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中武律师
文中武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033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如何完胜这场诉讼并获得双倍返还定金纠纷案的

(2020-03-10 14:26:23)
标签:

百君律师

刑事辩护

合川律师

我是如何完胜这场诉讼

并获得双倍返还定金纠纷案的

作者:文中武律师

基本案情

 -----看上去多么简单的案子

     2014630日,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就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的劳务承包达成初步共识后,其授权谢某某于当日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被告支付了承包劳务工程定金30万元,被告收到该笔款项后,于当日向其出具了《情况说明》,确认其中的25万元作为承包该劳务工程的立约定金,另5万元承诺次日退还。后因被告的原因双方未签订《劳务工程承包合同》,被告并于2015127日向其出具《说明》,再次确认因被告原因未能签订《劳务工程承包合同》,被告同意按相关法律规定双倍返还定金。但被告在向其返还了25万元定金后,以各种理由拒不返还剩余定金25万元及另外的5万元。

接受委托

-------信心满满、必胜的希望

    本律师授受原告的委托后,收集了相关的证据,并准备了诉讼材料,及时诉至法院,原告益制劳务公司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2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127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2.判令被告返还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从2014630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败诉

-------当头一棒,但激起我的斗志

     一审时,原告举示的证据由被告单位加盖印章的《情况说明》以及被告单位财务专用印章加盖的《说明》,原告打款的银行流水等证据,但被告抗辩均不认可是其单位的印章,后经司法鉴定,调取到了工商行政机关工商档案的印章,作为样本鉴定,其鉴定结论为:原告举示的印章与工商档案被告的印章不符,一审法院据此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发回重审

                               -------剑走偏峰,峰回路转

     原告认为一审法院判决适用的依据是错误的,其司法鉴定印章应当是被告单位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同时补充理由是被告单位的财务人员在某收据上有签名,为此特上诉,二审法院采纳了我的意见,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重审胜诉

                        -----奇怪的公安机关备案的公章档案

   在发回重审中,被告坚持抗辩原告举的《情况说明》、《说明》上的印章不是单位的印章所加盖,又要进行印章真实性的司法鉴定,但被告没有提供司法鉴定印章的公安机关备案的材料,法院到被告所在单位公安机关调取被告单位印章的印模,但公安机关以搬家(办公场所)为由,找不到档案,拒不提供,非常的怪异,这不是不可抗力啊,没有遇大火啊?洪水啊?强烈的地震啊?

但是负责任的一审法官找到被告单位办公地,有缘遇到被告单位的财务人员,经调查确认了某收据上的经办人是她本人办理的,同时确认了她是被告单位的工作人员。一审法院据此判决支持了我的诉讼请求,重审我们获得了胜诉。

二审完胜

            --------打不死的程咬金

   诉讼如战场,没有容易哪么的认输,正如一首歌唱的,相爱并没有哪么简单。。。。。。被告不服重审的判决,坚持上诉至二审,二审中,被告换将(代理律师),举示了大量新的证据,紧持其印章不是被告单位的印章等理由抗辩,二审法官采纳了原告律师的代理意见,依法作出判决,送了被告八字真言:驳回上诉、维护原判。

原告后申请强制执行,被告自动履行判决,被告白白损失三十万以及几万元利息。

                   以案释法

                      -----九民会议纪要出台之前的前沿判决

本案在《九民会议纪要》生效出台之前,《九民会议纪要》与本案相关的规定是:41.【盖章行为的法律效力】司法实践中,有些公司有意刻制两套甚至多套公章,有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代理人甚至私刻公章,订立合同时恶意加盖非备案的公章或者假公章,发生纠纷后法人以加盖的是假公章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情形并不鲜见。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主要审查签约人于盖章之时有无代表权或者代理权,从而根据代表或者代理的相关规则来确定合同的效力。

  法定代表人或者其授权之人在合同上加盖法人公章的行为,表明其是以法人名义签订合同,除《公司法》第16条等法律对其职权有特别规定的情形外,应当由法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法人以法定代表人事后已无代表权、加盖的是假章、所盖之章与备案公章不一致等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代理人以被代理人名义签订合同,要取得合法授权。代理人取得合法授权后,以被代理人名义签订的合同,应当由被代理人承担责任。被代理人以代理人事后已无代理权、加盖的是假章、所盖之章与备案公章不一致等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附:本案相关判决书

