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可怜松

(2018-05-17 09:33:30)
标签:

回忆

故事

杂记

转载

可怜松

    记得当年和同学们游千山。走到无量观时,我的女儿已经沉睡在我的怀中。大家纷纷去爬一线天、夹扁石、一步登天、天外天……

    我无奈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抱着睡得正香的孩子,默默地为大家看守背包。

    无聊中,向对面的石崖看去,突然发现石缝中,竟有一棵小松树孤独地挺立着。我很纳闷,在这寸草不生的石壁上,它是怎么活下来的?据介绍,它的身高不足1.3米,树干的直径6厘米。就是这样一棵树,竟然活了500多年。足见生存条件的恶劣以及严重的营养不良。

    它每天迎来朝阳送走晚霞,经受着狂风暴雨的摧残,酷暑严寒的洗礼,就这样倔强地挺立着。

看到这,我不禁想起郑板桥的《竹石》诗: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郑板桥是否看到过这棵树,不得而知,但面对此情此景,这首诗却是如此贴切。足见诗人对事物观察之细、感悟之深、用词之精妙,令人大为赞叹。

    不同的人用不同的眼光看待它。有的人认为,它生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实在太可怜了,于是它有了“可怜松”的名字;也有的人认为,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它能坚强地活下来,生命力太强了,于是它又有了“顽强松”的名字。无论怎样都掩盖不了这样一个事实:生在不同的环境,成长的道路,成长的结果会大不相同。就这粒种子来说,如果它飘落在沃土中,它也许会长成参天大树。而现在它长成一个侏儒。和其它种子相比,它输在了跑道上。

2014年,我的另一个隔辈人降生了,是个男孩。他的奶奶笃信佛教。这位迷信很重的人,对孩子的起名非常重视。求了一位风水先生。这位先生说孩子命里缺金,就给出了石奉鑫这样的大号。我也查了一下,按孩子出生他是金命,怎会缺金呢?我念叨“石奉鑫”、“石缝辛”……这一刻,我想到了在石缝中辛苦挣扎着的可怜松。我们的家庭没钱、没权,就像那石壁上的裂缝。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孩子将要面对的是以追求最大利润为目的的老板,他们的人生会怎样呢?难道他真的会成为那棵可怜松吗?唉!儿孙自有儿孙福,管他呢!

(孙福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青年点的鸡
后一篇:反视角写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青年点的鸡
    后一篇 >反视角写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