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栗贝尔
栗贝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1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国误区—“平权法案”不平权

(2018-05-04 20:58:22)
标签:

平权方案

种族配额

亚裔税

逆向种族主义

sat

在讨论美国问题的中文资料中, 我们常常看到这样一个词:“平权法案”。平权法案 是英语Affirmative Action的一个最流行的中文翻译,但可惜是一个错误的翻译。因为Affirmative Action既不是美国国会通过的法案,也不是关于美国人的平等权利。

Affirmative Action是一系列行政令,旨在用不平等手法或者“提供特殊待遇”(Promoting Preferential Treatment)以纠正历史给美国某些族裔或群体造成的弱势。我们可以把这个术语简单的译为“扶助政策”, 即扶助弱势群体的行政条文。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有关扶助政策不是扶助所有的美国少数族裔:在执行这些行政令的过程中,另一些族裔或群体比如美国亚裔尤其是中国人遭到明显的压抑。

作为一个政治术语,Affirmative Action 出现于二次大战前的美国, 意思是雇主们积极努力防止在就业方面的歧视。1961年,肯尼迪总统发布10925 号行政令,Affirmative Action 从此进入美国的政策条文。该行政令明确要求与政府签订项目合约的雇主采取“肯定性(或积极性)措施”确保在招工过程中没有种族歧视。此后,有关行政条文陆续把在宗教、肤色、国籍、性别、年令等方面的歧视包括在被禁止的范围内。虽然Affirmative Action 从来未被美国国会作为立法通过,采取有效行动杜绝种族歧视却完全符合美国人的平等观念。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演变,Affirmative Action 越来越侧重一些违背平等观念的具体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是现在学术讨论和政治争议中常常用到的“Quotas在学生录取或雇员录用时规定的特殊“比例”或者“配额”。

强迫学校或雇主按比例招工或在招生时实行配额的始作俑者是约翰逊总统。他在196710月发布的11375行政令说,你要想拿到政府的合同,在招标过程中必须提交保证书,显示你根据如何当时的种族比例招工。一旦发现种族歧视甚至某一族裔的比例不够,合同将被取消甚至从此失去与政府签约的机会。 而且,为了纠正美国历史上的种族歧视并确保美国社会的多元化,政府公开鼓励将黑人的比例提高。上行则下效, 执行政策的左派当然会变相的强迫雇主大大提高这种比例。雇主们为了得到政府的合同,有几个敢抗拒呢?没有国会的立法,美国各级法院的法官也纷纷卷进来做出他们自己的解释。1973年,一名联邦法院法官第一次明确使用了种族配额这个概念。他判决说,康涅狄格州警察局的新雇员中必须有一半是黑人或者波多黎各人。

从约翰逊的11375行政令开始,种族配额无形中成为扶助政策的主要内容,并且越来越背离它的初衷。今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扶助政策”明显的违法了种族平等的立国原则。当然,左派一直坚持说,不管手段如何,“扶助政策”是为了消除黑人在社会生活中的不平等(?!)并且保证美国社会的多元化。这一政策说是要保护少数族裔, 但是又不保护某些少数族裔,理由何在?这其中的一个关键政治术语是Underrepresented 意思是“代表性不够充分的”。左派的理论是, 所谓的公平社会,各族裔在所有的领域所占比例应当大约等同于他们在人口中的比例。以学校为例。黑人在总人口中占12.8% 所以高校也必须有将近13%的黑人学生, 否则就等于种族不平等。亚裔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在高校的比例(12%-14%)远远高于他们在美国总人口的比例 4.8%),当然谈不上“代表性不够充分”。这是扶助政策歧视亚裔几达半个世纪的最关键原因。无论在任何社会,与学习成绩录取学生是平等的最基本条件。但凡有某些人利用任何特权占别人的便宜,就无所谓平等。有这种经历的人显然明白这一最浅显的道理,所以也会对美国居然有这种教育上的不平等感到意外。其实, 某一族裔、某一群体甚至某一个人在社会的任何一个领域的表现都与其先天条件、竞争力、个人努力有关。美国黑人在歌坛艺坛上的比例远远超出12% 在体育领域总比例超过50%、在篮球场上更超过80%!!这是因为他们的天分、传统和他们在这些领域中的努力。左派们无法回答的一个问题是,要不要强行把体育领域尤其是篮球场上的黑人砍掉一大半并代之以白人或者亚裔? 要求各族裔在所有的领域所占比例应当大约等同于他们在人口中的比例,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荒唐逻辑。