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定金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

 号: 2016)渝0117民初5034号

 由: 定金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 2017年12月13日

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渝0117民初5034

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合川区南津街街道办事处南津街499号17幢5-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756164077XH。

法定代表人:张洪福,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文中武,重庆宸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青羊区西大街84号1幢1单元1006号,组织机构代码77584564-X。

法定代表人:徐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金学,男,该公司员工。

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制劳务公司”)与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中基公司”)定金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5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益制劳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文中武,被告中铁中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叶金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益制劳务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2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年1月27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2.判令被告返还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从2014年6月30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6月30日,其与被告就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的劳务承包达成初步共识后,其授权谢某某于当日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被告支付了承包劳务工程定金30万元,被告收到该笔款项后,于当日向其出具了《情况说明》,确认其中的25万元作为承包该劳务工程的立约定金,另5万元承诺次日退还。后因被告的原因双方未签订《劳务工程承包合同》,被告并于2015年1月27日向其出具《说明》,再次确认因被告原因未能签订《劳务工程承包合同》,被告同意按相关法律规定双倍返还定金。但被告在向其返还了25万元定金后,以各种理由拒不返还剩余定金25万元及另外的5万元。综上所述,被告的行为已违约,应按定金罚则履行双倍返还的义务,为维护其合法权益,故依法起诉,诉请如前。

被告中铁中基公司辩称,其未与原告签订定金合同,也未与原告商谈过劳务承包事宜。《担保法》第九十条规定:定金应当以书面形式约定,但事实上根本没有书面合同,因此原告所述的定金合同根本没有成立。其没有与原告就定金进行过商谈,也不认识谢某某,谢某某虽向其转款30万元,但也是借用其公司的资质,因此即使有原告所称的定金合同,也是无效的。其与成都诺承投资公司签订的合同也是无效的,因为根本没有合同中所涉项目的相关资料;成都诺承投资公司与其签订的施工合同第四条第三项明确约定此项目不允许分包,如果其将该项目分包给谢某某是无效的,在此情况下产生的定金合同,也是无效的。因此,原告所述的定金合同是无效的,谢某某所转的款项只能返还本金,不应双倍返还,且其已向谢某某本人退还了25万元,另外该项目的内部承包人黄某某又领取了49800元,其只收了200元的手续费。其向原告退还的款项都是保证金,不是定金。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原告举示的《情况说明》,拟证明在2014年6月30,原告授权谢某某向被告的账上转入30万元,被告在收到该笔款项后,于当日向其出具情况说明一份,情况说明中载明其中的25万元作为原告在被告处承包劳务工程的立约定金,该情况说明上加盖了被告公司的财务专用章。被告对该份证据不予认可,认为自己并未出具过该份情况说明,对情况说明上加盖的财务专用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且财务专用章只是公司内部往来的印章,不能对外。

2、原告举示的《说明》,拟证明在2015年1月27日,被告向原告出具《说明》一份,说明中载明被告收取了原告交纳的工程定金25万元,因双方未能订立相关劳务工程的承包合同,被告愿按法律规定双倍退还定金,该说明上加盖了被告公司的印章。被告对该份证据不予认可,认为该公司并未出具过该份说明,对说明上该公司印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

