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川航迫降机长:风挡玻璃爆裂瞬间,心里曾喊“完了完了”

(2018-05-21 09:11:51)
标签:

佛学

分类: 菩提路上

近万米高空,风挡玻璃突然爆裂

“我当时感觉我整个人变形了”

“我的职责是把飞机控制好,不让飞机掉下去”

……

川航迫降机长:风挡玻璃爆裂瞬间,心里曾喊“完了完了”

 

视频:《面对面》生死迫降

“飞前检查没有任何问题”

5月14日早上6:27,从重庆飞往拉萨的川航3U8633航班在重庆江北机场正常起飞,机上有包括机长刘传健在内的9名机组人员,以及119名乘客。7:06左右,飞机抵达青藏高原东南边缘,飞行高度9800米,突然,平稳飞行中的飞机发出一声巨响。(详情见:飞着飞着,驾驶舱玻璃没了!川航客机惊险着陆!)

刘传健:当时的第一判断是爆炸、爆裂的声音,我和副驾驶都发现副驾驶前风挡玻璃有裂纹了。

记者:当时爆炸声音有多大?

刘传健:声音比较大,至少是以前(爆)爆米花的那个声音。

记者:那天早上有什么异常吗?

刘传健:没什么异常。(起飞前)机长每次都必须要对飞机的外部和内部进行检查,这次我都进行了检查,没有问题。

“想把飞机控制好,但心里觉得完了”

民航客机的风挡玻璃通常有外层、中层和内层三层,而且其韧性和抗压能力是普通玻璃的两三千倍。一般理论认为,即使内层玻璃破裂,中层和外层玻璃仍能抵挡机舱内外两倍的压差(更多内容:一图| 川航客机的风挡玻璃为什么会破裂?)。但出于职业敏感,刘传健还是迅速做出了决定:立即返航最近的成都机场。

而就在他调转机头,抓起话筒向地面管制部门发出“风挡裂了,我们决定备降成都”的信息时,整个驾驶舱右前座风挡玻璃突然爆裂,机舱内外巨大的压力差,瞬间把副驾驶上半身吸出了窗外。

刘传健:我根本没有想到会爆炸。一共爆了三次,等看副驾驶的时候,就已经半个身体(上半身)在窗外了。我想伸手抓他,但飞机的速度非常大,我一是过不去,二是确实够不着。

记者:你当时能确认他的安全吗?

刘传健:我当时都不敢想,只是想着把飞机状态控制好,不要让飞机掉下去。但那时候我真没把握,心里也是喊,完了完了。

“机身在抖动,满屏都是故障显示”

驾驶舱失压后,狂风吹翻了飞行组件控制面板,很多数据板都遭到破坏或者变得无法确认。控制面板被破坏,就相当于飞机从智能汽车变成了手扶拖拉机,自动驾驶已没有可能,必须依靠手动来完成。

刘传健:强风吹着,脸上有撕裂感。我当时感觉我整个人都变形,整个机身也在抖动,仪表看不太清楚,在晃动。

记者:仪表上还有显示吗,所有的功能还存在吗?

刘传健:我操纵飞机那边是有显示的,但是我当时不敢确定是正确的显示。因为爆破了以后很多设备都不工作了,两个屏幕全是故障。

“大概-40,前期太紧张没觉得冷”

近万米高空,驾驶舱破了一个大洞,将迅速导致两个致命后果,一是低温,二是驾驶舱内缺氧。

记者:一般机舱内是多少度?机舱外当时大概零下多少?

刘传健:平时舱内大概24度左右,9800米的话,(舱外)按理论算应该是零下40多度。

记者:(温度骤降)对整个肢体的操作是否会受到大的影响?

刘传健:前期我太紧张了,肌肉是非常紧张的,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冷)。

记者:有戴氧气罩吗?

