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听雪女子
听雪女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497
  • 关注人气:9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还在做梦

(2018-05-17 19:07:44)
我还在做梦


我还在做梦


听雪女子

 

我这个人,此生真正的梦想就一个,当一个女作家。

话说回来,在这个梦之前,还做过一个小梦。

那是上小学时。事情的起因是,我们乡要在六一儿童节前,组织一次文艺汇演,要求各个学校出节目。我们学校拟出一个男女生对唱,唱什么呢?河北梆子《龙江颂》选段《百花盛开春满园》,这是第二场,女主角江水英与男主角李志田的对唱。考虑是露天演出,又没有专业的音响,学校决定用两个江水英、两个李志田来提高演出效果。“角”在全校范围内选,时年我读小学二年级。本来没我什么事。我小时候,家里的好东西都给我吃了,整个一婴儿肥,女英雄怎么能是小胖丫?最终确定的女角是两个瘦瘦小小的女同学。怎奈,她俩太笨,教了一个星期,连第一段都没学会,反而不如我这个经常在门外晃荡的。结果,我的“嚎”,惊动了正授课的漂亮女老师。她打开门——

“刚才是你唱的?”

“是。”

“你怎么会唱的?”

“偷着学得。”

“你唱一唱这一句。”

她说得那一句,是第三段的第一句:“你只想三百亩夺取高产”,是个大高调。我张口就来,女老师露出一丝笑意,“进来吧。”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后补选手。有三个江水英了,两个李志田显然不行,又选了一个李志田。演出时,我一点不害怕。河北梆子高亢、嘹亮,那个唱段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我们却唱得流畅、到位,赢得了满堂彩。演出结束后,大家见了我,那个“夸”呀,夸嗓子好,夸唱得像,就是没有夸长得像江水英的,但我没当回事,我已经把自己当成江水英了——腰杆挺得倍儿直,上课眼巴巴地盯着老师,希望老师多提问。小胖丫成了江水英,这让我有点飘飘然,梦想着过天天有人夸的日子。当然,这个小梦,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随着课业步入正常,这个梦自动偃旗息鼓了。若干年后,无论在多大的舞台,我没有怯过场,不知道是不是与这一“嚎”有关系?

有作家的梦,是读大学以后。虽然,小时候也喜欢看书,中学的作文,也经常被当范文,但那时候,对作家完全没有概念,考大学的目的非常实际,就是想跳出农门。

幸运的是,大学读了中文,而且是一个还不错的中文系。当中文系大学生,让我对文学领域的那点事,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真正有了想当作家的冲动,是因为贾平凹。

我是贾平凹的超粉。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是贾平凹创作的第一个高峰。我的大学期间,正是贾平凹如日中天的时候,那时,他还未写《废都》(《废都》是1993年出版的),也就是说,彼时他还未被推上火炉蒸烤。他带着以《商州》系列为代表的大散文,以《浮躁》为代表的小说,用他特有的笔触,说不尽对家乡的深情,道不尽对故土的眷恋,为读者开启了一幅发生在秦岭一带的波澜壮阔的画卷。我一直认为,贾平凹是当代作家的奇迹,他获得的荣誉,囊括了国内各大文学奖项,至今,他作品的总量已超过3500万字,这是一个文化长城——贾平凹出生乡野,在城里供职,我觉得我与他的人生轨迹有诸多相似的地方,心里不知天高地厚地想了多少次:如果能成为他那样的作家,有多好!

怎奈,梦想很丰满,现实却骨干。我就读的大学是专门培养教师的师范大学,那时还实行分配制度,毕业理应做一名人民教师的我,却阴差阳错地进入一家企业,做了一名宣传干事。

还好,宣传与中文有瓜葛。我很快融入了岗位中,做得得心应手。一旦工作进入流程,那个梦想又蠢蠢欲动了。

那是九十年代,九十年代也是纸质传媒的黄金时代。报纸扩版、杂志增刊大行其道,“小女人散文”应运而生。我似乎嗅到了那个梦的气息,于是报了一所著名大学的研究生班,学习新闻学文艺研究方向。班里的同学,都是地方媒体、文化单位的编辑、记者、专业人士。那个阶段,是我工作最惬意的时候,没有压力,时间相对宽裕,有大把的时间读书煮字。我阅读了大量的散文,九十年代是散文大放光彩的时期。除了专业作家外,一批文化学者也都拿起了笔,以他们独特的文化视角,丰厚的文化积淀,为当代文学贡献了一批质量上乘的散文佳作。我还订了《美文》、《散文选刊》等纯散文杂志,徜徉在书山文海,那个梦不断向我挥手。坊间有一个戏说: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跟着宣传部,天天累到吐。宣传岗位在别人眼里出力不讨好,我却陶醉其中,欣欣然“半屋阳光一墙书”。原本以为,我的职场就这样了——没有多大名利,却得一片馨香,终生书文陪伴——如此,也是我的造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2003年,我入职组织人事部,这个部门是企业改制后整合的一个综合部门,除了干部、组织、纪检、宣传、文化、文明、老干部外,还有人事、工资、培训等人力资源管理的所有工作,我12年的宣传工作经验,在这个崭新的岗位面前,简直不足挂齿。我们企业是一个有将近四千人的母子公司管理体制的规模企业,新岗位工作之繁忙、之复杂、之棘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不得不以120分的精力,超人一样地投入工作,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很多工作都是在八小时以外完成的——我就这么一路走来,从干事走到中层,从中层走到高层,成为企业的领导班子成员。在同事眼里,我,一个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外地女子,做到这样一个规模企业的班子成员,该知足了。我也成了很多人眼里的所谓“成功人士”。