在审理中,被告申请对原告举的《说明》中加盖的该公司的印章的真实性及该《说明》中文字的形成时间和印章的形成时间进行司法鉴定。在鉴定过程中,因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的文字档案在搬迁中,无法调取印章原件,故在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调取了被告公司变更登记档案中的印章样本作为鉴定的比对样本。2016年10月10日,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鉴定意见:落款日期为2015年1月27日的《说明》右下方“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印文与送检样本印方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原告对该鉴定结论的合法性提出异议,认为鉴定的比对样本为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分局所提供的被告公司变更登记档案中的印章,该印章是否与被告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一致无法核实,且该样本也不是被告在工商行政机关进行备案登记的印章,公司的印章应以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印模为准。原告遂申请对其举示的《说明》中被告公司的印章的真实性及《情况说明》中被告公司的财务专用章的真实性进行司法鉴定。鉴定中,在成都市公安局调取了被告公司的印章及财务专用章作为比对样本,但鉴定部门认为因不能提供双方均认可的比对样本原件,在现有条件下,不能对上述印章的真实性作出明确判断,故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年9月1日对本案作出终止鉴定处理,并退回全部鉴定材料。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对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结论的合法性提出异议,认为该鉴定的比对样本不合法,鉴定应以被告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相比对,对原告的该意见,本院予以支持,故对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结论,本院不予采信。但原告现亦无证据证明《情况说明》及《说明》中的印章是真实的,故对这两份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被告因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大门建设工程的劳务承包事宜进行协商,2014年6月30日,原告委托谢某某向被告公司转账支付30万元,在转账信息中备注“承包工程定金”。后因双方未能就工程达成协议订立合同,被告于2015年3月3日向谢某某的账上转款15万元,于2015年3月23日向谢某某的账上转款10万元,共计转款25万元,且在转账信息中备注“退保证金”。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原告授权谢某某向被告所转的款项是工程定金还是工程保证金。本院经审查认为,原、被告之间并未对承包劳务工程签订定金合同,被告对原告举示的《情况说明》及《说明》上两枚印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而原告无其他证据证明上述两枚印章的真实性,且在现有的情况下,鉴定部门亦不能对《情况说明》及《说明》上印章的真实性作出明确判断,原告无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向被告所缴纳的款项是定金,故对原告认为自己向被告缴纳的是定金的观点,本院不予采信,对其要求被告双倍返还定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向被告转款30万元,但被告仅向原告退还了25万元,余下的5万元,被告至今未向原告退还,故现原告要求被告退还5万元,并从转款之日即2014年6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资金占用利息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关于被告提出的已向该项目的内部承包人黄某某退还了剩下的5万元,但审理中被告未举示证明黄某某与原告的关系,也不能证明其支付给黄某某的款项系本案中的款项,故对被告的该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第三十二条、第一百一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十九条、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向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退还5万元并支付资金占用利息(资金占用利息以5万元为基数,从2014年6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还清之日止,利随本清)。

二、驳回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800元,减半收取2900元,由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负担2417元,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负担48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黄小琴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何杰蕤

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定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审理法院: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号: 2018)渝01民终3396号

 由: 定金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 2018年07月06日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8)渝01民终3396

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合川区南津街街道办事处南津街499号17幢5-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756164077XH。

法定代表人:张洪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文中武,重庆百君(合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青羊区西大街84号1幢1单元1006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00077584564XX。

法定代表人:徐刚,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金学,男,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制劳务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中基公司)定金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2016)渝0117民初50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5月25日、2018年6月20日进行了调查审理。上诉人益制劳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文中武、被上诉人中铁中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叶金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益制劳务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中铁中基公司返还定金2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2.一审、二审诉讼费均由中铁中基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首先,益制劳务公司举示的《中国农业银行业务凭证》、《个人结算业务申请书》、《情况说明》、《说明》、收条、邮政快递等证据相互印证,形成了证据锁链,能够证明益制劳务公司支付的款项为立约定金,而非工程保证金。其次,一审中,双方均申请鉴定印章的真实性,印章的保管及备案义务在中铁中基公司,中铁中基公司应提供司法鉴定准确的检材,如果不能提供导致鉴定不能,中铁中基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第三,建筑公司往往适用多枚印章从事业务经营活动,相应的法律后果应当由公司承担。

中铁中基公司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益制劳务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中铁中基公司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2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年1月27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2.判令中铁中基公司返还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从2014年6月30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3.诉讼费由中铁中基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认定如下:

1.益制劳务公司举示的《情况说明》,拟证明在2014年6月30,益制劳务公司授权谢岷宏向中铁中基公司的账上转入30万元,中铁中基公司在收到该笔款项后,于当日向其出具情况说明一份,情况说明中载明其中的25万元作为益制劳务公司在中铁中基公司处承包劳务工程的立约定金,该情况说明上加盖了中铁中基公司的财务专用章。中铁中基公司对该份证据不予认可,认为自己并未出具过该份情况说明,对情况说明上加盖的财务专用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且财务专用章只是公司内部往来的印章,不能对外。

