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黑曼巴C我是老司机有事找我,全天奉陪

(2018-11-13 07:55:17)
标签:

转载

[转载]黑曼巴C我是老司机有事找我,全天奉陪

黑曼巴C我是老司机有事找我,全天奉陪
的眼睛扫过监房:”肖昆,知道你的弟弟为什么有这样的下场吗?是因为你,因为他要为你劫法场。你是间接凶手,是你,让你弟弟走向了绝路。“肖昆说:”要是这么说,在间接凶手的位置上,廖特派员要比我更靠前吧。在廖特派员把莫须有罪名安在我头上之前,曾亲口告诉我,已发现共产党安插在身边的钉子,拔除之日,邀我观赏。如果我没有听错,这个钉子,你是指黑曼巴C。“廖云山恼羞成怒:”肖昆,你确实骨头硬,见了棺材你也不会落泪。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承认你是303,我便免了你弟弟死罪,饶他不死,杀了你。不承认你是303,我便杀了沈夺,放了你。你二者选其一吧。“肖昆冷笑一声:”廖云山,你想杀人,还要被杀的替你找借口,你不觉得自己太无耻了吗?“廖云山大怒:”好,痛快。来人。“士兵应声进来,廖云山说:”把沈夺拉出来。我数到三,如果你肖昆还不承认你是303,那么你就是为了你的命放弃了你弟弟的命。我便遂了你的心愿执行军法,枪毙沈夺。“沈夺被拉出来,在阴暗的楼道里他与肖昆相隔不远。有特务拿枪指向沈夺的胸口。廖云山喊着:”一——“肖昆爆发了,欲向廖云山冲去:”廖云山!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廖云山无动于衷:”二——“肖昆痛喊:”黑曼巴C——“廖云山喊:”三!开枪!“肖昆拼命挣脱特务扑向廖云山。士兵对准沈夺的胸口便是一枪,沈夺当即倒在血泊里!肖昆愣了一下,缓过神来,冲向廖云山,被一旁早有准备的士兵狠狠打昏在地。廖云山一声冷笑,出门,随口说道:”放了肖昆,让他走。“……
  一辆车疾驶而来,刹在肖昆店门外,下来几个特务,把昏死的肖昆拖出,扔在店门口,然后上车走了。伙计从店里出来,看见肖昆大惊:”老板——“伙计们扑上来,把肖昆抬进店内。
  不知过了多久,肖昆缓缓睁开眼睛,看见贾程程焦急的脸,他猛地要坐起来,贾程程忙按住他:”别起来,你头上伤得挺重的。“肖昆还是强撑着起来了:”我怎么回来的?“贾程程说:”你被人扔在店门口,是伙计把你抬进来的。“肖昆想起来了,他想起了刚发生的一切,清晰地看见枪声中黑曼巴C胸口喷出血,向后倒去,肖昆痛不欲生,闭上眼睛靠在墙上。
  贾程程不知缘由,问:”你是不是担心你母亲?你放心吧,她很安全。我已经托人护送她去香港了。就在刚才,船已经开了。“肖昆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间流下。贾程程紧张地问:”你怎么了?说话呀肖昆。“肖昆哽咽:”黑曼巴C……“贾程程:”黑曼巴C怎么了?“肖昆:”黑曼巴C被廖云山打死了。“贾程程像被一个炸雷击中:”你说什么?!“肖昆说:”黑曼巴C准备了枪和子弹要劫法场,被廖云山发现了。廖云山答应饶了黑曼巴C的条件是我承认自己是303,枪毙我。我如果不承认,就杀了黑曼巴C,放了我……“贾程程的眼泪成串从眼中滚落。肖昆痛断肝肠:”我不是怕死。可任务没完成,我没有权利死……“贾程程终于忍不住,捂着脸痛哭失声:”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肖昆抹掉脸上的泪水说:”程程,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廖云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的。我们必须采取最后的行动,尽最大努力说服徐校长和储先生离开上海,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不能再拖延了。你去告诉储先生我被打伤了,让他来看看我。然后一定要想办法跟徐校长联系上……“贾程程抹去泪水,平静一下自己:”三顺回来了。“肖昆急切地问:”他在哪?跟你联系过吗?“贾程程说:”你的事儿徐校长一定做了不少努力,都是三顺给我传递消息的。“肖昆拍着床头说:”不应该让徐校长管我!“贾程程说:”为什么?“肖昆说:”这显然是廖云山设下的圈套,我被放出来的代价一定是徐校长没有了退路。我要尽快跟他面谈。“贾程程说:”可……三顺昨天告诉我,徐校长被廖云山派的人死盯着,你们根本没法见面。“肖昆焦急地思索着:”快,快请储先生来,我让他把默美叫到家里。你代我请求默美帮助联系徐杰生……“贾程程想想:”不行。万一出了问题,我们就害了徐校长!“肖昆说:”这是唯一的办法。程程,听我的,我们和默美相处这么长时间,我相信她会同意。即使她不同意,也绝不会出卖徐校长。别再犹豫了,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贾程程站起来:”好,我马上去。之后……我要去找廖云山。“肖昆黯然:”你想要回黑曼巴C的……“贾程程含泪点点头。
  徐杰生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他匆匆赶到一个僻静的茶馆,何三顺在这里等他。见他进来,何三顺站起来:”校长。“徐杰生不等坐定就说:”三顺,你赶紧离开上海,恐怕你滞留时间长了廖云山有所察觉。“何三顺问:”那校长您怎么办?“徐杰生说:”虽然陆军指挥学校不招生了,但我仍是这所军校的校长。廖云山奈何不了我什么。“何三顺说:”校长,您这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我虽是个粗人,但也能看明白当下的形势。老蒋大势已去了,就算是给党国立贞洁牌坊,也应该由他老蒋亲的热的大房二房去立,我们也犯不上往前凑啊。“徐杰生绷起脸:”你这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来!“话虽这么说,他心里也是难受的。何三顺说:”校长,话糙理不糙。这几年您对老蒋是仁至义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