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听雪女子
听雪女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1,031
  • 关注人气:1,7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蝉

(2018-06-20 13:16:39)
分类: 听世界

听蝉柳树的柳汁是蝉的最爱。哪里有柳,哪里就有蝉。


       


听雪女子

   

夏至到了,该听蝉了。

蝉是什么?

蝉,通俗名字叫知了,属于昆虫。其种类多,2000余种,在我国东西南北中都有分布。

在一些人眼里,蝉是掉头不顾的昆虫,我心里可不那样想。

我一直把它当成圣物、精灵。它身上具备着人类难以破译的密码。

比如,它那么小,却能活17年,令人称奇。

比如,它超强的繁殖能力,令人称奇。

比如,它的孵化过程,令人称奇。蝉从卵子变成蝉,竟然有十几年的漫长过程。卵子须附着在树叶、树枝上——如果树叶、树枝被牲畜吃了,或被当柴火烧了,那些卵子就“光荣”了;侥幸躲过这些劫的,得是叶、枝被大风刮到地面,卵子渗到泥里、土里,卵才会慢慢变成幼虫。幼虫生活在又黑暗又潮湿的地下,经历三至四次的脱壳,才能钻出地面,在地面还有最后一次脱壳,这次脱壳叫“金蝉脱壳”,这个过程需要116年不等。

比如,它悲壮的赴死,令人称奇。雌蝉、雄蝉交配后,雄蝉会死掉,雌蝉产下卵,不吃不喝,不久亦随雄蝉而去。

当然,蝉最令人称奇的地方,还是它的叫声。如果把夏天大千世界的声音比作一个交响乐,那蝉绝对是交响乐中的主旋律——钢琴,一琴无声!

蝉,什么时候开叫?

夏至!

夏至之前,蝉是不叫的。或许没做好准备?偶尔有个别急性子的嚎两嗓子,立即被蝉主呵斥住:“充什么能?!”叫的蝉立即缩回去头。

夏至来,蝉放开。像百米赛跑一样,“哗”的一声,众蝉异口同声地开启了鸣唱模式。本来很冷清的世界,一下子热闹起来。应该说,夏天的热,是客观的,关键是蝉,让热变得浮躁。

蝉音的神奇在于,不知道谁起得头,谁打得拍子,谁是主唱,谁是和音,那声音就那么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嘹亮,震天。仔细听,有高音,有中音,有低音,像书法家大榜书的“一横”,像晴天霹雳的一个柱子“大漠孤烟直”!声音越聚越强,似暴风骤雨,似排山倒海,似山洪暴发,有千军万马之势:“知了——知了——”没有开头,没有结尾,不知疲倦,周而复始。那是在用声音画圆啊!画无数的圆,那些圆交错、重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圆越滚越大,越滚越粗,大风刮过来,那圆就漂浮在宇宙之间,浩浩荡荡,大道无形,顺其自然就源于此吧?真真大美世界!

圆,让我想到很多。中国的太极,中国的大哲学、大思想、大境界都在圆里。圆,是开始,也是结束。一始一终,难以分辨。外国人为什么读不懂中国文化?其原因就在这里,他们不了解圆的哲学。中国的先哲们,从哪里得到启示?——蝉!蝉,神物也!

什么叫“叫嚣”?知了鸣唱就叫叫嚣。天气越热它越叫,越热叫得越响,似乎在有意与气温比高度。除非,雷电大作!雷电大作,那厮的叫声戛然而止,瞬间鸦雀无声。天一放晴,又“哇”的一声,齐声唱了起来。我就纳闷,到底是谁发得号施得令?谁通得风报得信?谁传染得谁?叫了、不叫了,怎么就那么齐整,比大将军还管用?大将军对那些“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还无可奈何呢!——唉!枉叫听雪了,没听出头绪。

动物界,雄性比雌性漂亮。比如狮子,雄性狮子颈部长有长鬣,威风凛凛;比如孔雀,雄性孔雀才开屏——说来,这是动物的本能使然,为的是吸引异性。蝉,亦然。叫得,是雄蝉,雌蝉是不叫的。雄蝉叫得越响亮,越能吸引雌蝉的注意力。

