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栗贝尔
栗贝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1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2019-06-06 10:42:00)
标签:

阿根廷

patagonia

菲茨罗伊

牛仔

trekking

帕塔格尼亚(2014年12月15-17日、19-25日)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帕塔格尼亚是西班牙语Patagonia 的音译,特指美洲南部的高原。它的面积有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三分之二以上在阿根廷境内,剩下的在智利。

帕塔格尼亚地貌多变,拥有令人瞩目的高山、莽原、冰川、湖泊和沙漠。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但更多部分则是干草原——虽然以草甸植被为主,气候却如沙漠一般,干旱而且温差大。和地球上其他不宜农作的地方类似,南美的高原也是地广人稀。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我们的帕塔格尼亚之行,上述几种地貌基本上都领略了。

帕塔格尼亚最出名的标记应当是阿根廷与智利交界处的菲茨罗伊山(Fitz Roy)。它不仅名冠南美,也是全世界登山爱好者最喜欢的挑战之一。海拔3405米的主峰就像是拔地而起,因为当地气候多变,使山尖常年笼罩在云雾之中。当地人也称其为“查尔顿”(Chalten),意思是“冒烟的山”。黄昏或清晨,发红的峭壁被烟雾衬着,有如燃烧的火焰山。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因为山势陡峭,攀登菲茨罗伊对登山运动员是极富刺激的挑战。至于谁是第一个登上菲茨罗伊之巅的人、用的什么样的设备、沿着什么路线,向来都是很有争议的问题。好几名杰出登山者攀登失败而丧生。最近的一次是在2014年,美国著名登山者查德·克洛格(Chad Kellogg)与同伴登顶成功返回时,绳索卡在岩石缝隙里,抖松绳索的尝试导致一块岩石滚落,克洛格被岩石击中,当场死亡。
克洛格13岁时就开始登山,生前保持多项快速登山记录,虽然曾患癌症,仍然登山不止。他的太太也是登山运动员,不幸在2007年一次登山事故中死去。挑战极限是莫大的刺激,伴随的自然是巨大的危险,克洛格夫妇享受过这种刺激的快感和征服后的胜利,应当是死而无憾。

作为一般游客而不是登山者,我的感觉是,你不必走到山的脚下去瞻仰它的雄姿。而且,因为它那突兀而起的山势,在任何角度都可以一览无余地让人欣赏。下面这张是从韦德玛湖的游艇上拍摄的,是我们最接近菲茨罗伊山的一次: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试想一下,这两个尖峰之端都曾有人骄傲地踏过! 而对于我们这些没有体力、没有意志去攀登甚至接近险峰的人,“距离产生美”这个原则可以用来自我安慰。

山脚下有一个当年土著的小村落,也因此山而得名“查尔顿”, 如今是朝拜菲茨罗伊尖峰的登山者和游客安营扎寨的地方。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专门来露营和爬山的大多数是年轻人,但是也居然有携家带口的。我们看到的这种带着幼儿来的,绝对不止一家。下一代超越查德·克洛格的登山健儿就是这么培养出来的吗?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英语中跟爬山有关的词有三个:Hiking,中译为“徒步旅行”;“Trekking”,中译为“跋涉”; Climbing,
中译为“登山” 。这三个词都跟翻山越岭有关,只是 Hiking 比较悠闲,Trekking 强度比较大,Climbing 那可真是需要手脚并用的“爬”了。造访查尔顿的大多数人是 Trekking,既锻炼体能,又观赏风景。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白天的小镇熙熙攘攘,但是日落之后,一切都消停了:空气中的寒意把游客驱赶进旅馆或者帐篷,查尔顿恢复了它的本来面目:南美高原一个冷落的小镇,连路灯都没有。也可以把它叫做一个小村,只有一条街从中心穿过。街两边大大小小的建筑几乎都是旅馆。很多人干脆住在帐篷里。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本来就是高原,查尔顿又偏偏夹在山口,晚上的寒风对露营的人是很大的考验。我们住的旅店里有一大半只是为了吃饭才进来的,喝一碗热汤、饱餐一盘帕塔格尼亚烤小羊肉,再去钻帐篷不迟。那一少部分住旅馆的人则是叽叽喳喳的聊到后半夜。第二天大早,旅馆的人居然都走光了。没有人睡懒觉、没有人肯在这里浪费时间。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我凌晨时分也爬起来,但是外面是淅沥的阴雨,所以打消了看日出的念头。等我们决定出发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可惜太阳还躲在云层之后。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在出发的路上还没走多远,就已经遭遇胜利归来的游客了。我们只带食品和相机,他们却是背着全套行李下山: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也许谈不上胜利。因我们后来确证,那一早晨云层都很厚,菲茨罗伊基本上是看不见的。直到中午时分,能见度才好一些。在那里过夜或一清早起来赶去看日出的人,想必很失望。