2.益制劳务公司举示的《说明》,拟证明在2015年1月27日,中铁中基公司向益制劳务公司出具《说明》一份,说明中载明中铁中基公司收取了益制劳务公司交纳的工程定金25万元,因双方未能订立相关劳务工程的承包合同,中铁中基公司愿按法律规定双倍退还定金,该说明上加盖了中铁中基公司的印章。中铁中基公司对该份证据不予认可,认为该公司并未出具过该份说明,对说明上该公司印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

在审理中,中铁中基公司申请对益制劳务公司举的《说明》中加盖的该公司的印章的真实性及该《说明》中文字的形成时间和印章的形成时间进行司法鉴定。在鉴定过程中,因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的文字档案在搬迁中,无法调取印章原件,故在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调取了中铁中基公司变更登记档案中的印章样本作为鉴定的比对样本。2016年10月10日,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鉴定意见:落款日期为2015年1月27日的《说明》右下方“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印文与送检样本印方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益制劳务公司对该鉴定结论的合法性提出异议,认为鉴定的比对样本为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分局所提供的中铁中基公司变更登记档案中的印章,该印章是否与中铁中基公司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一致无法核实,且该样本也不是中铁中基公司在工商行政机关进行备案登记的印章,公司的印章应以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印模为准。益制劳务公司遂申请对其举示的《说明》中中铁中基公司的印章的真实性及《情况说明》中中铁中基公司的财务专用章的真实性进行司法鉴定。鉴定中,在成都市公安局调取了中铁中基公司的印章及财务专用章作为比对样本,但鉴定部门认为因不能提供双方均认可的比对样本原件,在现有条件下,不能对上述印章的真实性作出明确判断,故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年9月1日对本案作出终止鉴定处理,并退回全部鉴定材料。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益制劳务公司对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结论的合法性提出异议,认为该鉴定的比对样本不合法,鉴定应以中铁中基公司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印章相比对,对益制劳务公司的该意见,予以支持,故对重庆市弘正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结论,不予采信。但益制劳务公司现亦无证据证明《情况说明》及《说明》中的印章是真实的,故对这两份证据,不予采信。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益制劳务公司、中铁中基公司因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大门建设工程的劳务承包事宜进行协商,2014年6月30日,益制劳务公司委托谢岷宏向中铁中基公司转账支付30万元,在转账信息中备注“承包工程定金”。后因双方未能就工程达成协议订立合同,中铁中基公司于2015年3月3日向谢岷宏的账上转款15万元,于2015年3月23日向谢岷宏的账上转款10万元,共计转款25万元,且在转账信息中备注“退保证金”。

一审法院认为,该案争议的焦点为益制劳务公司授权谢岷宏向中铁中基公司所转的款项是工程定金还是工程保证金。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益制劳务公司、中铁中基公司之间并未对承包劳务工程签订定金合同,中铁中基公司对益制劳务公司举示的《情况说明》及《说明》上两枚印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而益制劳务公司无其他证据证明上述两枚印章的真实性,且在现有的情况下,鉴定部门亦不能对《情况说明》及《说明》上印章的真实性作出明确判断,益制劳务公司无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向中铁中基公司所缴纳的款项是定金,故对益制劳务公司认为自己向中铁中基公司缴纳的是定金的观点,不予采信,对其要求中铁中基公司双倍返还定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益制劳务公司向中铁中基公司转款30万元,但中铁中基公司仅向益制劳务公司退还了25万元,余下的5万元,中铁中基公司至今未向益制劳务公司退还,故现益制劳务公司要求中铁中基公司退还5万元,并从转款之日即2014年6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资金占用利息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关于中铁中基公司提出的已向该项目的内部承包人黄天强退还了剩下的5万元,但审理中中铁中基公司未举示证据证明黄天强与益制劳务公司的关系,也不能证明其支付给黄天强的款项系该案中的款项,故对中铁中基公司的该辩解意见不予采信。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第三十二条、第一百一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十九条、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由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向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退还5万元并支付资金占用利息(资金占用利息以5万元为基数,从2014年6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还清之日止,利随本清);二、驳回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800元,减半收取2900元,由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负担2417元,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负担483元。

