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幕下的一丝光
夜幕下的一丝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1,189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孟鹤堂周九良《黄鹤楼》台词完整版

(2020-05-27 08:46:23)

孟鹤堂:刚才我们已经演了一段了。

周九良:对。

孟鹤堂:这是二次出台。

周九良:什么叫二次出台呀?

孟鹤堂:出两回就比一回挣得多呀。

周九良:对了。

孟鹤堂:对不对?

周九良:咱都是上夜班的男人倒是。

孟鹤堂:其实拿我来说,你看,大家伙看着呢,我有时候你看唱歌啊,对不对?没事儿好唱歌,其实说相声什么的,不是专业的,不是专业的。

观众:坐台。

孟鹤堂:对,没听说过,坐台像话吗?其实我是干什么的呢。

周九良:啊?

孟鹤堂:本职工作我是一个戏“子”。

周九良:不是您先等会儿,您是个什么?

孟鹤堂:“子”。

周九良:我瞧您像个鸡子。

孟鹤堂:鸡子像话吗?

周九良:什么叫戏子啊?

孟鹤堂:“戏”的。

周九良:还唱戏的,您先歇会儿吧啊。

孟鹤堂:怎么的?

周九良:那叫唱戏的。

孟鹤堂:唱戏的嘛,

周九良:唱戏的,您就说唱戏的就完了,怎么还戏“子”啊?

孟鹤堂:戏子嘛,唱戏的嘛。

周九良:还唱戏的,您听得懂好赖话不?

孟鹤堂:怎么听不懂了。

周九良:戏子这个称呼我给大伙儿普及一下,旧社会对演员的蔑称,下九流。

孟鹤堂:怎么蔑称呢?这是好话呀。

周九良:您听不出好赖话。

孟鹤堂:有句老话说得好嘛。

周九良:怎么说的?

孟鹤堂:“婊子无情 戏子无义”,说的就是咱们俩。

周九良:对。

孟鹤堂:我就是那戏子。

周九良:我也是那戏子,对了,咱是半个同行啊这是。

孟鹤堂:戏子唱“戏”的啊。

周九良:您唱戏的。

孟鹤堂:唱京剧的。

周九良:说相声之前您是唱。

孟鹤堂:对了。

周九良:唱什么的?

孟鹤堂:京剧表演老艺术家。

周九良:京剧。

孟鹤堂:说的就是俺们。

周九良:您是“国粹”呀。

孟鹤堂:那特别粹,那。

周九良:您是抱着萝卜一块唱的是怎么着?

孟鹤堂:那还有我们粹吗?国粹。

周九良:国粹。

孟鹤堂:唱京剧的。

周九良:京剧好啊。

孟鹤堂:怎么样?

周九良:您是哪工啊?

孟鹤堂:哪工。

周九良:哪工?

孟鹤堂:哪工,你看这对戏曲不太了解了吧?

周九良:我怎么不了解?

孟鹤堂:这唱戏还分公母吗?

(未完)

注:本文来自《影视台词网》逐字整理,如有错误请指正。如需台词Word完整版,请致电18922117562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获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