“扶助政策”最露骨的权利不平等表现在学生入学方面, 而最大的受害者是学习刻苦而且成绩优异的中国学生。所谓的学习成绩基本上包括两项:高中各门功课的平均分(GPA)和申请大学的考试(SAT)的成绩。根据多项调查研究,中国学生的GPA SAT历来都远远高出任何少数族裔群体、并且略微高于白人。在按照那些政治正确的理论,中国学生的优秀的确是给强调多元化的政策出难题。因为勤奋、天才和个人努力,所以你就要受限制,怕的是你会威胁了多元化的社会?! 这不是淘汰精英吗?这不是与美国崇尚的个人奋斗背道而驰吗?

那么中国学生到底吃亏了多少?普林斯顿大学2009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当时满分为1600 SAT系统中,亚裔学生需要比黑人学生多450分、比白人学生多140分才能在大学入学申请时与他们竞争!!假设一个亚裔学生的得分是1500 与他在SAT上可以竞争的白人学生只需 1360分、拉美裔学生只要1230分、黑人学生只要1050 分。熟悉SAT的人都知道,达到高分或满分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1050分是合理地猜测答案也能达到的。450分的差距相当于学生成绩的完全不同等级。再说,即使克服了这450分的差距,还是有可能因为学校给亚裔设置的比例限额而失败。这种在衡量亚裔学生时加大尺码的做法被称为“亚裔税”(The Asian Tax)别忘了中国学生只是亚裔的一部分,有些高校在亚裔中再细分配额,形成对中国学生更为不利的条件。可惜的是, 大部分中国学生历来是吃亏了也忍气吞声, 甚至糊里糊涂地受主流媒体的愚弄,自以为是扶助政策的收益者。 2017年, 中国学奥斯汀·贾(Austin Jia 在入学申请中的遭遇经由某些白人同情者披露,美国社会对才意识到中国学生受歧视的严重性。

贾在高中的平均成绩是4.42  (一般学校平均成绩最高分是4.0 只有选修了高难度课程才有可能获得额外加分) ,就读期间完成了11门大学程度的选修课程。 除此之外,贾也是其他学生活动中的精英:学校辩论队的成员、学生网球队队长、州一级的乐团中的小提琴手。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他在满分为2400 的新SAT考试中得分 2340!可是,他所申请的一些常春藤大学纷纷拒绝了他,其中包括哈佛、普林斯顿和哥伦比亚。与此同时,各项表现和成绩不如贾的非亚裔学生却被上述名牌大学录取。

201411月, 一个名为“学生争取公平入学”(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的组织起诉哈佛大学,认为该校与其他名牌大学一样对亚裔学生不公,奥斯汀·贾的遭遇是诉讼书提出的一个重要例证,尽管他本人没有参与诉讼。目前看来,这个案子最终会打到美国最高法院。 虽然原告说有大批资料文件显示哈佛大学对亚裔的惊人的歧视,但是它的结局却无法预料。因为最高法院40年来的有关裁决不仅没有一个明确的原则,而且, 由于政治背景的不同, 有些裁决看来是互相矛盾的。

1978年最高法院在“巴克诉加州大学”一案的裁决说,加州大学在学校招生过程中设置种族比例是违法宪法的,因为它与第十四修正案确立的平等保护原则冲突; 但是入学录取中可以用种族作为一个考量因素。这是最高法院反对逆向种族主义的第一个历史性裁决。

1995年至1997年,两个非常类似的例子上达最高法院, 1995 年的案例是两个白人学生状告密执安大学文学院,认为学校执行的扶助政策违法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 地方法官判决理由不成立; 1997年的案例的被告同样是密执安大学,但是对象是法学院。地方法官同意原告,判决密执安大学法学院入学政策违宪,但是联邦上诉法庭否决了当地法院的裁决;2003年,最高法院将两案一并审理并作出不同裁决:密执安大学文学院的入学政策违宪, 因为它在考量入学申请时使用了具体的比例数字;密执安大学法学院入学政策合法,因为它没有明确的使用种族比例。