二审中,益制劳务公司举示了收据一张,拟证明中铁中基公司确认收取的25万元为定金。

本院认为,益制劳务公司在二审中举示的收据与本案事实相关,可能影响裁判结果,同时一审法院组织鉴定程序存在瑕疵,导致认定事实不清,为保障当事人的诉讼利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2016)渝0117民初5034号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重审。

上诉人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5800元予以退回。

审判长 乔小勇

审判员

审判员 黄春燕

二〇一八年七月六日

法官助理 姚刚应

书记员 刘威言

 

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定金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

 号: 2018)渝0117民初7501号

 由: 定金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 2018年12月19日

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渝0117民初7501

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合川区南津街街道办事处南津街499号17幢5-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756164077XH。

法定代表人:张洪福,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文中武,重庆百君(合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青羊区西大街84号1幢1单元1006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00077584564XX。

法定代表人:徐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金学,男,该公司员工。

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制劳务公司)与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中基公司)定金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益制劳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文中武,被告中铁中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叶金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益制劳务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2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年1月27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判令被告返还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从2014年6月30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6月30日,其与被告就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的劳务承包达成初步共识后,其授权谢岷宏于当日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被告支付了承包劳务工程定金30万元,被告收到该笔款项后,于当日向其出具了《情况说明》,确认其中的25万元作为承包该劳务工程的立约定金,另5万元承诺次日退还。后因被告的原因双方未签订《劳务工程承包合同》,被告并于2015年1月27日向其出具《说明》,再次确认因被告原因未能签订《劳务工程承包合同》,被告同意按相关法律规定双倍返还定金。但被告在向其返还了25万元定金后,以各种理由拒不返还剩余定金25万元及另外的5万元。综上所述,被告的行为已违约,应按定金罚则履行双倍返还的义务,为维护其合法权益,故依法起诉,诉请如前。

被告中铁中基公司辩称,其未与原告签订定金合同,也未与原告商谈过劳务承包事宜。《担保法》第九十条规定:定金应当以书面形式约定,但事实上根本没有书面合同,因此原告所述的定金合同根本没有成立。其没有与原告就定金进行过商谈,也不认识谢岷宏,谢岷宏虽向其转款30万元,但也是借用其公司的资质,因此即使有原告所称的定金合同,也是无效的。其与成都诺承投资公司签订的合同也是无效的,因为根本没有合同中所涉项目的相关资料;成都诺承投资公司与其签订的施工合同第四条第三项明确约定此项目不允许分包,如果其将该项目分包给谢岷宏是无效的,在此情况下产生的定金合同,也是无效的。因此,原告所述的定金合同是无效的,谢岷宏所转的款项只能返还本金,不应双倍返还,且其已向谢岷宏本人退还了25万元,另外该项目的内部承包人黄天强又领取了49800元,其只收了200元的手续费。其向原告退还的款项都是保证金,不是定金。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的劳务是由黄天强联系的人员挂靠到我公司,其中的30万元是他们合伙人黄天强、张勇、杜欣、谢华东之间的合伙协议约定由张勇出30万元保证金,张勇指定谢岷宏付保证金。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农行业务凭证、个人结算业务申请书、收据、被告与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书、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网内收付入账通知书、电子银行交易回单、网银业务回单、中信银行来帐业务回单、本院(2016)渝0117民初5034号案件开庭笔录等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对上述证据进行了质证。结合被告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黄天强的证言,经审查,双方提交的证据合法、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据此,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4年6月30日,原告委托谢岷宏向被告公司转账30万元,在转账信息中备注“承包工程定金”。同日,被告向谢岷宏出具收据一份,载明:收到谢岷宏承包劳务工程定金25万元整,备注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经手人唐文娟,加盖了被告的财务专用章。后因双方未能就该工程达成协议,订立合同,被告于2015年3月3日向谢岷宏转账15万元,于2015年3月23日向谢岷宏转账10万元,共计25万元,并在转账信息中备注“退保证金”。2014年6月25日,被告与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将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发包给被告承建,承包方在签订合同后的5个工作日内向发包方交纳25万元履约保证金。2014年7月1日,被告向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转账25万元,备注“保证金”。2014年7月10日,被告与黄天强、张勇签订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约定被告将前述项目以工程经营管理负责制的方式承包给黄天强、张勇,黄天强、张勇不得另行分包。2014年7月10日,被告向黄天强转款49800元,注明交易用途“退保证金”。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于2015年2月12日、2015年3月12日、2015年3月20日共向被告转账25万元,被告陈述是因前述项目未实施退还的履约保证金。

