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二姐

(2018-07-06 19:25:04)

我的二姐
这是我二姐夫画的山水画。二姐夫自学成才,在当地小有名气。



我的二姐


听雪女子

 

二姐在我们五姊妹兄弟中排行老三,属羊,今年63岁。

二姐个高,面秀,性直,口讷,心善。

二姐16岁时,就窜到了一米七四。这个海拔,在那个年代太突兀。母亲急了:“别再长了,再长就找不到婆家了。”不知道是不是母亲的祈祷管用了,反正二姐就长到了一米七四。二姐做衣服比人家多用2尺布,脚比人家大好几码,那时布票又紧俏,母亲经常为二姐长得太高而发愁。

母亲没想到的是,恰恰是二姐的身高,给二姐带来了机遇。

我的父母像北方所有的父母,重男轻女,两个哥哥都高中毕业,两个姐姐早早辍学,与父母共同承担养家的责任。二姐上到初中毕业。

那是她刚退学不多久。也是上天垂爱,我们乡(当时叫公社)要成立女子篮球队,挨个村子找身高一米七以上的,我二姐首当其冲入选。这个球队,平时在乡修造厂上班当工人,有比赛任务时再集中训练。母亲做梦也没想到,她最惦记的二姐的个子高的问题,却这么被派上了用场,而且还能挣工资,吃“公家饭”。

二姐成了我们半个村子都羡慕的“工人”。原本在生产队扛锄头的她,改拿蓝球后,觉得终于脱离了“苦海”,很珍惜,很刻苦,很听话,很卖力。教练怎么说,二姐就怎么做,她不怕吃苦,这让她很快脱颖而出,她被任命为球队的队长。只要一上球场,平时害羞、寡言少语、低眉顺眼的二姐,就完全换了一副模样。二哥说他亲眼看到二姐在球场上发脾气,二哥拿腔捏调地学二姐吼:“大萍,你没吃饭?上去呀!”他一边说,一边把眼睛瞪得老大,说二姐发脾气时就是这个样子。那个被唤大萍的,比二姐大两岁,平时是个话痨,被二姐训时一点脾气没有,乖乖地听着。一家人没有一个信二哥说得话,都说是二哥编的,因为二姐不要说发脾气,就是大声说话,也没见过。

那是二姐最风光的时候。她们球队渐渐打出了名气,不仅在县内打,还经常代表县里参加与邻近县的比赛。那时的二姐,脚步轻盈,满面春风,皮肤白里透红,身材矫健挺拔,她在哪一站,都能吸引众人的目光。二姐懂事,勤力,能干,早晨早早起来做一大家子的早饭,中午下班回来忙不迭地做午饭,家里的脏衣服她也全包了,二姐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二姐打球打到第三年时,一个小道消息,令我们一家子沉浸在喜悦中:说二姐被县体委看中了,要选拔她到县里的篮球队!二姐更是喜上眉梢,走路、干活情不自禁地哼着小调。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迟迟不见动静。母亲悄悄跟大姐商量,是不是有变故,叫大姐托人问问。未等大姐问,二姐就已经知道了实情。县体委确实从她们球队选拔了一个人,不过不是她,是她的一个打得般般的队友,因为那个人的父亲在县里某部门任要职。也就是说,二姐的名额被队友顶替了。这个消息,不啻为一根闷棍,一下子把二姐砸闷了,本就话不多的她,更少言了,一家人眼见着她露出了尖下巴,焦急万分。有一天,吃罢晚饭,二姐向全家宣布了一个决定:她要上东北(北大荒),投奔云表姐去。