这不,那颗大柳树上,正上演着动人的“凤求凰”。

这棵大柳树,是普通的柳,树高且直。烈日炎炎,蝉挂满树,有的在干上,有的在枝间。在主干的最高处,一个个头硕大的雄蝉在放声歌唱,它时而唱交响曲,时而唱小夜曲;时而像帕瓦罗蒂,时而像莎拉•布莱曼。不远处的枝条上,一个雌蝉正密切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显然,它已经被那高亢的歌声打动了。雌蝉踩着猫步,一点一点向上移动。近了,看清了,好威武!雌蝉感叹道。又近了一步,那厮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太不解风情,继续唱着。雌蝉发嗲了:“别唱啦,别唱啦!”意思是说,本小姐来了,你还唱个什么劲!雄蝉这才意识到,美人来兮!马上放电:“我知道,我知道!”动物的“周公之礼”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然,坦荡,没什么不好意思。繁衍后代,这是多圣洁的事!

雄蝉一根筋,云雨时,依然唱着,似乎这样才对得起心爱的她。

在乡村,孩子们只要看见小树上两个蝉摞一起,就调皮地左右摇晃树。那些拿着长杆粘知了的半大小子,也最喜欢粘这样的,名曰一箭双雕,一下逮俩。每当这个时候,幸福的俩蝉,不堪骚扰,一不做二不休,飞!双双起飞,飞起来时,仍在一起。古代,青年男女不满意自己的婚姻,与家庭与父母抗争,双双逃婚,就是学得蝉吧?

真想大声呵斥:住手!不要干扰它们!因为,伴随着种族繁衍的结束,蝉的一生,也交代了。它们为后代甘愿牺牲,是伟大的父母。

蝉的一生不容易。它一辈子有十分之九的时间生活在暗无天日里。好不容易从地下钻到地上,却昙花一现,只做短暂停留,就义无反顾地为爱而去。在世的瞬间,它还得面对诸多天敌,如乌鸦、喜鹊、山雀、啄木鸟、猫头鹰、画眉、黄鼠狼等等,稍不注意,就成为这些天敌的美味佳肴。如此的步履维艰,这小小的生灵,没有像恐龙那样被大自然淘汰,而是顽强地延续着生命,想一想,都令人敬重。

对蝉,诗人与老百姓的态度大相径庭。

蝉高居树枝之上,餐风饮露,与世无争,诗人常把它作为高洁的象征,并往往托物言志,寄予自己崇高的情怀。自古以来,赋蝉的诗,多得难以计数,最有名的当属唐代的《咏蝉三绝》。

《咏蝉三绝》指的是虞世南的《蝉》,骆宾王的《咏蝉》,李商隐的《蝉》,都是唐代托咏蝉以寄情的名作。虞世南“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是清高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

不禁想到了柳。蝉的最爱是柳汁。有好事者就为柳鸣不平,认为是蝉活生生吃死了柳,对蝉说三道四。我就看不惯。柳,你为什么被待见?为什么被文人骚客歌咏?没有蝉你哪来的这个范?!就凭你的短腿、歪脖那般般的长相、体型?谁沾谁的光都难说!奉劝柳,包容一点吧!

老百姓看不出这些门道,也不关注蝉到底是清高,还是牢骚。他们关心的是开门八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睡。蝉搅扰地他们睡不着觉,他们不清楚蝉哪来的那么大力气能连轴转,也不知道蝉怎么会有那么高的音,能穿云破土,直抵高楼,让他们哄不了孩子,睡不成觉。就想着,要是没有这劳什子,岂不清净?!

呵呵,没有知了的“知了”,夏天,还是夏天吗?

据悉,中原一带,吃蝉蛹——油炸“结了龟”,到了疯狂的地步。强烈的市场需求,催生了浩荡的逮蝉大军,有的在土里挖,有的在树上找,连宴席上也有了这道菜,无蝉不席。若这么个吃法,早晚有一天,就把蝉吃绝了。悲哉!

我弱弱地问一句,你们就不怕睡梦中,那厮在你们肚子里飙高音,把肚子飙炸?


                                                                                                2018年6月20日写于听雪书屋


听蝉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原作者!

友友们的精彩点评,高挂共享!