被告申请的证人黄天强出庭作证时提交合伙协议一份,主要约定因前述项目工程黄天强、张勇、杜欣、谢华东四人合伙,由张勇向被告转款30万元作为签订前述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的履约保证金。黄天强陈述其中5万元作为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的介绍人王全勇的介绍费,即被告于2014年7月10日向黄天强转账的49800元,另外25万元通过转账交纳给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为项目履约保证金。

在审理中原告举示《情况说明》、《说明》,《情况说明》拟证明在2014年6月30日,原告授权谢岷宏向被告转账30万元,被告在收到该笔款项后,于当日向其出具情况说明一份,情况说明中载明其中的25万元作为原告在被告处承包劳务工程的立约定金,该情况说明上加盖了被告公司的财务专用章。被告质证认为未出具过该份情况说明,对情况说明上加盖的财务专用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且财务专用章只是公司内部往来的印章,不能对外。《说明》拟证明在2015年1月27日,被告向原告出具《说明》一份,说明中载明被告收取了原告交纳的工程定金25万元,因双方未能订立相关劳务工程的承包合同,被告愿按法律规定双倍退还定金,该说明上加盖了被告公司的印章。被告质证认为该公司并未出具过该份说明,对说明上该公司印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本案中,原告对《情况说明》中加盖的被告公司的财务专用章及该《说明》中被告的公章、收据上的财务专用章及经手人唐文娟的签名的真实性等申请鉴定,后原告撤回上述鉴定申请。

另,原告于2016年5月23日起诉被告诉请如前,经本院以(2016)渝0117民初5034号民事判决判决后,原告不服该判决,上诉至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中院于2018年7月6日发回本院重审该案,即本案。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原告授权向被告所转的款项是工程定金还是工程履约保证金。被告认为谢岷宏向被告转账的30万元是受张勇的指示向被告交纳的项目履约保证金,原告不予认可,认为与本案无关,原告举示的2014年6月30日被告出具的收款收据显示是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承包劳务工程定金,故对原告的原告授权向被告所转的25万元是承包劳务工程定金的意见应予采信,对被告的是履约保证金的意见不予采信。我国担保法规定,当事人约定以交付定金作为订立主合同担保的,收受定金的一方拒绝订立合同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原告向被告交纳定金25万元,后双方未能签订劳务承包合同,现原告要求被告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25万元,应予支持。被告应返还25万元定金,未返还应当从起诉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给付资金占用损失至还清时止。

原告向被告转款30万元,被告仅向原告退还了25万元,余下的5万元,被告至今未向原告退还,现原告要求被告退还5万元,并从转款之日即2014年6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给付资金占用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关于被告提出的已向该项目的内部承包人黄天强退还了剩下的5万元,但举示的证据不能证明其支付给黄天强的款项系原告转给被告的款项,故对被告的该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十九条、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定金25万元并给付资金占用损失(资金占用损失以25万元为基数,从2016年5月23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还清之日止,利随本清)。

二、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返还5万元并给付资金占用损失(资金占用损失以5万元为基数,从2014年6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还清之日止,利随本清)。

三、驳回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800元,由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罗仁军

审判员 陈有炳

人民陪审员 黎宗庆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记员 李思瑶

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与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定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号: 2019)渝01民终1471号

 由: 定金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 2019年05月08日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渝01民终1471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西大街84号1幢1单元1006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00077584564XX。

法定代表人:严炯,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敬忠,四川展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科,四川展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合川区南津街街道办事处南津街499号17幢5-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756164077XH。