刘传健:有,但是我戴不上,因为风太大了。当时一心想把飞机操纵好,没想到缺氧的问题。

“他实际上是顺着风爬进来的”

在刘传健的操纵下,飞机继续飞行。幸运的是,风挡玻璃爆裂二三十秒后,被强力压差吸出驾驶室的副驾驶徐瑞辰回到了驾驶舱。

刘传健:一下爆破了以后,相当于里面没有压差了,飞机里面和外面,它的压力是一样的,实际上是顺着风往里吹爬进来的,如果风一直往外吸,他是进不来的。

压差大、温度低、速度快…比“英航事件”更凶险

1990年6月10日,英国航空5390号航班在飞行过程中,驾驶室的一块风挡玻璃突然飞脱,机长被吸出机外。凭着副机长的努力,飞机安全降落,机长奇迹生还,创造了一个航空史上的奇迹。然而,刘传健驾驶的这架飞机,比“英航事件”更加凶险。

刘传健:(英航5390)高度比较低,速度比较小。我们这次高度非常高,应该是9800米,压差非常大,温度非常低,速度也很快,当时的速度是800公里每小时。

除了高度和速度上的不同外,刘传健驾驶的飞机下面,是山尖上耸立着冰川的青藏高原。一旦遵循常规操作下降,势必撞上冰山,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机长辅助飞行副驾驶发出“7700”

意外发生后,正在客舱休息的第二机长梁鹏立刻进入驾驶舱。

梁鹏:我直接看到驾驶舱门爆开了,很大的风声。进到驾驶舱后,看见飞机在转弯,下边全是山,我坐下系好安全带,把氧气罩给机长戴上。飞机飞高原都有特定的失压程序,所以我立刻拿出电子飞行包,翻出拉萨的失压程序,告诉他我们现在要飞的地方叫崇州,要下的高度是两万两千英尺,我就负责导航通讯,他负责操纵飞机。

与此同时,第二机长梁鹏提醒副驾驶发出“7700”的提示。

梁鹏:这是我们的一个应答机。当时没有办法通讯,如果按这个,下面是能知道我们碰见紧急情况了,但这个要隔一段时间按一下。刘机长他冷,我就给他抚摸,摸他手,一个是产生点热量,我就说没问题,同时也一直给副驾驶安抚。

“生怕因故障导致失控,所以操作很纠结”

在狂风、巨大的噪音、低温、缺氧的情况下,刘传健在驾驶室内的每一个操作动作都异常艰难,大概五分钟后,他将飞机控制到了一个好的状态。  

记者:这五分钟最多想的是什么?

刘传健:最多的时候,我一定把飞机保持好,一定不要让飞机掉下去,尽量保证更多人的安全。如果我无法操控飞机,能做多少做多少吧。说实话,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到后来,还是有些很多纠结的问题。因为当时有无数的故障,我生怕因为故障造成飞机姿态变化。如果飞机失去姿态,某种情况下是会失速掉下去的。因此我是非常非常谨慎的,可用可不用的设备,我绝对不用。

安全迫降后第一句话“我们都还活着”

早上7:11左右,飞机从32000英尺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飞机的姿态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此后,飞机继续平稳下降,事故发生34分钟后,3U8633航班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

梁鹏:能见跑道之后,心里边当时真是不怕了,因为只要能让我们见到跑道,我们就能把飞机飞下去。所以落地之后,真的是松了一口气。他(刘传健)侧过来,我们看着,就握了个手说了一句,我们现在还活着。

刘传健:飞机落地一刻长长舒一口气,我和他同时在那儿,我们都还活着。

“我还会继续飞行”

据四川航空发布的消息,除副驾驶皮肤擦伤,一名乘务员腰部受伤正接受治疗外,其余27名前往医院就诊的乘客身体未见明显异常,事故原因正在调查(详情见:生死备降!网友:他们让生命继续前行)。

当问及刘传健在经历过这样一次特别的飞行事故后的个人安排时,刘传健说:在身体检查、心理辅导、心理平稳没有异常情况后,我还会继续飞行,我相信我能行。川航迫降机长:风挡玻璃爆裂瞬间,心里曾喊“完了完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