隐隐鸣声的冰箱柜里取出码得乱七八糟的其中一罐,手指会因为冰冷而瑟缩了一刹那又重新捏紧罐身,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那堪称独一无二的指纹在铝片上印下证据然后随着温度的上升从边缘起始一点一点消去了肉眼可见的痕迹。全如自己此去经年里努力的奔跑呐喊,在这个人烟阜盛的城市里就如泡沫板破损在人群中。

你于是不耐地啧一声,明明心里生了些惶恐却依然用养得稍长的指甲撬开拉环与罐面勾成巧妙的弧度,再哗啦一下撕裂开来掀起气泡无数,大快人心。最是叛逆的年纪里,做了一点点出格的事情就足够令人愉悦。垒成堆的工作,揉皱的试卷上杂乱的笔记,门外家长连绵不绝的唠叨全都可以在此刻化为虚无。躲在房内仰头将啤酒全部灌入喉中,不需要细细品味,喝就是了。年轻的胃足以纵情。一罐饮尽后再细细咂摸,舌尖还有点涩意蔓延,你忍不住皱眉,但为了顾及自己的大人模样还是忍住了。如果还有余力,不妨再学一学偶像剧里将易拉罐捏瘪,潇洒一投入垃圾桶,好像就此尽可以与青春无知作别了。

青年是苦涩的年龄。但你要说些什么又说不出究竟,只觉得心中有个小褶子就蛰在那儿,割不去也大不了。明明你已经很懂得自己的渺小,也会为予取予求的生存而烦恼,总有些人会笑你“为赋新词强说愁”,所有情感迸发在他们看来不过是矫情的表现,这世上大概也只有生离死别值得宣泄一场。仿佛是青黄不接的尴尬路口,被剥夺了任性的资本但也没有赋予言语权,被承担着“栋梁”的职责但对其具体又懵懵懂懂。然而有多么苦涩却也不是,毕竟尚且还不用担心生计,不用担心为未来,一切的人生大事还未走到抉择的阶段。正是啤酒的苦涩,入喉是能够承受的辛辣涩意,可是你明明清楚,却还是会在下一刻嚎啕大哭。哭过了,哭累了,苦也就沉淀着去温暖胃。苦么,太苦了。

青年是情感奔放又短暂的年纪,倒在玻璃杯里咕噜噜地冒起了一大串泡覆在表面几乎要溢出来,噗呲作响,一点点的喜悦就无法掩饰,谈个恋爱就恨不得昭告天下,约个小局吃个烤串再有模有样地碰个杯,搂着女孩眉毛飞扬地宣告一声,然后在起哄声中欣赏着心上人从耳朵蔓延开来的红透的脸颊,正是老舍形容的“胜过一大段对白”的情形。难过的时候灌几口酒,泡沫黏在嘴角来不及擦去,做出个“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姿态,但却能在下一刻,吞下的二氧化碳涌上来打嗝的时候及时抽离,任由泡沫全部破碎只剩那黄色的液体在玻璃瓶中晃悠,犹如这个年纪一般热烈的金灿灿。

青年是“冰”的,是真正物理意义上的大气压下零度以下的“冰”。青年时所拥有的一切都太容易抹去了。曾经哭出声的悲伤,荆棘丛里跌跌撞撞的迷茫,都是印在瓶壁的指纹,你自以为清晰透彻,却不知在时钟指针的循环转圈下没了痕迹。青春的印记太浅了,浅到你从前所坚定的“三观”也会在舆论下潜移默化地改变,在“正义”的躯壳下被指使成枪手愤世嫉俗,肆意伤害彼此,不小心手指划过指环,被尖锐的一角划过留下浅浅血痕,之后酒里带着的单单锈味已分不清是血还是铝的味道了。尽管如此,青年所珍视的会被细心藏在冰块中间,外里一切平常,哪怕被刀锋残忍刻过表面迸溅起碎冰,也始终守卫着其中的真心,等到冰在将来的某一刻化了,伤痕都会被湮没在冰水中消了踪迹,疼痛、泪水也都会渐渐蒸腾,唯有一直坚持的信仰留存着。青年的“冰”又是尖锐的,是刺猬最后的自保手段,是洋葱流着泪一层层从外剥开,留下一个小小的芯子是柔软的内心本需收藏,却被一切的异样目光与指手画脚弃之敝屣。

总有人唾弃青年的浅薄与愚昧,嫌弃啤酒的廉价,可是说到底究竟什么是判断标准呢?价值决定价格是政治经济学上的意义,可就我而言啤酒的价值实在无法简单地以物质原料来衡量:在某一个寂静无人的夜晚,开一罐啤酒,对着斑驳剥落的苍白墙壁一个人天马行空地想,抑或一群人或坐地板或倚床头天南海北地聊,看灯下飞蛾慢慢悠悠挪着影子扑向灯火,有这么一个时候,就已足够证明其存在意义了

没有一代青年是真正的“垮掉的一代”,或许此刻仍然在幻想与回忆之间踯躅,依旧无法从自我膨胀与易碎之间抽身,但正是这叛逆与成熟的复杂混合才使青年时期更加可爱。

我存一罐冰啤酒,足以慰风尘。

嘿,今晚一起喝酒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当时(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当时(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