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架娘子
花架娘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1,202
  • 关注人气:9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2019-04-12 10:37:34)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如水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时隔二十多年,终于上山采了茶叶。
记忆中最后一次采茶,还是周末帮妈妈去生产队里劳动。采摘的茶叶,到傍晚安斤算劳务费。久远了。
那时候妈妈年轻啊,采茶是好手。往往我的茶叶还没盖满茶篓的底,她已经第一轮茶叶满到篓口,开始用拳头往下按压。压实茶叶,让茶篓有更多空间,装得下更多的鲜叶。
待到再也压不下去,妈妈便不得不返回树荫下,将茶叶倾倒出来,装在一个事先备好的大布口袋里。那口袋,大得神奇,总也装不满。往返清空两到三次后,妈妈会照呼我们姐妹到树荫下休息、吃点心。
蓝天、清风,空旷的野外,吃东西总是特别的香甜。妈妈用那只带着茶香的手,递给我们一块点心,有时候是一块番薯糕,有时候是一块麦饼。已经冷却,味道却特别,不同于平常。
高中以后,再没机会采过茶。梦里有时会记起,一共怀念的,还有春天里挖笋、秋天里跟在堂哥屁股后头上山捡板栗。都是难得为之,所以记忆深刻,且念念不忘。
清明节回家,一个晴日的上午,带着小孙女,和大姐一起去家门口的小山上采茶叶。
村里青壮年人口越来越少,都涌到城里生活去了。原来料理得花园似的的茶园,也都荒废了。种植的茶树,变成了野山茶,得一棵一棵寻觅。
山村气候滞后。清明前后,茶叶才两叶一尖,采摘速度快不起来,质量却是上好的。
茶汁渗出,手指上涂了一层黑色汁液。拿起一片鲜叶闻闻,并无多少香气。
半日功夫,两个人才采得一斤左右鲜叶。太阳明晃晃厉害起来,便收工回家。
将茶叶摊开在竹匾里,放阴凉处,让茶叶自然散发水份,略干瘪。
几个小时后,坐在竹匾旁的我,突然间就闻到了新茶的清香。不敢确定,凑近了再闻,果然是茶香。这时候的香气,比干茶的香清咧、悠长、明白。这时候的香,不再是躲躲闪闪的、飘忽不定的,而是肯定的,抓起一把来闻闻,沁心、沁脾。原来,在干瘪老去的途中,才是它香气袭人、悠远味长的时候。
晚上,大姐搬出炒制绿茶的专用炉灶,开始炒茶。
炒茶分几道程序,先是杀青,即在热锅里快速翻动茶叶。查了百度,杀青的作用是“通过高温破坏和钝化鲜茶叶中的氧化酶活性,抑制鲜叶中的茶多酚等的酶促氧化,蒸发鲜叶部分水分,使茶叶变软,便于揉捻成形,同时散发青臭味,促进良好香气的形成的一种制茶步骤。”
第二步,揉捻。老家绿茶美名“珠茶”,不同于龙井的扁长,也不似碧螺春的卷曲,而是自然揉捻后的团式。当然要团得紧、团得圆,还是要借助机器炒制,手工团茶,型做不到完美。胜在全手工制作,无添加、健康安全。
团完型,再回到锅里,慢火小火再炒,直至水份散尽,再自然摊凉,即可罐装、储存。
4-5斤鲜叶,炒制1斤左右干茶。农家野山茶叶,越来越珍贵难得了。
带了明前茶回家。得空,泡一壶新茶,品咂汤美气香,观型色之美,再体会亲手采摘、炒制的特别意义,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别有一番滋味在茶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