提前到达预定的目的地卡布里湖(Lago Capri),全程不到两小时。令人失望的是,卡布里湖原来不大,本身也没有特别迷人的地方,它的小小名气全靠菲茨罗伊在后面当背景。背景模糊,湖本身似乎不值得久留。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我们临时决定继续前进。但因为没有做计划,很快就走迷了路。这一带虽然经常有路标,但是方向不够准确: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好在高耸入云的菲茨罗伊山时隐时现,迷路但是不会迷失方向,只是多走了很多冤枉路。我们选择的是最艰难但是风景最佳的一条路。如果中途不停地走完全程,来回需要大约十个小时。(原计划到达卡布里湖, 只有全程的三分之一) 这条路的终点是菲茨罗伊山的山脚。山脚下有一个湖叫“三湖”(Lago de Los Tres)。在三湖边看日出(或者哪怕是日落)是游菲茨罗伊山的最佳境界。但是,因为它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想看日出的人必须在湖边露营。我们这把老骨头也就只能感慨老天爷给我们周游世界的机会太晚了。

走回正路之后,我们已经离第二站不远了。菲茨罗伊还是在云里雾里,但是它周围的轮廓已经逐渐清晰。右前方横着的山梁背后就是三湖, 但是我们知道,穿过那道树林之后就要爬山,而且最后一段路非常崎岖险峻,我们可能应付不了那个挑战。回来的两批游客也都说不值得:因为他们在那里的时候山峰完全在云里。于是我们放弃了。这是一个稍稍有些后悔的决定。在后来的旅行当中我们也遇到类似的抉择。不放弃,当然要付出代价,但是回报往往超过预期。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天气更加晴朗,菲茨罗伊峰顶的云雾随时发生变化,仿佛一座火山即将喷发,我们不再前进,干脆停下来欣赏。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这条道路的好处是,即使未能到达终点,你也可以在沿路欣赏风景。道路弯弯曲曲,可以从不同角度观察菲茨罗伊和广阔的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山区多云,但是风很大,因此长空的云层瞬息万变。帕塔格尼亚的这种壮观景象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整个旅程比我们想象的要容易很多,所以后半程不免轻松的走走停停。回到湖边,我们已经可以确定在天黑之前赶下山,便没有任何压力。而且,也许是由于阳光的缘故,卡布里湖居然也漂亮了许多。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欣赏菲茨罗伊周围的南美高原风格,看来还是需要放慢脚步的: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我们早上出发得匆忙,没有顾得上回首观赏查尔顿小镇的全貌。归来的时候它再次呈现在脚下, 距离不过二百米远,但是每一层石阶都非常陡峭。上山容易下山难,不下心脚下就打滑,对本来就酸疼的膝盖是严峻的考验。然而,翻山越岭八个多小时造成的饥饿(冷风里无法正经地吃午餐)使小镇的烤羊肉成为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这二百米就真的不算什么了。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菲茨罗伊的魅力使查尔顿迅速发展成为小小的旅游城市。商业化破坏自然风貌,这是不可避免的悲剧。镇里那些五颜六色的房子都是新建的旅馆,完全没有传统的帕塔哥尼亚牧场风格。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小镇周边还能看到往日的痕迹,但是估计这些痕迹不久也会消失在现代化的建筑群中: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不管怎么说,查尔顿的黄昏还是特别迷人的。它地处峡谷, 前面是水,后面是山,层次分明。沿着河水走远一些,便可以再次被帕塔哥尼亚的蛮荒所裹胁。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还剩下最后一束阳光的时候,风完全平息了。车水马龙一概消失,甚至听不到虫鸣鸟叫。整个世界好像停顿了一刹那, 让帕塔哥尼亚从尘世的喧嚣中解脱。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回头再看一眼。说不定这片峡谷很快就塞满了高楼大厦,说不定勤奋吃苦的中国人会来开一个中国餐馆。但是南美高原只要有牧场, 烤羊肉看来是不会消失的。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馋嘴的游客应当感到庆幸的是, 南美高原的土壤和气候都不适宜种庄稼,所以就算有人经营,也不过是用来作牧场。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这里似乎没有什么食肉类猛兽存在,牛羊尽可以无拘无束的游荡。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我们在帕塔格尼亚看到不少牧场,但多数是被废弃的。显然是受美国西部电影的影响,我想象中的牧场一定有那些勇敢地来到新大陆的拓荒者,有牛仔,有马牛羊、鸡犬豕,口哨和皮鞭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但这里几乎什么都没有。那些幸存下来的牧场绝大多数都变成了商业化的旅游中心。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离小镇查尔顿不远有一个叫昆塔的牧场(Estancia La Quinta)。根据我们查到的资料,它离小镇只有两公里,所以我们决定徒步前行。走到一半往回看,是一幅典型的帕塔格尼亚山镇图画,以烟雾缭绕的菲茨罗伊山为背景。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也许是一路空旷没有峰回路转的景色,感觉实际距离远远超过两公里。