诚然,我也很看重。毕竟,工作倾注了我全部的心血和智慧。但,我的梦呢?那个氤氲了我整个青葱岁月、让我半生魂牵梦绕、挥之不去的梦,难道就此完结,唯剩一声叹息?夜深人静时,这个问题一遍一遍拷问我的灵魂,让我辗转反侧。

起身来到书房。

在我看来,如果说,我的前半生有所骄傲的话,这一面墙的书,才是我唯一可以显摆的。我清晰地记得,我是怎么把每一本(套)书请进陋室的。比如,这套《傅雷译文集》,定价260元,那是九十年代初,我的工资120/月。为了这套书,我先后四次去书店——第一次看到这套书,满心欢喜,一看价格,悻悻地放下了。第二次去,把书前后摩挲一遍,还是放下了。第三次,是带着“下手”的决心去的,但到了书店,书却不在了。急问店主,答曰昨天刚被一个人买走。我这个后悔呀,扇自己一巴掌的心都有。也是与这套书有缘,第二天,我在另一个书店看到了,大有失而复得之感,再未犹豫。虽然付款后口袋里只剩下了5毛钱,可是,当我捧着《约翰•克里斯多夫》,欣赏傅雷先生那行云流水般的译文时,我感到,就是再多吃一个月的咸菜都值得……这么多年来,书房成了我的精神家园,是我心里的“南山”。这些一字排开的书,是我的朋友,当我思绪迷茫、身陷琐碎时,我在“碎片”①找答案;若受了委屈、被误解,就与易安话“重山”②。想想看,哪一个成熟不写满委屈?哪一种格局不是被误解撑大的?我的这些宝贝啊,开启我心智,陶冶我性情,让我身居浮世,却看得见风花雪夜,为我一地鸡毛的日子,增添了无尽的诗意。在它们的陪伴下,我由一个有文学梦想的青年,一步一步熟稔生活,脚踏实地,不断走向成熟。我关于文学的几个问题的深入思考,也是它们给予的灵感呢!

——文学就是人学。文学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虽然早在1957年著名学者钱谷融就提出了“文学是人学”的论断,但毋庸讳言,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并未对这个论断做准确解读。那时,文学只强调为谁服务、为什么人服务,至于其他的,如“人写的”的问题,就未引起多大重视,是近二十年,才触及这个命题。我理解“文学是人学”中的“人”,应涵盖三个层面的意思:第一,指作家本人。这是首要的,作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主体意识,有无独立人格、独立品格,至关重要。作家还是人,不是神;是人,就要说人话,写人事,而不能说神话,写神事。第二,指作家作品塑造的人物。就是说,人物形象,要是“人”而不是“神”;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就不是完人,就有差错,这样的“人”,才是真实的、自然的。第三,指看作品的读者。就是说,作家写的东西,是给人看的不是给神看、给鬼看的。那就要让人能看懂,看明白,不能故弄玄虚,以为越看不懂越高深,这样理解,就偏了。“人”包含的这三个层面的意思,都是大实话,很好理解,但落实起来,似乎不那么容易。过去、现在有多少“神”作品、“神”形象?

——形象大于思想。“思想高于一切”,曾是我们衡量文学作品的天条。小学到中学,分析课文,首先看中心思想,看作品的思想性。所谓思想性就是要符合上层建筑的要求。为此,有的作家不惜喊口号、贴标签、扛标语,“内容不够口号凑”,以此来达到所谓的思想高度。文学就是文学,有自身的发展规律,它可以承载作者的主张,反映宏大的背景,但不能把文学等同于有故事情节的说教。说白了,文学不能等同于政治学,把文学往政治上引,是把文学引上歧路。文学作品的核心是形象,文学靠形象说话。《红楼梦》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其塑造了性格迥异、人物众多、各个层面都有的不同的人物形象,透过这些迥然各异的人物形象,读者看到了当时的社会百态,例如封建社会的残酷、女性的卑微等等。换句话说,封建社会的残酷、专治、冷漠,不是靠作家的说教,而是靠作家塑造的一个一个生动的人物形象反映出来,这才是小说。形象大于思想,是让文学归位,归到文学应有的位置上。

——作家要有强健的主体意识。文学是生活的反映,文学是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但反映不是照搬,文学反映生活是一种特殊的反映,情感、想象、联想、幻想等在其中起着极其重大的作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只讲反映论,而忽视对作家主体性的张扬。作家没有主体意识,不充分张扬自我,不去最大限度地开掘反映生活主体的“小宇宙”,没有作家本人的能动性,怎么能写出动人心弦的佳作?也就是说,要想作品感动读者,作家必须写自己的灵魂,只有灵性勃发写出来的东西,才能真正入脑入心。