可以看出,时隔二十年,最高法院的立场没有根本改变:录取学生可以考虑种族因素以确保“多元化”(所以可以变相地排斥亚裔学生), 但是按照特定种族比例或者给某一族裔或群体硬性加分则是不允许的。换句话说,排斥某一族裔或者照顾某一族裔,只要不是明着干就行。美国的法律问题专家也承认,法庭在种族因素和种族比例这两者之间并没有提出明确的原则,导致各级机构和法庭在具体执行时的混乱。

美国舆论也称2003年最高法院的这两个裁决是划时代的。不过,几个有关细节是在主流媒体上见不到的:其一,当时的布什政府宣布支持两项诉讼,认为密执安大学两个学院的入学政策都是违宪的。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由联邦政府出面反对高校的有关扶助政策, 映射了美国社会对Affirmative Action 的反思。其二,支持密执安大学法学院入学政策的裁决是以五比四的微弱多数通过,暴露出最高法院内部的争议, 而反对密执安大学文学院的入学政策的裁决则是以六比二通过。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大法官奥康纳在支持密执安大学法学院入学政策时指出,扶助政策在当时是有理由的但不应当是永久的:“我们预期在从今开始的25年之后照顾某一种族的手段在保证学生成分多元化将不再必要。”

最高法院判决并不能平息密执安大学的扶助政策在社会引起的抗议声浪。于是,密执安州在2007年以公民投票和立法方式取消在公共教育和就业等方面的扶助政策。当地左派随即上告反对。法庭上几个回合之后, 以左倾著称的联邦第六巡回法庭于2012年宣布密执安州的立法违宪。然而, 最高法院于2016年以六比二做出终审裁决、推翻第六巡回法庭的决定,密执安州得以摆脱扶助政策。

有意思的是,左派大本营加利福尼亚州反而早在1996年就通过法律手段废除了扶助政策,但是20年来没有受到很严重的法律挑战。除了加州和密执安州之外, 华盛顿、内布拉斯加、亚利桑那、俄克拉荷马、佛罗里达和首都哥伦比亚特区都陆续运用公民投票、立法或行政命令手段废除了扶助政策。

废除扶助政策后亚裔在加州各高校的比例发生巨变,从反面说明了过去这一政策对美国亚裔的伤害。最新调查显示, 亚裔学生在加州大学个分校的比例达到 30-40% 其中在尖子大学加州理工的比例是42.5%。这一比例远远高于亚裔在加州人口的比例(15%), 一个重要原因是加州名牌大学很多,美国其他州的亚裔也都慕名前往。

美国人反对扶助政策的呼声越来越高, 但是最高法院的左右摇摆并不因此停止。2016年,最高法院以四比三判决支持德克萨斯州大学的入学政策,允许它将族裔视为录取的多个因素之一。尽管这次告德州大学的是白人而法庭找不到白人被歧视的足够证据,大法官阿利托 在反对意见中表示,德克萨斯的录取计划并不能解释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阿利托显然明白,未来美国对扶助政策的争议也许不在黑白之间,亚裔的遭遇将成为一个主旋律。首席法官罗伯特在反对意见中明确说,2003年最高法院的裁决勉强支持扶助政策,考虑到当然这一政策的时效。即使如此,法庭也认为它在25年后将变得没有必要。近15年过去了,我们离这一目标有多远呢? 换一个角度,支持或反对扶助政策都应当思考的问题是,某一族裔的特权到底在美国这样一个宣言人人平等的社会存在多久?

今天,美国左派攻击川普政府的有关政策,声称川普发表行政令限制某些非洲国家的人入境时把种族和宗教作为重要因素。也就是说,左派认为国家政策不应拿种族和宗教来衡量禁止和放行某个人入境, 不能看他的皮肤或者思想。这恐怕是中间派和右派都认同的立场。那么,入学是不是该拿肤色和思想来衡量? 就业是不是要拿肤色和思想来衡量?住房呢?体育运动呢?

种族平等是美国的诉求。但二百多年来种族不平等一直存在:先是白人蓄奴、黑白种族隔离以致至今未能消亡的白人种族主义,然后是愈演愈烈的黑人逆向种族主义。而在美国的黑白对立当中,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从来就是牺牲者这应当是中国人研究美国种族问题时最容易得出的结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