听蝉 阿琍L

“那圆越滚越大,越滚越粗,像太极八卦,大风刮过来,那圆就漂浮在宇宙之间,浩浩荡荡,大道无形,”——这不就是一声音的磁场嘛,如此的形象,又如此的震撼。

什么叫人与自然的和谐?听雪的文,总能把自然界不同的风景,用人类的语言将它解读出来,让人会心一笑,又让人不禁沉思。这些身边的生灵,只有在有灵性的人面前才能悟的到。

听雪这儿曾经引起整版的乡情回忆,现在又是咱们集体的童年回忆。你这妮子啊,煽情的高手。

听蝉  中年动感车

堪称蝉间诗画。

听雪、听水、听蝉......果然不负盛名,果然出手不凡,果然“听”力超群!

其实,作家不是用耳,而是用心、用脑、用情,在听,在思,在写。

没有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动心动情的意念,根本无法写出这样的好文字。为作家生花妙笔点赞!

听蝉  云游的孤僧

听雪的散文写得佳妙!文章也透燕赵风骨些许。

听蝉 書蟲518-

听雪,听水又听蝉,是听,是思,是画,还是兼而有之?我们每读一篇,每读一遍,也许会有不同的联想和解读。在这里,我们也许不是在听蝉鸣,而是在聆听作者关于生命的感悟,感悟父爱母爱的伟大,感悟父母的牺牲精神……无论您做如何联想、赞美、叹息甚至误读,我想“听雪”都是不会介意的,因为能唤起您的某些思考也就足够了。

听蝉  -华章-

与作者唱个反调。我在《知了不知恩》中说:

蝉,你这个骗子,几千年来,人们一直认为你餐风露宿,不食五谷,不吃秽物,清心自饮露,栖身而高洁,出尘泥而不沾秽。实际上,你潜伏地下四五年,甚者十七年,吸食着树的根部津液,完成了四次蜕变而成虫。你又总是在黑夜中爬出地面,死死缠着树干往上爬,蜕去你最后的伪装,美其名曰“金蝉脱壳”,扮作温文尔雅状,贴近树干,看似亲和,却用你那尖细的口器,人不知鬼不觉地刺入树皮,贪婪地吮吸树汁。人们俗称你为“知了”,但你知了不知恩,更不感恩,吸足后,蝉鸣聒耳,哗众取宠,用歌声来掩饰你卑劣的本性。你喊的不是“知恩——知恩”,而是恬不知耻地大叫“还要——还要”。你为树开了一个“漏洞”还不够,不开十个八个绝不会甘心,吃足了吃厌了,又飞到另一棵树上,再开几个“泉眼”,每每招来贪婪的蚂蚁、龌龊的苍蝇、钻营的甲虫,继续残害养你的大树。你一生几乎都在黑暗的地下活动,在阳光下生存的时间不过28天,但就是在这短短的28天内,你害了一棵又一棵树,树枝被你插出十几个“漏洞”和“泉眼”后,将因树汁流尽而枯萎死亡。你哪里是什么清心自饮露的高洁之士,你哪里是什么居高而清贫的廉洁之士,你明明是口是心非忘恩负义贪得无厌的无耻之徒。

听蝉  竹园清韵I

在乡间的夏日里,引吭高歌的蝉似乎再熟悉不过了。读了听雪老师的博文,才意识到我们对蝉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它的叫声。听雪老师运用幽默风趣的文字,拟人化的手法和丰富的想象力向读者介绍蝉的生活习性,蝉的牺牲精神,蝉的繁殖能力,蝉生活所面临的困难以及诗人对蝉的歌咏等等,使读者对蝉有多方位的认识。听雪老师丰厚的学养令人敬佩,金笔赞!

听蝉  不傻的呆瓜

读过一些说蝉的散文,像这篇这样以“叫嚣”为蝉的本性立传的,堪称独树一帜。旁征博引也为散文平添了诸多情趣,如夏饮甘露,冬酌佳酿,快哉!

 听蝉  蓝雪冰舒-

思路开阔,文笔酣畅,对蝉的生活习性描述得非常到位,联想随着你的文字在飞。蝉,我也对它们充满敬意,虽然有时感觉蝉声有点扰人,但只要你了解了蝉,便会生出一些恻隐之心。我一直也想写一写蝉,但读了你这篇足够了。金笔点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听东湖涛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听东湖涛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