那时我还小,尚感受不到那件事让二姐面临的压力。就这样,我最漂亮的二姐,不堪曾经羡慕她、嫉妒她的一众人的冷嘲热讽奚落,孤身一人负气闯关东。那年,她22岁。

这是我对二姐年轻时的全部记忆。

很长一段时间,我与二姐之间的联系是空白的。一方面我在忙自己的事,上了中学读大学,读了大学又工作;一方面她在东北也有了自己的生活,结婚,生女,直到她1996年从北大荒又回来,落户二姐夫的老家河北保定的一个县城后,与二姐的联系,才真正频繁起来。然而,世纪之交的那几年,我们家平静的日子不再平静,从未有过、从未想过的生离死别,一次一次靠近我们,在1999年到2002年的四年间,我相继痛失了父亲、大姐、母亲三位至亲,要不是有二姐,我很难想象能不能平复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201610月,我体检查出症状,需要做一个手术。这个手术,不大不小,该症的医疗技术非常成熟,我没打算告诉二姐,毕竟她也60岁了,怕她担心,后来,是我大外甥女(大姐的女儿)跟她说漏了嘴。她坐不住了,彼时,她正在唐山为女儿带孩子。她立即买动车票,风尘仆仆地直奔医院,那时我已经手术完毕回到病房。她不满我不告诉她,害她没有赶上手术。听着姐的絮叨,我的心溢满幸福。我知道,二姐来了,我什么也不用怕了。

一周出院后,二姐精心伺候。她每天一大早就去买菜,专捡我爱吃的买,看我多夹哪一道菜一筷子,下一顿保证还有这个菜。她不知听谁说,养病的人吃蒸苹果,既能保证所需维生素,又不会因为水果凉而损害身体。她就每天下午三点准时蒸,天天如此。休养期间,我的新陈代谢很正常,一定与此有关系。知道我想吃家乡的烙饼,她不怕麻烦,坚持现吃现做,我三十年的思乡饼一个月就找补了回来。看我胃口不好了,她就想着点子捯饬稀罕的。

一天中午,她端上来一碗有面条有菜又很“干”的面,见我吃得津津有味,她非常高兴:“我猜你就喜欢吃,这是东北的‘焖面’”。我确实喜欢吃。我这个人口“贱”,不喜欢大荤,喜欢清淡,尤其喜欢小吃。我怀念母亲包得茴香馅的水饺,她二话不说就去市场买茴香。但这个城市不太认茴香,菜市场上没有这个菜,她就到附近的大超市去找。我知道二姐打小就转向,我怕她找不回家,叫她不要去,她说没事。时间不太长,她就带来一捆新鲜的茴香,摘、洗、剁,干活麻利的二姐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把白白胖胖的茴香馅饺子端了上来,看我大口大口地吃着,她满意地笑了。

在姐姐的悉心照料下,我恢复得很快。一个月过去了,尽管我很不想姐姐离开,但我不能太自私,因为姐还有一大家子人。二姐要回了。我尽量显现出轻松的神态,不让她有心思。她的车票是晚上九点的。她从早晨起来就忙活,先是包了够我吃十次的茴香馅水饺,又烙了十张家乡饼,还到菜市场拎来一小袋面粉、两瓶香油、一兜鸡蛋;刚坐下,又想起什么,下楼到小超市买回几包酵母粉,她自顾自地做着这一切。我眼睁睁地看着她出来进去,一次一次往回拎东西。我很想阻止她,因为现在东西很方便,不必要囤积。但一想这是她惦记的方式,就把话咽下去了。

吃完午饭,总算安生了。她又抄起拖把,一遍一遍拖地,厨房又喷一次清洁剂,擦、抹,直到哪哪儿都亮堂了,她才坐下来,郑重其事地给我讲:“我不惦记你工作,就怕你懒不做饭瞎凑合。再有,别怕胖,年龄也不小了,胖点好看”。我一一答应着。晚上,我执意送她,她没反对。我把她送到火车上,找好铺位,把东西放好,她催促,赶紧回吧。我快走到车门时,忽然听到了她在背后的大喊:“芬儿,什么都别怕,有姐呢!”我没有回头,因为眼泪已经盈满了眼眶。

回到家,整理她的床铺,在枕头底下,我看到了她留给我的钱,我泪如雨下。二姐就这么实诚,一辈子都这样,对谁都这样。大姐、父亲病榻前,都是二姐伺候。父亲患病期间,正是我心情浮躁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一心想“衣锦还乡”,然而哪里有那么多的“锦”让我“还”?就因为有二姐在,让我愧疚的心有那么一丝安慰。而二姐那时刚刚从东北回来没几年,日子也过得一地鸡毛,她义无反顾的孝心,让我感到她比我有文化得多。