法定代表人:张洪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文中武,重庆百君(合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中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制劳务公司)定金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渝0117民初75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铁中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戴敬忠,被上诉人益制劳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文中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铁中基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益制劳务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由益制劳务公司承担。事实及理由如下:1.益制劳务公司提供的《情况说明》、《说明》均系伪造的,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情况说明》形式和内容均不具有合法性,《说明》上加盖的公章也是伪造的。2.益制劳务公司向中铁中基公司支付定金的行为实际是预约合同行为,目的是约束双方订立本约合同,本案未能订立本约合同并非中铁中基公司的单方原因,一审判决中铁中基公司双倍返还定金错误。3.中铁中基公司将案涉工程承包给黄某、张勇,谢岷宏系受张勇委托支付的保证金,并非是定金,且中铁中基公司与益制劳务公司从未有过商谈,本案与益制劳务公司无关,其主体不适格。

被上诉人益制劳务公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一审中,益制劳务公司起诉请求:判令中铁中基公司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2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年1月27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判令中铁中基公司返还5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从2014年6月30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本案诉讼费由中铁中基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6月30日,益制劳务公司委托谢岷宏向中铁中基公司公司转账30万元,在转账信息中备注“承包工程定金”。同日,中铁中基公司向谢岷宏出具收据一份,载明:收到谢岷宏承包劳务工程定金25万元整,备注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经手人唐文娟,加盖了中铁中基公司的财务专用章。后因双方未能就该工程达成协议,订立合同,中铁中基公司于2015年3月3日向谢岷宏转账15万元,于2015年3月23日向谢岷宏转账10万元,共计25万元,并在转账信息中备注“退保证金”。2014年6月25日,中铁中基公司与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将重庆华星外语学院长寿新校区景观围墙及前后大门建设工程发包给中铁中基公司承建,承包方在签订合同后的5个工作日内向发包方交纳25万元履约保证金。2014年7月1日,中铁中基公司向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转账25万元,备注“保证金”。2014年7月10日,中铁中基公司与黄某、张勇签订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书,约定中铁中基公司将前述项目以工程经营管理负责制的方式承包给黄某、张勇,黄某、张勇不得另行分包。2014年7月10日,中铁中基公司向黄某转款49800元,注明交易用途“退保证金”。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于2015年2月12日、2015年3月12日、2015年3月20日共向中铁中基公司转账25万元,中铁中基公司陈述是因前述项目未实施退还的履约保证金。

中铁中基公司申请的证人黄某出庭作证时提交合伙协议一份,主要约定因前述项目工程黄某、张勇、杜欣、谢华东四人合伙,由张勇向中铁中基公司转款30万元作为签订前述工程项目内部承包协议的履约保证金。黄某陈述其中5万元作为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的介绍人王全勇的介绍费,即中铁中基公司于2014年7月10日向黄某转账的49800元,另外25万元通过转账交纳给成都诺承投资有限公司为项目履约保证金。

在审理中益制劳务公司举示《情况说明》、《说明》,《情况说明》拟证明在2014年6月30日,益制劳务公司授权谢岷宏向中铁中基公司转账30万元,中铁中基公司在收到该笔款项后,于当日向其出具情况说明一份,情况说明中载明其中的25万元作为益制劳务公司在中铁中基公司处承包劳务工程的立约定金,该情况说明上加盖了中铁中基公司公司的财务专用章。中铁中基公司质证认为未出具过该份情况说明,对情况说明上加盖的财务专用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且财务专用章只是公司内部往来的印章,不能对外。《说明》拟证明在2015年1月27日,中铁中基公司向益制劳务公司出具《说明》一份,说明中载明中铁中基公司收取了益制劳务公司交纳的工程定金25万元,因双方未能订立相关劳务工程的承包合同,中铁中基公司愿按法律规定双倍退还定金,该说明上加盖了中铁中基公司的印章。中铁中基公司质证认为该公司并未出具过该份说明,对说明上该公司印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本案一审审理中,益制劳务公司对《情况说明》中加盖的中铁中基公司的财务专用章及该《说明》中中铁中基公司的公章、收据上的财务专用章及经手人唐文娟的签名的真实性等申请鉴定,后益制劳务公司撤回上述鉴定申请。

