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久尾狐的象牙塔
久尾狐的象牙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70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人面不知何处去

(2018-06-06 09:15:29)
标签:

杂谈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文故事改编
人面不知何处去

 

        那年他考进士又一次落榜,心情郁闷的他,在寒食日这天,便独自到城南踏青。


        在去往郊外的小路上,正值春日,路旁的桃花已经开了,桥边的柳树正在飘絮,鲜艳的红与清新的绿相映成趣,一派蓬勃生气、春日气息。但这些与他无关,他信步走着,无心观赏旖旎风光,怀才不遇的境况于他是这样惨淡。他本出身于书香世家,天资纯良,才情俊逸,奈何天意弄人。


        一路漫行,不知不觉离城已远,他忽然觉得有些腿酸口渴,便打算寻一户农家讨些水喝,休息片刻。他环视周围,心想:“已漫步许久,想必这里已是僻野之地,约是没有农家。”


       正当他想要离开此地回城时,忽然看到一座山庄在桃花林中若隐若现。于是加快脚步,朝那山庄走去。


       桃花灼灼,缀满枝桠,微风吹来,清香绕人,让人疑是误入了桃花源中。沿着桃林间的曲径往里走,在一小片空隙中有一竹篱围成的山庄。走到近前,他轻叩柴扉,无人来应,他便用门环再叩柴扉,等候片刻后,正当他欣赏这灼灼桃林时,忽听得一声开门响。

      

       门开后,一个女子出现在他眼前。朱唇微起,只听她说:“公子有何事?”,他慌乱答道:“从城中来到此地,走了许久,有些口渴,想来讨些水喝。”她看了看他,抿起嘴笑了笑,说到:“那请公子进来吧。”

      

       他从门外走进,环视院内,只见小而别致的石桌立于桃树下,院里住着古朴素雅的三楹茅屋。她端着茶盘款款走来,娓娓道来:“公子见谅了,山中没什么,只有这一壶茶水”,说完便把茶盘放到石桌上。他坐在石桌上,拿起茶杯,望着她,眼里尽是深情,说:“有姑娘这一杯茶就够了。”


       而后,便是久久的沉默。他饮茶看她,她闲坐赏花。看着天空竟慢慢披上晚霞,他心里有些失落,想了想,说道:“姑娘怎么独自住在这山中?”她缓缓答道:“小女子自小体弱多病,家父便派人送我来这山中养病,婢子和医师出去采药还未归来,那公子为何来这深山呢?”


       他叹了口气答道:“说来惭愧小生考进士屡次不第,心中忧烦,便来这山中散散心。”她望着他说道:“看公子这般,定是有才之人,日后必能中第。”


      他抬了抬头,看着天,这时的天已被晚霞装点得闪闪发亮。他若有所思,微微颔了颔首,便起身说:“敢问姑娘芳名。”她怔了怔说道:“小女子名为绛娘。”而后他又说道:“今日多有打扰,借姑娘吉言,若是他日真的中第,日后再来答谢”,说完便走出大门。那女子听完便跟随他至院外,眼里尽是不舍。他回首一望,见那女子正倚在门框上看他,他便对那女子挥了挥手,望了多时才启程回城。


       等他回到家中,不知怎么,眼前总浮现出那姑娘的容颜,她的一颦一笑都成了他午夜梦中的主角。他知道他已爱上山庄那处的桃花,为了日后的相见,他开始苦读诗书,夜以继日。再说那少女,日日待在闺中未曾见过他人,今日见到他这般的才俊,早已动了心,他已刻在了她的心中,本就体弱多病的她,却又害了相思病,境况更不好。


        一晃几年过去了,终于在贞元十二年,他进士及第。他满心欢喜,以为终于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女子。望着府中盛开的桃花不由触景生情,回忆起去年春天的城南旧事,感情的烈焰在他心中升腾,在无法压抑的冲动中,他抱着兴奋急切的心情,一路快行来到城外寻找往日的旧梦。