二姐心里有很多老理。“清明节”“寒衣节(农历的十月一日)”为父母上坟烧纸,是她雷打不动的。她的家与我老家直线距离不算远,但是没有直通的长途汽车,需要在保定转一次车。她一大早从家里出发,得到下午两点左右,才能到老家,来去很不方便。刚开始,她一年回去两次,现在她坚持至少一次。我曾劝她:“现在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像过去了,别回去了,父母天上有知会见谅的。”她说;“那不行。三个闺女,都不回去给老人烧纸,那不叫乡里乡亲笑话?大姐不在了,你又离得远,我得回去到爹娘坟上念叨念叨,好叫他们放心”。我知道了,我的工作、生活之所以平顺,有父母冥冥之中的护佑,是二姐那一张张票根换来的。

实诚,在老家是与“傻”划等号的。二姐属于那种实诚到家的。这在她对待她大伯哥即姐夫的二哥问题上,可见一斑。

姐夫家成分高,他也因此才去了北大荒。姐夫的二哥,是老高中生,当年还是中学教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在那个非正常年代,姐夫一家受牵连,上边不让二哥当老师了,让他去扫大街。他媳妇不堪压力,带着一双儿女离开了他。自此,二哥精神受到刺激,一蹶不振,天天神神叨叨的,饥一顿饱一顿,生活无人问津。二姐一家子回去后,姐夫跟姐商量,能不能把他二哥接过来与他们一起生活?二姐没说二话,与二姐夫共同把二哥接到了身边。居无定所的二哥,终于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2009年,我二姐终于住上了梦寐以求的楼房。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她把最好的带卫生间的主卧给了二哥,他们则住在只能放下一张大床的小卧室中。二哥过意不去,想跟他们换房间。二姐说:“你是哥,尽管住”。二哥平时摆地摊,挣的钱,他每月都交给二姐,我二姐一分钱未动,给他在银行单独存了起来。二姐对二哥的态度,赢得了王家(姐夫家)整个家族上上下下的敬重。

这就是我的二姐,我的没有多少文化、却让我敬重如母的“傻”二姐。


我的二姐

漂画:落笔有心写绿水,漂墨着意给青山。
漂画是一种古老的画法,已经失传。我姐夫苦钻苦研,有了一些心得体会。


谢谢友友们的精彩点评!


我的二姐快枪之张三感慨、感动,极富感染力。似乎每家老二都是吃苦最多,也最乐于奉献的主,我二哥也是,吃足了苦头,他可以说是部传奇。

我的二姐阿琍L一个善良朴实有担当的二姐形象跃然字间。在听雪住院期间时的二姐,在我眼中就象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照料,令人倍受感动。手足情深,最为体现的就是在需要时,“有姐呢”是抚慰是承诺是承担!

听听雪谈二姐,象邻家妹子说家事,亲切,感人,真诚。原打算欠金笔的,立刻马上开电脑,等着。

我的二姐疏木林居静落叶在书间憨厚朴实、吃苦耐劳的二姐,让人肃然起敬。有这样一个二姐,听雪之幸也。

我的二姐中年动感车都说是长姐为母,博主的二姐真的像母亲一样照顾妹妹,令人感动。一件件事,令二姐的形象跃然纸上,一个善良能干、通情达理的姐姐给读者上了一堂人生的课,教人怎样做人、待人。人间情暖,姐妹之情,全都浸淫在如行板的文字里。 

手足情深,博主有这样的二姐是幸福的,二姐有这样懂得感恩,用深情文字表达感激之情的妹妹,也是幸福的。

我的二姐香山红叶ZQ兄弟手足,姐妹情深。谁遇到困难,都会倾囊相帮,这才是血脉至亲。我们这一代,大多都是兄弟姐妹好几个,遇到难事,不用声张,姐来了,有哥在呢。

二姐的经历,很有时代烙印。善良勤劳的二姐,日子一天天好起来,这是对好人的最好回报。

我们家四姊妹,都很亲热,尤其在孝敬父母问题上,不攀扯不推诿。三妹住二楼,房子大,主动接老妈长住。我和二妹有稳定收入,每月补贴三妹一些费用。以前四妹(娇娇)生意好做时,我们遇到钱紧时,都是她给后盾。现在网店挤压了实体店,四妹的收入每况愈下,我们就不让她分担赡养老妈的义务了。

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说,听雪的二姐,照顾生病的听雪,都是姐妹情理之中的事情,这是亲情之爱。听雪感恩二姐,敬爱二姐,能用文字记录下来,这也是亲情之爱。

亲情之爱,是一个家得以延传的不二源泉。

我的二姐晓舟同志细腻的描述,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形象美心灵更美的二姐。个头一米七四、皮肤白里透红、身材矫健挺拔,平时沉默寡言,勾勒出一位靓丽女子的楚楚动人神韵。上敬父母尽孝道,下爱兄妹施亲情,尤其是把家中最宽敞的房间让给潦倒落魄的夫君之兄居住,天下几人能做到?逆境自闯关东,妹妹遇难一声“有姐在,别怕!”,这种担当精神羞煞多少天下男儿!这样的二姐值得大树一笔。

我的二姐冰清娓娓地说着真实的故事,感人肺腑!

