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栗贝尔
栗贝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1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2018-12-04 12:19:30)
标签:

布宜诺斯艾利斯

博卡

佩隆夫人

探戈

阿根廷

分类: 游世界

往返布宜诺斯艾利斯 (2014年12月14-15日、26-27日)


从伊瓜苏瀑布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来不及休整就开始逛街。
第一站是雷科莱塔国家公墓,因为从我们的旅馆步行只要15分钟。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与巴黎的拉雪兹公墓或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不同,雷科莱塔公墓只有一个看点:伊娃·佩隆之墓。佩隆夫人的魅力曾经征服了整个阿根廷,得以使她从一个贫穷的劳工家庭步入社会而最终登上国家权力的顶峰。 阿根廷在伊娃·佩隆死后为她举行国葬,尽管她没有正式官职 (总统夫人不算)。据说葬礼那几天阿根廷的鲜花全部售光,不得不从秘鲁等国进口。佩隆夫人之墓建在雷科莱塔国家公墓, 每年都有几百万人前来瞻仰。佩隆夫人在历史上的过失,阿根廷人肯定是原谅了。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同佩隆夫人生前死后的巨大感召力相比,她的墓的确是太不起眼了:坐落在一个很难找到的角落,小小的墓碑夹在其他普通人的墓当中,风格简朴而缺乏特色。令人动容的是墓碑上醒目的名字:Eva Peron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如果拿墓地的面积当分母,拿前来瞻仰的人数当分子,佩隆夫人的得分在富有传奇色彩的世界名人当中即使不是首屈一指也应是名列前茅。按这个算法,肖邦与赫鲁晓夫的墓也许可以相比。俄国和中国的领袖纪念堂应当大几百倍,仅仅水晶棺就有诺大的尺寸。当然,秦始皇的坟、埃及法老的王陵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去看金字塔的人极少是去瞻仰法老—大家不过是对历史好奇而已。

收回我的胡思乱想,继续在市区游荡。圣佩德罗特尔莫周末集市 Feria De San Pedro Telmo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非常吸引游客。每个周日上午,沿着市中心多雷哥广场四周的大街上,各色货摊一字摆开。过去是专卖古董,现在也卖旧货和真假艺术品,甚至包括一般的旅游商品。说实话,这种周末集市有名气但无特色,世界各地大多如此。如果我拿一张集市全貌的照片,你可能看不出这是在德国、美国还是阿根廷。旅游城市越大,它的所谓“集市”就越缺乏特色,我相信出门玩过很多地方的人会有同感。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集市延续整整一上午,一般都有上万人光顾。货摊周围的绿地上有业余表演的传统音乐舞蹈,可是我们转了半天看不到有人跳探戈。实际上,我们整个阿根廷之行都没有观赏探戈的机会。不过,探戈的形象到处都是,包括后来我们在闹市中心看到的女人桥。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阿根廷人既喜欢探戈又酷爱歌剧。科隆大剧院不仅体现了他们的音乐素养,也是他们建筑品味的一种炫耀。从内部规模和音响效果来评价,科隆大剧院属于世界前五名的歌剧院。可惜它与我们无缘,
我们来的那天关门,只允许在外面作为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历史名胜”来欣赏。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科隆大剧院的对面是一个街头公园,其实就是一片绿地,但是有很独特的点缀,突出阿根廷的音乐风格。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国会大厦前面有一片街心公园,定期演出民族特色的歌舞,可惜那天还是没看到探戈。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同世界各地的大都会一样, 布宜诺斯艾利斯也面临保存历史风貌与城市现代化的冲突、坚持民族特色与多元化的矛盾。一般来说,商业化带来的利益总是战胜保留历史的诉求。每个民族都有它“俗”的一面。阿根廷当然不例外。类似于下面这张摩天大厦上映射的古建筑照片,我在维也纳、美国的费城和华盛顿特区都曾经拍到。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自从它向世界敞开大门之后,不同的种族、文化、习俗及不同宗教和思想在这里荟萃,使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为美洲最多元化的城市。但是,城市人口的主体还是来自欧洲的白人。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布宜诺斯艾利斯有一些设计奇特的人行过街天桥,是我在其他地方不曾见过的。这一座跨过雷科莱塔闹市宽阔的大街。此时是早晨的交通高峰时间,但是在这天桥上几乎没有行人。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布宜诺斯艾利斯有三百万人口拥挤在一起,占阿根廷总人口的大约三分之一! 但是一般街区看上去似乎并不那么熙熙攘攘。直到又一次来布宜诺斯艾利斯才明白,大部分居民都集中在老城区。

