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生几何
人生几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生几何:写在双11前面的话

(2019-12-14 14:33:04)
标签:

365

情感

育儿

我们

这几天在手机上看新闻,动辄就误点了广告,弹出来的自然是京东和天猫。现在插在新闻列表里的广告越发不明显,那标题怎么看都不像广告,唯有角落里写着两个灰色小字提示。生意不好做,为了抢流量,近乎没底线了。国家经济形势不好,接下来一段,估计多数人的日子不会好过,当然,也看跟谁比,日子不如我们的多得是。当然,我说的“我们”指谁,您也别太往心里去,未必包含您,或者说,铁定不包含您。到底包含谁呢?我也没想过。想起多年前跟美国人打工的时候,在弗吉尼亚那里有个美国大姐跟我说过:“你们中国人总是喜欢说我们。”是啊,习惯给别人代言,是我们的特点,可能是为了壮胆,也可能是为了让自己的观点显得更有说服力。嗯,这里的“我们”,是否包含您,您自己看着办就行,我没意见。事实上,每次我说我们的时候,除了我自己之外,我都没有得到过哪怕另外一个人的正式授权。这点上,我们都一样,嗯,又是我们。


种花与换药

很久没以这种较为纯粹的扯淡开篇了,以前我很喜欢,现在我还是更喜欢写点实在的生活。比如阳台上的绿萝和兰花还有仙人掌,在阳光下活得滋润。叶子和岳母会记得按期给它们浇水,而我从不给它们浇水,但想来它们最不喜欢的也不是我,而是天天,他是想给它们浇水时就去浇,想浇多少就浇多少,完全不考虑花本身的需要。不得不说,那些花能活到今天,蛮幸运的。我也很幸运,娶到了叶子。医院给的膏药是两天有效,星期四下午护士给敷上那贴,我周六中午洗澡后决定换掉。“该换药了吧?”叶子对洗完澡出来的我说。“没事,我自己就行。”我笑着拒绝。当我把药膏、药棉、纱布、胶带等物件一一放好,打开手机,把当时护士在药棉上涂抹药膏的视频重放一遍,并仔细观看刚才解开纱布的全程照片后,心里的自信却就一点点流逝了。“你能过来帮个忙吗?”我不好意思地喊她。叶子什么也没说,过来很快就搞定了,她甚至没看视频教程,只是看了几眼照片。论动手能力,我俩的确是天差地远。


在线美术培训班

天天不时跑过来问我:“爸爸,你的脚崴好多少了?”我回答他说:“好了96%了。”他过会再来问,我就说:“好了96.5%了。”不过换药时他没过来,当时他在学习。叶子刚刚又给他报了一个在线的美术培训班。他现在学的课程,感觉比一年级孩子还要多,当然,只是比他们在学校的课程多。叶子这次没跟我商量,我估计钱不多。在花钱的事儿,叶子还是很尊重我的意见的,虽然我的意见总是跟她相左的时候多。“1万块钱以下的事儿,你以后就少跟我说吧。”我有次不得不提醒她:“咱俩看法差太远了,你问我,我又习惯说,不如干脆别问。”她答应着,但还是会问,然后,我还是会告诉她我的不同意见,然后她试图说服我,再然后,都不开心。不过,让天天学学美术,我是赞成的,他成天在家里画画,最近几个月主题是千篇一律的公交车。当然,颜色越来越丰富,站点示意牌和时间指示牌等越来越清晰,收费标准也从统一票价两块提高到了三块,但,那仍然是公交车。叶子边给我换药,我边听天天在那边跟老师在线掰扯:“点评是什么意思?”


摞硬币比赛

可能是第一堂课的原因吧,那老师很有耐心地给天天讲解,一口一个宝贝叫着,小家伙学得很认真。不过,他下课后还是没忘了拉着我比赛摞硬币。为了体现总决赛的隆重,他把小青蛙、小黄人和小兔子三个存钱罐里的零钱都倒了出来,一股脑地铺在他的学习桌上。我一边跟他讲着大的放下面小的放上面,一边迅速摞起来22个硬币,然后跟他说:“爸爸只能摞这么高了,现在我去床上休息,你超过22个就过来喊我。”他在那儿一个个叠放着,速度自然比我慢很多。过了五六分钟吧,他兴奋地跑过来跟我说:“爸爸,我赢了。”我问他:“你摞了多少个?”他说:“你猜。”我猜三十个,他笑着说是五十个。我有点不信,要下床去看看小家伙一下子难过起来,跟我说:“已经倒了。”我笑着安慰他说:“没关系,爸爸相信你啊,你一直都是诚实守信的好孩子。”他一下子又高兴起来,缠着我要再比一盘,这次我摞了23个,然后,他摞了43个。他开心地跟我说:“爸爸,有秘诀的,你得摞得很整齐才能高。”


等你们回家

下午两点多,叶子烧了白斩鸡和油爆虾等菜,拉着岳母和天天吃了,然后出发。天天午饭是11点在幼儿园吃的,他下午有培训课,直到晚上八点才能回来。他在幼儿园虽然吃饭越来越棒,但总归还是不太饱的,让他吃点我支持,但是叶子和岳母也吃,我就知道不对了。看样子,叶子没准备带老人孩子在外面吃晚饭,至少没准备正经吃。我没说什么,等她们出发,约莫着开始上课了,才给叶子发微信问:“晚上你们在外面正经吃点,别太省;或者,我在家烧点饭,你们回来再吃点吧。”叶子说:“不用,买了螃蟹,快递过会送过来,你收好我们回来吃。”那就这样吧,相对于忤逆她让她发火,宁可让她们饿点肚子,总归她也不会饿着天天,至于会不会饿着她自己和岳母,随她去了。晚上快九点她们才回来,想来没舍得打车,坐公交回来的。我微信问过要不要我先煮螃蟹,叶子拒绝了。因为她原来说的是8点多到家,所以从8点20开始,我一直站在客厅对讲那边等着她们,直到快8点50了,看到她们后赶紧给她们开门。一直到看到她们,我的心才踏实。


逃跑的螃蟹

叶子最终也没煮螃蟹,她嫌弃螃蟹太小了,跟网上标准重量不符,要退货。我想起刚看过的新闻,说有一小伙因为叫外卖退款十几次,被告发后给抓了,小心提醒她:“要退也行,你得把证据做扎实了,现在什么坏人都有。”边说也就跟她说了那个小伙,当然,他那的确是讹诈人,是自作自受。叶子一边说:“他们的东西不够分量,我们还不能退了?”一边却也就有点犹豫。就像我之所以提醒她一样,不全是这次退货的原因,叶子退换货的次数不算高,但也不低的,毕竟她全年网购那么多东西。虽然我确信她都是有道理的,但是世上最不缺的就是道理这东西,你有别人未必没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嗯,我的确属于“小心过头”了的那种人,但居家过日子,小门小户的,有几家经得起折腾呢?最终叶子还是没有退,但我看得出她不太开心。今天早上,她跟岳母在厨房大声说着什么,原来是一个螃蟹跑了。我听不清她们的方言,但大致是叶子在埋怨岳母没放好吧。赶紧笑着到客厅帮忙找,好在我一眼就看到正躲在餐桌下那两个盒子中间的小家伙。“给我双筷子。”我跟岳母说。“用什么筷子?!”她上手就把那正挥舞着大钳子的螃蟹捏走了。天天在边上没精打采地洗漱着,我给他讲逃跑的螃蟹的故事:“它趁马骄傲吃饭,用大钳子一下子就夹住了他的脚趾头…..”

河蚌赌徒
2019年11月10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