这些问题,是文学最基本的问题。我在满脑子作家梦的青年时代,反而没有认真思考。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我对社会人生的理解越来越深刻,这些问题却自然而然冒了出来。这让我触摸到了文学创作的基点。

翻开张中行的《流年碎影》,仿佛看见了老爷子青灯疾书的身影。张老是厚积薄发、大器晚成的作家,他七十多岁开始写散文,写起来却一发不可收,接连出了十几个散文集。我一直把他看成“神”,他像八仙中的张果老。我与张老开始动笔的年龄还有一大截子距离,我固然没有老先生的学养、积淀,学一学他的执著精神总是应该的!

想到这,信笔写下了几个字:

我还可以有梦,我还在做梦。 

 

注:

   “碎片”:指著名学者余秋雨散文集《文明的碎片》。余秋雨也是我最喜欢的当代散文作家之一。

            “重山”:指词牌名“小重山”。李清照(字易安)有《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

                                                                                                                     (题图:听雪在书房)


我还在做梦

墨梅(图片来自网络,向作者致谢!)  

谢谢友友们的鼓励!

 

香山红叶ZQ听雪的“成长故事”很美,就像一首诗,一幅画,耐人寻味。

特别欣赏你对“文学就是人学”的解读。文学是为人服务的,是给人来阅读的,高深晦涩拒人于千里之外,有生命力么?

白茶lhy文如其人——大气、智慧!读你的文章,脑海里浮现的你与现实中的你颇为一致!

中年动感车从精神层面讲,博主的梦想代表了一批人的心路历程,但博主的人生经历,尤其是直至今天对文学的热爱,不是每个人都想、都愿意、都能够做到的。由此,博主就是一个纯人--对文学纯粹热爱的人,热爱文学的纯粹的人。文学是人学让文学归位,归到文学应有的位置上。

必须写自己的灵魂,只有灵性勃发写出来的东西,才能真正入脑入心。——从梦想到现实,从现实到梦想,此间往复,成熟日臻,越发迸射出理想的火花和展露现实的丰盈。

田信军--TXJ以你的文笔,著述,你已经是作家了。你的梦想是当大作家吧?祝你梦想成真。你说的很对,作家写书是让人看的,人爱看就是好作品。正如贾平凹 所说,作品要耐读。朋友的作品就耐读,以你的文笔、思维,写出的长篇也一定耐读。我不喜欢那种故弄贤虚的文字,看的人费劲。也不喜欢那种没味道的作品,太淡,看后没收获。祝好!祝你取得更大成功,

润身如禅那半屋阳光一墙书,就美的让梦想飞扬。文字亦美,足以让梦想成真。其实,如鲁迅说:这也是生活。 

-华章-古文人无论是轻梦还是惊梦,往往都在窗边。君不见“午窗残梦鸟相呼”吗?可作者的梦却是“嚎”出来的,这一“嚎”不要紧,文坛多了一位作家。坐在满满的书架前,吸汲了满满知识的作者,真正懂得文学的本质是什么,作家的内涵是什么,作家的灵魂是什么。有了这种深透灵魂的认知,必将以“追光蹑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

阿琍L听雪能一步步走到今天,在企业里不容易,由此更见你的才情与气性。在企业这么多年,还能保持一颗对文学的梦想,不易;在工作繁杂中,还能保持一颗纯真的心游离在博国,更不易。 

愿听雪带着梦想永远在路上!

悠悠zxm雪还在枝头萦绕,风里都是梅香。听雪,听到的是,梅在雪中傲放,风里传来心波的奔鸣,所有的华彩都是为了祝贺......

随心漫步重庆关于文学,的确是许多人的一个梦,一个做不完的五彩缤纷的梦。读听雪的“文学故事”,从青春到成熟,经历了太多,变的是人,变的是事,唯一不变的依然是文学梦。我觉得,梦就是指引心灵的一盏明灯,心有明灯,就是方向。只要努力,用心,功夫多一点,离梦想就会近一点,差距也会小一点,而不会南辕北辙,不是吗?

秋月冬雪乃风光

半屋阳光一墙书,与书为友睿智儔。

天生丽质难自弃,为梦乐得书山走。

——朋友的追梦之路丰富多彩,让人感动羡慕。兴趣加勤奋,朋友定能梦想成真迎来金色人生。祝福您!

        容豪 : 朋友的文学梦,是个长篇连续梦。实事求是地说,这个梦的第一阶段已然实现了,有博中的美文为证。当然,更加美丽的梦,还在持续之中,这也有文字可证——“我还可以有梦,我还在做梦。”我是相信的,也愿意见证!

      zhu_zhu01 作家是个泛定义,不是只有挂上作协的就是作家。你对文学的追求,对文学的理解,至少在我眼里就是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再读拙政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再读拙政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