阿根廷的最南端回程,我们算是第三次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才终于有机会拜访它的老城和其他文化中心。老城最具特色的是拉博卡(La Boca)地区,而其中的精华是短短的一条街名叫卡米尼托(Caminito 西班牙语“小街”)。街道两旁的房子用极其耀眼的色彩涂成,让人一看就感到火热的刺激。可惜的是过于商业化, 到处是兜揽生意的小贩。这么让人刺激的环境中,在那儿坐着打哈欠的年轻人显然不是外来的游客。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拉博卡地区的居民很多是意大利热那亚移民的后裔。1882年该地区居然宣布自治并升起热那亚的旗帜,虽然很快就被镇压。直到今天,这个地区还保持着明显的意大利特色, 至少在饮食文化上明显地胜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其他地方。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拉博卡又是闻名世界的阿根廷著名足球俱乐部博卡青年队的基地,想当然的会拥有一个壮观的足球场。我们还没有走进大门就被淹没在年轻球迷的海洋之中而无法拍照。不过,足球场外的脏乱差却是让人出乎意料。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前面提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人口密集,拉博卡是老城中心,当然是最拥挤的居住区。但是拥挤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污七八糟。从大街走入深巷,你可以发现很精致的小环境: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博卡最有名的一座建筑现在是一家小商店,除了门脸儿五颜六色之外,引人注目的是阳台上那三座塑像:球星马拉多纳、佩隆夫人艾薇塔(伊娃)和探戈之王卡洛斯·伽达尔。能够让现代阿根廷引以为荣的几个形象,尽数在此。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按我的看法,拉博卡是旅游阿根廷绝对不可错过的地方。它最突出地体现了西班牙习俗传统对阿根廷文化的影响,是了解阿根廷历史的直观教材。足球的狂热、探戈的旋律、博卡的色彩—阿根廷人正是如此热情奔放。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择从拉博卡走回新城区是一个错误。正值中午,突然觉得天气炎热,距离也似乎变得很长。一路上看不到有特色的景致,满眼尽是阿根廷破败的迹象。街道上废弃的建筑物记载着经济灾难给阿根廷带来的后果。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刚刚拍下这个破落的大银行建筑,居然有当地居民赶来劝阻我们不要拍照。正在困惑之时,警察也赶来警告说这一带禁止摄影。这是我们周游世界在公共场合从来没有遇到的事情。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经济衰退造成建筑物大批废弃、街道墙壁颓败,反而给喜欢墙上涂鸦的人制造了机会,于是全国以至世界的街头艺术家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大显身手。阿根廷当局没有法令禁止墙上涂鸦,使得它的首都成为世界上这种街头艺术最为壮观的城市。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传统的雕塑在风格上似乎与墙上涂鸦颇为相似。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Puerto Madero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新城的中心,崭新的摩天大楼群给人的印象是,阿根廷在努力摆脱经济灾难的阴影。高楼大厦虽壮观但并无民族特色。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不过,夹在这些楼群中间的这座桥却是一个突出的亮点。Puente de la Mujer, 中文译作“女人桥” 。根据建筑设计师的解释,桥的造型是阿根廷探戈舞动作的合成。我既不懂舞蹈艺术,又没看过很多探戈舞,所以无论如何不能有所联想。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布宜诺斯艾利斯最豪华的一条街叫“弗罗里达”(Florida), 相当于纽约的第五大道或者北京的王府井,当然规模要小得多。街上经常可以看见无家可归的乞丐。由于上次街拍被警告,这次我偷偷摸摸地把镜头对准这个流浪汉。按下快门之前,还是被他发现了。不过,他只是对我微微一笑而已。贫穷并不意味着非要活在哀怨之中。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位于市中心的咖啡馆托托尼(Café Tortoni)久负盛名。开业百多年,承蒙阿根廷以及世界名人光顾,包括爱因斯坦和希拉里·克林顿。它的地下室曾是一个文化艺术中心,现在的后厅仍然定期举行音乐会和探戈舞会。我们算是慕名而去的俗人,在里面喝了一杯价格不菲的咖啡。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名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大都会天主教堂有一段很复杂的经历。起源16世纪,它的历史很短。明明是天主教堂,却有明显的希腊神庙风格。建筑结构之所以不伦不类, 是几百年以来屡次重建的结果。教堂正面是典型的新古典主义结构,只是旁边缺了钟楼。代表耶稣十二门徒的是十二个巨大的多立克石柱,而教堂本身又盖着拜占庭风格的穹顶。这马上使我回忆起在西班牙常见的建筑结构:不同时代的阿拉伯风格与基督教传统的融合。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不过,大多数阿根廷人来这个大教堂不是为了观赏它的独特外观或者从里面仰视四十米高的穹顶。他们是来朝拜的—因为大教堂内部安放着南美民族解放运动英雄、出生于阿根廷的何塞·圣·马丁将军的灵柩,以阿根廷国旗覆盖,两边有卫兵昼夜守卫。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五月广场, 是1810年阿根廷五月革命的发源地,也是阿根廷为独立而战的象征。若是以如此壮观的历史做背景,这个广场比我想象的要小得多。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五月广场的一端是西班牙殖民时代拉普拉塔的总督府。它终于在五月革命后结束了它的政治生命,后来改作一个博物馆,并且被阿根廷列为国家历史文物。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广场的另一端的粉色的建筑是阿根廷总统官邸,相对美国的白宫,可以称为“粉宫”((“La Casa Rosada”) 。总统在里面办公但不居住。我以为那名字和房子的颜色与佩隆夫人或当今的女总统有关, 其实不然。转到背面,官邸的后院一片杂乱:到处是被拆除的或被废弃的建筑材料,因为正在大规模整修。 不知为何没有丝毫的掩饰,大损总统官邸的尊严。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就像上次在佩隆夫人墓碑前一样,难免又开始联想:不论是从规模、气派和警戒程度来说,这建筑远远逊色于白宫、白金汉宫、克里姆林宫或其他大国元首的官邸。是因为阿根廷穷吗?肯定不是;它的穷邻居秘鲁,那总统府不也是照样富丽堂皇吗?

不过,到了夜间,粉宫的瑰丽不亚于美国的白宫。虽然说是跟阿根廷的女总统无关,但是显然有浓烈的脂粉气:
跨越阿根廷—从热带雨林到冰川高原(二)


作为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在多大程度上能代表阿根廷呢?等我回过头来再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拜谒梵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拜谒梵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