       一路上桃花花开如旧,景色依然宜人,但这一些景物都已唤不起他的兴致,他心中只有那片灿灿的桃花中的伊人。寻寻觅觅,终于让他找到了那个山庄,见一切如故,好像那一次春日偶遇就是发生在昨天。


       走近院落,里面寂静无声。他走上前轻叩柴扉,无人回应。等候片刻后,他又用门环重叩柴扉,依旧无人回应。他心里一紧,便不顾儒雅之道,隔着院篱高呼道:“小生踏春路过,想讨些水喝!”他重复着上一次的话语,期盼着那一幕再次上演。但许久都不见女子出来开门,他唤了几声:“绛娘!绛娘!”除了些许微弱的回音外,并无应答之声。再定睛一看,门上静静地挂着一把铜锁,宣告着主人已不在此。


       顿时,有如一瓢冷水浇头,他的一颗火热的心凉了大半。于是他坐在桃花树下,静默地等待着。缤纷的花瓣落了他一衣襟,此时少女还未归来。夕阳正落下时,他慢慢地取出笔墨,怅然地在门上写下七绝一首:“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写罢,他便回城去了。


       此后,纵使他仕途得意,步步青云直上,可他依旧不快乐,他想念那个在桃花林里微笑的女子,想念她亲手泡的那杯茶,想念那个午后她说小女子芳名为绛娘时的妙音。见不到她,他终日寝食难安,又一个春日,当他看到府中的桃花盛开时,他终于决定启程再度前往城南寻访那个女子。


       这一次,他很快就找到了山庄,尚未走近,远远地就听到院中传出了阵阵苍老的哭声,他心中一紧,连忙加快脚步赶到院内高声询问究竟。片刻之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汉,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泪眼模糊中,上下打量着他问道:“你来此地有何事?”他称:“晚生来找绛娘,请问老人家绛娘姑娘在么?”老汉一听,悲从中来,哭着说:“你问我女儿做什么?”他惊诧莫名,急忙问道:“姑娘怎么了”老汉涕泪横流,硬咽地述说道:“爱女绛娘,年方十八,知书达礼,待字闺中,只叹从小体弱多病,还未等嫁个良人就去了。她已经去了十多年了,今日是她的祭日。”


       听了这番哭诉,他仿佛横遭雷击,一时被震得不知所以。


      

        老人看着他说道:“想必你便是小女倾慕的那个颜公子吧,我只恨当时拆散了你们啊,自你走后,她日日给你写信,怕是因这才害了相思病,才含恨而去的。”说完便领着他进入屋内,从一旁的木盒内取出一叠书信递给他。“今日是她的忌日,你看完这些信后就烧给她,也算是了了她的遗愿吧”,然后便去拜祭她了。


     他心想 : 这老人怕是认错了,错把自己当成了颜公子。


     他定了定神,才展开其中一封书信,信中写道:

颜公子:

        公子你去了哪里呢?你何时归来啊?你可知绛娘日日思念着你,近来不知怎么,病越发重了,爹爹似乎谅解了我们,你若是回来,我想爹爹应当要成全我们的。院里的桃花又开了,开得那样好,我想做桃花糕和桃花酿了,这样等你回来,我们便可以一同在月下饮酒作诗了。你还记得“相怜相念倍相亲,一生一代一双人”的誓言么,若你不记得,我便天天念给你听。在夜晚时,我便是最难受的,因为思念你,我常常难以入睡。你到底何时归来呢?

           

                                          贞元五年绛娘书


        不知怎么,他看着看着竟流下泪来,自己不是颜公子,却遇上了她。或许她是因为思念颜公子,错将自己认做了颜公子罢,不是说喝了孟婆汤前世的往事皆会忘,可她竟还记得那位颜公子,记得要等颜公子回来。


       他并未把这些信烧了,而是用盒子埋在了院外那片桃林下,并在门上刻下字。他觉得若是有一日真的颜公子来了,看到这些信知晓她的深情,才是真的了了她的遗愿。


       后来他被贬去了岭南,岭南气候温润,春日一棵棵的桃树开花,开得那样盛,他却再也没有见过那样美的桃花和那样美的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癞生
后一篇:未成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癞生
    后一篇 >未成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