我的二姐冯儿二姐的形象立体饱满,栩栩如生,一米七四高的二姐犹如在我们眼前!几件事抒写细腻生动,二姐经历种种曲折,她的“实诚”善良非常感人,尤其是善待照顾先生的二哥,“飘泊的二哥,终于过上了安稳的日子。”“她把最好的带卫生间的主卧给了二哥......”,这不是一般女子可以做到的。敬佩二姐,赞赏佳文!

我的二姐冷月无声1954以朴实的文笔写出了朴实的二姐。 

我的二姐-华章-在轻松的谈吐中,听雪为我们讲述了一位善良、低调、实诚、刚强的二姐。这善良、低调、实诚、刚强恰恰是我们民族文化中最有光彩的那部分。尽管历史的风云无情地摧残过它,但这种品格却牢牢地埋藏在民族文化的土壤中,没有散失,二姐就是证明。最美的花和最甜的果都是从泥土中长出来的,只要我们优秀的民族文化的土壤还在,像二姐这样最美的花,一定会盛开,歪风邪气摧残不了她。这就是此文给我们的启示。

我的二姐不傻的呆瓜一个家族需要一个主心骨。可以是父亲或母亲,也可以是成人后的任何子女。看了这篇散文,它用诸多细腻感人的情节所刻画出的二姐形象,让人打心眼里感佩这样一位历经风霜且痴心不改,一门心思地拱卫呵护着家族上下左右亲人的顶梁柱,既朴实无华,又温馨滋润,也从中领略了好散文所带来的艺术感染力。

我的二姐書蟲518-质朴的文字,满满的情与爱,一米七四的二姐跃然纸上。有这样的二姐是您家最大的幸福!

把婆家二哥接回自己家,住宽敞的房间,看似平常的一件事,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妹妹住院了,迅速赶回,忙里忙外。临走,把妹妹爱吃的食品一一买下做好,还要悄悄留下些钱给妹妹。

听雪上辈子积德积善,有了这样的好姐姐!真是上天的恩赐啊! 

我羡慕您有个善良淳朴的好姐姐。我只有一个哥哥,比我大十四岁。我父亲去世早,没有哥哥的全力支持,那会一直读书,哪有今天。看您笔下的二姐,我不由得想起多年前就已离开人间的哥哥,不由得泪如雨下!真的羡慕您。我比您二姐大十岁,没有您二姐这样崇高的精神境界。再次向您二姐致敬!

我的二姐竹园清韵I

读了听雪这篇文章,很是感动。古话说“长姐如母”,大姐不在,二姐不辞劳苦,主动承担照顾亲人重担,细心周到,无微不至,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为二姐点赞,为听雪有这么会疼人的二姐感动。

我的二姐秋月冬雪乃风光

一位端庄娴熟、泼辣能干、心地善良、重情重义的女汉子形象栩栩如生、跃然纸上,令人肃然起敬、热爱有加。人在做、天在看。但愿好人好报,幸福与她常相伴!

我的二姐大眼阿奇的世界

姐,阿奇没有!母亲,也早早离我而去了,那种母性的关爱与呵护阿奇早已忘却了!一声“芬儿,什么都别怕,有姐呢!”阿奇的眼泪呀......听雪的文字细语慢述般走进心里,二姐,用超常人“实诚”温暖着周围的亲人,有点傻,但傻得让人感动,听雪笔下的二姐鲜活地让阿奇感受着对听雪的羡慕!有姐真好!好好回报这样的二姐!

我的二姐伦敦黎丽

人、事朴实无华,叙述无任何炫俏一类的脂痕粉迹,给人直面而来感动……

我的二姐andy_36389

       文字细腻流畅,描写生动,一个活脱脱的二姐跃然纸上。非常精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听雨记
后一篇:读博识阿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听雨记
    后一篇 >读博识阿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