另,益制劳务公司于2016年5月23日起诉中铁中基公司诉请如前,经一审法院以(2016)渝0117民初5034号民事判决后,益制劳务公司不服该判决,上诉至本院,本院于2018年7月6日发回一审法院重审该案,即本案。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益制劳务公司授权谢岷宏向中铁中基公司所转的款项是工程定金还是工程履约保证金。中铁中基公司认为谢岷宏向益制劳务公司转账的30万元是受张勇的指示向其交纳的项目履约保证金。益制劳务公司对此不予认可,其举示了由中铁中级公司出具的收款收据显示为建设工程承包劳务工程定金,故一审法院对益制劳务公司所述其向中铁中级公司所转的25万元是承包劳务工程定金的意见予以采信。我国担保法规定,当事人约定以交付定金作为订立主合同担保的,收受定金的一方拒绝订立合同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原告向被告交纳定金25万元,后双方未能签订劳务承包合同,现原告要求被告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25万元,一审法院予以支持。被告应返还25万元定金,未返还应当从起诉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给付资金占用损失至付清为止。

益制劳务公司向中铁中基公司转款30万元,中铁中基公司仅向益制劳务公司退还了25万元,余下的5万元,中铁中基公司至今未向益制劳务公司退还,现益制劳务公司要求中铁中基公司退还5万元,并从转款之日即2014年6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给付资金占用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中铁中基公司提出的已向该项目的内部承包人黄某退还了剩下的5万元,但举示的证据不能证明其支付给黄某的款项系其退还给益制劳务公司的款项,故对中铁中基公司的该辩解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十九条、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双倍返还定金未返还部分定金25万元并给付资金占用损失(资金占用损失以25万元为基数,从2016年5月23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还清之日止,利随本清)。二、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返还5万元并给付资金占用损失(资金占用损失以5万元为基数,从2014年6月30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还清之日止,利随本清)。三、驳回原告重庆益制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800元,由被告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中,中铁中基公司向本院举示如下证据:收据本,拟证明因收据本开具时间系连贯的,本案涉案收据编号前后的开具时间均为2014年12月,故案涉工程定金收据的开具时间实际是2014年12月,而非收据载明的2014年6月,2014年12月涉案工程已经完工,故本案定金性质应为履约定金,合同未约定,不应双倍返还。益制劳务公司质证认为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达到中铁中基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认为,因收据属书证,明确载明收据开具时间系2014年6月,中铁中基公司以收据本的连贯性推断收据开具时间系2014年12月,在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二审中本院依职权通知谢岷宏到庭询问,谢岷宏认可案涉30万元转款系其代益制劳务公司转款,认可案涉工程定金系代表益制劳务公司支付。中铁中基公司、益制劳务公司质证均对谢岷宏代表益制劳务公司向中铁中基公司转款30万元予以认可,中铁中基公司认可益制劳务公司系本案的适格当事人。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中铁中基公司是否应当向益制劳务公司双倍返还未返还部分定金,现评判如下:

首先,二审中谢岷宏到庭认可案涉30万元转款系其代表益制劳务公司转款,中铁中基公司、益制劳务公司均对此表示认可,中铁中基公司亦认可益制劳务公司系本案的适格主体,一审法院认定本案系益制劳务公司委托谢岷宏向中铁中基公司转账30万元并无不当。其次,中铁中基公司认可案涉收据系其开具,而收据上明确载明收到“承包劳务工程定金25万元”,与谢岷宏向中铁中基公司转账30万元,在转账信息中备注“承包工程定金”相吻合,一审法院将30万元转款中的25万元认定为定金准确。益制劳务公司向中铁中基公司交纳定金25万元,后双方未能签订劳务承包合同,按照定金法则,中铁中基公司应双倍返还益制劳务公司交纳的定金即50万元,现中铁中基公司已退还益制劳务公司25万元,其还应向益制劳务公司返还未返还部分定金25万元,中铁中基公司认为不应返还剩余25万元不符合双方定金收据约定,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中铁中基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800元,由中铁中基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曹世海

审判员

审判员 罗太平

二〇一九年五月八日

法官助理 周旭丹

书记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