但是我们还是庆幸选择了这次短途旅行。刚刚还是挤满了游客的镇中心,现在却是草原辽阔而且空无一人。头顶上只有野鸟随着微风盘旋。什么才是心旷神怡呢,就是在这天高地远的意境中吧?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昆塔牧场很大, 这片被围住的草地只是牧场很小的一部分。如果能穿越铁丝网,应当看到那一直延伸到山脚的大草原!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可惜牧场本身让人相当失望,除了作为刻意点缀的马和牛之外,这里不是牧场而是一个小小的旅游中心兼旅店。所以真正的收获是在帕塔格尼亚的原野上漫步的感受。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若不是离菲茨罗伊山和查尔顿小镇很近,昆塔牧场应当是名不见经传的。在帕塔格尼亚颇有名气的牧场应当说是克里斯蒂娜(Estancia Cristina) 和尼蓓坡·艾克 (Nibepo Aike)。两者都在国家冰川公园之内、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是阿根廷早期移民艰苦奋斗的见证。两者的区别是,克里斯蒂娜以满足旅游者为目的、尤其是呈现乌普萨拉大冰川辉煌的全景,尼蓓坡则是一个仍然在营业的牧场、让人领略真实的牧场生活。我们已经观赏过乌普萨拉冰川, 同时又急切想见识南美牧场的面貌,所以当然选择了后者。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尼蓓坡的景色可以用“惊艳”来形容,尤其因为我们在夕阳西下之前到达: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牧场以群山为背景,山峰之间可以看到著名的莫瑞纳冰川的一角。尼蓓坡牧场与莫瑞纳冰川同在阿根提诺湖的一侧。湖上的航路不仅为游客提供观光的机会,更是牧场运出羊肉和羊毛的重要途径。在当年陆路交通还不发达的时候,阿根提诺湖的水上交通是牧场的生命线。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阿根廷的政治动荡对牧场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经济危机多次严重威胁牧场的生存。尼蓓坡牧场在历史上多次改变经营方针,得以保持繁荣。 现在,它的主要经济来源是靠培养良种奶牛和出口羊毛。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既然有牛羊, 就必然有人放牧,所以我们终于有机会见到真正的阿根廷牛仔,当地人称他们为 Gauchos (有的中文译作高乔人)。和美国牛仔不同的是,阿根廷牛仔大多数是西班牙人和美洲印第安人的混血,虽然也信仰天主教,但是更多地沿循印第安文化传统。至于骑马放牧、游荡荒野、性格粗犷——这些方面同美国牛仔并没有区别。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不过,牧场的主人是典型的欧洲白人移民。根据导游描述,尼蓓坡牧场的历史颇有浪漫色彩。牧场原来的主人是一个克罗地亚人名叫佩索。他在二十世纪初移民阿根廷,和其他同伴一起经营这个面积达两万公顷的牧场,不久成为牧场的主人。在一次度假途中,他与一位同样来自克罗地亚的姑娘玛丽亚相遇并一见钟情。为了赢得芳心,佩索邀请玛丽亚参观他的牧场。这里依山傍湖,风景秀丽,视野开阔,一下子迷住了玛丽亚。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到底是牧场的意境还是佩索的魅力最终征服了玛丽亚,我们无从得知,但是两人从此结下良缘。婚姻的幸福和玛丽亚在事业上的大力协助是佩索的牧场迅速发展的动力。可惜的是,结婚十多年后佩索患了肺结核,不到四十岁就去世了。
丈夫死后,玛丽亚接管了牧场的经营,她给牧场起名Nibepo, 是三个女儿Nini, Bebe 和 Porota 各自名字中前两个字母的组合。Aike 在当地土语中有“家园”的意思。 玛丽亚固然是希望她的孩子们真正把牧场当成自己的家并且发扬光大,她的孩子们也没有辜负她的一片苦心。
如今,Nibepo Aike 被包纳在阿根廷国家冰川公园的领地内, 由玛丽亚的曾外孙管理。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因为时间已晚,我们无法看到用机器剪羊毛是什么样子,幸运的是,尼蓓坡牧场保留了手工剪羊毛——作为一种辅助作业手段,同时也再现当年牧场的生活。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羊倌儿的操作有条不紊,绵羊也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剪下来的羊毛整齐地铺开,像是一块羊皮。好笑的是,绵羊被放开之后,作出奇怪的跳跃动作,有几次跳得太高,重重地撞到大门上。看来它还不习惯身上少了一片沉重的东西。这才是地地道道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呢!

牧场收工之后,外面已经颇有寒意。但是厨房开始热气腾腾。主人用烧牛肉和烤羊肉招待我们。我从来还没吃过这么美味的烤羊肉。不好意思说吃了几大块儿。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我们在尼蓓坡逗留只有几个小时,但那短短的时间是整个帕塔格尼亚之旅、甚至阿根廷之旅最难忘的时刻,很庆幸我们选择了一个不是单纯为旅游服务的牧场。帕塔格尼亚呈现的不仅是它的迷人风光,更有它搏动的生命。
老伴儿作出决定说,我们结婚60年的时候还要到帕塔格尼亚来、还要到这个牧场来庆祝。当然,这要有两个先决条件:几十年后我们还在、尼蓓坡作为牧场还在。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帕塔格尼亚不会在阿根廷消失、也不会在我们的记忆中消失。跨越阿根廷(四)帕塔格尼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